飘天文学 > 大流寇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由他们去吧

第六百二十六章 由他们去吧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大流寇 !

    凤凰山并不大,这就注定满洲人能够找到的裹腹之物屈指可数。

    饥饿,成了满洲人的天敌。

    望着山下连营的顺军帐篷,两白旗的将校们都有穷途末日之感。一处处山坡、山凹中,侥幸活下来的满洲男女老少互相依偎着一动不动。

    平静,有的时候也是活下去的办法。

    因为,可以减少体力的消耗。

    可以让肚子叫的不那么响。

    固山贝子尚善是镇国公费扬武的儿子,他的祖父就是被太祖奴尔哈赤杀死的弟弟舒尔哈齐。郑亲王济尔哈朗是他的六伯,太宗年间被圈禁致死的贝勒阿敏则是他的二伯。

    尚善原是同他姑姑额实泰一起的,并负责保护姑姑的安全,这也是他六伯郑亲王交待的事情。可是姑姑额实泰在香河遭顺军袭击时不幸被杀,死的时候大叫让侄子尚善赶紧走,不要管她。

    每每想到姑母惨死的那一幕,尚善的心就跟被刀剜过一般。小时候他的父亲费扬古经常随军出征,可以说是姑姑额实泰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姑侄间的感情比母子还要深厚。

    姑姑死了,活着的人还要努力活下去。

    尚善带人翻遍了半个山头,也仅仅找到了一筐果子,射到了一只野兔。他只拿了一颗果子便叫人将剩下的送给那些妇孺,野兔则叫人剥了皮准备烤熟后拿给受伤的豫亲王。

    刚烤好,妻子纳喇氏就抱着儿子门度过来了,看着妻儿不住咽动的喉咙,尚善叹了一声从烤熟的兔子身上切了一条腿下来。

    虽然没有油,也没有盐巴,可是喷香的兔子肉却让纳喇氏同儿子门度狼吞虎咽,母子二人是真的饿了。

    “阿玛,我还要。”

    小门度可怜巴巴的看着父亲手里的兔子肉。

    “你们先过去吧。”

    尚善没有再割肉给儿子,这只兔子本就不大,剥了皮后估计也就一斤多重,再切些给妻儿,豫王叔那里吃什么。

    纳喇氏很懂事,默不作声的将儿子抱到一边,可等丈夫走后,她却放下儿子去捡起那块被丈夫丢在草丛中的兔皮,仔细的拿匕首去刮兔毛。

    这块皮,其实也是能吃的,虽然嚼不烂。

    半路上,尚善遇到了红带子韩岱,入关那会韩岱曾在兵部主持堂务两年,卸任后改为镶白旗固山额真,不仅是摄政王多尔衮的亲信,也是豫亲王多铎的心腹。

    “豫王的伤得尽快医治,否则怕...”

    韩岱眉头紧皱,豫亲王伤并不重,却是顺军的铳子打的,那铳子本就有毒,以往八旗将士中铳之后都是要马上将铳子挑出,不然肯定会溃烂生脓,好点的断条胳膊保命,不好的是连命都保不住。

    尚善也知中了铳子麻烦,问题是随行人员中没有郎中。

    “等见过豫王叔再说吧。”

    眼角瞥见的一幕让尚善心头更是沉重,竟是一个几岁的娃娃正将一团草往嘴里塞。

    而她的额娘就在旁边看,丝毫没有阻止。

    二人来到豫亲王所在的山洞,便发现豫亲王脸色已是苍白。

    “难为你了。”

    见到侄子尚善送来的大半只兔肉,多铎微微点头,只切了一小块就将兔肉拿给女儿阿灵让她与妹妹东莪还有弟弟多尼他们一起吃。

    等灵格格和东莪格格拿着兔子肉高兴的去找多尼后,韩岱有些悲愤的对豫王道:“豫王,多半朝廷不要咱们两白旗了。”

    多铎沉默,英俄尔岱去报讯这么久却没有援军过来,只能说明两个事实,一是銮驾也遭到了顺军攻击,两黄同两红根本没有能力救援两白;

    二是他们两白旗有可能是被阴谋抛弃,甚至是可能有人在借顺军之手“借刀杀人”。

    不管真相是哪个,对两白旗这些残余的人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尚善痛苦道:“豫王叔,大伙都没有吃的,再这样下去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大清怎么就落到今天这般地步!”

    韩岱痛苦的一拳击在石壁上,一丝血迹顺着他的拳头滴落在地。

    “死,并不可怕。”

    多铎强撑着直起身子,看着韩岱同尚善,微微叹息之后,缓缓说道:“北宋有宗泽,有岳飞,南宋有陆秀夫、有文天祥、有张世杰,假如老天真要亡我大清,我们满洲总要有几个殉国的人吧!”

    ........

    豫亲王多铎执意不降,要同顺军战斗到最后,以满洲的忠血为大清唱最后的哀歌,可是,并非所有满洲将士都要做那殉国的忠臣。

    镶白旗第三参领的佐领乌光和朗格就动摇了,在咬牙撑了两天后,他们决定下山降顺。

    为自己,也是为亲人,更为这快要饿死的满洲族人寻一个活路。

    为了得到下面人的支持,乌光和朗格将各自牛录的纠兵官、壮大都召集到一处,让二人没有想到的是,所有人听了他们的意见后,竟是没有一人反对。

    乌光当下就叫各人回去准备,等天黑之后就下山。

    朗格却说既决定降顺,不如绑了旗主一同去。这样一来能活旗主的命,二来也算是给顺军献上的一份功劳。

    “这...”

    乌光迟疑,出卖旗主可是大逆不道的事,但最终他还是听从了朗格的劝说,带了几十名士兵准备去“劝说”旗主多铎,可他们却被带人巡视的韩岱发现了。

    朗格当即立断,改以挟持韩岱立即下山,免得打草惊蛇惊动多铎。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韩岱知道大事不好,怒骂乌光等人背主求荣。

    乌光则劝道:“今天我等不下山便是活活饿死的下场,我等死了就罢了,可怜那些妇女孩子啊!难道大人忍心叫这些妇孺陪着我们一起死吗?”

    乌光这话说到不少人心坎中。

    韩岱却不为所动,怒骂乌光他们贪生怕死,不配做满洲人。乌光尚要再劝时,朗格从背后直接拿刀鞘砸晕韩岱,让一名纠兵官扛上韩岱直接下山。

    “豫王那边?”乌光迟疑。

    “不要管了!”

    朗格咬牙带领众人趁着夜色下山,除追随二人的三百多护军将士,又有数百妇孺家眷随他们一同下山。

    这么多人同时下山,闹出的动静肯定惊动其余牛录的人,很快消息就被紧急报到了山洞中的多铎。

    “乌光和朗格这两个败类,豫王叔,我这就带人去宰了他们!”尚善怒不可遏便要带人前去阻止。

    不料,他豫王叔却艰难的伸出左手朝他摇了一摇,苦笑一声,道:“由他们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