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你的剑法很离谱 > 第34章 第一位深夜来客

第34章 第一位深夜来客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你的剑法很离谱 !

    “这位客人,本店已经打烊了。”

    李平安没有起身,只是抬头看一眼,又重新低头看手机。

    但下一秒,李平安又迅速抬起头,盯向客人的面具。

    这大半夜的,谁会戴个面具上街,而且还穿着浑身包裹的黑袍,怎么看都不正常。

    他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二十二年,寻访名师六年,也没有见过超自然事物。

    本来他已经打消这个念头,但是随着无限游戏网吧,以及眼前的奇装异服人士出现,他下意识往超自然力量体系那边联想。

    这一刻,他脑海里闪过各种超自然事物名词,如妖怪,幽灵或者怪物。

    再大胆一点,说不定连外星人都有可能。

    李平安把手机放一边,另一手摸到茶桌下,握住仿制古剑的剑柄。

    一剑在手,平安心里的安全感暴增。

    身穿黑袍的客人没有说话,缓缓移动,走向一只白色的破陶瓷碗展柜前。

    展柜的灯光照亮黑袍客人的头帽,客人脸上的奇异的面具纹路变得清晰。

    李平安站了起来,手握仿制古剑,移动到黑袍客人四米外的距离。

    此刻,李平安衣服内的狐狸纹身发出淡淡微光,全身肌肉都活跃起来,随时准备突进。

    短短四米距离,在李平安眼中只是一步的事情。

    只须短短一瞬,他可以突到别人背后,用最快的出剑速度当场刺杀。

    当然,前提是客人来者不善。

    黑袍客人注视白色的破瓷碗一分钟有余,抬起头又被一抹粉红光晕吸引。

    轻轻转头看过去,头就定住了。

    不用多解释,他已经被樱花树盆景吸引住。

    “新东西,新东西,新东西。”黑袍人连续复读三次。

    客人的声音比较独特,听口音不像本地人。

    听这语气不是砸场子的人,李平安暂时放下当场刺杀的激进式自卫想法。

    “这个樱花树盆景我可不卖。”李平安说道。

    黑袍人复读三次后就不说话了,缓缓移动到樱花树前。

    这移动的速度很慢,像个步履蹒跚老人。

    “话说您是哪位?”

    李平安不动声色的保持四米距离,进可攻,退可守。

    黑袍人盯着樱花树,几秒后摇了摇头,甩去樱花树的颜值魅惑。

    随后黑袍人伸出一只苍白的手,不断重复道:“钱,钱。”

    黑袍人手上翻出一捆厚厚的崭新红牛钞票。

    李平安的鼻子不需要用力嗅,就闻到了一捆金钱散发出来的油墨香味。

    “要吗,要吗?”

    黑袍人往李平安身前靠了一步。

    看见行为举止如此怪异的黑袍人,这时李平安才注意到,他的面具没有孔洞,只有印在面具上的眼睛图案。

    李平安盯着那个黑色眼睛图案,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面具上的眼睛图案就是他的眼睛。

    “这些钱都是白送给我的吗?”

    黑袍人听到这话,想了几秒钟。

    另一手在黑袍里动了动,下一秒,他拿出一张白纸黑字的房屋产权转让合同。

    上面标明奇珍展馆的实际地址,乙方写着李平安老爸老妈的名字,甲方那儿则是一行十分潦草的文字,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名字。

    “签,签,签!”黑袍面具人用略微期待的重复语气说道。

    这人一手合同,一手钞票,头戴面具身穿黑袍,又正值深更半夜十二点。

    这种古怪的场合,让李平安感觉十分诡异。

    这样的场合真的适合谈合同吗?

    一想到他的爸妈就是在这种场合中白嫖别人的钱,李平安心里不知作何感想。

    黑袍人见李平安不说话,当即手腕动了动,现钞又变多几捆。

    龟龟,这是钞能力吧。

    万一银行不认怎么办?

    但这种想法只是在脑子转一圈就结束了。

    都这种时候了,假钞真钞无所谓,拿去银行验一验就知道。

    反正李平安已经决定继承父母的遗志,坚持白嫖方针不动摇,对方爱送就送,不送自己请便。

    “合同我不能签,这房子我是不会卖的。”

    李平安没有接他的钱,而是回到座位上干坐着。

    黑袍人闻言,以为李平安嫌钱少了,右手又再次变魔术,又变出十几捆红牛钞票。

    因为钱太多了,以至于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叭嗒声。

    提问,一捆标准厚度的红牛钞票有多少元?

    李平安也不知道,实在是没数过。

    他其实蛮想去数钱,但屁股没动。

    脸上继续保持高冷态度,让对方看见自己的决心,不是光靠扔钱就能拿到他家的房屋产权。

    黑袍人见李平安对钱不感兴趣,沉默的收回房契合同和现钞。

    至于掉在地上的钱,黑袍人没怎么管。

    不过他移动时,拖地长袍好巧不不巧的,刚好越过那些现钞。

    紧接着钱就消失了,没有任何残留。

    李平安右手提着茶杯手柄,绷着脸不说话。

    黑袍人在樱花树前沉默地看了几分钟,然后游动到其他展柜前,停留时间均不超越七分钟。

    他一个接一个察看下去,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这些古玩。

    逛了一圈,李平安看见黑跑人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他也只好先关一楼的门,再提剑跟上二楼。

    上到二楼,黑袍人并没有做多余的动作,还是走马观花,看完一轮就下去了。

    这期间没有任何交流,直到最后黑袍人也没有再掏出合同和钞票,沉默地越过奇珍展馆的门槛,身影被黑暗吞没,消失不见。

    李平安追了出去,奇珍展馆外根本没有黑袍人的人影。

    虽然从看见现场印钞时,就知道他是超自然事物,心里有了准备。

    但是看见对方在门口突然消失,还是让他惊讶好一会儿,彻底冲击他的世界观。

    “这个世界果然有我所不知道的超自然力量一面。”

    李平安坐在自家门槛上,思绪较乱,需要重新整理。

    这回没能成功白嫖倒无所谓,根据遗嘱所说,只要老店开着,那些人脉就会续回来。

    这次没嫖成,下次再嫖,总有机会能拿到钱。

    爸妈做那么多年,一直不敢对亲人说详情,可能有保密要求。

    也可能是怕这种事透露出去,惹祸上身。

    想到亲人的病逝,李平安的思绪发散,将亲人的病逝与这家店联系在一起。

    他想起隔壁古玩店老头说的话,说这家店不吉祥。

    虽然不想承认对方是对的,但经历了今天的相遇,李平安难以再用正常的目光看待这家店。

    如果他的父母不是正常病逝,而是因为和奇怪的客人产生冲突,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