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你的剑法很离谱 > 第36章 序章:时停24小时

第36章 序章:时停24小时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你的剑法很离谱 !

    脸上留着胡子,中年谢顶的资深程序员白林先生,穿着黑色的西服,站在天台上发呆。

    他叫白林,年纪三十五岁,秃顶,住在自由市北部的商业公寓一带,是位平平无奇的自由市市民。

    他在某家IT公司的主程序员,每天都会加班到晚上十点才会回家。

    偶尔还会在公司打地铺睡觉,醒来又是不停的加班赶工期。

    虽然谈不上007这么变态,但也感觉八九不离十了。

    不过悲惨的是,今天的他被上司开除了。

    恰逢听到家中老婆出轨的消息,心中无分悲痛,走上公司高台。

    “要不就这么一了走之算了。”

    他眼睛通红,只要现在想跳,没有任何人拦得了他。

    现在是早上六点钟,自由市的市民们还在睡梦当中,出轨的老婆也躺在别人的床上。

    是的,就在两个钟前。

    他从公司醒来,回了一躺家,发现老婆并不在家。

    在此之前他也察觉过几次,不过今天他真的自暴自弃了。

    “如果上天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改变这种人生!”白林在天台下的街道大喊道。

    也是这时,他发现街道下的车流停住了,一动不动。

    街道上每一个路人也没有动弹,好像被按住时间静止键,停止不前。

    “怎么回事,车和人怎么不动了?”

    中年秃顶的白林望着下方的人流,露出疑惑之色。

    不得不说,这种静止的场面很诡异,好像整个世界都停止运转。

    他的目光从近处延伸到远处,可以看见远处的车流也是逐步不动,包括所谓的红绿灯也是保持原来的状态,一直没有变到下一个阶段的灯光。

    “难道时间停止了?”

    白林心里忍不住想到这个念头。

    也幸好在上天台前,他并没有喝酒,不然凭酒劲他早就跳了。

    他摸出手机,手机还能用,显示早上六点零五分。

    白林本打算搜本地新闻,结果它显示网络不可用。

    打电话给老婆的手机,手机语音回复无法拨打电话。

    没辄了,白林只好转身走下天台,按电梯门,电梯面板亮是亮了,但是等了好一会儿,电梯都没来。

    他只好一口气下步行下十八楼,累死他了。

    等到他走到保安岗时,便看见保安一动不动地坐在座椅上,眼睛平视前方,仿佛一尊沉默的雕像。

    “真的静止了,没有错。”白林满脸不可思议。

    他打开门,伸手推了推保安,却发现保安纹丝不动。

    保安好像钉在了地上,根本挪不动。

    他走到街道上,看见停止奔跑的汽车,车主双手握住方向盘,眼睛看向车的前方,维持姿势不动。

    白林试着打开车门,结果成功了。

    不过等到他推人时,还是推不动。

    就仿佛停止时间后,人类被划为保护物种,白林无法干涉他们。

    试了几下白林就没有心思推了,他现在反而想到另一件事。

    那就是停止时间后,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

    又或者这只是一场梦,醒后就会消失。

    不一会儿,白林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事物虽然静止了,但只要他用手摸,就会变得正常,可以正常使用。

    前提是该物品没有其他人类碰,如果有别人碰,那他怎么摸也没有用。

    于是他开着自己的汽车,回到了自己家。

    家里没有他的老婆,但是他大概猜到了老婆在哪里睡觉。

    “时间停止了,没有人知道是我的作案。”白林心里升起一个恶毒的想法。

    戴上手套,打开保险柜,拿出一柄黑色的格洛克手枪,以及两枚子弹。

    他在房间里找来一杆锥子,往手枪的枪管里使劲捅,破坏手枪的枪管膛线。

    子弹则是他从黑市渠道买来的,没有编号。

    这批货他打过五六发子弹,亲自确认过他打出的子弹里没有编号,所以剩下的货应该也是没有编号的。

    捎上格洛克手枪出门,他心的跳得很快,全身感到无比刺激,仿佛找到了重新生活的力量。

    看着街道上那些一动不动的人们,他试着用杆子捅他们的皮肤。

    当当当。

    如同打铁一样,根本敲不动。

    此外,他还看见了停止流动的水流。

    但只要被他用手触碰,部分水流恢复正常,继续流动。

    这些水流离开他的手指一秒后,又接着静止流动。

    这一切都彰显着他的特殊之处,他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是自由市的唯一时停者!

    “除掉出轨的老婆,然后再去抢银行,换个地方继续生存。”白林兴奋的计划道。

    走到半途,他又感觉不保险,又进入一家时间静止的蛋糕店。

    在厨房里,他夺走了刀架上的刀具,匆匆离开商店。

    经过几十分钟步行,终于来到老朋友马丁的家。

    他翻墙走进了马丁的家,用工具打碎玻璃,翻窗入室。

    走上二楼的卧室,里面根本没有锁,一拧就打开了。

    接着他就看见了两位狗男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安静入睡的模样。

    “一人一枪,正好。”

    白林的心跳得更加快了,举起手枪,对准出轨者的头颅,按下板机。

    砰。

    枪口闪过一阵火花,子弹出膛。

    枪口膛线虽然被他破坏了,但是在如此短的距离之下,根本不需要考虑精确度。

    只见子弹出膛,在飞翔的半空中停滞,悬浮在女人的额头前十厘米处。

    接着,白林又给男人补了一枪。

    砰,火花闪烁,子弹也是停在男人额头前几厘米处。

    他又用刀子捅了捅两人,可惜的是人类被时停规则保护,根本捅不伤。

    白林只能祈祷时间回归后,子弹可以正常穿过背叛者的头颅。

    白林原地站了几分钟,为了保证自己不会留下被认为是证据的东西,悄悄离开朋友家。

    白林转道去了银行一趟,用锤子打爆玻璃,进柜台里取走一些现钞。

    做完这些事后,白林回到自己家里阳台处,紧张的等待时间回归,眼睛一直盯着路上的车。

    只要路上的车子动了,时间就会回来了。

    不过这一等,就等到明天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