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一章;穷困潦倒

第一章;穷困潦倒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老秦,这样下去不行。”

    “咱们还是把羡羡再送去镇上卫生院看看吧。”

    山坳村南坡下,一座破旧的小土坯院子里,魏兰坐在炕沿。

    眼眶泛红的看着躺在那里满脸通红的二女儿秦羡。

    秦羡,今年十六岁,六年前重伤后就患上一种怪病,时常会莫名其妙的高烧昏睡。

    每次昏睡,少则一两天,多则三五天,村里的卫生所,镇上的卫生院都去过,没人能讲出个所以然。

    找不到病因还不算怪,更怪的事,每次高烧昏睡醒过来之后,这姑娘就跟没事人一样。

    但是做为她的父母以及兄长的三位,那可就遭了大罪。

    担心就不必说了,六年下来,光是给她用于看病的钱就花了不少。

    八零年的农村家庭,能混上的温饱都不容易,手里能有多少钱可想而知。

    秦羡的上面还有一位大哥,今年都十九岁了,还没有说媳妇。

    家里穷得叮当响,还有秦羡这么个烧钱的药罐子。

    十里八乡有姑娘的人家,谁会看得上他老秦家?

    “家里...没钱了...”

    站在边上的中年汉子秦国勇,双拳紧握,瘦弱黑沉的脸上,尽是愧疚自责。

    每次看着闺女这样,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里又何尝不心痛?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家里没钱,他就算是想送闺女去医治,也做不到。

    至于说村里的亲戚朋友,这些年他也看透了。

    老秦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山坳村,算得上村里人口众多的大户。

    堂姑表亲不算,光是他这一家的血亲就有不少。

    他父母,也就是秦羡的爷爷奶奶,一共有六个孩子,他排第二,上面有个大姐,往下连着三个弟弟,最后是小妹。

    兄妹六人皆以成家,除开外嫁的姐姐妹妹,在村里他可是还有三位亲兄弟。

    老秦家有规矩,父母在不分家,所以在六年前,秦国勇一家四口也都生活在老院子。

    不过,随着秦羡患上怪病的消息一出,拥有着父母在不分家的老秦家破例了。

    因为害怕被拖累,秦家老两口双双拍板将秦国勇一家四口分出去单过。

    为了这事,老秦家可是被村里人戳了好一阵子的脊梁骨。

    那位素来好面子的秦家老爷子,更是整整三个月都没出过家门。

    如此不想沾染的态度,去找他们借钱?显然不现实,也不可能。

    事实也是如此,六年下来,秦国勇不是没去开过口,可是从来就没有借到过一分钱。

    亲兄弟尚且如此,别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爹娘,小妹这都三天了,按照以往,她...”

    秦文军的情绪也很低沉。

    他也很疼爱这个小自己几岁的妹妹,从小到大,他可都是一直护着,村里不管是谁,只要敢动他妹妹一下。

    他就能拿着棍子去跟人拼命。

    在这个家里,他对小妹秦羡的疼爱丝毫不比父母差。

    六年时间里他是想尽一切办法挣钱。

    可是,八零年,他一农村孩子,想要挣钱那这么容易。

    或许有人会说,去外头打工,可这个年代,工作那是相当金贵,

    许多城里人为了获得一份工作,上上下下,到处托关系,送东西都不一定能拿得下来。

    再说,就算是撞大运获得了一份工作,秦文军也不会去。

    毕竟妹妹发病的时间不确定,最开始半个月一发,最近一两年,经常就是两三天,四五天一发。

    爹娘要下地,留下妹妹一个人在家,万一发病,没人在边上,磕着碰着咋办?

    正是因为这样的束手束脚,秦二家的日子是越过越困难。

    一家四口,四五年下来没有做过一件新衣,身上的衣服是补了又补,补丁叠补丁。

    每年的粮食,都会卖掉一大半。

    没钱去医院,那是没办法,但是家里一旦有点钱,三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带着秦羡去看病。

    钱花了,病不见好,还越来越严重,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此时秦文军说这话,言下之意边上的父母都知道。

    是想让秦羡强挺过去。

    按照惯例,秦羡高烧昏睡通常都在一到五天就会醒过来。

    尽管很无奈,很心疼,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这一次秦羡不要出什么问题,时间尽可能的短一些。

    或许是上天听到了他们的祈祷。

    当天夜里,秦羡父母兄长刚睡下不久,昏睡了三天有余的秦羡醒了。

    睁开双眼的一瞬间,黝黑的眸子中两簇血红的火焰跳动,眨眼之间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坐在炕上,她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

    瘦小的脸上露出激动的笑容。

    “总算是改造成功了。”

    低沉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激动和兴奋。

    六年的浑浑噩噩,别人不知道原因,她本人可是非常清楚。

    一切都要从六年前的一次意外说起,当时的秦羡还住在老秦家的老院子。

    大人都下地了,家里就剩下几个小萝卜头。

    因为一颗水煮蛋,她被几位抢鸡蛋的堂兄弟推到,后脑撞击在屋檐台阶上。

    几个小混蛋见她流血,一个个都吓坏了,瞬间跑得没影。

    等到大人回来,小秦羡已经奄奄一息,就在小家伙落气的一瞬间。

    一缕来自九州大陆的灵魂进入了失魂的小身躯中。

    随后,她活了下来,只不过从此以后,小秦羡跟以前不在一样了。

    九州大陆过来的那道灵魂,跟小家伙同名,只不过同名不同命。

    灵魂秦羡在九州大陆,那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族千金。

    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从小被家里长辈宠着。

    因为出生于九州最强的原始古族,虽说这个原始古族的人不能修仙,但是他们却具备一份得天独厚的血脉神通。

    也正是因为这份血脉神通,年仅二十岁的她,就在九州大陆各方修仙势力中闯下了不俗的威名。

    不过,她的运气好像不咋滴。

    瞒着家族长辈偷摸跑去族中千万年不曾开放过的禁地,想要完全觉醒体内血脉。

    结果很悲剧,血脉之力被禁地里某个什么的东西激发觉醒,狂暴的力量,压根就不是她那小身板能承受的。

    她的身躯被力量撕裂粉碎,好在灵魂跑了出来,而且还带着原始古族禁地的异宝跑到了地球,借着小秦羡的身躯重生。

    更巧的是,她带来的异宝,同小秦羡脖子上戴着的一块黑漆漆的铁牌牌产生了出乎意料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