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二章;我好了

第二章;我好了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她灵魂带来的异宝非常霸道,压根就不是凡人身躯能承受得住的东西。

    不过,小秦羡却因为一块黑漆漆的铁牌成功同九州秦羡的灵魂融合了。

    并且在铁牌和异宝的双重作用下,小秦羡的凡人身躯开始被改造。

    也正是因为这个改造,她才会患上怪病。

    不过,现在改造成功了。

    她的身躯已经完全能承受住异宝之力,所以以后不会再发病。

    不光是不会发病,现在的她还非常健康,而且还拥有了超越常人的力量。

    原始古族,最强大的就是肉身力量,能在修仙强者林立的九州大陆拥有不俗的地位,这份肉身力量的强大可想而知。

    强大还是次要,最让修仙者羡慕的是原始古族的血脉神通。

    别的个修仙者都需要经年累月的吸收天地灵气修炼提升实力。

    但是原始古族的人不必修炼,他们的血脉神通会自主吸收周边能用于提升的东西来增强主人的肉身。

    当然也能吸收灵药异宝来提升,秦羡当初就是为了吸收家族禁地中的神秘异宝才会重生到地球。

    原始古族,除开以上的能力之外,还有一个神秘能力。

    那就是血脉中带着的异能。

    由于原始古族诞生于九州大陆天地开辟之初,所以他们血脉中带着的力量几乎都是自然元素。

    地水风火雷等等...

    土炕上秦羡在将筋骨舒展开来后,抬起右手,心念一动。

    白嫩枯瘦的食指尖上就冒出一簇寸许高的血红色火苗。

    小火苗出现的一瞬间,整个房间的温度瞬间飙升了不少。

    这就是她血脉中携带的异能。

    不同于前世的先天异能,毕竟前世她拥有着原始古族的血脉,这一世她是借助小秦羡的身躯重生,自然不可能具备血脉。

    不过,她身上的两件宝贝,却把她改造成了后天变异的原始古族身躯。

    黑色铁牌为变异的古族身躯支柱,而她灵魂带来的异宝变成了她的血脉神通。

    “红莲火。”

    “要是让那些老怪物知道我的神通是红莲业火,怕是会激动得跳起来吧?”

    红莲火,位于天地神火榜第二名,是地心孕育出来的神火。

    拥有无物不焚的威能。

    前世她的血脉异能也是火,不过是排名天地神火榜百名开外的玄火。

    饶是如此,她还是被家族长辈们当成天才对待。

    毕竟原始古族传承至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血脉之力开始变得稀薄,许多族人的血脉异能都是凡品。

    像她这种拥有灵级异能的后辈,可不就是天才吗?

    没想到重活一世,没了原始古族的先天之躯,她居然还觉醒了红莲火这样的神级火焰异能。

    短暂的激动之后,收敛起指尖上的火焰,她的情绪瞬间低沉下来。

    重活一世是好事,但是想到前世那些个疼爱自己的长辈,知道她死了,怕是会伤心欲绝吧?

    再来是左右两间屋里的这世父母兄长,六年的细心照顾之恩,让她更是感激非常。

    六年时间,她虽然外表看着浑浑噩噩,但是灵魂却非常清醒,她能感受到四周围的一切。

    对于这三位凡人血亲为她做的一切,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疼爱,丝毫不比前世那些长辈少,甚至说这三位的情感让她觉得更加的真挚和纯粹。

    她喜欢这样的家人,也愿意接受这样的家人。

    许久之后,她缓缓抬起头。

    前世的缅怀结束,也就此终结,这一世,她是秦国勇和魏兰的女儿,是秦文军的妹妹。

    咕咕咕!

    漆黑安静的房间里,传来肚子抗议的声音。

    三天的昏睡,她可是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变异的古族身躯可不能让她无视人类的自然生理。

    摸黑下炕,蹬上破旧不合脚的布鞋出门。

    房门吱嘎的响动刚传出,隔壁两个房间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她的父母兄长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她发病,他们就吃不好睡不好。

    “小妹?”

    最先冲出来的是大哥秦文军。

    “大哥,我好了。”

    短短的五个字,可是给先后出来的父母兄长都震得呆立当场。

    六年浑噩,她可是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此时蹦出这样的话,怎么能不让边上的三位亲人惊喜。

    “小妹,小妹,你能说话了?”

    秦文军激动的冲上前来,借着月光一把将秦羡的手抓住。

    因为激动他手上的劲失了轻重,让秦羡感受到了一抹刺痛,但是她心里却很高兴。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大哥传递过来的欣喜。

    “臭小子,松手,你抓疼你妹妹了。”

    老娘魏兰也反应过来,飞快的上前,一巴掌拍在大儿子的后背上。

    嘶!

    秦文军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手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松开了秦羡。

    “小妹,对不住,对不住,哥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没弄疼你吧?”

    看着大哥憨厚的笑容,她也跟着笑了起来。

    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她就被魏兰一把搂入怀中。

    “闺女,我的好闺女,我命苦的闺女,你可担心死娘了。”

    听着老娘带着哭腔的声音,秦羡的喉咙也是堵得慌,鼻头一酸,眼泪也是夺眶而出。

    这些年,这几位亲人的苦,他们的困难,她都知道。

    为了她这些亲人付出了百倍,千倍的辛苦和感情。

    边上的秦国勇看着媳妇闺女抱着痛哭,他的眼眶也红了,刚察觉到眼角湿润,他就慌忙用激动颤抖的手抹去。

    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就算是最亲的家人,也不会让他们发现自己的眼泪。

    “小兰,你快去给闺女弄点吃的,她昏睡了三天,肯定饿坏了。”

    “对对对,闺女你快去屋里坐会,娘去给弄吃的。”

    边上的秦文军连忙上前抬手就要搀扶秦羡。

    “大哥,我已经好了,我自己走,不用扶。”

    另一边的秦国勇已经先一步进入堂屋,点燃了煤油灯。

    借助昏黄的火光,父子二人上上下下的打量起秦羡。

    心里都同样的升起了疑惑。

    以前秦羡并不是随时都在昏迷,也有苏醒的时候,但是每一次她小脸上的神情都很呆滞,又不会说话。

    但是现在的秦羡,脸上却带着笑容,完全没有了一点呆滞,甚至说那双黑亮的眼睛,还充满了灵动。

    更重要的是,她今天还开口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