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四章;魏兰的家世

第四章;魏兰的家世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随后她又详细的解释了一下,什么是辨药,什么又是药膳。

    由浅入深的解释,让身边的三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原来你说的是中医食补方法啊?”

    魏兰笑了起来。

    “对对对,就是这个,娘你怎么知道?”

    这下轮到秦羡惊讶了,她从过来这边开始,魏兰表现出来的样子,那妥妥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妇女。

    父兄也是如此。

    所以,她才会如此详细的介绍药膳。

    没曾想她这老娘一句话,就给药膳弄了一个不废话简单易懂的解释。

    见到闺女惊讶的小模样,魏兰笑得越发开心,边上的秦国勇脸上的凝重之色也已经消失不见。

    同样也挂着笑容,而且这个笑容很轻松。

    他原本以为自己闺女跟着河神爷学习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本事,还担心这本事暴露出来,会给她遭来灾祸。

    感情,就是认识中药和制作中医的温补食疗方法啊?

    “羡羡,过来爹给你慢慢说。”

    随着秦国勇的讲述,秦羡惊喜的转头看向自己老娘。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这位老娘的祖上是老中医,虽说老娘没有学到什么本事,但是对中医她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闺女,你等着,娘去给你拿个好东西。”

    说罢,魏兰风风火火的跑出堂屋,在隔壁卧室捣鼓了好一会,才抱着一个满是泥土的木头盒子回来。

    “娘,这是啥?”

    秦羡和秦大军都是第一次见这玩意,兄妹二人都好奇的站在桌子前打量着。

    “这是你外公留下来的一部分东西。”

    说到这里,魏兰的脸有些黯然,眉宇间尽是悲伤。

    秦国勇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投过去一个无声安慰的眼神。

    说起魏兰和她的娘家,那也是有一些故事。

    魏兰是家中的独生女。

    她的父亲因为祖上留下的传承,也是一位中医,虽说算不得中医大家,但在当时也算是很出名的中医大夫。

    帮助过不少人,威望也极高。

    可是,十年动荡一来,那些威望完全就保不住他一家子,过往那些他帮助过的人,纷纷亮出爪牙。

    魏家顷刻之间,就从有头有脸的医道家族,沦落到尘埃里。

    魏兰的父母在那次运动中丢了性命,而在大运动开始之前,她的父母,便忍痛做出了最绝情的事。

    跟魏兰断绝了关系,还将她赶出了家门。

    这才让她躲过了一劫,后来落户山坳村,成为老秦家这贫农家庭的儿媳妇。

    算是有惊无险的挨过了那动荡的十年。

    而她此时拿出来的东西,就是她父亲当初在赶她离开之时,特意交给她的魏家先祖医术手札。

    以及几本中医必学的医药典籍。

    只不过,当时局势特殊,魏兰又没有医道天份,这些东西就只能深埋地下。

    现在局势变了,加上闺女有跟这方面有缘,魏兰才将这些珍藏都拿了出来。

    打算送给闺女,看看她能不能从中学到点什么东西。

    当然,这也算是给秦羡找了个比较容易让外人接受的由头。

    毕竟河神爷教本事的说法,太过于惊世骇俗,鬼知道会不会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利用找麻烦。

    相比较之下,用祖传的说法,更能让人接受,还不怕会被小人利用惦记。

    “闺女,这些都给你,娘没有中医天份,或许你能可以。”

    魏兰将箱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五六本古医书。

    只不过,他们好像都忽略了一个问题。

    秦羡十岁重伤,然后呆呆傻傻六年,她认识的字可不多,这古医书大多都是繁体字,而且语句晦涩难懂。

    她压根就不认识,也理解不了其中的意思。

    再来就是,秦羡对做中医也没有什么兴趣。

    她现在一心只想,让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中医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学习,而且学出来之后,也不见得就能真正的好起来。

    太浪费时间,有那功夫,她还不如专心一意的捣鼓她的药膳,说不定以后还能去镇上开个药膳馆子。

    “谢谢娘,不过这些东西我可不认识。”

    她这话一出,边上的三人这才回过味来。

    “没关系,以后让你娘抽空教教你。”

    魏兰可是个有文化的高中生,要不是当年为避难,凭她的条件,怎么可能会嫁到山坳村这样的穷山沟里。

    “好。”

    她倒是没有拒绝,反正以后有时间就学学,没时间就拉倒。

    收下箱子,秦文军帮着搬到她的小卧室。

    一家人才各自回屋睡下。

    第二天,父母兄长都带着笑容出门赶农活。

    秦羡苏醒,还能说话,让这几天压在他们头顶上的愁云都消散了。

    虽然还不能确定秦羡是不是真的全好了,但她前所未有的好表现,还是让他们打心眼里的高兴。

    秦羡醒来的时候,家里就她一个人,灶台上盖着一碗温热的野菜粥。

    这是魏兰特意给她留的,跟昨晚的野菜粥一样,想来是父母兄长都没舍得吃。

    忍着心酸,将野菜粥吃完,她又再厨房翻找查看了一下。

    真的断粮了,昨晚的野菜粥,怕是已经将家里最后的粮食都消耗了。

    “看来得去山里找找吃食了。”

    过去的六年,她可是把山坳村的情况都摸清楚了。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村落,只有百来户人,在村子前头是一条小河,河面不宽,有一座用石头建成的老石桥。

    是村里人进出的唯一通道。

    山坳村虽然穷,但是周围大山里的物产却很丰富。

    只不过,这样的大山,多有财狼虎豹出没,山坳村过往的历史里,也出现过不少猛兽伤人的事。

    所以,村里的人,就算在穷在饿,也都不敢往深山里走,最多也就是在外围挖挖野菜,捡捡蘑菇什么的。

    有时候撞大运了,能在外围抓住野鸡野兔啥的小动物。

    前些年村里人实在被饥饿逼急了,再不想出路就要饿死人的情况下,大队长才硬着头皮带着村里的壮劳力组团去山里打猎。

    也都不敢太过深入,饶是如此,几次下来,村里人还是有死有伤,使得村里人,对周围的大山深处更是忌惮。

    近些年日子好了些,家家户户虽说谈不上丰衣足食,但再没出现过要命的饥荒。

    自然不会有人愿意冒险去深山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