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五章;遭遇浑人

第五章;遭遇浑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现在的秦羡已经今非昔比,就算古族身躯还很羸弱,那拥有的力量和强度,也要远超普通人。

    而且,作为战斗天赋超然的古族,她的身手那可不是吹出来的。

    当初在九州大陆,同辈打架争斗,她就从来没输过。

    想要猎来些山鸡野兔什么的,那还不跟玩一样么?

    说干就干,她在边上放农具的小屋里,抓出一个背篓和一把破旧的镰刀。

    她家的小院位于村子南坡,院子后方就是一条上山的小路。

    平日里,村里就有不少人来她家后面的山坡上采挖野菜。

    今天时候尚早,山坡还没有人。

    背着背篓的秦羡,一路疾奔,感受着小身板内久违的力量感,她脸上尽是笑容。

    虽比不上前世巅峰,但既然重活了一世,她早就已经做好重新修炼的准备。

    约莫狂奔了十多分钟,小路已经到了尽头。

    再往里面的路,早就因为常年没人走动,被杂草和矮小的灌木遮盖。

    “肉肉们,我来了。”

    她可不管有没有路,挥舞着镰刀,一路向前。

    常年没人祸害的地方就是好,瞅瞅边上的野菜都比下面山坡上的要大颗些。

    心情大好的秦羡,一路扫荡过去,村里常见的野菜她采挖了不少。

    也收获了小部分她凭借外形认出来的药材。

    这些药材,她虽然叫不出在地球的名字,但是对它们的功效和作用都了如指掌。

    品质都很普通,不过用来做简单的药膳倒是可以。

    只不过,这一路走来,找到的都是素食材,她心心念念的肉肉们,却一个都没看到。

    “莫不是都知道我来,跑去躲起来了吧?”

    山坳村周边山林的物产丰富,她是知道的,经常村里人闲聊的时候,都会说起。

    什么山野鸡兔,狍子野猪什么的。

    然而,她在山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除开虫子,小鸟,别的猎物野味一个没瞅见。

    “再找一会,要是没有就只能先回家了。”

    她才大病初愈,这要是跑得不见人影,怕是会让父母兄长担心。

    所以,在中午之前她就必须回去。

    悉悉索索。

    就在她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耳边传来细小的动静。

    她立马停下脚步,凝神倾听,不过眨眼的时间,她就捕捉到了动静的来源。

    只见她嘴角一勾,手中的镰刀带着破风声,直直的砸向细微声音传出来的地方。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紧接着就是猎物扑腾的动静。

    这一镰刀,让她斩获了一只披着灰扑扑羽毛的肥山鸡,约莫着有三四斤的样子。

    “今天中午有肉吃了。”

    将肥山鸡从草丛中拎起来,丢入背篓,原路下山。

    在到达当初小路尽头的时候,山坡上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妇女和半大孩子在挖野菜。

    听到动静的他们,纷纷抬头看向秦羡。

    这一看不得了,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失神。

    秦羡,在山坳村可是名人。

    只不过名号不怎么好听。

    “这不是秦二家的傻姑娘吗?”

    “是她没错,她怎么跑去深山了?”

    秦二家的傻姑娘,这个称呼,她可是听到过了无数次,每听到一次,她的心都会郁闷。

    相比较前世那个奉承献媚的超级天才和炼丹大师等称呼,这个称呼简直不要太刺耳。

    没有搭理这些人,她迈动脚步下山。

    在路过一个妇人小女孩组合的时候,那小女孩的眼睛非常尖的发现,她背篓里有东西在动。

    “娘,她背篓里有活物,备不住是在山里抓到了什么野味。”

    小姑娘倒是个有心计的,发现了也没有声张,只是压低声音跟边上的妇人嘀咕。

    她的声音虽然小,但是耳聪目明的秦羡还是听得真切。

    眉头不由的就是一皱,感觉会有啥事发生。

    果然,下一刻,就见那妇人窜起来,三五步就来到秦羡身后,当看清楚她背篓里的肥山鸡时。

    妇人脸上闪过贪婪,下意识的咽动着口水,好像是想到了炖山鸡的味道一样。

    贪婪之心一起,这妇人的手就完全控制不住了。

    伸手就往背篓里抓去。

    早有防备的秦羡,那能让她得逞。

    “翠花婶,这是我抓的,你什么意思?”

    她一开口,让周围的人又是一怔。

    就好像是看西洋把戏一样的盯着她,脑子里几乎同时都冒出了一句话。

    “秦二家的傻姑娘,怎么说话了?”

    站在她面前的田翠花飞快的反应过来,心里惦记着肥山鸡,也顾不上惊讶。

    眼睛骨碌碌的转动了几圈,叉着腰尖声叫骂起来。

    “什么你抓的?那分明是你家二柱子叔,昨天设下的陷阱抓的。”

    “好你的傻子,居然不要脸偷扒别人家的陷阱。”

    陷阱,村里人倒是会设置一些,都是用来抓小野味的,也时常会有偷扒别人陷阱的事出现。

    毕竟在村里贪小便宜,抵抗不了肉肉引诱的人很是不少。

    田翠花的声音很尖锐,周边的人,一听是陷阱里面抓的。

    都知道肯定是好东西,纷纷凑过来。

    “呀,好肥的山鸡。”

    “这得有四斤多了吧?”

    边上的人一下子就嚷嚷开了,围过来的人,也是将秦羡和田翠花包裹在了圈内。

    秦羡被田翠花这无耻的话逗乐了。

    “我家二柱子叔,啥时候会下陷阱了?”

    “对啊,秦二柱啥时候会设套子了?”

    周围人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怪异起来,那小眼神飕飕的看得田翠花这样厚脸皮的女人都是忍不住的脸红。

    山坳村并不算很大,村里人都相处了不少年头,谁还不知道谁的能耐?

    田翠花的丈夫叫秦二柱,是秦羡本家的一个堂叔,名字听着挺憨厚的样子。

    但是这人可是一点不憨厚,相反还非常的狡猾,而且还很无耻,是村里出了名好吃懒做的癞子。

    说是让他去那家占便宜,他在行,设陷阱,下套子,那绝对是狗屁不通。

    秦羡过去六年虽然在人前都是傻乎乎的,但是灵魂可是一点不傻,看人那可是真切得很。

    村里的人,她也都认识,也知道这些让人的德行好坏。

    “你管他啥时候会的,反正这就是我家陷阱里面抓的。”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绝对是至理名言,田翠花跟秦二柱那可都是村里大名鼎鼎的人物。

    男的是癞子,女的是浑人。

    这不,就开始犯浑,想要强行将这肥山鸡据为己有,完全就无视道理。

    “你看见了?”

    秦羡嘴角勾勒出一抹讥诮。

    “大家伙可都是看着我从里面出来的,来你说说你的陷阱在那,咱们过去看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