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六章;猛人驾到

第六章;猛人驾到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对啊。”

    “田翠花,你说说,你家套子下来那,咱们都去瞅瞅。”

    “真要是你的,咱们都给你作证。”

    田翠花这种无理也要闹三分的浑人,在村里的人缘可不怎么好。

    虽说大家伙在看到肥山鸡的时候,都生出了贪念,但是底线还是有的。

    别人抓的,那就是别人的,就算眼红,也抹不开面去强占。

    田翠花绝对是个奇葩,贪念从来都是摆在脸上,还会不加掩饰表露出来。

    被周围的人这样一说,田翠花支支吾吾好一会都说不出一句全呼话来。

    “反正这就是我家的。”

    想不出解释,干脆就撒泼,这是田翠花的一贯手段。

    “死傻子,赔钱货,小贱人,你不要脸,偷扒我家陷阱。”

    她一骂,跟在她身边那八九岁的女儿也跟着骂。

    “傻子赔钱货,快把咱家的肥山鸡还来。”

    这小姑娘完全就忽略了,她也是村里那些泼妇老太太常挂在嘴巴的赔钱货一员。

    娘俩骂起人来,一个赛一个声音大。

    老的骂一句,小的必然会跟着骂一句。

    秦羡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两世下来,她何曾被人这样辱骂过?

    战斗之心开始躁动,体内的力量开始嘶吼。

    啪!

    一声清脆传来,田翠花脸上瞬间就浮现出鲜红的手指印。

    秦羡这一巴掌将周围的空气都抽得静止下来,所有人的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

    “不要脸的东西,你说是你的?”

    “行,有本事你就跟着我去深山走一圈,够胆子,这山鸡我就给你,不够胆子就立马给我滚蛋。”

    战斗古族的脾气是火爆的,是不计较后果的。

    心头不爽,那就必须释放。

    正所谓,一力破万法,不服我就打。

    “啊!”

    “你个死傻子居然敢打我?”

    “居然敢打长辈,大家伙都来给我评评理。”

    听着田翠花咋呼,秦羡嗤笑出声。

    “跟你好好讲道理,你要跟我耍浑。”

    “现在我浑起来,你又要跟我讲道理?”

    “谁惯的你?”

    她这精辟的话一出,周围看戏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不就是这样吗?

    人家刚才好好说,你非要死皮赖脸的耍浑。

    现在人家猛起来了,你又要讲道理,当真以为全天下就你田翠花说了算不成?

    见说不过秦羡,田翠花母女也懒得在掰扯,张牙舞爪的就要对秦羡动手。

    秦羡自然不会怂,反倒是很兴奋,毕竟讲动手她还从来就没有怕过谁。

    “田翠花,你敢动我家小妹一下,我打断你的腿。”

    就在秦羡准备上手的时候,一声怒吼由远及近。

    声音很耳熟,她大哥秦文军来了。

    秦文军那可是村里的猛人,对待外人非常凶悍,而且从不会理会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只要敢对他家里人呲牙,那就不解释,冲上去就是一顿揍。

    尤其是在关系到秦羡的时候,秦文军的战斗力至少能翻两三倍。

    当初他们一家子被老秦家赶出来单过,他那几位亲叔叔,亲堂兄弟,就经常会骂秦羡,欺负秦羡。

    他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那绝对会拎着棒子去老秦家大闹。

    亲叔叔都挨过他不少揍。

    老秦家那两位老家伙,也拿这个猛人大孙子没有一点办法,你越骂越打,他下手就越狠。

    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家伙又不可能真的下死手打大孙子。

    但是这大孙子可是会下死手揍亲叔叔。

    所以,几次下来,老秦家那边的人,也就只敢偷偷摸摸在家里骂秦羡,到了外面也就只敢在心里骂。

    生怕口无遮拦会被人传到秦文军耳中。

    众人一见猛人驾到,纷纷慌乱避开,这可是吃过老虎胆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大军子啊,我...我没有,没有要打死傻子...”

    刚才开张牙舞爪的田翠花,见到双目喷火,脸色凶悍的秦文军立马就怂了。

    飞快的后退拉开距离。

    至于她那女儿,更是在秦文军声音传来的一瞬间,就已经瑟缩到了田翠花身后,躲得个严严实实。

    “你说谁是傻子?”

    秦文军又是一声怒吼。

    “不,没有,没有,我没说谁是傻子...”

    “你听错了,听错了...”

    田翠花此时的胆都快吓破了,虽说见过秦文军爆发过几次,但是从来就没有做过一次火力吸引者。

    此时,她心里后悔啊。

    怎么自己就一时管不住贪心呢?

    秦二家的傻子,那是她能招惹的吗?

    “今天这是我给你记下,要是以后再敢欺负我妹妹,我去把你家那破房子给拆了。”

    田翠花那敢再吭一声,拉着身后的闺女,野菜都不挖了,飞快的朝村里跑。

    因为太慌乱,脚上的鞋子都跑丢了几次。

    看着她如此狼狈,秦羡忍不住都笑出了声,周边看热闹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而刚才还凶猛要吃人的秦文军,在转头看向秦羡的时候,凶狠的表情顷刻消失。

    憨厚的笑容满是温和。

    “小妹,你这是跑那去了?刚才我回家没看到你,可是给我急坏了。”

    “你大病初愈可不能乱跑。”

    边上的人,一听这话,再结合今天秦羡的不同以往,纷纷惊讶的再次围上来。

    “大军子你刚才说啥?”

    “你妹妹的病好了?”

    对于这些人的询问,秦文军也是从善如流的一一回答。

    得到准信的围观群众,纷纷道喜。

    兄妹二人也没久待,秦羡可还想着回去炖肉肉吃呢。

    秦羡病好的消息,也是很快就在全村传开了。

    起初开有人不怎么相信,但听说她居然能说话,能认人,还能跟人正常交流之后,也就都相信了。

    当然传开的还有田翠花拦着秦羡,要抢秦羡肥野鸡的事。

    为此,后面还出现了一些小插曲。

    不过这些小插曲,此刻的秦羡并不知道。

    兄妹二人回到家后,父母还在地里没有回来。

    秦羡让大哥将野鸡斩杀,她开始整理起上午收获的野菜和药材,挑挑拣拣选出来了不少,直接送入了厨房。

    不多时,秦文军将洗剥干净的野鸡拎进厨房。

    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见秦羡接过野鸡,挥舞起菜刀,飞快的砍成小块。

    动作比秦文军都还要熟练。

    有了昨天晚上的解释,秦文军也只是短暂的诧异了一下,就释然了。

    妹子跟着河神爷学习做药膳,肯定会经常操刀做饭菜,有这样的举动一点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