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七章;首秀厨艺

第七章;首秀厨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约莫过去十多分钟,秦羡已经将野鸡炖上,还加入了好几种她挑选出来的药材。

    这些药材,倒是不必炮制就能用来食用。

    处理好的野鸡,她又将边上的野菜,也都捣鼓了出来,打算一会鸡肉炖好后。

    弄点热水焯一下,用来做凉拌菜。

    而边上看着她这一系列举动的秦文军,更是相信她昨天晚上的河神爷说法。

    毕竟,他妹子十岁开始就痴痴傻傻,压根就没有学习过这些东西,现在能如此熟练,必定有原因。

    “小妹,这里有粮食,你一并做了。”

    “粮食?”

    刚才她光顾着捣鼓野鸡和野菜,倒是没有注意厨房里别的东西。

    此时见到,秦文军将米缸盖子解开,里面装着小半缸糙米,神色微微一愣。

    早上她可是查看过,米缸里可是一粒米都没有。

    “爹问水生爷借的十斤糙米。”

    他口中的水生爷,秦羡认识,是她的堂爷爷,他亲爷爷的兄弟。

    这个老人,还算不错,这些年帮衬了她家里不少,好几次她家揭不开锅的时候,这位老爷子总会接济一些。

    尽管他们每年新粮下来,都会拿过去还。

    比较起老院子的亲爷奶还有那些个亲叔叔来说,还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外人尚且还能在他们家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

    那些个血亲,却从她家搬出老院子以来,不管他们如何困难,都没有借过一粒米给他们。

    倒是每年,新粮下来,他们家还要给老院子送一些过去。

    毕竟,她老爹是那老两位的儿子,分出来了,这每年奉养老人的粮食还是得出。

    她倒是不为这些该拿的粮食感到不满,而是对老院子那些血亲的做法感到不满。

    “一会鸡肉炖好,哥你给水生爷端一碗过去。”

    “成。”

    秦文军是凶猛一点不假,但是他是个明白事理的人。

    这些年,水生爷对他家的关照,他都牢牢记在心里,一直都想着等以后有机会了,好好报答。

    至于说老院子那边,他这些年都很少过去,就算是过去那也是去找麻烦。

    一点不把他们当成自家人看待。

    临近中午饭点,香喷喷的鸡肉出锅,她先是盛了一大碗出来,让大哥去送人。

    又将剩下的都盛出来,然后烧水。

    等到秦文军和父母回来的时候,堂屋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一大碗鸡肉和两个凉拌野菜。

    “爹娘,大哥快坐。”

    她起身去厨房将盛饭。

    “爹娘,怎么样?这可都是小妹自己做的。”

    “光是闻着味道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看着桌子上的菜,秦国勇夫妻瞪大了双眼,边上的秦文军露出垂涎欲滴的神色。

    “咦,爹娘大哥你坐啊,都站着干嘛?”

    看着闺女端着两碗饭从外面走进来,魏兰的眼眶不由红了。

    多少年了,她一直幻想着自己闺女有一天能恢复健康。

    现在愿望实现,她闺女不光健康了,还能做饭,而且还是这么香的饭菜。

    这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吃到自己闺女做的饭菜。

    “唉唉,娘这就坐,这就坐...”

    抬手飞快的抹掉眼角的热泪,迈步朝饭桌走去,脸上的尽是笑容。

    边上的秦国勇,此时的心情跟妻子差不多,不过到底是男人,再高兴,再感动,也不会想妻子那样抹眼泪。

    秦文军见到父母这样,心里也是很高兴。

    自从他们搬到这里生活开始,父母脸上就没有出现过这么纯粹的笑容。

    小妹的病,一直都是压在他们心头的大石头。

    现在石头没有了,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

    这不,小妹才恢复第一天,他们就都吃上肉了。

    “你个臭小子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去帮你妹妹盛饭?”

    魏兰高兴之后,见到儿子还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没好气的叫骂起来。

    很快,一家四口坐上了桌子。

    秦羡分别给爹娘还有大哥夹了块肉多的野鸡肉。

    “爹娘,大哥你们都尝尝看我的手艺。”

    “好,好。”

    三人几乎是同时端起碗。

    不得不说,秦羡做药膳的手艺,真是一绝,只是一口,就直接将三位亲人的味觉给征服了。

    “小妹厉害啊,这味道,简直...”

    “好吃,这绝对是爹这辈子吃过最好的炖鸡肉。”

    边上的魏兰也是连连点头,这味道真是好。

    “爹,瞧你这话说得,你现在还这么年轻,未来还有几十年呢。”

    “你闺女以后指定还能做出比这更好吃的鸡肉来。”

    “哈哈哈,对对对,爹这话说得不对。”

    一家四口欢声笑语不断。

    “这要是能有一口酒,那就更完美了。”

    边上的秦文军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惹得魏兰一阵白眼。

    就他们家这情况,能有一口饱饭吃,就谢天谢地了,还想喝酒?

    这年头的酒可是金贵东西,那是他们家能买得起的。

    “确实应该配好酒。”

    秦羡也知道家里的情况,酒什么的目前来说还有些困难。

    不过,她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今天只是小试牛刀而已,等她慢慢的放开手脚。

    家里的日子绝对会好起来。

    这边一家欢声笑语,在距离他们院子数百米外的老院子,气氛就有些沉闷。

    秦羡今天上山抓到野鸡的事,他们都听说了。

    两个老家伙带等着二儿子端着鸡肉过来上供呢。

    结果这午饭都快吃过了,也没能见到二儿子的身影。

    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今天怕是吃不到鸡肉了。

    此时老两口正在饭桌上生气,就连平常爱吃的杂粮窝窝头,也是食之无味。

    气氛低沉的吃完午饭,一大家子正准备休息一会继续下地。

    就听到院外有人嚷嚷。

    “老秦伯,今天的鸡肉好不好吃啊?”

    “真羡慕你们有这么能干的好孙女,我家可是快有一个月都尝着肉味了。”

    声音落下,刚吃过午饭的田翠花嬉皮笑脸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早上被秦羡打了一巴掌,又被秦文军吓得屁滚尿流,她回到家缓了许久,心头是越想越生气。

    这个亏不能白吃,这不发现秦文军端着一碗香味飘散的鸡肉去了秦水生那边。

    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招挑拨好计。

    屋里本就生气的秦水良老两口,一听这话,脸色变得越发阴沉。

    走进院子的田翠花,用力的抽动了一下鼻子,并没有嗅到鸡肉的味道,又见秦水良两口子的面色。

    就知道,秦二家没有送鸡肉过来,心头可是高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