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八章;老太太登门(为雨盟主大大加更!)

第八章;老太太登门(为雨盟主大大加更!)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见没人搭理自己,田翠花也不气恼,自顾自的将她看到秦文军端着满满一大碗鸡肉去秦水生家的事说了出来。

    其中更是添油加醋的渲染了那碗鸡肉的美味。

    “估摸着得有半只野鸡了。”

    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都有暗中观察秦水良老两口的面色。

    见着越来越黑,眼中怒火越聚越多,她心底就别提多高兴了。

    她倒是知道适可而止,不然第一个挨骂的绝对不是秦二家,而是她。

    “没人搭理我就算了。”

    借了个由头,直接转身。

    倒是也没有走多远,毕竟她还等着看大戏,看这老两口过去秦二家闹腾呢。

    “小畜生,没孝心的小畜生。”

    “老娘饶不了你们。”

    最先压制不住怒火的是秦水良的老妻林根花。

    只见她一拍边上的桌子,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就朝堂屋外冲。

    边上的秦水良不光没有阻拦,反倒是让三个儿媳妇跟过去,意思是别让老太太吃亏。

    这态度,摆明了就是让老妻过去闹腾。

    像这种事,他以前可是做过不少次。

    至于说他自己为什么不去,这不是好面子吗?加上又自诩是老院子的当家人,去了会有失身份。

    一直在外面暗处等待着的田翠花,见到老太太带着三个儿媳冲向秦二家。

    兴奋得双手都在颤抖。

    强行忍耐了好一会,见到婆媳四人都跑出去一段距离了。

    她才迈动脚步跟上,一路上还有得没得嚷嚷着,让村里人去秦二家看热闹。

    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

    ......

    此时,秦羡家也吃完了中饭,母女二人正在厨房洗刷碗筷。

    父子二人在屋檐下坐着休憩。

    砰砰砰!

    “秦老二,你给老娘滚出来。”

    “你个没孝心的东西,赶紧让那小赔钱货,过来跪在老娘面前磕头认错。”

    林老太太的动静可是闹得不小,正好又是中午休息时间,各家各户的人都在家里。

    听到动静,纷纷都走出院子,而在林老太太婆媳四人身后,还有田翠花带着的好事妇人大部队。

    这不,秦二家的院子门还没有打开,小院子外面就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院子里,秦国勇听到外面的叫骂声,眉头当下就是一皱。

    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

    只是在皱眉的同时,他也觉得奇怪,他这老娘可是许多年都没有登过他家的门了。

    今天这是抽的什么疯?

    “指定是为了鸡肉的事,刚才我去给水生爷送鸡肉的时候,田翠花那婆娘有看见。”

    秦文军的脑子倒是转的快,一下子就抓住了原因。

    经过儿子这一提点,秦国勇也明白了。

    这么些年,他们家日子难过,天天顿顿都吃糠咽菜,倒是没有吃过啥好东西。

    所以也不必顾忌老院子那边,反正每年把应该给的供奉粮食给了就是。

    他都快忘记为人子女的一些不成文规定了。

    有好吃好喝的东西,怎么的都得匀出一点给高堂父母。

    因为多年的清苦,加上今日闺女第一次做饭菜,他和魏兰都只顾着高兴,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现在老娘登门闹腾,他也不能闭门不出,只能希望老娘能收敛一点,别闹腾得太难看。

    厨房里的魏兰和秦羡母女也听到了动静,放下手里还没有洗刷干净的碗筷走了出来。

    “秦老二你这没良心的畜生,快开门。”

    门板被拍得啪啪响。

    一听这叫骂,秦羡的脸色立马就阴沉下来。

    也知道外面来的人是谁。

    但不管是谁,敢这么辱骂她老爹,那就必须准备承受她的怒火。

    秦文军都还没有走过去,盛怒下的秦羡,脚步飞快的奔向大门。

    门一开,林老太太那拍门的手,收势不急,好悬一巴掌拍在秦羡的面门上。

    “小妹!”

    秦文军一惊,快速的伸手将秦羡拉得后退几步。

    最后脚步一跃,来到秦羡身前,将她护在身后。

    怒火迸射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林老太太。

    再看林老太太,也从刚才瞬间的变故中反应过来,抬眼就对上大孙子这要吃人的眼神。

    吓得连连后退,直到撞上三儿媳妇才停下来。

    前些年,秦文军可是没少去老院子闹腾,赫赫凶威,饶是过去了几年,猛然想起,还是趟林老太太心都发抖。

    不过,现在的她身边可还跟着三个儿媳妇,还有大半个村子的村民。

    秦文军再凶,难道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这个奶奶不成?

    想法及此,她就像愤怒的斗鸡一样,再次挺身上前。

    虽然气势很足,但是目光却没敢再跟大孙子的目光对上。

    “秦老二,魏兰,你们两个没孝心的东西。”

    “瞅瞅这小崽子和小赔钱货,被你们教成什么样了?”

    秦国勇和魏兰的面色非常难看。

    “婆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自打我们一家被分出来单过以后,家里不管多困难,我们每年该送去老院子的粮食一粒也没少。”

    “再说,是您和老爷子拍板将咱们分出来单过,咱们夫妻可从来没说过什么。”

    “你这一来就叭叭的说老秦没孝心,还骂我两口子不会教儿女。”

    “全村你去打听打听,我家儿女有没有做过什么损事?”

    秦国勇是个憨厚人,口才不利索。

    但是魏兰可不一样,她在做姑娘的时候家世不差,见识多,又有文化。

    瞅瞅这一席话,先是点出老太太胡说八道,然后又将村里人尽皆知的事拈出来说一遍。

    又不着痕迹的表述出被老院子欺压的委屈。

    最后,还反将了老太太一军。

    让老太太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亏不亏口粮?村里人都知道,她不敢昧着良心说。

    至于说,秦文军兄妹,也就秦文军凶猛一些,但是他去闹腾也都是站着理,不会无理乱闹。

    秦羡前些年就是个傻乎乎的样子,生活都不能自理,就更不可能做什么损事了。

    “对啊,老秦家嫂子,你倒是说说你这儿子儿媳到底那里不孝了?”

    “我记得上次发粮的时候,他们可是自家的都还没担,就先把你老两口的送过去了。”

    “秤还是我帮着给过的,绝对没有缺斤少两。”

    “说起这两个孩子,我也觉得挺不错,挺懂事,虽然大军子偶尔犯浑,那还不是被人给欺负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