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九章;老实人爆了(为雨盟主大大加更!)

第九章;老实人爆了(为雨盟主大大加更!)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老太太还在思考反驳的话,周围人群中,就有人跟着起哄。

    被这么一挤兑,老太太更是有些慌乱。

    眼见她要败下阵来,人群中田翠花开口了。

    “秦羡丫头,你今天抓那只野鸡可是不小呢。”

    “要不就给你奶一些得了,这一家人闹起来可不好看呐。”

    酸溜溜的语气中还夹杂着虚伪的好心好意。

    秦文军和秦羡第一时间就在人群中捕捉到了田翠花。

    他们都知道,今天这事十有八九是田翠花暗中挑拨。

    “你给我等着。”

    兄妹二人心中几乎是同步的冷哼一声。

    得到提点的林老太太,直接就无视了魏兰的问话,一屁股坐到地上,双腿狂蹬,双手拍着大腿。

    一下子叫嚷开来。

    “儿子,儿媳没良心啊。”

    “有肉自己吃独食,不孝敬老人。”

    “我这个做婆婆的几个月都没闻着肉味了。”

    “大老远来了,连门都不让进,水都不给一口喝。”

    “我命苦啊,我林根花命苦啊...”

    听着她这鬼哭狼嚎,秦国勇的老脸通红,也不知道是被老娘臊的,还是被气的。

    今天忘记给老院子送肉,他心里是觉得有些理亏。

    但是为了一口肉,带着这么多人来堵门大骂,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奶,你这话说得是真好笑。”

    秦羡从秦文军身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讥诮的笑容,明亮的双眼不屑的看着坐在地上蹬脚拍腿的老太太。

    “咱两家有多少年没来往了?为什么没有来往你心里不清楚吗?”

    “整个山坳村,我可就没见过那有亲兄弟姐妹不来往的。”

    “以往大姑和小姑逢年过节回来,有心来我家坐坐。”

    “可都是您老在背后拾掇,说什么咱家要吃没吃,要喝没喝,不就是嫌弃我们穷吗?”

    她这话可是一点不胡说,村里可是人尽皆知。

    而她的大姑和小姑,以前还们出门的时候,跟她家老爹的关系都不错。

    在六年前几家人都来往频繁,就算是搬出来后,前面有几次大姑和小姑回来,也会过来串门,有时还会送点东西啥的。

    但是林老太太就是个喜欢玩骚操作的主。

    大姑小姑后面回来,每次想过来他们家,都会被老太太用各种名目给拦下来。

    不听招呼,老太太就闹,就骂。

    这些嫌弃穷的话,也就是老太太吵骂的时候被村里人传出来的。

    人不能过来,东西自然就不能送,只得交给老院子的人转交。

    然而这些东西,也在大姑小姑离开后,被这老太太给昧下。

    有那么几次之后,大姑小姑也看明白了,不再多带东西过来。

    但是还是会在老太太看不见的地方,尽可能的暗中接济一下他们家。

    这些秦羡都一直牢牢的记在心底,恩情该还都得还。

    “还说什么大老远的过来,您老是不是老糊涂了?”

    “咱们可住在同一个村,一来一回用得上五分钟吗?”

    “这么多年您老可是一次都没登门,现在被人拾掇几句,就跑来抢吃食。”

    “还说什么不让您老进门,咱家的大门可是开着,您自己要坐在这里,我能有什么办法?”

    说罢,她脑袋一歪。

    “大哥,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老太太弄碗水过来。”

    “省得到时候村里人,真以为咱家人穷水也穷。”

    秦文军忙得转身朝厨房走去。

    小姑娘这一席话,丝毫不比她老娘魏兰的那一席话的水平差,甚至把老太太讽刺得更重,更深。

    惹得四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噗嗤噗嗤的笑出了声。

    尤其是那句,咱们可住同一个村。

    直接就点明了老太太嫌贫爱富,看不起穷儿子的嘴脸。

    正如她所说,一来一回都用不上五分钟,六年下来,这老太太可是一次都没来过。

    今个知道儿子家运气好抓住了野鸡,就眼巴巴的跑过来撒泼抢吃食。

    简直是无耻之极。

    周围不少人,又想起当初老太太和秦老爷子怕被生病的孙女拖累,火急火燎把秦国勇一家子分出来单过的事。

    当时就没少被人戳脊梁骨,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这真是一点不打算要老脸了啊。

    “你个小贱人,老娘抽死你...”

    没了秦文军震慑,又被孙女这一顿明里暗里的讽刺。

    老太太心头怒火升腾,翻身爬起来,挥舞着手臂就朝秦羡扑过去。

    “娘,你闹够了没有?”

    见闺女要被打,秦国勇不在沉默,飞快的上前,将秦羡护住,自己挡在前面。

    啪!

    老太太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秦国勇的脸上。

    火辣辣的刺痛,让秦国勇心里的怒火蹭一下就冒了出来。

    这一巴掌打得有多重他很清楚,真要是落在自己闺女身上,那还得了?

    新仇旧恨,多年积压在心头的不满,爆了。

    “娘,你有什么脸跑到我这里来闹?”

    “羡羡为什么会生病,你心里最清楚。”

    “要不是老三老四的儿子,你的那几个宝贝孙子,下重手把羡羡推到撞伤脑袋,落下了重伤。”

    “羡羡会遭这六年的罪?”

    “现在羡羡大病初愈,得一只野鸡给她补一补难道不应该?”

    哗!

    秦国勇说的这件事,村里人可不知道,当初林老太太对外的说法,是秦羡自己不小心摔倒。

    没曾想居然是被自家堂兄弟祸害的。

    所有人看向老院子婆媳四人的目光都变了。

    “我没计较他们伤了羡羡,还同意分出来单过,就是顾着是亲兄弟,不想闹腾,让人看笑话。”

    “这些年,我们一家过的是什么日子村里人最清楚。”

    “我没怨过,也没恨过,更没有去老院子向你们张过口,伸过手。”

    “既然你要闹,那咱们就好好的把当年的事掰扯掰扯,该给的医药费,一分也不能少。”

    秦国勇是老实人不假,但不代表老实人就没脑子。

    他突然强势,不光是吓住了老太太,就连她身后的三个兄弟媳妇也都怔住了。

    当年的事,她们心里可都非常清楚,也知道理亏,真要闹起来,他们肯定得不到好。

    六年的时间里,秦老二家为了医治秦羡,花了多少钱,可是经不起细算。

    真要是全都让他们来背,那能背得起?

    “老院子那边确实应该负担秦羡丫头的医疗费。”

    “可不是吗?”

    “打伤了别人闺女,不医治就算了,居然还把人一家子赶出来单过。”

    “就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人。”

    “可不是咋的?要不是当年我亲自参与了林婆子生秦老二的事,我都怀疑秦老二不是他亲生的。”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山坳村里刁民是不少,但是淳朴的人也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