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十章;不怂

第十章;不怂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二哥,你可不能胡说,村里都知道小羡是自己摔倒的。”

    秦老三的媳妇站出来了。

    刚才老太太闹腾的时候,她没有说话,并不是她不想吃肉。

    而是身份不一样,她出头,对方给还好,要是不给,还怼她几句,她也就只能闷头受着。

    所以,还是让老太太闹腾,她们坐着吃现成就好。

    反正老太太是秦老二的亲娘,让她开口,占着老娘身份的便宜,秦老二多少都会顾忌着点。

    但是现在,眼见事态发展开始跑偏,她要是再不站出来,就要吃大亏。

    那还顾得上肉不肉的,先保住钱再说,跟钱比起来,那一口把口肉,算个屁。

    “对,二哥你可不兴胡说八道。”

    “秦羡的事,村里人都知道。”

    老四媳妇也随身附和起来。

    毕竟这关系着自家的切身利益,还不出声,那怎么得行?

    至于说老五媳妇,倒是没有吱声,毕竟当年秦国勇一家被赶出来的时候,她还没有进门,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都找不到她头上来。

    反倒是觉得,真要闹腾起来才好呢。

    这样她就能借着这个由头闹分家。

    她晚入老秦家的门几年,资格差,平日里可没少被上面的两个妯娌欺负占便宜,早就烦透了老院子这种一大家子混合起来过日子的模式。

    说起来,她对秦国勇一家还有不少羡慕,虽说日子过得困难点。

    但是至少上头没人压着欺负。

    “村里人都知道?”

    “那你问问看,谁看见是我家羡羡自己摔倒的?”

    “话都是你们自己再说。”

    魏兰也上前来了,此时出面的到底是兄弟媳妇,秦国勇这个伯子哥哥,跟她们吵起来不好看。

    “二嫂,刚才二哥说咱家孩子推到秦羡,不也是张口就来吗?”

    老三媳妇的声音刚落下,人群中就传来几道弱弱的声音。

    “我当时也在,确实是秦金宝,秦金福他们推的秦羡。”

    “我也看见了,当时我们走的时候,秦羡的脑袋还流血了。”

    “我也在,的确同秦二爷说的一样。”

    当时在老院子里玩的可不止有老秦家的孩子,还有附近几个邻居家的孩子。

    秦金宝和秦金福,也就是小秦羡的堂兄弟,他们动手的时候,好几双眼睛都看着。

    见到有人出来啪啪打三婶的脸,秦羡的嘴角不由的勾勒起一抹弧度。

    “三弟妹听见了?”

    “我有证人,你没有,所以,按照我家老秦说的,这些年羡羡的医药费,咱们得好好算算。”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笑了。

    笑声完全压不住,而且还很魔性,直笑的老院子除开老五媳妇之外的三人面色通红又难看。

    “放心,我家绝对不会多要你们家一分一厘。”

    婆媳三人一一败下阵来,没有一个敢再接话,都埋头思量着应该怎么办。

    “闹什么闹?”

    “也不嫌丢人?”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秦水良到了。

    端着一派当家人的架势。

    早前他虽然自持身份没有冲在最前面,但是也担心老妻和儿媳们吃亏,所以一直远远的吊在大部队后面。

    起初没敢在太靠,怕是会丢脸。

    但听着这事情越来越不对劲,知道自己再不出面,老妻和儿媳都得吃大亏。

    所以,就有了此时这一幕。

    “老头子,你可算来了,要是再不来,我们婆媳几人都得给这不孝子一家欺负死了。”

    见到老爷子出场,林老太太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飞快的扑到老爷子面前,委屈巴巴的抹着眼泪,控诉二儿子一家的罪行。

    秦水良愤愤的瞪了她一眼。

    心头直骂这老婆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闭嘴。”

    “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

    “都给老子滚回去。”

    见老头子动怒了,林老太太立马收住假哭,但是心头憋着一口气,她不想离开,还想着老头子帮着教训一下老二一家。

    但是老三媳妇是个精明人,见到老公公出现的一瞬间,就明白了。

    此时听到老公公怒吼,也顾不得斗输丢人的事。

    上前强行的拉着林老太太就往外走。

    “你放手,老娘不...”走。

    林根花的话还没有说完,三媳妇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刚才还不想走的林老太太,瞬间脚步飞快的往外奔,不过片刻,就跑得没了影。

    见到老妻和几个儿媳成功退走,秦水良心头暗自松了一口气。

    转身背手,当家人的架子端得十足,锐利的目光一一扫过秦国勇一家四口。

    最后落在秦国勇身上。

    “老二,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纵容媳妇孩子这么闹。”

    “那还是你娘和兄弟媳妇,也不怕丢老秦家的脸?”

    哟,这闹事的人没挨批,反倒还说被闹的人,丢老秦家的脸。

    这一波骚操作,看得周围的人齐齐侧目。

    秦羡也是连翻白眼,咋舌不已。

    “爷,这丢脸我可不是咱们家。”

    “大中午的谁不乐意休息?谁又乐意被人带人堵门骂?”

    她的声音刚落下,立马就引来老爷子恶狠狠的警告目光。

    “大人说话,你一个小孩子有什么资格插嘴?”

    “越大越没个好样子。”

    老爹老娘还有大哥顾忌着他这个当家人,她秦羡可不怎么买账,也一点不怕他。

    “咋的?我站在我家说句话还不行?”

    “爷您简直比镇上的公安管得还宽呐。”

    “不知道的,怕是会以为您老是某些大城市的干部呢。”

    这话给秦水良讽刺得脸色铁青,几欲伸手想要教训秦羡,但大孙子秦文军就站在她边上,他又不怎么敢。

    “哼,老二你真该好好管管了。”

    说罢,他也不再久留,转身背着手一副拽拽的样子朝外走。

    “爷,您老就这么走了?”

    “行吧,这大中午太阳挺毒,傍晚我让爹去找大队长,到时候一起去老院子算算我医疗费的事。”

    “您老记得多翻几个老箱子底,把钱都给准备好。”

    太阳毒,都没有秦羡这嘴毒。

    明明知道老爷子出面是想将医疗费这件事压下来,她还偏偏这样说。

    不是诚心往老爷子的心窝子上捅刀子吗?

    这不,听到这话的秦水良,都维持不住那一副拽拽的当家人做派,脚步越来越快,最后都差点小跑起来。

    看着就好像背后有啥玩意在追一样,样子别提多滑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