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十三章;秦五要分家

第十三章;秦五要分家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一听她要去卖东西,桌子上的三人立马不淡定了。

    私自买卖那叫投机倒把,是犯错误,要是被人抓住,可是要遭不少罪。

    说不定还要被公安抓去关起来。

    “闺女啊,这可不行,现在不能自己做买卖呢。”

    魏兰一开口,秦国勇和秦文军也跟着。

    都是劝说她不能去镇上私自做买卖。

    见着他们紧张兮兮的模样,秦羡这才反应过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前些年,她还听着村里人说过不少关于某某地方,某某人投机倒把被逮住,然后拉出去批斗关押的传闻。

    “那就不私自买卖,我记得以前听说,镇上有供销社吧?”

    “不知道外面那些枸杞他们收不收?”

    见闺女不去私自买卖,三人紧张的情绪放松了不少。

    “这个倒是可以去问问,虽然价格可能会低一点,不过跟供销社买卖倒是安全。”

    秦国勇点了点头。

    最后经过商议决定,等到夏收之后再去镇上问问看。

    对此,秦羡自然不会有意见,也没想过自己偷摸去镇上,毕竟夏收这段时间,村里的壮劳力都得累脱一层皮。

    她必须在这段时间保证家里三位吃好吃饱,只有身体好了,忙碌起来的时候,累一点身体也能扛得住。

    这刚一动筷子,秦国勇就想到了什么。

    “闺女,你这些东西弄回来的时候,没被人瞅见吧?”

    他示意了一下桌子正中摆放着的大碗野兔肉。

    “没有。”

    她觉得自己老爹的担心有些多余,中午的事还摆着,老院子的人就算想来也不敢。

    而且他们家这个院子,是当年一个鳏夫住的地方,鳏夫死后,这院子就荒废了。

    那时候村里盛传山上野兽袭人的事,所以院子周围的人家都重新选地方,全搬走了。

    平常时候都不怎么有人会过来闲逛,最多也就上午村里会有些挖野菜的人过来。

    她下午回来的时候,特意看过,周围倒是没有挖野菜的人。

    说起她家这小院子,还全是她老娘魏兰的功劳。

    六年前,他们一家子被分出来单过,本来说是在老院子那边给他们两间房。

    魏兰没有同意,而是用这两间房,向老院子换取了一些粮食。

    她早就受够了老秦家那些人,既然分家了那又何必在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

    索性,就找到了村里的大队长商量,将他们现在居住的这个荒废小院要了过来。

    队上也知道他家的情况,加上这房子荒着,村里又没有别的人家要,倒是没有为难他们,直接就批准了。

    不过,魏兰是个聪明人,担心村里有些讨厌的家伙闹腾,在得到院子的同时,拿出了三十斤粮食交给队上。

    就算是问队上换来的院子,一来是断了某些人的屁话,二来用粮食换来的院子,住着也踏实。

    不必担心朝不保夕。

    房子虽然破,但是胜在清净,不用时时刻刻都同老院子那些家伙照面。

    “那就好,那就好。”

    中午的事,虽然他们胜利了,但是还是给秦国勇的脸皮都臊尽了。

    实在不想再让老院子那边逮住机会过来闹腾。

    在他们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另外一边,秦家老院子的气氛比较中午更加沉闷。

    自从中午四婆媳战败,秦水良落荒而逃后,这一大家子整整一个下午心头都是惴惴不安。

    生怕秦二家会过来找他们算医药费。

    那可是不老少的钱啊。

    他们可拿不出来,即便能拿出来,他们也舍不得拿出来。

    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存的老本,全给人掏走,跟拿刀子剜他们心有什么区别?

    心头有事,自然不得劲。

    这不,就连吃饭都不是很积极,坐在桌子上,沉默的小口小口吃着,再不复以往的狼吞虎咽。

    秦家人口多,一张桌子完全坐不下,所以历来都是大人一桌,小孩子一桌。

    这边大人们一个个食欲不搞,边上小孩子那一桌,倒是一如既往该吃吃该喝喝。

    只不过今天大人的情绪,还是对他们有不少影响。

    这不,吃起饭来都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

    坐在最下手的五媳妇桌子下的脚,轻轻碰了碰自家男人。

    收到媳妇信号的秦国强,踌躇了一会,抬起头来。

    “爹娘,要不把家给分了吧。”

    此言一出,饭桌上立马没了动静,所有大人都停止了吞咽饭菜的动作,一个个错愕的看着秦国强。

    “老五,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老三秦国友立马不乐意了。

    “咱家有规矩,父母在不分家,你是不是记不得了?”

    老四秦国军也不再沉默。

    今天中午的事,可是跟他们两家关系重大,当初推到秦羡的两个小娃子,分别是他们两个的孩子。

    现在秦二家放话要上门索取医药费,最直接的就是找他们两家。

    这时候老五要分家,摆明了就是,想要撇清楚关系,让他们两家自己承担这医药费。

    不行,这绝对不行。

    必须要一大家子都绑在一起。

    一来有父母镇着,秦二家那边不敢太过于闹腾。

    再来就是,真要父母镇不住,那也是一大家子分担,能为他们减轻不少负担。

    兄弟俩可都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然而,老五秦国强也不是吃素的,更不是傻子。

    明知道这件事跟他们没有关系,还要傻乎乎的跟着承担吗?

    所以这分家的态度非常坚决。

    “二哥家已经开了先例,这父母在不分家的说法,不作数。”

    有先例在前,老三和老四被堵得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

    说起来,当初跟老爹老娘提议将二哥秦国勇分出去过的事,还是他们两兄弟。

    当时,他们就是害怕二哥找他们麻烦,又担心他们一家继续待在老院子,会拖累大家伙。

    事实也证明,这个决定很正确,六年时间,秦二家因为秦羡那过的是啥日子?

    好多次,这兄弟俩在想到这件事的时候,都在暗自庆幸自己够聪明。

    却万万没有想到,今个老五会用这件事来堵他们。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就是。

    “婆婆,现在家里的人口太多,每顿饭光是做,就得花费不少时间。”

    “您老的年岁越来越大,这样下去,肯定会越来越累,分开过您老也能轻松点不是?”

    五儿媳这话,倒是说到了林老太太心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