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十四章;忧愁

第十四章;忧愁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他们家目前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十五口人。

    光是做一日三餐,就要花费不少时间。

    老太太又是个喜欢钱粮的人,所以三个儿媳也都被她赶着去生产队地里干活挣工分。

    多三个人干活,能挣来不少工分,每次分到手的东西也不少。

    所以,家里的三餐绝大多数都是她在操持,虽然有两个半大丫头帮忙,但是累也是真的累。

    尤其是最近这两年,岁数大了,是越来越力不从心。

    林老太太一双三角眼骨碌碌的转动着。

    心头权衡着分家之后自己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她还没有算明白,边上的老爷子秦水良发话了。

    “行,一会吃完饭,老五你去把大队长,还有你章爷请过来主持分家。”

    虽说分家是私事,但是为了保证公平,老人在分家的时候,还是会请村里的干部,还有家族的长辈过来主持。

    他口中的章爷,就是他们秦家现如今辈分最高的老人。

    “爹,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

    老三老四,一听老爷子居然同意分家,立马不干了。

    手里的碗筷重重的往桌子上一丢,齐齐站起来,满脸的愤怒。

    砰!

    老爷子可不是吃素的,抬手用力一拍桌子,阴沉着脸盯着两个儿子。

    “老子还没死,这家就是我说了算。”

    “不同意分家?那就各自滚蛋。”

    这老爷子可是出了名的精明人,中午的事发生以后,他也一直在想对策。

    也有心想要分家,但是这个时候他提出分家,不光儿子会有想法,村里的人也会有不少闲言闲语。

    所以,迟迟没有开口。

    倒是老五提了出来,他也就顺着这个由头拍板。

    如此一来,老五就吸引了最大的火力,村里人知道了,他也能少招点唾沫星子。

    其实,这一下午他想了很多,分家绝对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不但能让他老两口摘得干净,还能收获不少好处。

    其中最直接的好处,就是他老两口,往后可以独自获得四个儿子的供奉钱粮,每一年的数量相当可观。

    除开必要的花销用度之外,还能有不少富余。

    人老了,最担心的是什么?

    可不就是怕动不了的时候,没有吃喝吗?

    分了家,有四个儿子的上供,这一点完全可以不必担心。

    再来就是棺材本,他们夫妻辛苦了多半辈子,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最近这些年才勉强存了一点钱。

    要是全被掏走,百年归天的时候,怕是连口像样的棺木都没有。

    他心里那能受得了?

    自私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不管遇上什么事,涉及到什么人。

    他们首要保证的就是自己的利益。

    这一点,在秦水良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老三老四没敢再废话,老爷子这当家人的威风他们不能忽视,也不敢忽视。

    真要是被滚蛋,他们各自的那一大家子人,要怎么生活?

    老五很高兴,飞快吃完自己的一份口粮,都不用人招呼,就快步小跑出了堂屋。

    这些年,老秦家混合过日子的模式,他也是很受不了,加上妻子时常在耳边抱怨,他是早就想像二哥一家那样单过了。

    日子苦不苦不计较,重要的是自己付出汗水得到的回报,能全都是用在自己个的妻儿身上。

    不多时,秦家老院子要分家的消息就传遍了全村。

    就连住在村子边缘地带的秦国勇一家都知道了。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闹起分家了?”

    对于自己那老爹的性格,秦国勇很了解,从小到大就听他说,亲兄弟要一起生活,互相能更好的照应。

    人口多,也不必怕被村里人欺负。

    以前,他也是这么觉得的,也很赞同老爷子的这个想法。

    直到六年前,老爷子强行提出把他一家分出来的时候,他才明白,老爷子这样的说法,只是在没有遇上祸事的前提下。

    一旦遇上祸事,老爷子立马就会不管不顾的做出远离祸事的最好选择。

    “这还不简单?不就是怕咱家过去要医药费呗?”

    魏兰看问题,从来都是这么通透。

    一句话,就点出了老爷子的心思。

    听着妻子的话,秦国勇只得在心头摇头,感叹老爷子这躲避祸事的性格是一点没变。

    他们家还没有上门,他就开始提前做准备了。

    “老院子分不分,跟咱没关系,他们爱怎么闹腾就这么闹腾。”

    秦文军一向不喜欢老院子的人。

    所以,自然也不会去关心他们那边怎么生活,自家都还过得苦哈哈呢,还有闲心去管别人?

    不过秦羡倒是没有像她大哥那样轻松。

    反倒是觉得,老院子分了家,对他们来说不算是什么好事。

    老院子绑在一起的时候,她手里的底牌,可以拿捏住老院子所有人。

    但是现在,老院子开始解体,那么这张底牌,最多也就能拿捏住她三叔和四叔两家。

    她爷奶和五叔一家,则不会受到一丁点约束。

    五叔那边她倒是不怎么担心,他们没资格过来闹,也没什么理由过来。

    倒是那两个不安分的老家伙让她很担心,没有约束能力,只怕今天中午的事,往后会继续发生。

    想到这些,她就忍不住的无奈摇头。

    她是一个很不喜欢勾心斗角的人,作为战斗古族,她最喜欢的就是直来直去,用拳头说话。

    然而,真要是老爷子和老太太过来闹,她这个做孙女的,实在是不好动手,毕竟她现在生活的华夏国最重的是孝道。

    小辈辱骂长辈,都会招来不少闲言闲语,动手打?那绝对会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羡羡,你摇头是不舒服吗?”

    “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屋歇着,你大病初愈,可是劳累不得。”

    魏兰很心疼闺女,尽管现在秦羡已经健康了。

    但是在她的认知里,闺女还是大病初愈,身子骨弱,今个又连续上山两次,肯定累坏了。

    “娘,我没事,我就是想到咱家以后没有清净日子过,有些懊恼。”

    “小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文军一问,秦国勇和魏兰也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老院子分了家,咱们手里拿捏他们的王牌作用变小了。”

    “咱奶那性格,大哥你也知道,咱们往后吃好东西可得更加小心点才行。”

    “要不然...”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边上的三人都猜到了。

    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不那么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