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十五章;各有算计

第十五章;各有算计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这一夜,秦家许多人都没能安然入睡。

    不光是老院子,秦羡家也一样。

    闺女那些分析的话,一直都在秦国勇耳边萦绕,躺在炕上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睡吧,明天还要干活,该来的始终会来,你自己想再多也没用。”

    魏兰也没有睡着,心里也很烦躁,不过正如她安慰丈夫那样,有些事自己想再多也没有用。

    “嗯,睡吧。”

    另外一边的秦羡也没有睡,只不过她想的不是老院子的事,而是在研究自己的血脉异能。

    下午做饭的时候,她在厨房特意的召唤了一下红莲火,想看看这红莲火会不会吸收火之力来壮大。

    结果,红莲火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一点完全就超出了她的了解,要知道前世,她的玄火就能吸收一切火之力来强化她的肉身。

    怎么同样是火属性异能,这红莲火就不能吸收火之力呢?

    这不,正躺在床上头脑风暴,想要找找看前世看过的那些家族典籍里,有没有关于她这种情况的记载。

    ......

    “国友,咱以后要怎么办啊?”

    “要是老二那边真过来管咱要医药费,怎么家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秦老三家的炕上,三媳妇王桂莲也是忧心忡忡的睡不着觉。

    家分了,他们家即将走上一条困难路。

    只要一想到,自己费尽心思存的那些钱,还有今天分家所得的那些钱,都要拿出去,她心里就在滴血。

    “明天,你领着金宝,再带上三十斤粮食去一趟老二家。”

    “好生的赔礼道歉,伏低做小多说点好话,兴许还能有转机...”

    秦国友说这话的时候,心头的底气也不是很足。

    尤其是想到当年自己背地里做的那些事,他是真怕老二知道。

    “三十斤?咱家拢共才分到了一百多斤粮食,一下子拿出去三十斤,那...”

    虽然这三十斤粮食,跟那要赔偿的钱,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但是她还是无论如何也不舍得,就这样白白的拿出去三十斤粮食。

    伏低做小,说好话可以,反正那也不要钱不要粮。

    “蠢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平息老二的怒火,损失点粮食算什么,只要他的怒火退了,咱们家的钱就能保住。”

    “跟那些钱比起来,你自己选。”

    王桂莲沉默了。

    以她的精明,怎么可能算不出这笔账要怎么做才更划算?

    只是心头不舍而已。

    同样的事,在四房那边也上演了,只不过秦国军的魄力倒是比他三哥要大。

    别看他平日子总是会比三哥慢半拍,但是他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可是不老少。

    他很清楚,这件事要是不忍痛处理掉,今后一辈子都要受二哥一家的制约。

    索性就交代媳妇张春华,明个带着二十块钱和五十斤粮食过去秦羡家。

    就当是他们家给的赔偿,希望这件事就此打住。

    张春华虽然也舍不得,但是她知道,有些时候,不狠心舍弃一些东西,将来要付出的会更多。

    左右二十块钱不过是他们家现有钱财的一半而已,拿出去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至于说粮食,快要夏收了,只要挺上个半个月,粮食分下来,一切就会好起来。

    老院子,除开老三老四睡不着以外。

    还有秦水良老两口。

    只不过,他们不是因为忧愁,而是因为轻松和高兴。

    在分完家过后,秦水良就把自己心里的成算都给老妻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往后他们老两口单过,就算不下地干活,也吃喝不愁,小日子过得不要太好。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林老太太,往后不必在累死累活的做一大家子的饭菜,只需要管好他们自己两人就行。

    “老二那边,你也不要再去闹了。”

    秦水良一开口。

    老太太原本高兴的心情,瞬间就散去了一大半。

    想到今天中午的事,她就一肚子鬼火冒。

    “凭啥?以前是担心他抓住那赔钱货的事不放,现在咱们都分出来了,他还能拿我怎的?”

    “我是他亲娘,他敢不敬,我就天天过去闹,看看最后谁没脸。”

    黑暗中,秦水良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

    “让你别去就别去,不听话老子揍你信不信?”

    老太太心头的怒火,瞬间就被这话给浇灭得只剩下一点点苗苗。

    她跟秦水良生活了大半辈子,对这个爷们的性格很清楚,绝对是个狠人。

    年轻那阵子,她可没少挨揍,也就是孩子们渐渐长大,秦水良才收敛了一些。

    但遇上不顺心的事,还是会动手,而且秦水良动手打人,从来不往明眼的地方下手,都是专门挑那些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光是想起这些,她的身躯都有些发抖。

    那还敢不听他的话?

    “当年的事已经让咱们在村里丢了大脸。”

    “现在又因为当年的事分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过去闹,丢人的只会是我们。”

    到底是个好面子的人,有些事放在暗地里就好,不能摆在明面上来。

    老太太不言语,但是却也抓住了老头子这话里的关键。

    这个时候不能去,那不就是说等这件事过了,就可以去吗?

    她一下子就想通了,剩下的那点怒火也都压了下去,反正山高水长,大家走着瞧。

    “那件事,确实是咱这当爹娘的做得不厚道。”

    “这些年老二家的生活不好过,咱们不帮衬就算了,也没必要去磋磨他们。”

    “该给的给了就好,倒是老三老四还有老五,那几个媳妇不是善茬子,我担心她们以后会闹出幺蛾子。”

    老太太本来还在疑惑,这老家伙怎么就突然良心发现。

    开始觉得愧对老二。

    感情后面还有东西等着啊。

    其实,仔细想想,老二是她几个孩子中最为老实的,当年的事也确实是他们做得不地道。

    这孩子却还能一如既往的优先上交该给他们的供奉,从来不会拖欠或者克扣,在这点上,她也真是挑不出太多的理来。

    另外的几个孩子,一个个都比较滑头,尤其是老五两口子,最是狡猾。

    是得好好盯着才行。

    她的心态转换的特别快,以前没有分家,她自然要多帮衬着家里着想,所以才会苛待老二来保证自家利益。

    但是现在全都分出去了,那就一视同仁,该他们老两口的一分一厘都不能少。

    省得到时候老实的老二有样学样,亏待的还是他们自己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