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十六章;道歉还挖坑?

第十六章;道歉还挖坑?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第二天。

    一大早,秦老三的媳妇王桂莲,就领着大儿子,背着背篓来到秦羡家。

    最近队上的地里有很多活计,爹娘他们一大早就出门了。

    家里就只有秦羡一个人。

    见到三婶过来,秦羡眉头微微一挑,心里已经猜测到了她的来意。

    “羡羡在家呢?”

    “吃过早饭了没?”

    态度很亲热,完全就不像是好几年没有走动过的样子。

    “三婶这大早上不下地干活,跑到我家来问我吃了没,你是真的闲。”

    秦羡这嘴,是真的一点不吃亏。

    一上来就讽刺王桂莲,完全就没有给留一点面子。

    王桂莲眼底闪过一抹阴鸷,心头骂骂咧咧。

    这要不是家里男人让她过来,她才会吃饱了跑过来。

    虽说心里不爽,但是明面上她还是笑呵呵。

    “这不,你病也好了,我就寻思着带你堂哥过来给你道个歉,当年的事是他不对。”

    说罢,还给了秦金宝后脑勺一巴掌。

    “还不快点给你堂妹道歉?”

    “她今天要是不原谅你,中午晚上都不给你饭吃。”

    秦金宝可是不会按照她的话做。

    这不,捂着脑袋,一梗脖还瞪了他娘一眼。

    “你不给我就去跟爷奶告你。”

    王桂莲气急,秦羡则是满脸嘲讽的笑着。

    哟?

    这是来道歉,还是来威胁的啊?

    秦金宝那可是老院子那老两口心尖尖上的孙子,从小到大就备受老两口的宠爱。

    虽说她大哥才是长孙,但因为性格凶悍,加上这些年闹的不愉快,老两口对这位长孙更多的还是惧怕,从来也不敢过来亲近。

    所以,这秦金宝就成为了老两口的心头宝。

    就算是后来她四叔和五叔家分别都有儿子出生,老两口对秦金宝的疼爱也没见减退多少。

    现在王桂莲说什么,不取得她的原谅,就不给秦金宝饭吃。

    这要是让那老两口知道了,怕是会对她这个他们口中的赔钱货更加嫉恨吧?

    “道个歉还给我挖坑,三婶真是个精明人啊。”

    秦羡嘴角扬起讥诮,一点不避讳,也不在意对方会不会恼怒。

    反正也是没有诚意的道歉,求人还走过场,那有什么必要讲面子?

    心中的算计被挑破,王桂莲心头更是恼怒。

    这次过来道歉,她本就是心不甘情不愿,本想着对付了这个小姑娘,转身回去就让儿子去找老太太诉苦。

    就老太太那疼孙子的性格,指定会来收拾秦羡。

    她就是要让秦羡拿了她的东西,也不得好。

    然而,她太低估秦羡了,也太高看自己的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毛毛心计。

    “三婶你也不必搞这么多弯弯绕绕,有什么话直说,有要给的东西就直接拿出来。”

    “我还忙着去挖野菜,没空给你闲掰扯。”

    很直接。

    有话就说,有东西就留下,绝口不提,对方道歉,还有她原谅不原谅的事。

    王桂莲尴尬的一笑,倒是也不继续弯弯绕,直接从背篓里,拎出一个装着粮食的布包。

    看着她拎出来的布包,秦羡忍不住笑了。

    “三婶你还真是一个妙人,这么小个布包,居然用这么大的背篓装。”

    王桂莲手里的布包很小,目测里面也就装了个两三斤东西的样子。

    两三斤才多少点?

    她居然用一个能装近百斤东西的背篓来背,满满都是杀鸡用牛刀的即视感。

    “这不才分了家,许多东西都还没有来得及归置,就顺手拿了个背篓。”

    “羡羡,当年的事,金宝也不是故意的,那时候你和他都还小。”

    “自己牙齿和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当初他也是无心的。”

    “只是兄妹间的打闹而已。”

    “三婶知道你家里困难,今个专程给你送来了三斤粮食。”

    “你可别嫌少。”

    秦羡乐了,乐坏了。

    不过笑过之后,她的脸色骤然就是一沉,明亮的眸子变得锐利起来。

    死死的盯着王桂莲。

    “兄妹间的打闹?还而已?”

    “三婶这话说得是真轻松,要是秦金宝和我对换位子,你还能说得这么轻松吗?”

    “恐怕会跳得整个山坳村都困不住你吧?”

    要知道,当初就是秦金宝和秦金福的一推,直接让小秦羡丢掉了性命。

    一条幼小的生命就这样丢掉了。

    王桂莲居然还说得这么轻松,还而已?

    那怕她是因为这一次的机会才能重活,但一点也不影响她为小秦羡感到愤怒。

    即便事情已成定局,即便无法再挽回什么,但是作为当事人,既然要来道歉,最起码得拿出诚意吧?

    “三婶家的粮食太金贵,我家享受不起,就算是吃糠咽菜,也不需要三婶来接济。”

    说罢,她没在看王桂莲,生怕再看下去,自己会忍不住火爆的脾气。

    揍她一顿是很爽,但是揍过之后,她就有理变没理了。

    不值得,她还需要用这个底牌,好好收拾教训这家伙呢。

    犯不着为了一时的爽快,放弃往后的长久舒爽。

    小秦羡的这条命,可不是随随便便几句口水话,三斤粮食就能换的。

    她还准备着,慢慢收拾,让这些伤害了小秦羡,还不知悔改的家伙,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痛不欲生。

    忍着怒火,她从农具小屋拿出背篓挂在肩膀上。

    “三婶,还不走?”

    见她如此不给面子,王桂莲脸上的笑容也不再维持,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抓起背篓带着秦金宝转身离开。

    看着母子俩的背影,秦羡嘴角勾勒起一抹残忍。

    “好好享受为数不多的自由日子吧。”

    原本她想着,先把自家生活质量先提升上去,再慢慢的收拾那些个蹦跶欢快的人。

    今日王桂莲的出现,倒是让她觉得,可是抽空捣鼓一些个小玩意,先教训教训一下这些不知死活爱蹦跶的小蚱蜢。

    她可是堂堂天才炼丹师,尽管现在还能弱小,也没有丹鼎,更没有天地灵气以及灵药来辅助炼制丹药。

    但是找一些个普通药材,利用红莲火的特殊淬炼,稍微搭配一下,也能捣鼓出一些祸害人的药粉。

    爱蹦跶,那就让他们都痛苦得不能蹦跶。

    除开王桂莲,她可是还有一个重要的人要急于收拾。

    那就是昨天去老院子挑拨离间,害得她老爹被抽的田翠花。

    秦羡一边思考着要捣鼓什么样的药粉,一边沿着小路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