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十七章;凶悍

第十七章;凶悍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完全不知道,另外一边的王桂莲又再闹幺蛾子。

    这婆娘的心是蔫坏蔫坏的。

    昨天夜里她男人,让她拿三十斤粮食过来,诚恳的道歉,这家伙直接锐减到一位数,拎着两三斤就过来了。

    让她诚恳道歉,她倒好,道个歉都不忘给秦羡挖坑。

    这些都还不算。

    回去的路上,更是逢人便说什么去道歉,说得是天花乱坠,给那些不明所以的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当然也不忘说关于赔偿的事,说是给粮食又给钱,今后他们家同秦二家的恩怨彻底一笔勾销。

    ......

    山上的秦羡,正一边搜寻着猎物,一边寻找着用于炼制整人小玩意的药材原料。

    最先收获的是一株鬼心草。

    在九州大陆上是这个名字,在地球上叫什么,她暂时还不知道。

    普通药草,不能用于炼丹,也很少适用于医疗。

    不过这种草的灰烬,却会被一些毒师当成辅助材料用于制作成某些能要人命的剧毒。

    她并没打算取人性命,所以只需要收集鬼心草的灰烬就行。

    这东西使用起来也不麻烦,沾染上皮肤就能顺着毛孔进入体内。

    对中毒者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损害,也就是短时间的让人变得狂躁。

    以往不敢说,不敢做的,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宣泄出来。

    倒是一个用于整人的好东西。

    专治那些披着道貌岸然外表的伪君子。

    她又连续寻找到了几株鬼心草,倒是没有急着制作。

    在山林里转悠了两个多小时,又抓了只野鸡,还采挖了不少蘑菇野菜。

    除开这些,另外还有一种用来制作整人药粉的药材——寻阳草。

    制作的工序也不复杂,晾晒脱水即可。

    点燃之后散发出的烟雾,拥有激发**的作用。

    在九州大陆这寻阳草最多出现的地方就是各大青楼。

    这可是她专程为田翠花准备的东西。

    反正这个田翠花在村里男女关系上也挺复杂,声名狼藉,对她使用寻阳草,她可是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她走出山林的时候,才上午十点左右。

    回去收拾一下,再做饭完全来得及。

    只不过,想法永远都赶不上变化,才出山林没走几步,就发现在自家小院门前围了不少人。

    她眉头一皱,脚下速度加快。

    “别跟他废话,直接报公安。”

    “他偷鸡摸狗也不是一两次了。”

    “让公安把他抓去镇上关起来,省得留在山坳村祸害咱们。”

    “对,我就说前段时间我家的鸡蛋怎么不对数,肯定是被他给偷去了。”

    村民的叫骂声很大,情绪也很激动。

    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脸上尽显鄙夷之色。

    “偷东西?”

    秦羡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

    南坡附近也就她一家人住,这偷谁的东西,不言而喻。

    好你个小偷,竟敢跑到姑奶奶家偷东西,真是活腻了。

    秦羡飞快的扒开人群挤进去,这一看她的怒火蹭一下就飙升起来。

    在小院大门前,秦文军一手拎着昨天她抓来并没有杀的野鸡,另一只手抓着一个体型瘦小,蔫头耷脑的中年男子。

    这人她认识,秦二柱,论辈分她还得称呼一声叔。

    他还是田翠花的丈夫,那个村里人人皆知,好吃懒做的癞子。

    平日里就经常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

    被人抓包还不止一次。

    骂也骂过,也没少挨揍,但是他就是死性不改。

    搞得村里人都非常头疼。

    要不是因为沾亲带故,再加上他那死去的老爹生前为人不错,这家伙早就被送去镇上交给公安了。

    “大哥...”

    “羡羡回来了?”

    站在秦大军边上的魏兰,一见到闺女就快步上前,将她肩上的背篓接过去。

    目光扫过背篓的时候,发现盖在上层的野菜有动静,她就知道闺女肯定又抓住了野物。

    接过背篓,直接转身进院。

    一只野鸡就搞出了这么大的事,这要是让人看见背篓里还有,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再次见到老娘的精明,秦羡心里一笑。

    一转身,冷厉的目光就落在了秦二柱身上。

    “大哥,我刚才听这好像有人来咱家偷东西,是不是?”

    “对,就是他,翻墙进咱家偷野鸡。”

    “今早我走得急,忘记带水壶,回来取的时候,被我逮个正着。”

    秦文军的声音刚落下,秦羡这边行动。

    没有一句废话,抬脚就踹。

    尽管控制了力道,但她的力量还是远超普通人,秦二柱闷吭一声,翻到在地。

    捂着腰眼愤怒的指着秦羡。

    “你个傻子居然敢打我?”

    “我可是你长辈...”

    一听这家伙居然还敢骂她,又冲上前去,砰砰就是两脚。

    “偷我家东西,我不打你打谁?”

    “是长辈又怎么样?是长辈就能偷能抢?”

    她后面这句话,可不光是说给秦二柱一个人听。

    刚才她就发现了,在围观的人群中,可是有好几个老院子那边的人。

    揍秦二柱无非就是杀鸡儆猴,警告一下老院子那些个家伙,别玩什么歪心思。

    她会揍人,就算是长辈也一样。

    “昨天你媳妇没抢走我抓的野鸡。”

    “今天换你来偷是吧?”

    “你是不是觉得我家好欺负?”

    秦羡的声音很冰冷,眼中迸射着慑人的光芒。

    向来欺软怕硬的秦二柱,被吓得一缩脖,不敢再吱声。

    四周围的人,也被突然爆炸的秦羡给吓了一跳。

    他们其实并不了解秦羡,现在看来这丫头的性格,跟她大哥简直是一样一样的。

    都挺凶悍,瞅瞅这几脚,那可是一点没留情。

    老院子昨天没有过来的那几位,此刻也对秦羡算是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再说秦羡,她可没功夫理会这些人心头是怎么想的。

    她现在是越想越火大,从来都是她欺负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

    还是两口子轮流过来欺负。

    呀呀呸,今个就让村里人瞅瞅,敢欺负她秦羡会是什么后果。

    “你很想吃鸡是吧?”

    “今天我就让你吃个够。”

    又是一转身,直接从傻愣愣的秦文军手里,将那只捆着双脚的野鸡夺过来。

    砸向秦二柱的脑袋。

    “来,你现在就给我吃,连毛带骨头都得吞下去。”

    “十分钟,不吃完,我打断你的腿。”

    说着,她还真的从老爹秦国勇手中把锄头抢过来,对准秦二柱的腿高高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