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十八章;又见撒泼

第十八章;又见撒泼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这个不是开玩笑,她也不是在吓唬人。

    瞅瞅那凶悍的小眼神,简直都快给秦二柱吓尿了都。

    周围的人,也是忍不住的再次感叹起来。

    秦国勇家这一双儿女,真是一个比一个凶悍,秦文军凶悍点吧,他们还能接受。

    毕竟是个壮小伙,虽说长得瘦,但很是有一把子气力,而且他那两条浓眉一立起来,光是凶狠的面容就能吓退不少人。

    自然很少有人敢跟秦文军动手,他少有的几次动手,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是让人皮肉受点苦,不会伤筋动骨。

    但是,今个这秦羡可是不得了。

    一米六左右的小身板,配合上那张清丽乖巧的面容,乍一看,妥妥的乖乖女一枚。

    谁会想得到,娇小的乖乖女,揍起人来是真下狠手啊。

    先是连着几脚都往秦二柱软肋上踹。

    看着秦二柱那捂着肚子,面色苍白的样子,应该是伤得不轻。

    这要是再来一锄头,那秦二柱怕是几个月都下不来床了。

    “羡羡!”

    秦国勇大惊,刚想上前劝说并将锄头抢回来。

    却被秦羡一道凉飕飕的目光给制止住。

    那劝说的话,也没能再说出口。

    野鸡,是秦羡在山里抓的,现在人上门来偷,他可以顾忌亲戚面子,网开一面放过秦二柱,但却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压着闺女不让她发泄。

    再说昨天的野鸡野兔,到底是闺女自己抓的?还是河神爷赏赐的还不好说。

    在他的认知中。

    像野鸡野兔这一类的小东西,最是机敏,稍有点动静就会跑得没影。

    想要抓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真要是那么容易抓,山坳村的村民,何至于经常十天半个月吃不上一口肉?

    所以,他更倾向于后者,秦羡一个小姑娘,又才大病初愈,能上山挖些个野菜,采点果子啥的他相信。

    不用工具,不设置陷阱,就能抓住野鸡野兔,他觉得不太可能。

    偷河神爷赏赐的东西,这可不光是偷的人有罪,他们这没有保住猎物的人,鬼知道会不会也跟着受到牵连。

    这倒不是他胡思乱想,而是今天闺女这反常的凶悍举动,让他有了这样的猜测。

    毕竟在他心里,闺女从来都是乖乖巧巧,软萌萌的样子。

    这要不是被逼急了,绝对不会变成这样。

    谁逼的,真只是因为一只没被偷走的野鸡?他觉得不怎么可能,所以他就只能脑补出这些,自认为的东西来解释。

    也就是秦羡没有看穿人心头所想的本事,要不然都有可能被自家老爹这一波迷之脑补,搞得笑岔气。

    “你不是想吃鸡吗?给你机会还不吃?”

    见秦二柱瑟缩着没有动,她扬了扬手里的锄头。

    大有随时准备砸下去的架势。

    “二柱,二柱...”

    女人凄厉的叫声由远及近。

    田翠花来了,其实这是她第二次过来。

    今早她是跟着秦二柱一起来的,夫妻俩一个在外放风,一个在里面偷。

    只不过,她这个放风的人,有些自作聪明。

    想着秦国勇他们下地干活,不到中午肯定回不来,所以就觉得,只要盯着上山的秦羡就行。

    这不,就一直在小院子后面躲着观察。

    却万万没有想到,秦文军会突然回来,一开门就给正抓着野鸡准备翻墙离开的秦二柱抓了个正着。

    丈夫被抓,还是被凶猛的秦文军抓住,田翠花可不敢一个人上前去帮忙。

    加上,秦文军在抓住秦二柱的时候,扯开嗓子喊着抓小偷。

    不过片刻,听到动静的村里人,不管是在下地,还是在屋里的都拎着东西跑了过来。

    这年头的人,对小偷强盗这样的人,非常痛恨,只要一听到点动静,那都是义愤填膺站出来。

    见着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田翠花担心丈夫被揍死,一溜烟的就跑去了大队。

    这不,现在回来,她身后跟着的就是大队长以及别的一些村干部。

    “小贱人,你敢打我男人,老娘跟你拼了。”

    看清楚秦二柱的样子,再看边上秦羡的架势。

    田翠花立刻爆炸了。

    挥舞着手臂就朝秦羡扑上来,昨天她就想揍秦羡,只是秦文军突然出现,她才没能得手。

    今个可是个好机会,她可是带着大队长等人一起来的,就算有秦文军她也不怕。

    “跟我拼?”

    秦羡不屑的撇了撇嘴,手里锄头放下,然后往前一递,田翠花收势不急,右膝盖重重的撞在锄头上。

    嗷嗷叫唤起来,抱着撞得生疼的右腿,跌坐下去。

    “打死人了。”

    “秦二家的傻子小贱人,要打死人了。”

    “大队长,你们可要给我做主啊。”

    “赔钱,老娘要让秦二家倾家荡产...”

    田翠花突然的到来,又突然上演了这样一幕,围观的人,纷纷侧目。

    对这浑人婆娘,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田翠花,你别胡咧咧,咱们可都看着呢。”

    “分明是你自己往别人锄头上撞。”

    没错,刚才那一幕大家伙都看着,还真就是田翠花自己个往锄头上撞。

    “你男人偷别人家的东西,你又跑过来讹人。”

    “都是不要脸的东西,咱老秦家咋就出了你们俩这样的缺德玩意?”

    丢人啊,是真的丢人啊。

    老秦家在村里是大户,祖辈传下来,开枝散叶,一百来户的村民,几乎一大半都跟秦家有关系。

    不是姓秦,就是关系近的亲戚。

    在农村里,族人多是好办事,但同样也很容易招事。

    稍微有点做得不好,人就会往整个老秦家身上扯。

    像什么老秦家仗着人多欺负人,横行村里的话,比比皆是。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村里可是有不少外姓人,甚至外姓亲戚,都憋着想看他们老秦家的笑话呢。

    秦二柱夫妻俩,可是没少给老秦家招黑。

    这不,前些年就因为这两口子惹出来的破事,搞得秦水生的大队长职务都没保住。

    秦水生做大队长的时候,虽说没有贪墨过什么,但是老秦家或多或少都会得到一些好处。

    位子被秦二柱两口子闹没了,这份好处自然也就没了,不少秦姓人家心头都很不待见他们两口子。

    “少跟老娘说这些屁话。”

    “弄伤我的是他们家的锄头,就得让他们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