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二十章;闹剧升级

第二十章;闹剧升级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八零农家悍女 !

    一大一小的言语交锋,暗中过招。

    周围的人完全就没有察觉到。

    只是一个劲的觉得,这沈大队长是怎么回事,你处理就处理。

    人都说了不懂,你还盯着问?

    是个啥意思?

    半躺在地上的秦二柱一听要送他去镇上交给公安,吓得一哆嗦,也顾不上装受伤博同情。

    惊叫着站起来,指着秦国勇一家就是破口大骂。

    “秦二哥,我好歹叫你一个二哥,你居然为了这点小事,要把我交给公安?”

    “你还有没有良心,当年我爹在世的时候,可没少对你好。”

    “没良心,冷血,六亲不认,说的就是你秦国勇...”

    这一通怒骂,给秦国勇气得是脸色铁青,指着他的手一直颤抖,好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

    秦二柱可不管他气不气,他就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送去交给公安。

    “爹啊,你睁开眼看看啊。”

    “秦老二要将你唯一的独苗苗送给公安。”

    “他愧对你啊...”

    这话惹得周围的人,都是暗自呸了一口。

    什么叫人家愧对你老爹?

    是人家用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过来偷的东西?

    真要是愧对,不应该是你这个独苗苗愧对自己死去的老爹?

    不是你自己个将他老人家生前积攒下来的那些好人缘给败光的?

    他老人家真要是能再睁开眼,你确定他不是第一个跳起来掐死你这个独苗苗不孝子?

    “话可不能乱说。”

    “咱家什么时候六亲不认了?”

    “沈叔是你婆娘找来的,处理结果也是他说的,咱们家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要处理你的话。”

    瞅瞅,秦羡的套路来了吧?

    沈正红心头是哭笑不得,真是个狡猾的小狐狸。

    不过很快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看向秦羡的目光深了深。

    秦二柱是啥个德行,他太清楚了。

    以往这样的事,他也不是没有处理过,对于这个癞子他也是头疼得不行。

    仔细回想刚才的一切,这小姑娘从跟他对话开始,一步步环环相扣,不光给他推到了坑里。

    这时候,又将他从坑里拉出来做挡箭牌。

    前前后后,整件事的发展她都好像计算到了一般。

    四周围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在心头暗暗点头。

    他们可都一直在边上看着,秦羡除开踹了秦二柱几脚之外,真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掺合过沈正红的决定。

    至于说那几脚,也完全不叫事,偷人家东西,就活该被打。

    “哼,你家就是六亲不认。”

    “你爹他多少年没有跟亲兄弟走动了?”

    “昨天更是舔着脸要赔偿。”

    “还坑了你三叔,你爹的亲兄弟,拿出三十斤粮食和手里所有的钱。”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目光立马有了变化。

    秦二柱说的事,今天一早就在村里传开了,知道的人可是不少。

    只不过,大家伙得知的版本却不怎么一样。

    “不是说,给的五十斤粮食吗?”

    “我听说的是六十斤?”

    “好像还给了三十多块钱呐。”

    “瞎说,我知道的明明是十块。”

    四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出来的话都对不上。

    但也一点不妨碍他们向秦国勇一家子投来异样的目光。

    就算该他们赔偿,这东西是不是也收得有点太多了?

    到底是亲兄弟,一下子要这么多东西,是一点没顾忌对方死活啊。

    “你们别胡说八道。”

    秦文军怒了。

    说起来,他今天会突然回家,并不是忘记带水壶,真正的原因是听到村里人议论,三婶带着孩子给他家送了不少粮食和钱做补偿。

    他们家可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过要什么赔偿。

    这不,他爹娘就让他回家看看,如果秦羡真的收了,就立马给送回去。

    他们家是穷,但是骨气还是有的,从六年前离开老院子,就没问老院子要过一粒米一分钱。

    这么多年,他们如果真的有心要赔偿,还用等得到现在?

    “你三婶一大早就到处说,你还别不承认。”

    “你们家就是六亲不认,坑亲兄弟,坑亲戚都不带眨眼的。”

    秦二柱再次大吼。

    再看秦羡,从刚才他说出收秦国友家东西的时候,她的眉头就是一皱。

    早上的事她最是清楚,三婶确实来过,也确实有给东西。

    但她当时就给怼了回去,也没有收她带来的那两三斤粮食。

    怎么自己才去山上不过两个多小时,村里就传出来了这么多话?

    而且还这么的不着边际。

    她心下一动,目光若有若无的就瞟向人群后方的三婶王桂莲。

    瞅瞅那做贼心虚的模样,她就知道,这件事肯定跟她有莫大关系。

    不想道歉,不想给补偿就算了,居然胆敢败坏她家的名声。

    真是欠收拾。

    “沈叔你们都是村里的干部,名望高,我想请你们进去好好查看一下我家的粮食情况。”

    沈正红一怔,有些没想到这好端端的咋又扯到了他身上。

    不过,既然有人要帮忙,又不是什么违反原则的事,作为村里的干部,自然得站出来。

    “走吧,咱们进去看看。”

    他领着同行的两位村里干部进入秦国勇家小院。

    进入小院,首先看到的就是角落里晾晒的三簸箕枸杞,三人都是一愣,这可是稀罕玩意。

    也不知道秦二家是那里搞来的。

    不过,他们是进来查看粮食的,这些枸杞稀罕是稀罕,但不是粮食。

    约莫十多分钟,几人才走出来。

    “秦二家里除开几斤糙米,并没有别的粮食。”

    三人的声音落下,秦羡就转头冷冷的盯着秦二柱。

    “原来我还以为你只是偷鸡,想着你没偷走就算了。”

    “你倒是不打自招。”

    周围的人都是一怔,沈正红也秒懂了秦羡让他带人进屋查看粮食的目的。

    还真是个精明又阴损的小狐狸啊。

    “沈叔,这在把他送去公安之前,是不是应该把那些没有的东西都给追回来啊?”

    “是应该追回来。”

    他也懒得再跟这狡猾的小姑娘斗法,又心累又讨不到好。

    还不如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看看这小姑娘到底打算上演什么样的大戏。

    秦二柱傻了。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样发展,不但没有能借此脱身,反倒是越陷越深。

    “放屁,我没有偷你家的粮食。”

    秦羡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我有说你偷了吗?我只是请沈叔帮忙把东西追回来而已。”

    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她的目光瞟了一眼人群中的三婶王桂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