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秦天宇叶紫衣 > 第十章 男人尊严

第十章 男人尊严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秦天宇叶紫衣 !

    ”秦天宇,怎么跟吴公子说话的?”

    王艳瞪了秦天宇一眼,一来是呵斥,二来也是做给吴良看,不想让吴良发火。

    可吴良养尊处优,自视甚高,而且极度瞧不起秦天宇这种窝囊废。

    一听秦天宇的话,立刻勃然大怒。

    ”秦天宇,你算什么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而且你这种人,凭什么占有紫衣,你能给她帮助吗?你知不知道,今天紫衣为什么能被紫月公司的高层钦点为首席设计师?如果不是我吴家出面,你以为紫月公司会同意?”

    反正紫月公司最高层太神秘,无良拿出来吹吹牛逼也自认为不会被拆穿。

    ”什么?紫衣你真的应聘上了?吴公子,真的是你出面的?”

    王艳先生一喜,接着一惊,心中有些动摇了。

    叶紫衣也大为吃惊:”是吴家帮的忙?”

    ”他骗你的。”秦天宇笃定道。

    ”你怎么知道?”

    ”我说的。”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猜测我吴家的能量?识相的,现在去收拾被褥,滚出紫衣的家。”

    吴良气急败坏的把玫瑰花丢在地上,指着秦天宇的脖子大声怒骂。

    秦天宇眼里的寒芒与杀机,再也掩饰不住。

    揉着左侧眉毛,抵御因为愤怒而涌上来的刺痛,可是,他越是想抗拒这种刺痛,这刺痛就越是助燃他的愤怒。

    秦天宇为了家国大计,什么都能忍,但是,紫衣是自己的妻子,也是自己的逆鳞!

    触之,即怒!

    秦天宇蓦然开口,语气沙哑而冰冷。

    ”本来,我今天很高兴,非常高兴。可是,却在进门口,见到了你这种垃圾挑衅。真是”

    说到这里,秦天宇的语气微微一顿,人影一步上前,逼近吴良。

    不知怎地,一直在吴良眼里,是个窝囊废物的秦天宇,在这一刻,竟让他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情绪。

    可旋即,吴良又因为自己的恐惧,而恼羞成怒!

    ”你敢骂我是垃圾,我”

    啪!

    吴良的话刚说到一半,一只大手,就扣住了吴良的脖子。

    秦天宇看似不算粗壮的手臂微微一抬,就将这个西装革履的富家少爷,给掐到了半空中。

    双脚离地,奋力挣扎,脸因为窒息而憋得通红,额头上更是青筋迸溅,看起来十分痛苦。

    ”真是,无聊啊!”

    轰隆!

    吴良的身躯,如同一团猪肉,被秦天宇狠狠砸落在了地板上。

    这一砸,力量之强,甚至连楼板都跟着微微晃动了几下。

    叶紫衣和王艳惊呆了。

    在母女俩人的印象中,秦天宇,从来都是逆来顺受,懦弱无能,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人,怎么会,突然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气焰!

    这让平时对秦天宇动则冷嘲热讽的王艳,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看向秦天宇的眼神中,也第一次出现了惧怕。

    ”啊!我的头!我的腰!疼死我了!”

    吴良在地上翻滚哀嚎,好半天都爬不起来。

    叶紫衣终于在短暂的惊恐中,回过神来。

    ”天宇,你怎么回事?”

    ”这个人不但冒犯我,还意图冒犯我的妻子。若是我不给他点教训,那我秦天宇还能叫男人?”

    秦天宇面色平静,虽然穿着还是一如往常,但一身峥嵘锋锐的气势,却让叶紫衣都悚然动容!

    秦天宇,真的不一样了!

    ”秦天宇!你敢打我,我吴家是逸阳市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我把和紫月公司的副总管涛关系非常铁!还从他手里拿到了上亿的修建工程!我能让叶紫衣成为首席设计师,就能将她搞下来!

    紫衣,这可就不能怪我了,要怪,就怪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丈夫!”

    吴良早已出离愤怒,管不得自己的报复,到底是报复到秦天宇身上,还是报复到叶紫衣身上。

    在他想来,只要叶紫衣因为秦天宇的冲动,而丧失了刚刚获得的首席设计师位置,那他们就决裂了!

    不是他把叶紫衣送上首席设计师位置的,但是吴良认为,自己完全有能量,将叶紫衣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谁知,叶紫衣却并没有任何反应。

    反倒是丈母娘王艳急了。

    ”吴公子!息怒啊吴公子!我们一家都看着这个首席设计师的位置翻身,您可不要把我家紫衣拉下来啊!要怪你就怪秦天宇,他冲动,关我家紫衣什么事啊?”

    王艳是真的急坏了,经过刚刚的惊愕之后,又对秦天宇产生了怨愤!

    如果因为秦天宇把叶紫衣的事情搅黄了,她一定要活活撕了这个废物女婿!

    ”秦天宇,你还不快给吴公子道歉!人家吴家的能量,不是你能想象的。人家还跟紫月公司的副总有交情,你想找死你自己找死就好,凭什么带上我家紫衣啊!”

    王艳又恢复了她自私尖酸的嘴脸,朝着秦天宇怒吼咆哮。

    ”不用了。道歉有用的话,拿惩罚来干什么?阿姨,我不是针对你们一家,要怪,就怪你有个好女婿吧。”

    吴良见王艳这么慌张,心中更为得意。

    于是,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挣扎起身,深呼吸几口气,平稳了疼痛之后,才拿起手机,气势汹汹的拨通了电话。

    ”管涛管副总,我父亲的铁哥们儿,紫月公司的绝对高层,那位神秘的秦先生之下就是柯老板,柯老板之下就是我管涛管叔叔!

    秦天宇,准备好接受制裁了吗?让紫衣恨你吧!”

    吴良说完,竟因为兴奋,而哈哈大笑起来。

    好像身上的疼痛,都少了几分。

    叶紫衣脸色一白,身子晃了三晃。

    管涛她当然知道,就是今天请她做上首席设计师位置的副总裁。

    如果真如吴良所说,对方能请她上去,自然就能轰她下来。

    好好的一场希望,转瞬间就要落空了吗?

    ”后悔站在我这边吗?”

    ”不后悔,你的脊梁比我的前途更重要,毕竟你是男人。”

    秦天宇心中一暖:”放心吧,他翻不出什么风浪。”

    吴良闻言,冷笑一声:”通了!”

    他沾沾自喜的摁下了免提键,想让秦天宇听听什么叫绝望!

    ”喂,管叔叔,是我,吴天喜的儿子吴良,我听说您今天聘请了一个首席设计师叫叶紫衣是吧?麻烦您把她解聘,就说,是她丈夫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越说,吴良脸上的笑容就越灿烂。

    电话那头,管涛的声音沉默了五秒。

    ”你说,谁惹了谁?”

    吴良还没发现,管涛的声音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叶紫衣的丈夫,惹到了我。”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