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秦天宇叶紫衣 > 第二十章 出事

第二十章 出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秦天宇叶紫衣 !

    叶紫衣眼波流动,心中一股无以言喻的舒爽感,油然而生。

    六年了!

    整整六年!

    这对兄妹,但凡出现,都会对自己和秦天宇,冷嘲热讽。不吝啬最恶毒的词汇,加诸到夫妻二人身上。

    叶紫衣不止一次的想要让这对兄妹,跪在自己面前!

    今天,居然在这么机缘巧合之下,成真了!

    如果秦天宇是真的龙尊也就算了,可他俩明明就什么都不是,却偏偏让兄妹二人跪了。

    这一份屈辱与愤懑,如同一缕缕火焰,在兄妹二人心中。反复灼烧!

    秦天宇嘴角扬起淡漠的笑容,道:”还有呢?九个响头呢?”

    ”你!秦天宇!你不要欺人太甚!”

    叶龙怒声咆哮。

    让他当着这数千人的阵仗下跪,已经是丢人至极了!

    如果再磕头,那他将会永远成为逸阳市人的嘲笑对象!

    ”哼!”

    柯震南在旁边一声冷哼,吓得叶家人同时一抖。

    ”磕!”

    叶老爷子阴沉着一张脸,冷声吩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柯震南要挺秦天宇,叶家人谁敢造次?

    叶龙也叶芳脸色一白,紧咬牙关,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可是,哪怕二人再悲愤,如今这种情况,也没有丝毫办法。

    咚!

    叶龙和叶芳,两人的头,同时磕在地上。

    闷响,从两人的头上传来。

    响头!

    两兄妹心中都在滴血,尊严尽丧!

    咚咚咚

    一连就个响头。两人终于磕完。

    磕完之后,仿佛掏空了身上的力气,一屁股跌在地上。

    叶老爷子的嫡长孙被当众下跪磕头,自己也觉脸面尽失。

    目光如刀子一般,割在了秦天宇身上:”这下你满意了吧?”

    ”你年纪大了,是不是人也健忘了?我记得,这个赌注还有一个彩头吧?若是紫衣赢了,你们叶氏集团的副总位置,是不是应该拱手相让了。”

    ”什么!”

    叶龙大惊!

    叶氏集团乃是他们家族的底牌,而作为嫡长孙,叶龙他们一家,几乎将叶氏集团视为自己理所应当的囊中之物,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拱手给叶紫衣一个副总的位置!

    秦天宇没有理会叶家人,而是对叶紫衣道:”紫衣,想进叶氏集团吗?乌烟瘴气的。其实不是太适合你。”

    秦天宇旁敲侧击的想劝叶紫衣离开叶家,可是叶紫衣展颜一笑。

    ”为什么不?这些是天宇你和我,我们一起赢来的东西。为什么要白白便宜了叶龙他们?我当然要!”

    ”那你之前不是拒绝了吗?”

    ”我叶紫衣可不能容忍他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要回叶家,就光明正大的回去!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叶紫衣紧了紧拳头。一双妙目落在了秦天宇脸上。

    而这次让秦天宇心安的是,叶紫衣那种陌生中带着恐惧的眼神消失了。

    看来,害得一步一步的让紫衣接受自己的身份啊,急不得。

    ”好!”

    叶老爷子好像想通了其中关节,微微颔首。

    ”副总的位置,可以给叶紫衣。就负责设计与建造这一块!”

    叶老爷子说自私也自私,但一生其实都是在为叶家蓬勃发展而奋斗。

    叶紫衣是环岛庄园酒店的首席设计师,名头是打响了。

    如果回归叶家,对叶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接下来的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

    这一天,叶紫衣正式过门。

    晚上回家。

    王艳狠狠瞪着秦天宇。

    ”我就说嘛,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龙尊统帅。哎,可惜了。不过今天你还算力挺紫衣有功,就饶你欺骗老娘的罪过了。”

    王艳虽然很失望,女儿不是嫁给龙尊统帅。

    不过,能成为叶氏集团的副总,也算是一场收获。

    晚上。房间里。

    秦悠悠已经睡下。

    叶紫衣和秦天宇坐在那张秦天宇专用的钢丝床上。

    叶紫衣头侧在秦天宇肩膀上。

    气氛温馨而和睦。

    总算是圆了没有举办婚礼的梦想。

    虽然过程曲折离奇。

    ”我差点真以为你就是龙尊统帅了,真是吓死我了。如果你真是那样的人物,我想我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了。”

    叶紫衣低低的柔声道。

    因为秦天宇这段时间来的转变。让叶紫衣看到了希望,所以叶紫衣对秦天宇的态度,也比以往好了太多。

    秦天宇心中微感庆幸,幸好自己及时刹车。

    嗅着旁边传来的叶紫衣发香,秦天宇心中悠悠一荡:”呵呵,一个龙尊统帅就吓到了你吗?”

    哼!

    叶紫衣在秦天宇胸口锤了一拳:”尊重一点。如果不是龙尊,咱们的赌约也不可能赢。对了,昨天叶家的彩礼是怎么回事?”

    秦天宇想到这件事。脸就有点黑,差点就因为这件事露馅,于是圆场道:”我请人去戏耍叶龙他们的。”

    ”咯咯咯”

    叶紫衣咯咯笑了起来。

    ”看不出来,你还蔫儿坏。天不早了,睡觉吧。”叶紫衣见秦天宇面色古怪:”你怎么了?不睡吗?”

    ”我寻思,今晚应该算是洞房花烛夜吧?”

    ”去!女儿还在这儿呢,想洞房?”说到这里,叶紫衣秀眉微抬。”看你以后的表现咯。”

    次日一早,叶紫衣早早就去了叶氏集团。

    今天秦悠悠要去报个什么兴趣班,家里只剩秦天宇一人。

    他终于有空,打一个电话出去。

    这个电话,直通中枢。

    ”喂。老家伙,你什么意思?”秦天宇的语气非常不客气。

    如果此时有谁知道秦天宇电话那头是谁,一定会吓得腿软。

    ”哈哈哈。小子,怎么样?对我的小意思还满意吧?”

    ”我警告你,你再敢打扰我的生活。我一定亲自到你那里走一趟。”

    ”别!我道歉!就这样!”

    嘟嘟!

    电话那头,仓皇挂断。

    哼。

    秦天宇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那可恶的老家伙,继续翻看手机,看到了自己在婚礼现场,收到的那条信息。

    ”龙尊,您父母的事情,属下等人已经调查出了些许眉目。夫人和老爷的失踪,源自于逸阳市多年前一场离奇的车祸爆炸。属下等人已经就此事展开了详细的调查,很可能涉及到一些非常隐秘的组织!请指示!”

    正因为这个信息,所以秦天宇才决定暂时隐藏。

    秦天宇这时回复:”查!不惜一切代价!”

    秦天宇之所以选择在逸阳市隐姓埋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多年前,父母在逸阳市离奇失踪。

    秦天宇的信息刚刚发出去没多久,手机忽然响了。

    ”喂,你是秦悠悠的家长吗?你女儿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