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3重生

3重生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疼,剧烈疼痛,脑袋好像要爆开了。悠悠转醒田兰觉得自己所有感官都被疼痛所淹没了。哦,对了,我好想出车祸了,有点疼,看来我没死成。这是田兰恢复意识后第一反应。她继续床上躺着,躺了很久,久到她觉得护士至少该来给她量个血压、测个体温或者换瓶水,可是房间里依然是静悄悄。田兰渴了,她想喝水,双手撑着床慢慢坐起来。不对,医院床单应该是纯棉,这床单摸上去怎么······睁开沉重眼皮,映入眼帘不是医院雪白墙壁和天花板,而是斑驳土墙和纸糊窗户。她此刻半躺铺了破席片土炕上,身上盖着土布被面被子。有一种隐隐熟悉感,可多年来习惯了一切掌握田兰还是感到不安。克制着晕眩感,下了炕,顾不上穿鞋,光着脚就往外走。站院子里,看着眼前一线三孔土窑,田兰心里有一丝错愕,步走到中间那孔窑,还扶着门框田兰一眼就看到了房内挂着那张黑白照,那是他父亲遗像。

    泪水从脸颊缓缓流下,良久,她才扶着墙,慢慢回到之前窑洞。再度躺土炕上田兰一动不动,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大脑也速运转起来。刚刚看到照片时候她也看到了照片旁日历,她知道现是1979年,就像酒店里小姑娘们喜欢看小说里写,她——重生了。重生17岁那年,她人生十字路口。想了半天,田兰也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重生,难道是因为给前台领班那封信,让老天爷觉得她是个好人,所以让她再活一次?田兰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五十知天命田兰不想把时间浪费注定找不到答案问题上,她现重要是计划一下自己未来路。

    根据她记忆,她现是病了,因为就2天前,媒人上门了,她也知道了继母打算把她“卖了”换钱给亲儿子娶媳妇。失去亲人悲伤和对未来绝望让她半夜发起了高烧,继母还指望把她嫁出去换钱呢,所以对她也还算照顾,还给她熬了小米粥。只是话里话外总是透着让她点好起来,过两天男方就要来人相看她意思。这个男方不是她上辈子婆家,而是另一个愿意出8块娶她人家。田兰记得那家是张家湾,家里儿子部队上当兵,平时只有一个寡妇娘家,这样情况是很难娶上儿媳妇。毕竟当兵一年也回不了几天家,女儿嫁过去纯粹就是给他伺候寡妇娘,再加上张寡妇年轻时候那泼辣名头也是挺响亮。这一年年拖下来,眼瞅着就27、8了,张寡妇急了,听说了田兰家情况,就托了媒人上门提亲来了。自己个也拉上女儿急吼吼准备来相相人。

    按照记忆,张家人和媒人是吃午饭时候到,上辈子这时候,自己病病歪歪躺床上,继母和便宜哥哥去上工了,张家人来相看了后是同村媒人家吃饭,这农村可是很没规矩。田兰看了看屋外树影,差不多得有小十点了。她知道相比较而言,张家对现她来说是好一点选择。毕竟,张家湾是公社所地,凭她能力和以后政策转变,做个小买卖,脱贫致富奔小康也容易。而且,别人怕和寡妇婆婆相处,她可不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是一样——都是五十岁单身女人嘛!

    想清楚了,田兰也不矫情,下了炕,穿好鞋,打了盆水把自己拾掇清清爽爽。还使劲拍了拍脸,将因生病而苍白脸上拍出点血色来。烧了锅水,打扫打扫院子,就田兰给家里两只下蛋鸡喂食时候,媒人带着张家人上门了。“兰子,喂鸡呐!你娘家不。”

    田兰看了看站院子里三个女人,说话是媒人,前沟三婶子。另外两个人,瘦瘦巴巴、头发斑白应该是张寡妇,身材丰润、浓眉大眼应该是张家已经出嫁女儿。看着眼前张寡妇,田兰不得不感慨这个女人不幸。上辈子婆婆骂自己时候曾说过:“你就是个生来专门克人,克死了亲爹亲娘不算,凡是跟你沾上边都被你克,张家湾那跟你议过亲,儿子打仗死了南边,老娘一口气没喘上来也死了,哎呦呦······我亲儿啊,给你克蹲大狱了啊!”田兰那个矮男人,因为去附近煤矿偷东西时错手捅死了矿上人,被抓了起来,后来给判了死刑。这也是田兰今天要好好表现另一个原因,当烈属总比一辈子背着个死刑犯老婆名声好吧。

    “三婶子,家里人都去上工了,你们先进屋坐吧。”说着田兰就拍拍身上灰,把人迎进了中间那孔窑,拿碗给一人倒了一碗开水。“婶子,你们先喝口水歇会,我去找他们回来。”

    “翠兰姐姐,我这介绍没错吧,这孩子手脚勤,摸样也是十里八村没得挑。”田兰一走,媒人就和本名李翠兰张寡妇说上了。

    “是啊,我之前打听过,现又见了本人,孩子是没话说,是个好孩子,可就是他们家要这彩礼有点······”张寡妇喝了口水面露难色说。

    “哎,谁说不是呢!这彩礼呀,也是真高······”三婶子自己也是有儿子人,一想到娶儿媳妇彩礼,也是直叹气。

    不到一盏茶功夫,田兰已经把人叫回来了。然后便一头钻进厨房,做饭去了,一个云英未嫁大姑娘有些场面还是该回避一下。

    “他三婶子、张家姐姐、大侄女,不好意思啊,刚从田里回来,这灰头土脸,见笑啦。”见笑见笑、哪里哪里、怠慢怠慢、不会不会寒暄后,便开始进入正题。

    所谓正题说白了就是关于彩礼多少争锋,田家人想升,张家人想降,媒人中间和和稀泥,终价格定了8块。张家急着娶儿媳妇,田家急着卖了女儿娶儿媳妇,大家都很急。厨房做着饭田兰也很急,她恨不得张家人赶给钱,她立马就跟她们走。因为就这两天另一家媒人也会上门,她很害怕,她不想重蹈覆辙。

    “妹子,有啥我能干,我给你搭把手吧。”张家女儿张桂香出现了厨房。

    “不用不用,您去屋里坐着吧,我一个人就行。”这可是未来大姑姐,得好好巴结,田兰哪敢让她干活啊。

    “那我给你烧火吧,咱俩也顺便聊聊。”张桂香坐了灶火边,一边看火,一边观察田兰。只见田兰麻利切好土豆丝,从油罐里蒯了一大块猪油,又放了两根干辣椒下锅爆香,然后把切好土豆丝倒下去炒,再撒上点盐,炒土豆丝就顺利出锅了。今天主食是面条,张桂香进来之前田兰就已经擀好面条了,现下锅煮一下就得。煮面条空当,田兰想了想,又炒完土豆丝锅里,就着锅底油炸了三个荷包蛋。

    田兰动作张桂香都看眼里,记心里。瞧着饭做好了,就熄了灶里火,准备帮田兰把饭端上去。“姐,你等一会儿,我有话想跟你说。”田兰制止住张桂香。

    “啥事,你说吧。”张桂香停下手里活看着田兰。

    田兰低着头,双手扭着衣角“姐,我知道,这彩礼要有些多,可这也不是我能做主,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好好伺候娘,好好干活,挣钱把这彩礼钱给你们补上。”田兰越说越激动,顾不得羞怯,抬起头直视张桂香。“我会十倍百倍把钱补上,姐,你信我。”

    “好,我知道了,我懂你心,咱先把饭端上去吧。”张桂香拍了拍田兰肩膀,没有给她继续表白自己机会。

    这顿饭大家吃得挺开心,面条很筋道,土豆丝很香,媒人和张家母女碗里还各有一个荷包蛋。继母看到田兰竟然炸了鸡蛋,脸上有一丝不,不过客人面前还是很掩饰了过去。

    因为离得远,吃过饭张家母女早早就告辞了。其实两个村直线距离还是很近,只是黄土高原千沟万壑独特地貌,造成了那种两个人可以隔着山互相喊话,见个面却要翻山越岭跑上半天情况。

    张桂香骑着自行车,驮着她妈走回家山道上。“娘,你觉着田家沟这姑娘咋样?”

    “瞧着有点小,人也不壮实,条盘倒是挺顺溜,屁股也大,是个能生养。”儿子今年都28了,村里跟他一般大后生早都是好几个娃娃爹了,张寡妇想孙子想心里跟猫抓似得。

    “娘,谁让你说这个了,我是说那姑娘人品,这人娶回家可是过日子,柱子长年部队,以后天天和她一个锅里搅稠稀可是你。媒人说得没错,那姑娘那长相十里八村,也就我那小姑子叶子能比,可我就怕她一个女人家守不住。”张桂香明显比他妈想得深一层。

    “有啥守不住,你娘我这辈子不都守过来了,有我看着呢,没事。”李翠兰现身说法否定了女儿想法“你看这姑娘,干活怎么样,这女人顶门立户,就得会干活。”

    “咱今天一进门就看见她那忙乎了,你们谈彩礼时候,我去了趟厨房,看她做饭那样子,是个麻利。你还记得那鸡蛋不,是她自个做主煎,就煎了仨,我冷眼瞧着是个有成算,有眼色。娶她,咱不亏。”张桂香费劲蹬上一个山坡,歇了会,继续说道“再说了,咱说再热闹也没用,后还得看柱子,娘你可别忘了咱这回打可是以你生病为借口骗柱子回来结婚主意。”

    “哎,也是。那咱就把这婚事定下来,你也赶把电报给柱子发出去。”母女俩一路商议着。

    第二天张家就开始为婚事作准备了。

    作者有话要说: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