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4准备

4准备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近几天,虽然田兰做好了随时打包走人准备,可是深埋于内心恐惧还是让她惶惶不安。张家嫌8块太贵不要我了?那家人还会来提亲吗?我难道又要重复上辈子苦难吗?

    还好,上天既然让田兰重生了,就不会再次抛弃她。张家比上辈子速度,田兰刚刚听到风声说有人家又来打听她时候,他们就带着8块彩礼来定亲了。张家想接人,把日子就定了3天后,原以为会费一番周折,可没想到田家满口答应。田兰继母声明,定了亲田兰就是张家人,想什么时候接人就什么时候接人,现带走都行,只是不要指望他们家有什么陪嫁。张家人决定结这门亲事时候就知道田家情况,田兰再那么不经意间露出点受气包样,那啥啥大家都不是傻子,什么情况就都意会了。于是当天田兰就坐上驴车跟张家人回了张家湾。

    没有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田兰就这么静悄悄离开了田家沟。躺张家炕上,她难掩激动,改变了、改变了,人生从此不一样了!紧绷神经松弛下来,她安然睡去,一夜无梦。

    放下心防田兰有点大意,她睡迟了······意识到不对之后田兰火速穿戴整齐,出了屋子。

    张寡妇正院子里滚碾做油糕软糜子,一大早就忙得满头大汗,可心里却难得欢畅,口中还哼起了歌。田兰看着晨光中红光满面张寡妇,心里立马放松了下来,看来这当婆婆对她没什么看不上,至少对这场婚礼还是期待。“娘,您怎么干上这个了,我来我来。”第一印象很重要,为了一开始就树立一个好形象,田兰已经制定了“多干活,说好话”行动纲领,现就开始积极实施了。

    张寡妇也不推让,笑眯眯自个准备早饭去了。等饭得了,叫田兰进来吃。炕桌上放着稀饭、馍馍和咸菜,常见早餐样式,田兰掸了掸身上灰,就上炕吃了起来,她确实是饿了。ysyhd刚扒了两口稀饭,一份水煮蛋出现她手边,抬头看见对面那张比实际年龄老上十岁脸。“兰子,吃鸡蛋,我刚给你卧,还是糖心,你趁热吃。”张寡妇笑着,把装着蛋碗往田兰跟前推了推。

    “娘,我哪能吃这个,您吃吧。”鸡蛋这会还算是稀罕物,农村人家一般是不吃,都等着赶集时候换俩个量油买盐钱。田兰初来乍到当然不会傻乎乎让吃就吃了。

    “让你吃就吃,瞧你这小身板瘦,等柱子一回来你们就要,过事情了。这没二两肉,咋个怀孩子。”好吧,这是婆婆给未来孙子吃,虽然那孙子现还没影呢。

    田兰乖乖端起了碗,咬了口蛋,嗯,糖心,蛋黄都流出来了,还有股甜味,应该是煮蛋水里放了糖。“怎么样,好吃吧,以后娘让你每天吃一个蛋。”看着田兰吃香,张寡妇笑着说,心里也感叹:哎,也是个可怜人。

    田兰突然一阵酸楚,鼻头抽抽,那种被人真心关心感觉好久没有感受到了,不论这老太太是出于什么原因,至少这关心是真。田兰也真心想有个家,想好好过日子。这样一个早晨,一碗糖水蛋,两个人亲近了不少。

    吃完早饭,张寡妇去上工了,田兰继续家里碾糜子。碾好糜子也中午了,热了几个馍馍,匆匆吃了午饭,从厨房里拿个瓦罐装上点水,瓦罐上放个碗,碗里是馍馍和咸菜。田兰提着个瓦罐准备给张寡妇送饭。路上碰到几个给大人送饭娃娃,田兰就跟着他们一块走了。田兰觉得一路上总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可田兰是谁啊,21世纪国际五星级酒店高级女白领,骨灰级白骨精,那可是见过大阵仗,对中国农民这种朴实八卦行为完全免疫。她一路上和娃娃们有说有笑,顺便套取村里各种情报。

    日头高挂中天,上工劳力们都三五成群找了个阴凉地歇着,田兰看到她准婆婆正和几个年纪相仿大婶们坐一起吃午饭,人堆里有眼尖看到了田兰,胳膊肘戳了戳张寡妇又说了些什么,大家都转头看着田兰脸上带着促狭笑容。

    “兰子,这大太阳煌煌,你来这干啥。”责备话语,可声音里有掩饰不住高兴。

    “娘,太阳大,我怕您干活渴了,给您送点水来。”田兰不知道张寡妇自己带了饭,原本是想来给她送饭,现临机应变推说是来送水“秋收是个力气活,我怕您吃不够,顺便带了点馍馍和咸菜。”

    “呦,翠兰啊,你这儿媳妇,小嘴可真会说话啊。”不说田兰顶着大太阳来给婆婆送吃喝,单说她刚才那番话。这人说话怎么有点挑拨离间,看戏不怕台高意思,田兰初来咋到这人是谁都不知道,想着自己肯定是没有惹过她,那就是和婆婆有过节了。想通了田兰也不说话,只闷头拿着东西。

    还没等婆婆说话,旁边一个圆乎脸大婶就开口了:“有富家,人家媳妇大老远给婆婆送饭,你吵吵啥,这秋收农忙,咋没看见你那供销社儿媳妇回来。”

    “有喜家,你说这话是啥意思,我这不是看翠兰姐姐儿媳妇孝顺,替她高兴,顺口夸了两句嘛,你这话说我好想见不得人好似。”有富家把头上罩着毛巾一把扯下来,大有要好好理论理论,干一架意思。

    有喜家也不甘示弱“我什么意思,我就是看不惯你一天到晚穷得瑟,踩低别人,抬高自己。”说着话,人也站了起来。

    眼看着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一直端着碗喝水有福家说话了:“老四家,有喜家,这庄稼都还地里呢,有力气到地里使去,别一天到晚打嘴仗,一把年纪了也不怕小辈人笑话。”张有福是村里副书记,坐着张家湾第二把交椅,他老婆又是个为人方正,当了多年妇女主任,村里婆姨女子中很是有威望,她一开口,两个人立马不吵了。“好了,这晌也歇差不多了,都下地干活吧。”妇女主任自己先站了起来,众人也都相跟着,陆陆续续下地了,张寡妇嘱咐了田兰两句就自己下地去了。

    田兰跟着送饭孩子们回村,刚才突发情况让她很是好奇,就向孩子们打听了一下。话说,张家湾聚族而居,村民绝大多数姓张,虽然都是一家人,可关系也有好坏亲疏,老一辈有两个堂兄弟因为宅基地事就闹得很僵,后来还一直互别苗头。可能他们y染色体都比较强大,两人都是只生儿子都还生了四个,其中一个给自己儿子们分别取名福、禄、寿、喜,另一个觉得你儿子起这样名字,我儿子也不能比你儿子差,于是给自己四个儿子取名荣、华、富、贵。后来福禄寿喜爹又生了个儿子,他给自家老五取名“财”,这一辈排行正好是“有”字,于是他家福禄寿喜财全都“有”了。另一家比赛似也生了第五个儿子,可起名字却遇到了麻烦,荣华富贵已经全都有了,老五该叫啥呢,荣华富贵爹想了好久,某天灵光乍现给老五起名叫“全”,意思是荣华富贵我家全有。这个故事后来流传开了,不仅本村人知道就连好多外人提起张家湾都会说“就是那个‘福禄寿喜财,荣华富贵全’村啊!”

    田兰听了故事就觉得好玩,晚上吃完饭就把从孩子们那听来故事说给了婆婆听,李翠兰说笑了一阵而后跟田兰说:“这都是老一辈事了,大家都当笑话听,其实今天有富家和有喜家那样倒是为了旁事,有富家润林农机站上班,农机站站长和供销社主任是把兄弟,就把润林介绍给了供销社主任女儿,主任女儿嫌润林太老实不会说话,看上了供销社当临时工润强。”昏黄煤油灯下两个并不熟悉女人一起做着针线活说着话,脸上都带着盈盈笑,八卦果然是增强女性友谊一剂良方。

    “有喜婶肯定很高兴吧,娶了个吃公家饭儿媳妇。”

    “那是当然,不仅是儿媳妇捧铁饭碗,他儿子现也转正了,她现逢人就夸她儿媳妇,这才招了有富家眼。她啊,其实人挺好,就是好脸面,好说嘴。有富家呢,本来好好地一桩亲现没了,正窝着火,今天这事是撞枪口上了。”田兰想到了白天情况,她还以为是婆婆和人有过节,原来人家真是夸她,只不过后面还想再夸夸自己儿媳妇而已。

    “娘,那今天这事就算是她们神仙打架,咱们这凡人遭殃,是吧!”田兰抬头看着张寡妇。

    “是这么个理儿”张寡妇放下手里活计,正色道:“兰子,你既进了咱家门,有些话我就该跟你说。”

    “娘,您说,我认真听,我年轻不经事,您多提点我。”好态度是成功一半,田兰先把自己态度放端正了。

    “咱家虽然也姓张,却不是张家湾人,早年我和柱子他爹逃难到这,是村里人好心给了我们一个容身之所,咱不能忘本。牙还有咬到舌头时候,人和人之间哪能没点事,咱村里根基浅,有些事咱知道就行,不搀和,你懂吗?”张寡妇本来只是想教田兰点人情世故,可看她一脸认真,不免多说几句“俺知道你是个苦孩子,柱子常年不家,只要你能安安分分过日子,俺肯定不会亏了你。”说着,伸手摸了摸田兰光滑脸庞“柱子一回来你们就过事情,秋收没两天就过去了,我是军属,队里分都是轻省活,你这两天别出门了,拾掇拾掇家就行,别晒黑了,到时候柱子不喜欢咋办,柱子当兵就没回来过,也不知黑了瘦了没······”静谧夜,母亲呢喃语气,思念游子。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福禄寿喜财,荣华富贵全”故事是听老爸说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