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5朋友

5朋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张家一共两孔窑洞,东边那孔是房,这些天里田兰已经把两孔窑洞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房里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个土炕,一排炕柜,桌椅和炕柜都是旧,为了好看重刷了层漆,房有些寒酸,可是她却觉得很幸福,任何一个娘自己亲手布置房里都会觉得幸福吧!

    今天太阳很好,一大早田兰就把被褥抱出去晒过了,被褥底色是红色上面有大朵大朵牡丹,很土气也很喜兴。躺被褥上,问着太阳气息,看着手中照片,照片里军装男剑眉大眼,一脸严肃,紧抿嘴唇透着一丝笑意,这是婆婆前几天给她,说是去年柱子刚升副连长时候拍了寄回来。田兰第一眼看到照片心里便是一声叹息,多精神小伙子,可惜死战场上了。转头就呸呸呸乌鸦嘴,人家现可没死呢,这是老公,怎么能咒自己老公死呢。然后就笑了,嘿嘿,赚到了,5岁老牛啃了人家不到3嫩草。

    可怜田兰,她虽然已经接受了自己重生事实,却没有意识到现她还是个17岁小姑娘,一头28岁老牛即将要啃了她这棵17岁嫩草。

    “娘,兰子,家吗?”突如其来声音让神游太虚田兰一个激灵。

    听声音就知道这是她大姑姐张桂香,这是个精明强干女人,几乎能当张家半个家。张桂香比张家栋大2岁,今年3了,嫁了村里书记儿子。她为人爽利,里里外外一把手,又给张家生了一女一儿,村里年轻一辈媳妇里是数得上,隐隐有下一任妇女主任架势。

    还没等田兰迎出去,张桂香已经拉着自己小姑子张润叶进了屋:“兰子,家干嘛呢?娘呢?”

    “我瞧着今儿个天气好就把被褥抱出去晒了晒,刚收回了。娘去东头钱奶奶家请万有叔了,说是过事情时候请他来掌勺。”田兰说着有些不好意思,低头玩起了衣角。过事情是当地人说法,泛指婚丧嫁娶人生大事,大姑姐面前提到自己婚礼,田兰难免有些羞涩。

    “哦”张桂香拖着音哦了一声,满是调侃与喜悦“这是我小姑子润叶,县里当老师,听说你和柱子要结婚了,来看看。润叶,这就是兰子。你们年纪差不多,以后又都是亲戚,一块聊一聊,亲近亲近。我去找我娘去。”介绍完两个人,张桂香一阵风似地出了门。

    两个年轻姑娘愣愣站屋里,不约而同“噗滋”一笑。田兰先反应了过来“润叶姐,别站着了,来进屋里坐。”把润叶让进了屋里,田兰去倒了碗开水又抓了把队里刚分下来红枣。两个人坐炕上,隔着炕桌,一边聊天一边互相打量着对方。

    若干年后,一次聊起往事,润叶告诉田兰,她看到田兰第一感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比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当时就想,这么如林黛玉般姑娘,张家栋那根大木头也不知道懂不懂心疼。田兰也说初见润叶: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少语。以为眼前是个温柔娴静薛宝钗。两人还感慨了一番怎么薛宝钗和林黛玉都没嫁给贾宝玉般风流人物,看来只能挑女婿时候再选了。

    当然现两个人还没达到可以互相调侃亲密程度,她们客气聊着天,释放着善意。任何人任何情况下都是需要朋友,田兰觉得眼前这个润叶是个大方开朗姑娘,好好发展或许可以成为闺蜜。她现处境其实很微妙,一方面她漂亮懂事还勤婆家对她比较满意,另一方面她几乎可以算是花钱买来媳妇,和张家栋别说感情了连面都没见过,张家栋又是个当兵常年不家,婆家对她多少有些不放心,花了8块娶回来,万一外面招三惹四或者干脆跟人跑了可就麻烦了。所以她朋友必须是熟悉让婆家觉得安全人,眼前这个大姑姐小姑子就是不二人选。何况润叶还是县城有工作,她见识过外面世界,也知道未来会发生一些事,她想要广阔天地间大展拳脚,让自己这一生活潇洒恣意,润叶可以帮她打开从张家湾通向外界大门。

    润叶是老师,应该是有些书,向她借些书来读应该是一个便于常来常往好方法:“润叶姐,刚才姐说你是老师,我挺喜欢读书你能不能借些书给我读,我一读完就还你。”

    润叶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瘦弱却眼神灵动姑娘,心底一阵柔软,她听说了田兰事,比自己还小3岁姑娘就这么要嫁人了:“行啊,你喜欢看什么样书,我那小说比较多也有些诗歌,你想要看什么我给你拿过来,要不你到我家挑去也行。”润叶爽答应了。

    “行,我跟娘说过以后就去,诗歌太深奥,我读不懂,小说我倒是挺喜欢。”天渐渐凉了,黑夜越来越长,缺乏娱乐活动农村冬季黑夜尤其漫长,读读小说应该很不错。

    润叶正好有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她觉得这样鼓励人奋发向上书挺适合现田兰,就向她推荐了这本,田兰没读过书但是电视剧中央电视台热播时候她可是看过,大致情节都知道,于是两人聊起了这本书,两人聊得很投机连张桂香她们回来了都没有发觉。

    张桂香一掀帘子进来看到两个姑娘躺炕上,头靠头正聊得开心,扭头对她妈说:“瞧这两人第一次见面就聊得跟亲姐俩似得,娘你就是瞎操心,非要急吼吼回来。”

    张桂香收到了弟弟电报说马上就回来了,心里高兴,飞奔来给她娘报信,结果她娘去了钱奶奶家,她又马不停蹄地跑到钱奶奶家,她娘听说儿子要回来了高兴坏了,可一听说她把小姑子领家去了,随便丢下来啥都没安排,就急吼吼往家走,还边走边数落她,3人了就这么把没见过面姑子和弟媳往家一丢,自己跑了出来,像什么话。张桂香因兴奋而温度过高脑袋立马降了温,想想这事还真是有些不妥,也有些着急。没成想一回来就看到两姑娘聊得高兴,心里大石头瞬间落地。

    婆婆回来了,田兰立马跳下了地,理了理微皱衣衫:“娘,姐,你们回来啦。渴了吧,我给你们倒水去。”说着就出了屋。她可是马上就要结婚人,跟个孩子似得躺炕上和人吹牛,有些太不稳重了。她很不好意思,只能水遁了。

    润叶也很不好意思,大姑娘家躺人家房炕上胡吹瞎侃,像什么话。润叶站地上,有些局促,像个做错了事孩子。“叶子,站着干嘛,坐,坐”张寡妇自己先坐了炕上,招呼着润叶坐,扭头对外面喊了声“兰子,把家里枣子拿点来给叶子尝尝。”

    “大娘,不用了,兰子刚才已经给我拿过了。”润叶忙推辞。

    “没事,再拿点尝尝,今年天好,咱村今年红枣又大又甜,成你爹情,知道柱子他们要过事情,特意给我们家多分了点。”亲家一直对自家很是照顾,张寡妇很感激。

    田兰一只手抱着四个碗,碗里有大半碗红枣,另一只手提着茶壶,进来了。张桂香上去接了碗,把红枣倒炕桌上,田兰碗里倒上水。安排停当大家坐炕上,又聊了会。看天色不早,张桂香说要回去做饭,润叶便也一起告辞了,因为明天正好逢集,张寡妇让女儿带着儿媳妇一起赶集去,润叶也凑热闹跟着一块去,大家约好了一大早出发。

    送走了客人,收拾好窑洞。田兰跟着婆婆锁上了门,回了西边那孔窑,她张家这段日子都是和婆婆一起住西边窑里。气压有点低,她知道婆婆不高兴。

    “兰子,你今天做错事了,你知道不。”张寡妇坐炕沿对田兰说

    “娘,我知道,我不该咋咋忽忽地躺炕上跟润叶姐聊天。”田兰站地上,低着头,一幅做错了事被老师罚小学生模样。

    “你跟润叶聊天没关系,两个大姑娘家,一块躺炕上聊天也不碍什么事,就是你们炕上打滚翻跟头我也不会管。可你们不应该躺房炕上,按咱这乡俗,人结婚前是得找个男娃娃和娘一块炕上睡一宿,这叫压床,能保佑你们结婚后也生个男娃。我都跟你姐说好了,让他家狗蛋来给你压床,你跟润叶房床上躺着,这算怎么回事。”张寡妇越说越气,声音自然高了起来。

    还有这风俗,看来真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上辈子结婚时可没这事。想到农村重男轻女习惯和老人们都盼着抱男孙心理,田兰意识到事情严重了,她一声不吭,头垂得低了。

    看着儿媳妇低眉顺眼样子,张寡妇有火也撒不出来,算了,这孩子从小没娘,这些事也没人教她,以后还是自己受点累教教她吧。又想到她平时做事勤麻利,待人接物也还算懂礼数,气也就消了点。“润叶这孩子我从小看到大,人品不错,又是你姐小姑子,你跟她走近点也是好事。你毕竟是要结婚人了,言行举止上要多注意。”田兰生小巧,总给人一副娇怯感觉,张寡妇也怕吓着她,语气缓和了不少“明儿个跟着你姐去赶集,你自己看着置办点头绳、帕子、肥皂、雪花膏之类,给了你娘家8块之后咱家也没多少钱了,结婚铺盖和衣服只有一套,是有点委屈你,以后我想办法补给你。”

    “娘,我······”提到彩礼田兰心里一阵酸楚,眼泪不自然流了下来。

    “好了,娘知道你心,要结婚人了,别掉眼泪,给咱做饭去吧,俺可饿了。”张家湾傍晚漫天晚霞,炊烟袅袅。

    作者有话要说: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