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7归人

7归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田兰对未来满怀希望,盘算着如何改革大潮到来之前抢占先机时候,张家栋正火急火燎地往家赶。现部队训练很忙,边界上又不太平,私下里已经有了要打仗传言,正是紧张时候,他姐却给他写信说娘身体不太好,让他赶回来,字里行间都透着股让他回来见后一面意思。读完信他整个人都懵了,他出来当兵已经八年多了,一次探亲假都没休过,倒不是他不想家,只是每每想到为了他能出来当兵姐姐做了多大牺牲,心里就愧得慌,他不敢回家,不敢面对从小对他呵护备至姐姐。他拼命地训练,从班里第一到排里第一到营里第一到团里第一到师里第一,八年时间,他如今军区都已经是响当当人物了。他提干了,津贴也涨了,给他姐和娘寄得钱越来越多了,可怎么这个时候他娘就不行了呢!他坐了汽车倒火车,下了火车赶汽车,马不停蹄往家跑,一边往家赶一边不停地责怪自己,大男人家怎么这么怯懦,这么多年愣是不敢回家。内心煎熬让他无法入睡,等到家时候已经赤红了双眼。

    他等不及班车,从原西城拦了辆顺路货车,沿公路一直开到村支书家门口。告别了好心货车司机,他背着自己军挎包站气派五孔大石窑门口,迟迟不敢进去,怕听到母亲噩耗,或是看到因不幸而满脸愁容姐姐,就这么怔怔站了好久,直到张有堂回家。

    “呀,这不是柱子吗?我老远看着像你,又不敢认。你回来啦,挺嘛。”张有堂看着眼前又高又壮张家栋,满脸笑意说道。

    “是,叔,我回来了。”张家栋机械答道。

    “回来就好,今天我就不留你了,明天来家吃饭啊,你娘老念叨着你,回去看看吧!”说着就冲张家栋摆摆手,然后抄着手,哼着小曲回家路。

    张家栋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娘都“不好了”,作为亲家村支书怎么看到他还笑呵呵。他往家走,墙根下、大树旁三三两两唠嗑老人们看到他回来了都笑眯眯喊一声:“柱子啊,回来啦。”仿佛早就知道他要回来一般。他心中疑惑深了。

    “呀,这不是柱子嘛!这都多少年没见着了。”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是村里有名二流子张润银。张润银眨了眨眼睛,神态猥琐对他说“你小子可是赚到了,那姑娘柳眉杏眼水蛇腰,要是我有8块钱我也买她。”

    “你胡说八道什么呐。”张家栋皱起了眉头板着脸。

    “哎,大男人家要娶亲了,有什么不好意思。”

    “娶亲!”张家栋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大步流星往家走。不管张润银身后如何叫嚷着“到时候我带人去闹洞房啊!”

    此刻张家窑洞里,张寡妇、张桂香和田兰三个人正围着块红纱巾,纱巾颜色很纯正,阳光下还隐隐泛着金色光芒。

    “这纱巾可真好看,县里东西就是比咱公社供销社好,这可是润叶托了人才买到。”张桂兰不住地赞叹。

    “这颜色多正,多喜兴,料子也好,一看就是好东西。”张寡妇摸了摸纱巾“这恐怕不便宜,回头咱把钱给人家。”

    “嗨,娘,你这是什么话,润叶都说了,这是她送给兰子和柱子结婚礼物,再说买这纱巾费了多大周折,给钱可就打人脸了。”张桂兰嗔怪她娘。

    买这纱巾确实也费了一番周折。润叶一回城就去了县供销社,可供销社人说那是紧俏货已经卖完了,润叶想到以前听说这样好东西供销社都会留下几件,要么是内部人员买了,要么是领导用来走关系。于是回了学校,请一个相熟老师帮忙,那老师舅舅是县供销社副主任,果然第二天人家就把纱巾给她带回来了,润叶又托人把纱巾捎带了回来。

    “是,是,那等润叶结婚时候,咱也给她送份厚礼。”张寡妇坐炕上笑着对田兰说“来,兰子,把纱巾系上给娘看看。”

    张家栋走到院门口就听到家里传来女人笑闹声,多年侦察兵经历让他很判断出一共有三个女人,一个是他娘,一个是他姐,另一个恐怕就是张润银说花8块买来媳妇。

    他一走进屋里就看到:他娘精神熠熠地坐炕上笑,他姐正背对着他往一个姑娘脖子上系纱巾,姑娘看到她闯进来,愣住了。

    原本热闹屋子突然安静下来,田兰想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站着不动,张寡妇和女儿顺着田兰目光看去,张家栋回来了,惊喜表情充斥于她们脸上每一个皱褶。张桂香转过身就向弟弟扑去“柱子,你可回来啦,让姐看看。”她抓着弟弟胳膊上下打量着“嗯,长高了,也壮实了,就是有点黑。娘,你看呐,柱子回来了。”

    不用人招呼,张寡妇看见儿子一刹那就下了炕,眼里蓄满了泪,双手激动地有些颤抖:“儿啊,你可让娘想死啦。”

    张家栋越过他姐握住了他娘颤抖手:“娘,儿子不孝,儿子回来了。”

    张家三口久别相见,哭哭笑笑,田兰站屋里觉得很尴尬,趁他们不注意时走了出来。她先把纱巾解下来收好,然后烧起了水。等她提着茶壶抱着碗进屋时候,大家都已经坐炕上拉起了话。田兰把碗放炕桌上,一一倒上水。

    “瞧娘,顾着高兴了,你这千里迢迢回来,连口热水都没给你烧,还是咱兰子心细。”张寡妇嘴里夸着田兰,眼睛却瞄着儿子,儿子老大不小了,眼瞅着就奔3了,村里和他一般大都已经是娃爹了,可他连个媳妇都没有,她这个愁啊!于是和女儿一合计想出了这个先斩后奏招,她们先看好姑娘下了聘礼准备好一切,然后女儿写信给儿子就说娘不行了让他赶回来看看,等他回来了再见机行事,就是逼也得让他把亲成了。不过田兰样貌好,性子好,人又会来事,只要她儿子不傻,多花上些水磨工夫,她这孙子是稳稳有得抱了。

    张家栋面无表情,只是一个劲地吹着碗里水。他从部队一路回来心里记挂着娘,几乎没有睡过觉,现看到家里好好地,心放了下来,感到前所未有疲惫。他虽然责怪娘和姐姐不该用这样方法骗他回来,可细想想也能理解她们心情。军人不打无准备之仗,他刚回来什么也不知道,等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再想对策吧。

    张家栋不说话,看气氛冷了下来张桂香说道:“兰子,柱子大老远回来一身尘土,你去再烧一锅水,让他好好洗涮洗涮。”

    “哎,我这就去。”其实洗澡水田兰已经烧好了,只是张家人应该有话说,她待着有些尴尬,就借坡下驴出去了。田兰拌了猪食喂了鸡还打扫了院子,看着到做晚饭时间了,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问一声晚饭怎么办,张桂兰出来了。

    “兰子,别忙了,进去吧。天儿不早了,我回去了。”说完就走了,神情举止与往常无异,田兰拿不准他们刚才谈得怎么样。

    “兰子,柱子说想吃我给做面条了,你来给我打下手,柱子先去洗澡去,你洗好了面就得了。”张家栋没有说话,提着水进了东边窑。

    “兰子,柱子从小嘴拙不会说话,可他人好,心里疼人,你多担待着点,主动点,噢。”她用商量语气和田兰说。

    田兰低着头几不可闻“嗯”了声。

    张家栋洗完澡,三个人吃了晚饭,张寡妇看着儿子布满红血丝双眼,心疼儿子早早就让他睡去了。

    田兰她们也没有做活,早早就熄灯躺下了。寂静夜晚,月光透过窗棂室内晕起淡淡光,田兰睁着眼睛看着窑顶,过了好久,听到一声长叹,而后“兰子,你睡了没。”

    “没呢,娘。”声音寂静夜里显得特别空灵。

    “你也睡不着啊,”田兰没有回答,张寡妇继续说道“柱子爹死得早,柱子打小就懂事,别娃还尿尿活泥巴玩时候,他就跟着人上山打柴草了,那么小小一捆还不够我做一顿饭呢,我跟他说别去了,我得空给家里砍柴。他说不行,砍柴是男人活,他是我们家唯一男人,这活就该他干,从那以后家里柴都是他砍直到他去当兵,连他县里读高中那会儿家里柴都是每个星期他回来砍好。多孝顺孩子,可他当兵一走就是八年,一次都没回来啊,他那是恨我呢,恨我为了让他出去,把他姐嫁给了支书家聋子·······”

    苍老声音呢喃私语,像是说给田兰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往后岁月里,很多个这样夜晚,煤油灯下做活时,田兰总是能听到张家栋从小到大各种事情,虽然相隔遥远却总觉得近咫尺,似乎伸手就能摸到,爱意也不知不觉中渐渐累积·····

    作者有话要说:  说好肥肥一章,我食言了,手上路,大家包涵,顶着门板跑······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