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10洞房

10洞房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张寡妇满面笑容注视下田兰和张家栋进了房,煤油灯晕黄光亮、满室大红囍子、炕柜上摆着红底牡丹花被子,营造出一室甜馥暧昧气息。两个人站脚地上不知所措,好一会儿,田兰率先反应了过来:“哥,忙了一天了我打水给你烫烫脚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张家栋连忙伸手拦住了田兰,他手抓住了她胳膊,田兰感到胳膊上一阵“咝咝”过电,脸瞬间红了。张家栋意识到不对,松开了手,表情讪讪。

    “哥,那你屋里洗,我出去洗。”说着就端了盆热水去了家里那孔用来放粮食和杂物小土窑,土窑里找了个旧盆洗干净,倒了一半水进去,这样一盆水洗屁屁,一盆水洗脚。

    等田兰洗好收拾好回到窑里,张家栋已经把被窝铺好,自己也躺了进去闭上了眼。田兰吹灭了灯,躺到了属于她那个被窝里,今天是洞房花烛夜一定会发生一些事,她心里有数,就那么睁着眼睛,静静地等着,可是等了好久等到她眼皮得用牙签抻着时候,身边人也没有动静。夜静得能让人听见彼此呼吸,她知道他没有睡着,又过了一会,田兰翻了个身脸对着张家东那边,轻轻地说:“哥,你还醒着吗?”

    “嗯,没睡着呢。”张家栋有些痛苦,眼前姑娘很漂亮,又是自己明媒正娶老婆,可是一想到她今年才17,自己开始懂人事伦理时候她还是个拖鼻涕小娃娃,心里就有些不对劲,他不知该怎么办,于是速泡好脚铺好被褥钻进被窝装睡觉。可人家姑娘好像不是这么想。

    田兰虽然男女之事上有经验,可她也不是特别开放人,婚之夜主动往男人身上贴事她还做不出来,于是选了个感觉比较安全话题开始:“这铺被子是女人事,哥你咋动手了呢?娘知道会怪我。”

    “我部队习惯了,我不说你不说娘不会知道,要不咱以后被子都是你铺。”张家栋老实答道。

    现是铺被子事吗!他回答让田兰有些气急。他们几乎是只认识了几天陌生人,让她和陌生人做夫妻间事,田兰心里肯定是不舒服不愿意,会觉得那人是下半身思考禽兽;可自己婚丈夫不要自己,田兰又想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不满意这桩婚姻。女人就是这般矛盾。

    田兰猛地坐了起来,就那么静静地一声不发坐那,张家栋急了,也坐了起来:“兰子,你咋了。”田兰低着头扯着被角,楚楚可怜,张家栋没由来一阵心疼。

    “哥,你是不是讨厌我?”

    “没,没有。”张家栋急急辩解。

    “那你······”剩下话她没好意思说出口。

    但是看她那样他也明白是什么意思,手扶着她肩膀,让她躺下:“已经入秋了,天凉,躺下,别感冒了,咱躺下说。”

    两人都躺回了温暖被窝,张家栋说:“兰子,我真没嫌弃你意思,相反能有这缘分娶到你,我挺高兴。”他停了一会儿继续说“你还小,咱还没领证呢,到时候有个万一你咋办。”他没敢说可能要打仗事。

    “哥,听了你这话我就放心了,我就怕你看不上我,咱是要过一辈子人,有啥想法咱以后都摊开来说吧。”田兰觉得夫妻间重要是坦诚与信任“领证事好办,我把户口从田家沟转到张家湾来,反正都一样是农村户口,好转。到时候咱让姐和书记说说,把我年龄改一下就成,我过完年就满十八了。”田兰提出建议。

    “我说错啥话了吗?”她看他好久都没有反应,以为自己说错话了。

    “没,我只是想事情,就照你说办吧,我一回到部队就打结婚报告。”张家栋沉默了会儿,觉得既然娶了田兰,有些事就该让她知道“兰子,咱家事你知道多少。”

    没头没脑一句话把田兰问愣住了:“有啥是我该知道吗?”

    想来她是不知道,他长长叹了口气,开始了回忆:“我爹死得早,家里就我、我娘和我姐三个人,我姐读完高小就不读了,回家跟我娘两个人一起挣工分供我读书,我一直读到高中。高中毕业后就回了村务农,我娘和我姐觉得我读了那么多书却家种田,白瞎了。可那年月参军工作啥都是要队里推荐,要公社、县里一层一层审核。我家务了两年农之后,有一次部队咱们这征兵,我因为成分好、学历高、村里劳动表现好,就被推荐了,验兵我也验上了,别人很就收到通知了,可我过了好长时间才收到,当时也没意,欢欢喜喜就去了。到了部队,认识了几个同乡,其中有一个是县里、家里有点后台,他见着我就说你就是那个张县长保下来呀!我问他什么意思,他告诉我我通知书迟迟不发下了是有原因,县公安局局长走通了路子想把自己儿子送去当兵,翻了档案发现我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想把我顶了,后来是张县长亲自去打了招呼说我是他家亲戚才把名额保了下来。我刚开始也挺纳闷,张县长是村支书弟弟,虽说是一个村一个姓,可我们家是后搬来,两家没有半点关系。当兵没两个月,我姐就来信说她结婚了,嫁给了村支书儿子,全村都知道村支书儿子是个聋子,我一听我姐嫁给了他就什么都明白了。我还记得我家等通知那阵,我娘经常和我姐关起门来说话,门开了就看到我姐哭,我知道是为了我前程我娘才逼了我姐嫁给姐夫。”往事历历目,张家栋声音里满是怅惘。

    田兰静静地听着,半晌才开口:“哥,你外头放心,我家一定好好孝顺娘,我找姐一块做生意,一块挣钱。”

    田兰那坚决小调调让张家栋觉得很好笑,就开玩笑问:“你有啥挣钱好招。”

    田兰就把自己计划说了出来,张家栋毕竟外面当兵见事情比较多,战友们又都来自五湖四海,大家探亲回来总会讲些家乡变化、路上见闻什么,他知道世道正悄然变化,对于田兰想法他很支持,并给了不少建议。两人聊了好久,才迷迷糊糊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木有肉,乖乖觉得刚认识两人就那啥不太纯洁,而且······好吧,我说实话,我试着写了,写不出来啊,我先找些肉文积累积累,顶着锅盖跑啊!

    再多说一句:乖乖和*签约了,这篇文一定会完结,但是文案无能,求亲们帮着写写文案吧!正申榜,求评价、求收藏。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