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11离家

11离家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因为前两天忙碌与劳累,张家人今天起得都挺迟,尤其是张寡妇,她昨天梦到了柱子爹,她和柱子爹说:桂香结婚了,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娃娃;柱子当兵了,已经是副连长,今天就是他结婚大喜日子;儿媳妇兰子虽然年纪小但是个稳重过日子人,以后再给添上个大孙子,咱家日子就美了。柱子爹都多少年没给她托过梦了,今天怕是知道柱子结婚了,这才给她托梦,他们聊了好久好久,等她醒来,早已天光大亮。

    张寡妇醒来就听到院子里有水声,想是田兰洗昨天碗盘,就知道这是个勤孩子,心里又是一阵高兴。等张寡妇穿戴好,出了窑门,就看到田兰坐小板凳上,揉着大木盆里被子,“兰子,这大清早你洗被子干啥?”张寡妇有些疑惑。

    “这被子脏了,我把它洗洗。”田兰解释道,看着张寡妇嘴角别有意味笑容,就知道她是想歪了,田兰只能赶转移话题“娘,你饿了吧,锅里有早饭,应该还温乎着呢!”

    张寡妇转身回去吃早饭了,田兰吐了吐舌头呼出一口气。昨晚上她和张家栋聊了很久,聊着聊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今天早上是张家栋把她摇醒,她睁开眼就看见,张家栋穿着那身她前天给他改好衣服对她笑:“天不早了,起来吧,饭我已经做好了,你自己吃,娘累了还睡着呢,别吵醒她,我有事先出去会。”说着就出了门。

    田兰迷迷糊糊地点点头,看着张家栋出门,躺炕上她觉得身上有点不舒服,酸酸,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一咕噜翻起身,掀开被子,然后······欲哭无泪。

    田兰睡姿不好,睡觉时候喜欢把被子夹腿间,因为近精神紧张她月经没有来,哪知道她大姨妈这么凑巧,婚夜来了。田兰只得起床,收拾好自己吃过饭,就院子里洗起了被子,婆婆出来看她洗被子,脸上是暧昧笑,她知道婆婆想歪了,可她也不能解释,总不能说:我跟你儿子没洞房,这只是我大姨妈来了。田兰只能加用力揉着盆里被子,争取婆婆吃好饭之前把被子洗好,挂到院子角落里晾干。

    张家栋拖着一车木料回到家时,就看见他娘和他媳妇两人清洗从邻居家借来碗盘,他媳妇洗,她娘漂好用布擦干,按人家放好。这年头大家都穷谁家也没多余碗盘,过事情时候都是互相借着使,每家碗底上都会用钉子敲上字,方便辨认。他看着两个女人配合默契,心里一阵温暖,他不家时候,她们相依为命,应该能过不错吧。

    “柱子,你怎么拖着一车木料回来了。”他娘看他拖着一车木料回来,不解问道。

    “我刚去木匠家买了些现成木料,借他家板车给拉了回来。咱家板车都破烂不成样子了,我寻思着趁我家做辆大,到时候你和兰子就能把咱家醋拉倒老街卖去,你不是说,家里卖只有村里人来买,卖不了多少,价也不高嘛。”张家栋回道。

    “理是这理,可咱平时偷摸着家里卖卖也就算了,这要是大张旗鼓拿出去卖去,会不会让人说咱投机倒把,别影响你部队前程。”张寡妇虽然想多挣点钱,可她眼里儿子前程才是重要,而且她也被头几年那些抓投机倒把事给吓到了。

    “不怕,现世道不一样了,我有战友是安徽人,他说他们那田都已经分到各家各户了,现老街上那些赶集卖自产自销东西人也不少,咱逢集时候拉着去卖一趟不碍什么事。”他给他娘解释道。

    “这田都是集体咋还能往出分?”张寡妇有些听不懂,张家栋因为一心想改变家庭贫穷状况对这些事比较关注,就详细和她娘解释了一番。

    秋气渐浓,张家栋原本想着加班加点把板车做好再回部队,可是板车只做了一半,一封突如其来电报让他不得不提前出发,电报是部队发来,只有四个字:有事,速归。张家栋能猜到是什么事,电报是下午收到,他决定第二天一早就走。

    张寡妇有些舍不得儿子,但她也明白儿子是国家人,不能想咋样就咋样,她用衣角擦着眼泪,默默地把家里鸡杀了一只,准备给离家儿子备办些好吃喝。

    过事情时杀了头猪,猪肉还没吃完,田兰好好地做了几个菜,又打了点酒,叫了姐姐一家,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吃了一顿饭。

    晚上两人躺东窑炕上,张家栋说:“没想到,走这么急,板车还没打好呢。回头你让姐夫来帮着把板车打好把。”

    这是张家栋第一次田兰面前提起张桂香丈夫,田兰有些吃惊:“你,不讨厌姐夫?”

    “我讨厌他干嘛,其实润生哥是个好人,只可惜他聋了。”张家栋有些惆怅说“我不时候家里有些男人干活,你就请他来干吧,毕竟是一家人。”

    “哥,你恨姐夫吗?他娶了姐姐。”田兰看张家栋并不怎么回避这个话题,就小心翼翼地问。

    “我恨他干嘛,他家条件好,就算他听不见,愿意把闺女嫁他人家也不少,我只是恨我自己,我要是有本事,咱家条件要是好点,姐姐也就不会嫁给他了。”

    “哥,你可千万别这么想,你已经很有本事了,都当上副连长了,月月有津贴,这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即事。有时候有些事那就是命。”田兰想到了上辈子自己,她摇了摇头,把不该有想法抛掉“哥,你到部队好好干,不要担心家里,都有我哩。”

    “好,我一定好好干,争取立功升职,等我级别够了就把你和娘都接过去,到时候咱也能有能力帮帮姐姐。”张家栋满怀斗志。

    田兰吓了一跳,钻进了张家栋被窝,抓着他手说:“哥,咱不要啥功劳,你平平安安就行,等你一有机会就休假回来,咱不要立功,啊。”语气绵软,张家栋觉得她好像把自己当成孩子哄。

    “你放心,我有家有业,不会跟个愣头青似得。”他婚妻子似乎有些反应过度,他哄着她。

    田兰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牺牲,但她记得对越战争差不多是过年前后打起来,“哥,不管你部队有啥事,你一回去就得打结婚报告,乡亲们都知道咱俩结婚了,你可不能让我不明不白跟着你。你要是忙回不来,把部队介绍信寄回来也行,我请书记他们帮忙把结婚证办了。”田兰想着,张寡妇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万一他要是不幸牺牲了,自己就作为他老婆把他骨灰带回来,立碑安坟,香火供奉。

    张家栋觉得他媳妇认真样子特别可爱,笑着答:“行,我一回去就打报告。”

    前两天,两人分被窝睡倒还好,刚才田兰一个激动钻到了张家栋被窝里。毕竟是血气方刚,这么活色生香美人躺身旁,怎么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张家栋手从田兰手开始,慢慢向她全身游移。田兰早就觉得张家栋体温高有些不正常,她知道会发生什么,也没打算抗拒,毕竟连为他守寡心里准备都有了,这种事也就没什么可矫情了。可是,现有特殊情况,她大姨妈来了。

    她抓住张家栋乱摸手,声如蚊纳说:“哥,你别动,我,我那个来了。”

    “什么,哪个来了?”他不解地问。

    “就是,就是,女人每个月都来那个东西。”虽然天很黑,但田兰知道她脸一定很红,怕他看见,把脸埋进了他怀里。

    张家栋明白过来,笑了笑,把田兰抱怀里,两人相拥着睡了一夜。

    第二天因为张家栋要回部队,全家人早早起来,站村支书家前面公路边等从县城开到黄原早班车,原西县归黄原市管,张家栋要去那里坐火车回部队。

    大家纷纷笑着和他打招呼,说着:回部队好好干,有空多回来看看之类。班车开来,车上没什么人,他坐到了后一排,透过玻璃窗他看到他娘他们哭,汽车奔驰,路边送他人变得越来越小直到缩成一个黑点,再也看不见。他转回身子坐好,发现手里多了两个包裹,这应该是他上车时田兰塞给他。他打开包裹,一包是手工做内衣和袜子,针脚有些稀疏,这是他娘做,她年纪大了,眼神已经不好了。

    另一包是吃,包裹里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哥,这是给你带干粮,路上吃。饭盒里是红烧肉,昨天晚上烧好,越往南边天越热,你先把它给吃了,别放坏了。玻璃瓶里装是我用辣椒做酱,酱做得咸放得住,你路上吃一点,回头到部队想家了也能吃。主食给你带了些馍馍和鸡蛋,上次你说我做玉米饼子好吃,我也做了点给你带上。你到部队好好地,注意安全,我和娘家等着你。

    张家栋打开铝制饭盒,拈了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另一只手抓着拿包衣服,泪水眼眶里打转······

    作者有话要说:  记得小时候,外婆家碗上都是刻字,今天吃饭时候还发现我家碗上刻着舅舅名字······

    有点肉渣渣,大家看到了没,我真努力了哦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