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177升级

177升级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姐姐家吃过饭,把笨重家伙事都留了下来,田兰和婆婆只带着和面要用盆回了家。当晚田兰发了两盆面,大盆用来炸油条,小盆做油饼。因为明天还要早起做生意,婆媳俩早早就睡了。

    而村支书家,今晚注定是卧谈会天下。张桂香连比划带写向润生说了田兰想两家合伙做生意可自己只同意先去帮忙事,润生告诉张桂香他明天也去,见丈夫没什么意见,张桂香也就躺下睡觉了。两个孩子一直是跟着爷爷奶奶睡,把小孙子小孙女哄睡着,张有堂老两口躺炕上也唠起了嗑。“他爹,你咋同意让润生他们跟亲家合伙做生意呢?”润叶娘忍不住问。

    “咱们毕竟老了,还能管他们几年,润叶还没说婆家,也不知道日后能不能帮上他哥。当初我答应润生让他娶桂香,也是看中柱子那小子是个有气性、有出息,指望着将来他能帮上润生他们,现让他们和她弟媳妇走近点,对将来也有好处。”张有堂说着他算计。

    “那,他们这做生意啥,会不会被抓,说他们投机倒把啊!”润叶娘是个一辈子绕着锅台转家庭妇女,不懂什么大事,可对前几年闹得轰轰烈烈革命运动她还是记忆深刻,她曾经亲眼见过有人因为集上偷卖老鼠药被公社开大会批判。

    “应该不会,咱这地方小,做生意人还少,有些大地方不少人都开始做小本买卖了。有些地方田都分到社员手上了,这世事啊,恐怕又要变了。再说,这是咱跃进公社,有我盯着呢,能有啥事。”张有堂自信说。

    润叶娘是以夫为天人,听到她男人这话心也就放了下来,很就睡熟了。张有堂没睡着,他盯着窑顶发呆,心里想着如果润生耳朵好好,他也就不至于这么步步算计,不免又骂了那个大夫一顿。润生小时候一幕幕像电影一样,他脑海里一遍遍放映······

    因为大部分东西都姐姐家,不用一大早起来搬运家伙事,田兰差不多到5点才起来,婆婆已经煮好了粥。6zz

    “天越来越冷,早上肚子里没点热乎食,人就没力气干活,咱先吃点再走。”张寡妇说。

    婆媳俩吃了早饭,一人抱着一大盆面,去张桂香家。润生夫妻已经收拾好等着她们了,把面盆放板车上,润生拖着板车,大家相跟着到了昨天摆摊地儿。拿下东西,支好摊子,田兰教润生夫妻怎么擀油饼、怎么做油条坯子,姐夫倒是很掌握了窍门,油饼擀得像模像样,按道理应该学得好姐姐却没有学会。来买早点人越来越多了,张桂香干脆去收钱了,这样姐姐收钱、姐夫擀饼、田兰做油条坯子、婆婆炸,一家人自然而然有了分工。

    张桂香是张有堂儿媳妇,家也靠着老街,算是街面上常来常往人,不少来买早点都认识她。“桂香啊,你怎么这啊?”一个拿着自家盘子来买油条大姐问道。

    “呦,是吴会计啊,这是我弟妹生意,我来给帮帮忙,你这是要点什么?”张桂香见是熟人,打起了招呼。

    “昨天隔壁邻居买了油条回家给孩子吃,我们家那小子看着了,把他那个给馋哟,这不我今天也买点回去给他,省得他老是盯着人家锅。”被张桂香称为吴会计人,摇头无奈说。

    “肯定是隔壁孩子故意馋他,我们家那两个也是,有啥好吃就喜欢拿到外面去显摆,引着别人家孩子流口水。今天有做油饼,别光买油条了,买个油饼回去,也让你家小子馋别人去。”张桂香见来买油条人多,买油饼没几个,就见缝插针推销起油饼了。

    “那这油饼咋卖啊?”吴会计心动。

    “油条2分一根,油饼5分一块,这油饼可比油条面多扛饿啊!”张桂香介绍到。

    “那就来4根油条,一块油饼吧。”吴会计爽说,一看就知道她家境不错。

    “哎,好嘞,我让润生给你擀块大。”说着捣了一下润生,指指吴会计,又冲润生比了个大圆手势,意思是给吴会计擀个大点饼。

    润生多取了点面,擀了个大放进了油锅,吴会计见自己饼果然很大,满面笑容和张桂香继续拉话,“桂香,谢谢了。”

    “都是乡里乡亲,这是哪里话。”一边说着一边给别人数油条、收钱“吴会计以后多照顾点我们生意就好。”

    “那是当然,对了,你们这卖早点要用不少面吧,要是白面不够就到粮站来买。”吴会计是公社粮站会计。

    “那感情好,到时候可要请您帮忙啦!”张桂香把油饼和油条放到了盘子里,还特意多放了根油条,也没多收钱。

    吴会计拿着盘子,笑眯眯回家了。田兰看着刚才发生一幕,不得不感慨,姐姐可真是个做生意好材料,换做是她,可想不起来她们以后要去粮站买粮,要先和粮站人打好招呼。真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看来她要学还多着呢。

    张桂香接下来几天又做了不少次这样类似事,田兰旁边看着,也顺便把公社大小单位人认了个全。

    一天收摊后,照例把东西放到张桂香家,田兰对姐姐说:“姐,咱就早说好,你先来帮忙,过些日子再谈合伙事。你都帮了这么多天忙了,咱也是时候该谈谈合伙事了吧。”

    “我都说过了,我去给你们帮忙就成,我这光出个劳力,谈什么合伙。”张桂香坚持。

    “姐姐说对,你出劳力了,我不能干使唤人啊,那我不成地主老财了,我给姐姐开工钱,娘,把咱收钱盒子拿来。”田兰说道做到,立马就要给姐姐姐夫拿工钱。

    张桂香连连摆手,润生旁边看着,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拦住了要拿钱田兰,示意她自己有话说,然后纸上写道:不要工钱,我们合伙。张桂香见丈夫居然同意合伙,也就不再挣扎。

    润生接着又纸上写道:1、油饼不卖了,试试做烧饼

    2、卖些带汤水

    3、把摊子搬到我家旁边

    田兰经过这段时间观察发现,油饼远没有油条好卖,原因可能是油饼和油条味道差不多却卖得比较贵,大家不愿意花两样钱买一样东西。她还发现,不逢集时候老街上也是有不少人来买东西或者卖东西,还有些公社上班却住其他村人,他们有时候也会来买早点,还会问怎么没有汤水卖。没想到这些问题姐夫也发现了,只是第三条把摊子搬到她家旁边让田兰有些不明白。

    “姐,姐夫说这三点都很好,前两点我也想到了,第三点我就有点不懂。咱们一起合计合计吧。”三个人坐张桂香他们炕上,说说写写商量起来。

    “油饼不卖了我赞成,反正也不挣钱,可这烧饼我还真是不会。咱先把这停下来,等以后有什么合适我们做来卖。”田兰说出自己想法,张桂香也觉得油饼不挣钱,于是三人决定油饼不卖了,具体卖什么以后再说,第一条通过。

    “这卖些汤水嘛,我倒有想法,我们可以卖些馄炖、面条,只是咱只有一口锅,怕是做不成。”田兰提出了实际困难。

    张润生纸上写道:搬到旁边,搭棚子,垒灶,雨雪不怕。

    “原来姐夫写第三条是这个意思,”田兰恍然大悟,冲润生竖起大拇指“姐夫,你真厉害,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把摊子搬过来咱们得跟爹说一声吧?”张桂香有些顾虑。

    润生拍拍胸脯,意思是,不怕有我呢,我去跟爹说。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这段日子大家混得也挺熟了,田兰姐姐姐夫面前很放得开,她撒着娇说:“这又是搭棚子,又是垒灶,估计还得买锅,要花不少钱。我可没多少,钱全钱盒子里,花完拉倒,不够姐姐姐夫添吧,可别说我占便宜啊!”

    “你就作怪吧,”张桂香点了一下弟媳妇额头,“当然是我们出,这是我们入得分子。哎呀,以后我家猫蛋狗蛋吃就不是舅娘是自己家了,这可亏了。”说罢三个人都笑了。

    张寡妇见田兰拉着女儿女婿谈合伙事,就走了出去,润生都已经答应了,这事一定会成,她也不操心。她去了张有堂两口子住窑,和润叶娘一起忙起了午饭。等她回来叫人吃饭,就看见三个孩子笑,肯定是谈成了。

    润生把事情和他爹汇报了,张有堂家旁边有一块地,是他家宅基地一部分,箍窑时候没用上就空了下来,张有堂觉着空着也是空着就让他们随便使了。接下来两天润生就没有再去帮着摆摊,带着几个帮手家搭起了棚子、垒起了灶。田兰她们做生意时,也会不断和人打招呼,告诉大家早点摊过几天就要搬到张有堂家旁边空地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