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118买肉

118买肉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背靠着自家院墙根,再竖起三面泥巴墙,润生小棚子就搭好了。棚子里垒了个锅灶,准备煮面、下馄饨用,此外按照田兰要求,润生还准备了几个煤炉子,一些桌椅板凳。田兰觉得既然准备长久做早点生意,就得有个店名,大家商议了半天,决定他们小店就叫“好吃来”,取好吃你就常来意思。迁址开业那天,润生特意买了一挂鞭炮,大早上放了个震天响,全公社人都知道他们小店开张了。

    鞭炮炸响,火红纸屑散落地面,可能因为正好逢集缘故,今天生意特别好,不少赶集都会先来订下几根油条,赶完集来取了带回家,给家人尝个鲜。料到今天人多,田兰准备了两盆面团,大家一起上手,一切也算是井井有条。油条卖完了,他们却没能闲下来,一些走远路来赶集人看这里有板凳,就坐下来歇歇脚、讨杯水喝,看他们有面条卖,有一两个肚子饿了就买碗面条吃了起来。虽然准备卖面条、馄饨,可今天第一天开张,他们还没做好准备,田兰只能让婆婆赶紧回家,拿了些她做酱来,又从姐姐家拿了些鸡蛋,凑合着做酱拌面、煎鸡蛋。

    那些来歇脚人中间,有个熟人,田家沟三婶子。她算是田兰和张家栋媒人,张寡妇见是她,非常高兴,“她婶子,大早上这么老远来赶集啊,累不累,我给你倒杯热茶。”

    “是啊,一大早就起来了,一路走过来,还是你们靠公社边上好,腿一迈就到公社了。”三婶子喝了口热水,看了看四周说“你咋这呢?”

    “这是我姑娘和儿媳妇合伙开小店,我这给她们帮忙呢。”张寡妇觉得自家开店是件脸上有光事,她也觉得能娶到田兰这么能干儿媳妇,三婶子功不可没“还要多谢你做这个媒啊,兰子可是个能干,这小店都靠她撑着,对了,你饿不,我让兰子给你煮碗面啊。”

    张寡妇说完就冲灶台喊了声:“兰子,来一碗面,再煎个蛋啊!”

    今天出现那些吃面人,让田兰发现他们准备有些不足,油条卖完后,她让姐姐赶去猪肉摊子,买些肉和大骨头来,又让姐夫去联系煤炭。ysyhd现小店里只有田兰和婆婆两个人,田兰照看灶台,婆婆招呼人。

    田兰下好了面端了过来,见是三婶子,赶忙打招呼:“三婶子来赶集啊!”

    “哟,还是你们张家水养人啊,瞧兰子才嫁过来多久,这小脸红扑扑。”三婶子看田兰虽然忙碌却满脸红光,人也比以前胖了些,就顺口夸了句田兰,也顺便夸张寡妇这婆婆当得好。

    旁边有人叫,田兰又去忙乎了,张寡妇嘴上说着哪里哪里,脸上笑纹却越来越深,她坐下和三婶子聊起了天。

    日头高起,赶集人渐渐散去,姐姐和姐夫也陆续回来了。他们附近有煤矿,公社就有作蜂窝煤作坊,因为路途不远,姐夫付了钱,当场就把煤拉了回来。姐姐也按照田兰要求买了一大块肥肉、一小块瘦肉外加一些肉剃干干净净大骨头,姐姐抱怨着:“那卖猪肉真是,没人买骨头他还收我钱,而且你看看,肉剃干净能当棍子使了,也不知道你要我买它回来干啥。”说着还把几根骨头田兰面前晃晃,让她看看那骨头到底有多干净。

    田兰看姐姐那气鼓鼓样子,觉得她真可爱,再想那卖肉把骨头剃这么干净也算是好本事了,安慰姐姐道:“姐别生气,咱好好做生意,把肉钱十倍百倍赚回来。”

    “这是钱事吗?我就是气······哎呀,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姐姐把东西扔给田兰自己走了。

    很多年后,她们都老了,姐姐抱上了孙子,一次田兰去看姐姐,正碰上她给小孙子熬骨头汤补钙,姐姐拎着一根骨头对田兰说:“现肉15一斤,骨头要卖26一斤,你看看这骨头上都是肉,这不是把肉卖了骨头价嘛!还是过去人实,我记得咱们年轻时候卖早点那会儿,去老街上买肉,那肉就是肉,骨头就是骨头,哪像现啊。”

    田兰当时说,“姐,你现住别墅穿名牌,也不乎这几个钱,就别为这事上火了。”

    “这是钱事吗?我就是气······哎呀,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姐姐不和田兰纠缠这事,转头给宝贝孙子熬汤去了。

    田兰把姐姐扔过来东西放好,跟着姐姐回去吃午饭了。

    别看狗蛋人小,他可管事情呢,本来看见他娘买了肉回来,他想着今天又有肉吃,可是饭菜都上桌了,也没看见肉影子,他以为肉还没做好待会才能上桌,他要等肉,不肯吃饭。润叶娘奇怪:“狗蛋今天这是咋啦,咋不吃饭。”

    大家也觉得奇怪,没想到狗蛋来了一句:“肉还没上来呢,我要等肉上来再吃。”

    张有堂问润叶娘:“今天割肉了?”

    润叶娘摇摇头表示没有,张桂香插话:“爹,明天店子里正式卖馄炖、面条,我今天去割了些肉,准备明天要用,可能狗蛋看到是那个。”

    张有堂教训孙子:“男娃娃家,怎么能一天到晚光惦记着吃肉呢,那肉是用来挣钱供你和姐姐读书,只有读好了书,以后才能一辈子有肉吃。”

    狗蛋想了想,把他爷爷意思简化了一下,理解为读书有肉吃,于是说:“爷爷,你点送我去学校吧,我读了书就有肉吃了。”

    一家人被他说得哭笑不得,小孩子思想都是简单,狗蛋认准了读书有肉吃,天天缠着家里人送他去学校,张有堂被缠得没办法,只能托了关系把他送进去。于是四岁狗蛋和七岁张汀芷一起上了学,张有堂还给孙子起了个学名叫张宗保,汀芷知道弟弟叫张宗保,天天笑话他。可有肉吃张宗保同学毫不意,直接无视了自己姐姐。

    饭桌上田兰没有说话,吃完饭,田兰让婆婆先回家歇着,自己和姐姐姐夫去了店里做准备。姐夫力气大,田兰把那小块瘦肉洗干净,让姐夫把它剁烂,准备做馄炖馅。姐姐烧火生炉子,田兰先是把大骨头处理了一下,处理好直接扔进炉子上那口大锅里煮。然后把那块肥肉上稍微瘦点部分削下来放旁边,肥部分则直接下锅炼油。

    油脂香味把小馋猫狗蛋给诱惑了,张有堂吃过饭去了大队部,润叶娘降不住他,只能把他抱到店里。他们到店里时,张桂香夫妻俩压面条,田兰准备馄饨皮,狗蛋闻着味奔着盛猪油碗就去了,可是一大碗白色膏状物体让他无从下嘴。屋子里有四个大人,大眼睛把屋子里人扫了一遍,后落田兰身上,走过去,抱着田兰腿,仰头说:“舅妈,我饿。”还用手拍了拍肚子,试图说明他真是饿了。

    “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随便跟人要吃。”姐姐对自己这馋猫儿子有些无奈。

    “可是娘原来说是不能和外人要,舅妈是咱家人,为什么也不能要?”狗蛋不服气,他是个听话孩子,妈妈说话他都记得。

    “对,舅妈是自家人,狗蛋想吃啥就跟舅妈说。”小孩话才真实狗蛋说她是咱家人,这让田兰很高兴,田兰举着沾满面粉手“狗蛋,舅妈现做馄饨皮,手上都是面粉,你到奶奶那去等一会,等馄饨皮好了,舅妈给你和姐姐包馄饨吃。”

    狗蛋听话站奶奶旁边等着,润叶娘看见剁好肉馅,问:“明天早上卖馄饨,馅这么早就做好啦。”

    “剁肉馅费工夫,明早起来怕来不及,反正现天冷放得住,就先剁好了,待会把葱姜一放,就能包馄饨了。”姐姐回答了自己婆婆。

    润叶娘看见旁边有些葱姜之类还没处理,主动帮忙去了,狗蛋像个小尾巴般跟着奶奶。等到猫蛋,不对,是张汀芷同学放学回来时候,田兰已经做好了一锅馄饨。田兰说:“这做生意要卖东西咱自己都得先尝尝,看好不好吃,能不能卖出去。”这叫试菜,是田兰做酒店餐饮部经理时留下习惯。

    “兰子手艺没话说,这馄饨又是肉馅,又是骨头汤,还加了葱花、猪油、切碎咸菜疙瘩,这么多东西能不好吃嘛。”润叶娘夸起了田兰。

    可回头看看其他人都不说话,只埋头吃,自己也反应过来,埋头吃起来。田兰看着猫蛋狗蛋吃得那么香,突然升起一种我要是有孩子,我要天天给他们做好吃想法。想到孩子,她不免又想到了张家栋,他应该早就到部队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老妈某次买骨头,卖肉给骨头上留了好多肉,老妈回来小区门口碰上一阿姨,沾沾自喜跟人家说自己买骨头上有好多肉,一副占到便宜样子,阿姨告诉老妈:人家把肉卖了骨头价给你。

    把老妈那个气······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