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21夜话

21夜话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那封放了田兰照片信半个多月后才辗转到达张家栋手中,张家栋小心翼翼地裁开信封,倒出信,照片也随着信纸滑落到他手中。先读了读信,寥寥数语,介绍了家里所有人境况。再看照片,照片上姑娘沉静如水。

    “家栋!”连长叫他。

    他匆匆把信折好,放进军装口袋,出去执行任务了。

    1978年日子一碗碗面条、馄饨、羊肉汤中,慢慢远去。乡里人是不过元旦,只是从合伙之初大家就说好,每月一号结算上个月盈利,留够店子流水,剩下钱田兰和姐姐、姐夫对半分。因此今天下午做完生意,大家都聚集到张有堂家中窑,算账分钱。分好钱,又美美吃了顿,田兰就和婆婆拎着煤油灯回家了。

    回到家,婆婆说:“兰子,你先到我窑里来一下。”

    田兰跟着婆婆进了窑,看到婆婆再一次艰难从炕柜里掏出了那个木匣子,“兰子,这是咱家钱匣子,你也瞧瞧,咱家钱都放这里头。”

    “娘,咱家钱你管着就行,不用告诉我。”俗话说:一家有一主,一庙有一神。家里只有田兰和婆婆两个人,婆婆就是家里主,田兰把位置摆很正。

    “这可是你挣得钱,你就不担心娘把你钱给昧下了。”张寡妇装出一副贪财老太太要昧媳妇钱架势。

    “娘不可能那么干,你就柱子哥这一个儿子,这钱不留给我们还能留给谁,我可不担心。ysyhd”田兰信心满满。

    婆婆只有姐姐和张家栋这一儿一女,嫁出去女儿泼出去水,她是不可能把家产给女儿。再说姐姐和自己一起做生意,自己挣多少,姐姐就挣多少,姐姐家家境又非常好,她也不会回来算计娘家。重生田兰会做吃、会裁衣服、会开店,可她精通是揣摩人心,这是她上辈子几十年人生实践和职场历练而得。

    “你信娘就行,咱们两个,你姓田我姓李,这家却姓张,我们都是张家媳妇,说白了都是替张家替你男人挣钱。”田兰虽然年纪小,可人情世故什么都懂,渐渐地张寡妇已经不把她当儿媳妇看,而把她看成一起搭伙过日子同伴。她们间谈话也渐渐像朋友闲聊。

    “娘这话很理。”

    “哎,也不知柱子现干吗?你写信他收没收到?”张寡妇有些想念远方儿子。

    按照田兰认知,战争即将打响,他现很有可能边境线上等待着战争来临,“哥部队肯定好着呢。”她不想让婆婆继续忧愁,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娘,我瞧着你好像又家酿醋了。”

    自从早上不炸油条卖,田兰就让婆婆家歇着,不用去帮忙了。可张寡妇是个闲不住,又家里酿起了醋,“这不过年了嘛,过年就得包饺子,吃饺子这醋就少不了,每年腊月都是咱家醋卖得好时候。”

    男人死得早,张寡妇就是靠着这一手酿醋本事,把两个孩子拉扯大,有时候酿醋已经不仅是她谋生手段,是刻入骨髓习惯。

    起初田兰也没对婆婆酿醋产生多大兴趣,只是有一次一个常“好吃来”吃面条司机师傅,问田兰:“老板娘,你家醋是哪买,比我老家山西醋都不差,你这还有富余不,有话卖我一瓶啊。”田兰当时觉得很奇怪,怎么来吃面条人还会想买店里醋,她没多想当场卖了瓶醋给这位老顾客。

    以后日子,田兰留了个心眼,她偷偷观察,发现不少人都喜欢她家醋,于是有些想法她脑中生成。

    从开业以来小吃店生意一直不错,可田兰明白他们生意好,不仅仅是因为她手艺好,重要是他们店整个公社唯一一家,他们是垄断经营。等到过上一年半载,国家大政策传达下来,开店做生意人多起来,小吃店恐怕就没有现这么挣钱了。就她思索如何才能继续像现这样挣钱时候,婆婆酿醋闯入了她视线。人常说过日子有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可见醋百姓生活中重要性,自家现放着这么好酿醋手艺,不好好利用一下,都对不起自己。

    田兰把很多人都喜欢自家醋事情跟婆婆说了,婆婆很自豪:“咱家酿醋手艺那可是祖上传下来。”

    田兰只知道婆婆有酿醋手艺,却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听到这话不免多问一句:“娘,咱家祖上就是酿醋啊!”

    “是啊!”张寡妇笑笑,想起自己好像没有给儿媳妇讲过太多家里事“我家原来山西,祖上多少代都是酿醋,有个好大作坊,只可惜后来战乱都给踢踏没了,家里人也遭了难。全家只有我被你爹护着活了下来,你爹那会儿是我家店里伙计,我无依无靠,瞧你爹人不错就跟了他,后来就一块儿逃难来了这张家湾。”

    田兰只是一时好奇,多问了一句,没想到竟然听到了一段东家小姐和小伙计爱情故事。“既然你和爹一块逃出来了,那爹后来又是怎么没呢?”田兰小心翼翼地问,她既好奇又怕触碰到婆婆伤心处。

    “我和你爹刚来时候就住自己搭草窝棚里,你爹心疼我,觉着我一个住惯了高屋大房小姐,跟了他却连个好点遮风避雨处都没有,他有愧。我们狠下心攒了几年钱,一口窑一口窑慢慢修了这院地方,你爹为了省钱,箍窑用石料都是他自己上山采。那年冬天,他为了修第三口窑,又上山采石料,结果被山上石头砸中,丢了命。”张寡妇声音开始哽咽。

    田兰一直觉得家里格局有些奇怪,现才明白,这本应是三孔石窑一院地方,因为公爹死了,第三口窑没箍成,才成了这种两空石窑加一个小土窑怪异格局。

    就田兰不知是否该开口劝劝婆婆时候,张有堂家老两口却炕上笑眯眯数着钱。润叶娘把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满心高兴,张有堂坐炕上,“啪啪”吸着旱烟:“行了,这都多少遍了,别数了,再数也不会多,就这数了,赶收起来吧。”

    “我这不是不相信么,你说就这么个小店,这么短时间,就能挣这么多,这要再干上半年,咱家准是个万元户了。”润叶娘把钱收好,笑嘻嘻说。

    “是啊,我一开始也没想到。”张有堂喃喃说。

    “咋了,你没想到啥?”润叶娘以为他是没想到儿子、儿媳妇会把钱交上来“这都一起过了多少年了,你还不知道润生两口子,咱家又没分家,他们不会留私房。”

    “不是这事,我是没想到,田兰这么有本事。”

    “啥本事不本事,她就是会做饭罢了,咱家儿媳妇,这天天里里外外招呼客人可是一点不差。”润叶娘整天呆家里,忙时候她也会去搭把手,店里事还是比较熟悉。

    “你就是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这人有没有本事不仅要看他会不会做,还要看他会不会想,这年头就是有脑子领导有力气。”

    “你这么说,兰子是个有脑子,咱家桂香就是卖苦力。”润叶娘有点替儿媳妇打抱不平。

    “你看田兰从一开始卖糖葫芦,到后来炸油条,再到现开小吃店,这一步步哪个是没章法。咱家桂香虽然不错,可她也就是能跟着后面打打下手,守守家。润生倒是个有主意,只可惜······”张润生就是张家老两口一块心病“哎,以后让润生两口子跟着他弟妹干,也亏不了,不说了,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  努力码字中,12点前可能还有一章。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