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23继母

23继母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过了小年,村里年气氛加浓烈了,虽说这年月缺吃少喝,可过年是一年到头大事,再贫寒人家也要备下点好吃喝,家家户户开始终日炊烟袅袅。

    小店生意依旧红火,田兰盘算着:腊月里大家备年货,赶集人多,等到了二十□,人应该会少下来,正月里大家都要走亲戚,人也不会很多。田兰和姐姐姐夫商量了一下,决定腊月二十八关门,初五时候来开个门、放个炮,迎迎财神,正式营业就定正月初八。

    挣再多钱花不了干看着也没意思,而且这段时间大家也确实太累了,田兰一提议姐姐就率先响应了,她还计划着停业以后带田兰和润叶去县城逛逛。

    腊月二十七,农历年前后一个营业日,仿佛预见到有事情要发生,许久不来店里张寡妇也来帮忙了。

    田家沟载人来赶集拖拉机还是停上次那个地方,田兰继母带着儿媳妇也来了,当然她们主要目不是赶集。

    继母拉着儿媳妇进了临时搭起棚子,润叶上去招呼:“两位吃点什么?”

    “我们不是来吃东西,我们找人,找田兰。”继母满面笑容对润叶说。

    润叶知道,田兰近用赊卖方式销售自家醋,她以为面前两个陌生人也是附近村子想要来赊醋,冲收拾旁边桌子田兰说“兰子,有人找。”说完还走到田兰身边,碰碰她胳膊“看样子好像是来赊醋。”

    田兰正好背对着她们,听说是来赊醋,把刚收碗盘放到润叶手上,转身正准备说话,却看见继母坐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住了。

    润叶不明就里,看田兰愣那,推推她:“你愣这干嘛,人家来谈生意呢。”

    田兰被润叶一推,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人,冷冷说:“找我有什么事。”

    “呦,兰子,怎么说话呢,我这当娘来看看女儿,能有什么事。”继母瞧田兰冷着脸,也沉下脸,拿出长辈姿态。

    现正忙,张寡妇瞧着田兰和润叶两人站那不动,就想开口叫她们动作点,正好听到了田兰继母话。“哎呀,亲家,你怎么来啦,是来赶集吗?”张寡妇很热情打着招呼。

    “亲家,这不过年了嘛,我带着儿媳妇来买点东西,听说你们家开了这个店,就顺便来看看。”田兰继母笑着和张寡妇拉起了话。

    “一大早过来吃过了没,哎呀,这大冷天就算吃过了,一路坐拖拉机过来人也冷得够呛。”回头对田兰说“兰子,去盛两碗羊肉汤来。”

    上辈子田兰一度对这个继母怨念很深,她被婆家人虐待时候,每天都咬牙切齿诅咒继母一家。逃到南方打工后,也经常想着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有钱以后要回去好好教训教训她。只是随着年华老去,有些东西渐渐埋了时光深处,重生后田兰也没想着报复她,只想过好自己小日子,一辈子不和她有任何瓜葛就行。

    婆婆发了话,田兰顺从去盛了两碗可以暖身子羊肉汤,当然是和上次招待田家沟乡亲们一样,除了汤什么都没有。

    田兰把汤放桌子上,那个卖了田兰娶回来嫂子真是觉得冷,端起羊肉汤就喝了起来。继母看了看碗里汤,又看看别桌吃着羊肉人,脸色开始难看。她张口想说,想想又咽了回去。

    喝了汤,暖和了身子,里里外外打量了一遍小店,继母对田兰婆婆说:“亲家,还是你们靠着公社好啊,这公社开个店都方便,挣得肯定不老少吧。”

    田兰放下汤,也没有去忙,就婆婆旁边坐了下来。她一听继母提到钱,心中警铃大作。

    “闲着没事,卖点吃食,哪能有多少钱,再说这是我女儿家,我和兰子也就是来打个下手。”张寡妇能独自拉扯一双儿女长大,也不是个简单人,她一听田兰继母话,就知道这是想来占便宜,马上打起了哈哈。

    “嗨,咱都是一家人,挣就挣了呗,有啥不敢说,还怕我跟你借钱啊!”继母一扬手,一副自来熟样子“你可是有福气,生了个好闺女,挣钱都不忘带上娘家,我就没这个命喽。”

    “呵呵,亲家说笑了。”张寡妇看见田兰继母,说后一句话时候瞟了一眼田兰。

    “亲家,我可没跟你说笑。”继母坐正了身子,一只手拍着桌子说“人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家田兰呢,有好事不想着自己家里。家里正是困难时候,你现日子好了,那也得拉拉娘家啊,怎么能向着外人呢!”

    “这话我就不明白了,什么叫向着外人?”瞧着田兰继母来着不善,张寡妇也有点不客气。

    “前沟三婶子,来赶了趟集,就拉了一坛子醋回去卖,现天天坐家里数钱。我问了,都说那醋是你给她。村里人来赶集,你都殷殷勤勤给人端汤倒水,我和你嫂子这头一回登门,你就给一碗干汤,我们连村里人都不如啊!”虽然话是婆婆问,可继母炮火都集中田兰身上。

    田兰这才明白过来,感情是那天赊给三婶子那坛醋惹祸。她当时只是觉得三婶子是个能说会道有头脑人,她应该能卖得出去能帮自己拓展市场,就主动把醋赊给了她。哪想到会引来继母这尊瘟神。

    继母炮弹打完了,看田兰还是没说话,索性自己说道:“你们家大业大,也不乎这一星半点,既然这样你们也把醋给我,我也回去卖醋。”只说给,却不说赊,摆明不想掏钱。

    转过头又哀哀地对田兰婆婆说:“亲家,你是不知道啊,那些年田兰他爹躺床上看病吃药,愣是把家底掏光了,我私房钱也全贴进去了。这接着她哥又结婚,家里现是一河滩烂账啊!”

    田兰早料到继母是来占便宜,她前面说醋,田兰也不搭理。可她说田兰爹看病花光了钱,便宜哥哥结婚欠了账,这触动了田兰那根敏感神经。就是因为这两个理由,田兰才被卖了,而且是卖了两次。

    “我爹瞧病那花是自己积蓄,至于你儿子结婚,那是把我8块钱卖了,换钱。”田兰非常激动,脸气得通红,调门也是前所未有高。

    小店本来就不大,客人们听见吵了起来,纷纷围过来看热闹。

    “还反了你了,我是你娘,有你这么对娘说话吗?”继母跳了起来,指着田兰鼻子说。

    “我亲娘早死了,我现娘这,你算什么东西。”田兰拉着婆婆,昂首挺胸站继母面前。

    “我虽没生你,可我养了你啊!”继母一屁股坐地上撒起了泼“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看看,哪有女儿这么说娘。”

    田兰本来还想接着和继母争下去,可瞧她双腿大开坐地上撒泼,道行还浅田兰傻眼了。

    张寡妇拍了拍田兰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随手拉了旁边一条板凳,田兰继母面前坐下。原本顾忌着她是田兰娘家人,张寡妇还比较客气称呼一声亲家,现瞧田兰满脸厌恶,不想认亲态度,张寡妇也懒得客套:“这寒冬腊月要过年,你一早上跑到我家店里撒泼打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要钱还是怎么。”

    “什么什么意思,大家评评理,我来看我女儿,却被女儿骂,这是造什么孽哦。”田兰继母坐地上,伊伊呜呜哭诉起来,还顺手抖乱了头发。

    “呦,看女儿,我可没见过空着手看女儿还坐人家门口哭,这是腊月里寻晦气呢吧。”张桂香不阴不阳讽刺田兰继母。

    “我不是她女儿。”田兰大吼。

    田兰继母又开始哎呦呦哭诉,周围看热闹人越来越多,润叶娘今天也来帮忙,闹起来之后她就和润叶一左一右占到了田兰身边。她拽了拽激动地田兰,田兰耳边嘀咕了几句,田兰冷静了下来,趁着婆婆和姐姐夹枪带棒数落继母时候,自己好好想了想。

    名义上坐地上女人是自己继母,她占有道德制高点,现自己日子刚有点起色她就来闹,想要分一杯羹。这往后要是自己日子越来越好,她还不得闹得频繁大,必须想个法子让她以后再也不能闹。

    田兰打定主意,又人群里搜寻了一阵,果然看见几个喝过她免费羊肉汤田家沟人,应该是一起来赶集,“各位父老乡亲,既然闹起来了,我索性也就不遮掩,把事情摊开来说,大家也给我评评理。”

    田兰眼角挂着泪水,带着哭腔说:“我田兰自小田家沟长大,座有田家沟人,对我也是知根知底。我娘死得早,爹又后娶了一个继母,半年多前我爹也死了,爹死后没几个月继母就把我卖了,换了钱给自己亲儿子娶了这么个儿媳妇。”说着,手指向继母身边站着便宜嫂子。

    人群开始窃窃私语,有些知道这件事人向不知道人详细解释来龙去脉。

    田兰继母感觉气氛不对,跳起来指着田兰鼻子说:“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爹死了,我还操持着把你嫁到这么好人家,你这样对我还有么有良心。”

    “你嫁到我家时候,我已经村里上小学了,用不着你拉扯,再说我还有爹呢。至于嫁人,我可是张家把彩礼给你当天,就坐着驴车来了张家湾了,身边只有一个包着几件旧衣服包裹,”田兰现想来都有些心酸,眼泪扑扑往下掉。

    看田兰哭了,润叶娘和润叶安慰着她,张桂香绕着人群走了一圈,边走边说:“各位大哥大姐给评评理,当初是我去送彩礼,送完彩礼,她家就说啥时候结婚都行,反正她家什么都不会陪送。我弟妹他们结婚过事情时候,也没见娘家来一个人,现看着有便宜了,就开始往上粘,想攀亲家了,美得你。”后一句话,张桂香是对着田兰继母说,唾沫星子喷了她一脸。人群骚动越来越大,不少人都开始指责继母卖女儿行为。

    今天店里忙,张有堂见自己也搭不上手,就带着孙子孙女去集上玩,省得两个小东西家添乱。润生一直店里干活,看着女人们吵了起来,估摸着要出事,就赶忙出去找他爹。张有堂回来时候吵得正激烈,围观村民议论声也很大,他叫了半天别吵了也没人搭理,索性从手边桌子上抄起一只碗,砸了下去,所有人瞬间安静。

    “都别吵吵了,有话好好说。”张有堂披着青色棉衣,威严地说。

    一时间空气凝结,没有人敢说话。田兰想了想站出来说道:“今天事因我而起,我本不想闹大,可既然已经扯破脸闹开了,那倒不如掰扯清楚。”

    “我七岁死了娘,你嫁到我家,到我十七岁出嫁,整好十年。我爹一个人挣工分养活我那是不成问题,这就不说了,就算是你养活了我,我一年8块钱能花到不。”田兰抬头看了下人群。

    有好事者说:“一个娃娃家,一年哪能花那么多钱。”

    田兰继续:“大家都说了,花不到,那我就算是我花到了,1年8块钱。这笔钱我婆婆已经给你了,那你所谓养恩我就还清了。”

    继母想要争辩,田兰拦住她:“你先别忙,我还有话说。你拿着卖我钱娶了儿媳妇,现你们一家三口住田家沟。你们住房子是哪来?是田家祖上盖了传给我爹,我爹还要传给田家孩子,你凭什么住里头。”

    “我是你爹正儿八经娶回来,我怎么不能住。”继母喊道,便宜嫂子觉得田兰话有些不对,捣了捣自己婆婆。

    “对,你有资格住,可别人就不见得有了。而且你住一间房就够了,可家里却不止一孔窑,我是嫁出去闺女,我可以不要,可田家族里有资格要人不少。我是我爹亲闺女,只要我愿意,族里房子不够人家就能来住。”这年月穷,家家孩子又多,很多人家都不够住。田兰用那几孔窑,把田家沟大多数人家都绑到了她这艘船上。

    继母一听这是要赶他们出田家沟,那哪行,又坐到地上嚎了起来。田兰任凭她嚎,也任凭围观人交头接耳,自己悄悄地对润叶说:“润叶,你回去,给我拿些纸笔来。”

    润叶飞跑回家,从自己屋里拿了纸笔。

    田兰接过纸笔,对继母说:“要想我不回去跟族里说也行,可你得给我作个纸,保证以后再不登我张家门胡搅蛮缠,我和你们也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继母听了这话也不嚎了,呆呆愣那。

    人群中有素来和张寡妇家、张有堂家交好,趁机说:“应下吧,应下房子就保住了,不然全家睡山坷垃啊。”

    继母像抓着救命稻草般应了下来,田兰写了字纸上摁了手印。事后回想起来觉得上当了,可也无济于事,只能数落数落和自己同去儿媳妇消消气。

    因为这场闹剧,后一天生意没能好好做,田兰觉得很抱歉,大家都说这不是她责任。

    农村没什么娱乐活动,大家凑一起都喜欢张家长李家短传闲话,随着大家过年走亲戚步伐,田兰家这出闹剧传遍了原西县,甚至连邻县人都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肥肥一章,有木有很幸福,下一章讲姐姐姐夫爱情故事。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