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32夸赞

32夸赞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毫无疑问,第二天清晨田兰起迟了,她躺炕上眨巴眨巴眼睛,头脑清醒了,双腿并拢、双手向上,习惯性拉直身体想伸个大大懒腰。

    “嘶,好痛。”□疼痛让田兰一个抽抽,身体蜷成了虾状。

    那个人真是,什么也不懂,昨晚上就这么直直戳进去,估计现□已经红肿一片了。田兰躺炕上幸福抱怨着。

    要说上辈子,田兰虽说不上阅男无数,可经历过男人绝不止矮丈夫一个,她当初南方打工时,也是有过相好,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没有一个人愿意娶她。现把张家栋和她记忆中男人们一一对照,田兰像偷着了大米老鼠一样,裹着被子“吱吱”笑,从昨天生涩表现看,张家栋同志十有□是个处男。

    张家栋天一亮就出门绕着村庄跑圈,张寡妇早起做好了早饭,听到院子里有走动声音,出门一看正是张家栋跑完步回来。“回来啦,饭做好了,去叫兰子起来吃吧。”

    “哎,”张家栋应了一声,进窑,拿起挂墙上毛巾擦汗。

    正擦着汗,张家栋听见窑里有“吱吱”声音,他还以为是有老鼠,结果顺着声音一找,炕上被窝一缩一缩,是田兰裹被窝里笑呢。

    “大清早,想什么事呐,这么好笑。”张家栋走到炕边,轻轻地掀起被子,露出田兰头。

    田兰正仰躺炕上窃喜,张家栋笑脸就出现她上方,她看着他,好像老处男三个字就刻他脸上,忍不住又“噗吱”一声笑了。

    “笑什么呢,起来,娘把饭都做好了。”张家栋被田兰笑得有些不自,威胁道“再不起来我可就掀你被子啦!”

    因为昨晚事,田兰现全身光溜溜,可不敢让张家栋把被子给掀了,“我就起来,你去娘那吧,别让娘等急了。”

    “我等你一块过去。”

    “哎呀,你先去吧,你不走我怎么穿衣服。”田兰红着脸小声抱怨,看她那样张家栋也想起昨晚事,脸红红出去,把屋子留给田兰。

    田兰忍着身上不适匆匆洗漱,等她到了婆婆住那孔窑里,张家栋已经坐炕桌边吃起早饭,他旁边明显还放着一碗糖水蛋。田兰他旁边坐下,端起碗小口吃起来。张寡妇坐对面,自己也不吃,就那么嘴角带笑看着他们俩。

    张家栋被他娘看得有些不自,“娘,你也吃啊,别光看着我们吃。”

    “哎,哎,都吃,都吃。”张寡妇端起碗,整个早饭时间她脸上笑就没消失过。

    吃过饭,田兰抹抹嘴就去了店里,张家栋家帮着他娘酿一批醋。田兰到了店里,自然是迟到,免不了又被姐姐一通挤眉弄眼说笑。

    张家栋家帮着他娘忙乎一早上,吃午饭时候说:“娘,这酿醋都是体力活,你年纪大了弄不动,田兰一天到晚又要店里忙,不行就别酿了,别把身子累坏了。”

    “不累,今天也就是有你家,平时我下料都是请村里人来帮忙,按天算,给钱。

    ”张寡妇给儿子夹了肉,昨晚上田兰做菜很多,剩下不少,娘俩把菜热热,又炒了个青菜,就是今天午饭。

    “醋卖这么好吗?还花钱请人。”张家栋不解。

    “这你就不知道了,娘给你看样好东西。”张寡妇放下筷子,转身去炕柜上,里面掏啊掏,把装钱匣子掏出来,放炕桌上,推到儿子面前“打开看看。”

    张家栋知道这是家里钱匣子,放下碗筷,擦擦手,打开匣子,眼睛瞪得老大,抬头看他娘,“娘,咱家哪来这么多钱。”

    “瞧你个没出息样,眼睛睁这么大别把眼珠子掉饭碗里。”张寡妇取笑儿子“这钱哪来,挣得呗,还能是抢。”

    “我结婚不是都把家里掏空了吗?这才多长时间,就攒了这么多。”张家栋不敢相信。

    “这有啥,兰子和你姐他们开着店,我又家酿着醋,大半年攒这么些钱不算多,要是一早我们就按兰子那法子卖咱家醋,早就不止这些了。”张寡妇把田兰用赊卖方式销售自家醋事告诉了儿子,顺便也讲了继母腊月里来寻晦气事。

    “兰子是个不错孩子,会挣钱又顾家,连你姐公公张有堂都说,田兰是个有本事、能挣大钱料,让你姐夫他们有事多听她。你能娶着她,也是你爹天上保佑,你可得对她好点,也点让我抱上孙子。”

    “娘,你这都说啥呢。”母亲后那句话让张家栋不好意思了。

    合上盖子,把那一匣子钱递给他娘:“娘,这钱你可收好了,家里平时就你们两个女人,放这么多钱不保险,不行还是存到银行里去吧。”

    “放家里应该没事吧,外人也不知道咱家有这么多钱。”张寡妇有些犹豫,前阵子田兰说过要把钱放到银行,现儿子也这么说,难道真不能把钱放家里。

    张寡妇是老辈人、老思想,她就觉着钱放自己眼皮子底下才保险。

    “咱家又是开店又是卖醋,挺扎眼,回头我还是抽空和田兰把钱存了吧。我倒不是担心这钱,主要是怕有人因为钱惦记上咱家,我又不家,到时候万一把你们俩伤着了可怎么办。”张家栋说出自己担心。

    他娘想想是这么个理,现不比大集体时候,大家手脚一年四季都捆土地上,如今田里不忙时候,外头整天闲晃二流子可不少,“那行,回头你去把钱存上。”

    吃过饭休息了会儿,还没等张家栋撸起袖子继续干活,批醋人就来了。和刚开始不同,现来批醋都是带着现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些做熟了,都是直接拿空醋坛子来换一坛醋。

    田家沟三婶子正好也来拿醋,瞧见张家栋,“老姐姐,今天这个帮忙挺面生,以前没见过啊。”

    张寡妇抿着嘴笑,“她三婶子,你说啥那,这是柱子我儿子,回来探亲,他和兰子还是你做媒呢!”

    “哎呦,是柱子啊,别说我还真是第一回见到真人,可比照片上还展扬。”严格来说田兰是张家花钱买来媳妇,三婶子多也就算是一个买卖双方中间人,不过为了顾着田兰脸面,张家人还是习惯性称她为媒人。

    “一回生二回熟,以后见着就认识了,柱子刚从战场上下来,现是连长了,这不惦记着家里,一有空就回来瞧我和兰子了。”做母亲总是喜欢熟人面前夸赞自己儿子,张寡妇也不例外。

    三婶子接着她话茬逗着趣,两个人越聊越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二补上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