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33揍人

33揍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日头渐渐偏西,估摸着不会有人再来拿醋,张寡妇对儿子说:“时候不早了,店里差不多该关门了,你去迎迎兰子吧!”

    张家栋掸掸身上灰,进屋换了件干净衣服,回家能有干净衣服穿,还得益于他刚下战场时打那封电报。家里人一接到电报,欢欣鼓舞,备下了各种好吃喝等他回来,忙忙乱乱准备中,张寡妇想起儿子当兵这么多年除了军装就没啥衣服,上次匆忙回来结婚,没有衣服换,还是儿媳妇拆了几件旧衣服,赶着拼了一件出来。

    现条件家里条件好了,哪还能让儿子再穿旧衣服拼出来衣裳。张寡妇给田兰拿了点钱,让她去供销社扯些布,照着上次那件衣服尺寸,让儿媳妇女儿家缝纫机上给做了几件衣服备着,这不现就派上用场了。

    跑五公里越野和吃饭一样勤张家栋,长腿一迈,没几分钟就到了店里。店里还有些跑晚班司机提前吃晚饭,瞧见张家栋来了,姐姐姐夫和有眼色让田兰先回去,走时候润叶娘还说让他明天来家里吃饭。

    像昨天一样,田兰前面走,张家栋后面晃,要是不知情人瞧见肯定以为他们俩是互相不认识路人。

    天上晚霞散发着后光芒,晚归农人也早已回家,一眼望去,村里土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正走一小段没有人家路上,不知道哪里突然传出了信天游:

    青线线蓝线线,

    蓝格莹莹彩,

    生下一个兰花花,

    实实爱死个人!

    五谷里田苗子,

    唯有高粱高,

    一十三省女儿哟,

    数上兰花花好……

    田兰听见歌声立马站住不动。

    张家栋听见有人唱歌,以为是村里哪个后生向喜欢姑娘示爱,笑了笑继续往前走。走到田兰身旁,“兰子,怎么了,怎么站着不动了。”

    田兰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走路上听见有人冲自己唱酸歌,多也就是心里骂上两句,然后加脚步离开。今天却觉得尤其委屈,站那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

    张家栋一转脸,瞧见自己小媳妇,鼻头红红掉眼泪,再一联想听到信天游,侦察连长明白过来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哇”一下,田兰哭大声了,像幼儿园里被同学欺负小朋友一样,抽抽噎噎向老师告状:“村里一些二流子,经常趁我晚上从店里回来时候,路边对我唱酸歌,有时候还想拦着我说话。咱家就我和娘两个人,怕娘担心,我也不敢告诉她。有时候怕极了,就带上根烧火棍。”

    张家栋一听,立刻火冒三丈,好嘛,自己前线流血牺牲,这些二流子就家调戏他小媳妇。

    他压着火气,说:“兰子,你先别哭,我送你先回家。”

    说完,拉起田兰手,拖着她就往家走。到了家门口,张家栋又说:“你先进去,把饭做好,我有点事马上回来。”也不等田兰说话,大步流星就走了。

    田兰知道他这是去教训那些二流子了,心里一阵甜蜜。刚想跟他说,下手轻点,别伤人,到时候要赔医药费就吃亏了。可抬头一瞧,人早没影了。

    张家栋一开始是没注意,后来田兰哭了,他再一想,听声音唱酸歌不就是村里有名二流子张润银。他回到刚才小路上,从路边柴草堆里揪出了张润银,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顿老拳。张润银被打鼻子口里直流血,想叫救命,看张家栋那副庙里怒目金刚样儿,又不敢了,怕人还没来自己就被他打死了。

    张家栋乱揍一通出了气,把张润银踩地上,“说,平时还有谁像你一样,对我媳妇胡骚情。”

    张润银这样二流子哪是张家栋对手,还没等他把战场上对付敌人手段使出一二,就什么都招了。张家栋丢下他,去找其他人麻烦,末了还不忘威胁一句:“你今后见着我媳妇好都绕着走,我以后会经常回来,要是我再听见风声,说你不老实,我打折你腿。把我这话也给你们那一伙人都说说。”

    瞧见张家栋走远了,张润银才从地上爬起来,吐了一口带血唾沫,“呸,老子今天真是倒血霉,这杀神怎么回来了。”

    张家栋很就处理完了几个二流子,回窑换了件衣服,洗了洗手和脸,去旁边窑里吃饭。

    田兰今天从店里带回了大骨汤和红烧肉,热一热,再炒盘子青菜,晚饭就做得了。张寡妇看只有田兰一个人回来,问了句柱子去哪了。田兰推说路上遇到熟人,张家栋停下跟人聊天,一会就回来。又用姐姐家邀请他们明天去吃饭事,转移了婆婆注意力。

    吃饭时候,婆婆就说:“柱子,兰子回来说,你姐家让咱明天去吃饭,是支书亲自说。我看你明天就不要家帮我了,早上和兰子一起去店里看看吧,好歹是自家生意,你也应该了解了解情况。”

    姐夫能听见了,张家栋很高兴,可是因为姐姐婚姻,他还是不喜欢那家人。听了他娘话,张家栋也没应声,只是低头猛吃。田兰知道他心情不好,旁边和婆婆说起了这两天店里趣事。

    吃过晚饭,一家人聚窑里好好地拉了一通家常,主要是张家栋给她们讲南方风土人情和战场见闻。

    很晚了,两个人才回到自己窑里,洗洗上炕。

    暖暖被窝一钻,田兰就觉得身上有一双不老实手动,一巴掌拍下去,“别动,睡觉,昨天晚上把人弄得疼死了。”

    “是吗,哪弄疼了?你告诉我,我今天小心点,保证不让你再疼。”食髓知味张家栋不为田兰疾言厉色所动,继续攻城略地。

    “我说真,到现还疼着呢,你别动,再动我就叫娘啦!”田兰威胁道。

    “那你就叫呗,娘就算听见也会当没听见。”张家栋耍起了无赖,复又缓声说“兰子你就给我吧,迟大后天一早我就得走。”

    “什么,怎么这么急?”

    “这次本来就是为了去连长和指导员家,回来探亲这几天,还是团长特批给我。这次战斗,部队伤亡很大,指导员又是刚来,不太了解情况,我得赶回去。”张家栋仰躺着,看着窑顶。

    “哥,你走之前,咱去趟县城吧。听润叶说,县里照相馆,有张漂亮大幕布,咱们去拍张照吧。我们结婚时候,连张合照都没有。”听说张家栋很就要走,田兰有些不舍,头趴他胸口,轻声细语说。

    “行,咱去县里照相,多照几张,到时候洗两套,家里留一套,我带一套走。”张家栋觉得田兰嫁给他,他连张合照都没给人,有些过意不去,又想到中午他娘拿给他看那匣子钱,“你昨天说娘窑里有比金子还好东西,是不是指那匣子钱。”

    “娘给你看过啦。”田兰毫不意外。

    “嗯,看过了。你们怎么把那么多钱放家里,这多不安全,家里就你们两个女人,万一有人谋财害命怎么办。”张家栋对于家里两个女人安全很是担忧。

    “我们一开始也没意,这做生意,到时候就往家拿钱,拿了钱娘就放匣子里,也是到后来钱越来越多,我们才发现。我想把钱存到银行里,可又怕本来没啥人知道咱家有钱,这一存,人家知道了,反而被惦记上。”田兰说出自己顾虑“而且,娘也不敢让我一个人拿着钱去存,怕被偷了。”

    “那这样吧,明天咱们去我姐家吃饭,后天你和我一起去县城,咱既拍照片又存钱。回头我直接从县里走,你带着存单回来就行,这样也不扎眼,对外就说你是去送我。”张家栋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这主意好,咱就这么办。”田兰附和,听着张家栋语气很和缓,她想了想,试探说“哥,你知道姐夫耳朵好了,高兴不?”

    “当然高兴,润生哥是个好人,不该让他受那份苦。”伸出手,摸了摸田兰头发,张家栋继续说“润生哥把来龙去脉都告诉我了。”

    “那你知不知道,姐姐嫁给姐夫是她自愿,和你当兵事没关系。”

    “你说啥?”张家栋声音突然,震得田兰耳朵一响。

    “小声点,把人耳朵都震聋了。”拍拍张家栋胸膛,田兰发泄不满。

    发泄完,田兰把那天姐姐跟她讲话,一字不差都告诉了他。

    张家栋张着嘴,愣了半晌,才叹了口气,“哎,我这个姐姐呀!”

    “姐姐咋啦,我觉得她挺勇敢。”自从姐姐那天和田兰讲了她和姐夫故事,就奠定了她田兰心中女中豪杰形象。

    “我只是感慨,我姐她怎么能想出假怀孕骗娘让她结婚这招。”

    “这有啥,反正他们结婚后,很就有猫蛋、狗蛋了。”

    “咱们也结婚领证了,咱要不要也生两个孩子来养。”

    一室春光,让月亮也害羞躲到云后。

    作者有话要说:3一章啊,迟到了,但是很幸福,有木有······

    让花花砸死我吧!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