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34县城

34县城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因为不想再被姐姐他们笑话,田兰睡得特别警醒,天刚麻麻亮,她就醒了。借着窗外微弱光,她躺张家栋怀里,数着他睫毛。这是田兰以前一部电视剧里看到情节,蜜月旅行,娘趁郎睡着,数着他眼睫毛,田兰一直觉得那样场景很温馨、很幸福。现有机会,她也想试试。

    还没等田兰数完,就感受到身边人动了动,她赶忙闭上眼睛装睡。

    迷迷糊糊地醒来,张家栋觉得半边身子有些沉,偏过头一看,是田兰半趴他身上。轻轻地把她头放回枕头上,张家栋下炕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出门跑步去。

    田兰听见关门声,睁开眼,偷偷呼出一口气,庆幸没有被发现。

    吃早饭时候,张家栋把后天就要走事给他娘说了。

    “这才刚回来,怎么就要走啊?,不能家再多待两天?”刚回来就又要走,张寡妇有些舍不得儿子。

    张家栋把昨晚和田兰说得话又对他娘说了一遍,张寡妇知道儿子外头是有正事,虽然不舍,但还是顾全大局。

    按照惯例拿醋人都是下午来,一批醋正缸里发酵,上午家里也没什么事,一家三口就一块去了店里。

    刚到店里,还没站定,张家栋就被人拦截了。责任制之后,村支书张有堂赋闲家,店里事他帮不上忙,孙子孙女又都送学校去了,他每天无所事事,多就是去公社找人下盘棋。听说张家栋回来,高兴地不得了,一大早就泡好茶,把待客纸烟也拿了出来,专等着他来。

    张有堂年轻时候当过村里民兵队长,解放战争时期,还抬着担架跟着解放军上过战场。一个老担架队员和一个刚从战场上下来解放军战士,两个人热火朝天聊了一个上午,满窑都是烟味。润叶娘进来叫他们吃饭,还被烟味给呛着了。

    “抽烟,抽烟,就知道抽烟,天天半夜咳嗽,你舒服啊!”润叶娘数落老伴,又对张家栋说“饭都做好了,娃他舅,吃饭吧。”

    “我现一天到晚闲着,就剩这么个嗜好了,你还要管。”张有堂不甘示弱吼着“女人家就是话多,柱子,咱先吃饭去,吃完了接着聊。”

    一顿饭,有酒有肉吃得很是开心。因为那封看过无数遍信,张家栋见了猫蛋就叫她张汀芷,倒是没有惹小猫炸毛。只是吃到一半,狗蛋突然张着油乎乎小嘴说:“舅舅,你从老远地方回来,给狗蛋带啥东西了没?舅娘逢集时候,还会给狗蛋买好吃呢!”

    孩子话,让张家栋一阵惭愧,是啊,外头这么多年,他都没给家里人带过什么稀罕物。

    “吃还堵不住你嘴啊,小孩子家家,不能随便伸手跟人要东西,娘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姐姐教训起狗蛋。

    “姐,别吓着孩子,是我不对,外头这么多年,也没想着给家里人带些稀罕物,是我不对。”张家栋笑着对两个孩子说“舅舅南边当兵,南边有海,等回去了,我托人捎几只海螺,舅舅给你们寄回来好不好。”

    海螺自然是没见过,可是书里提到过,猫蛋一听舅舅要给她寄这么稀罕东西,连声说好,小脑袋瓜里还想着到时候把海螺带到学校,同学们该多羡慕她。狗蛋还小,不知道海螺是什么,反应没有他姐姐那么强烈,况且他只对好吃感兴趣,海螺听起来不像是好吃东西。

    因为张家栋明天就要走,吃过饭,田兰连店子都不顾,一家三口赶着回家,给张家栋准备带走东西。

    这倒是让张有堂一阵惋惜,觉着今天没聊兴。晚上躺炕上还发感慨:“老话都说,‘少不离家是废人,老不离家是贵人’。柱子外头闯荡这么些年,果然长进了,不像咱一天到晚窝山沟沟里人了。”

    回到家,张家栋烧火,田兰准备路上带吃食,婆婆把早上老街买土特产和准备给张家栋带走一些衣物整理整理。

    张家栋一边拉着风箱一边说:“上次你给我带酱,家里还有吗?有话再给我多带点,部队里战友都喜欢,上次带那瓶都吃完了。”

    “那酱就是普通酱加些辣椒什么熬,你要是想带,我这就熬。”当初给张家栋带那瓶酱,完全是因为家里穷,没什么好让他带走,再加上大家都说田兰做得酱好吃,田兰就顺手做了一瓶,让他带上。

    田兰记得当初想着南方湿热,为了保存久,还特意把酱做得特别咸,“哥,那瓶酱我做特别咸,你都吃完啦,还让你战友也尝了?”

    看着田兰一脸意外表情,张家栋笑了,“这事说来话长,你不知道,我们打仗时候哪有时间吃饭啊,都是些罐头、压缩饼干什么。刚发下来时候,一个个等不及打开来尝,都觉着好吃。等正儿八经打起来了,天天吃那没滋没味东西,大家都腻得慌。”

    张家栋想起那帮人吃压缩饼干时受罪样,就觉得好笑,“南边热,东西摆不住,我怕打完仗回来,酱坏了不能吃了,走时候就把你那瓶酱带上了,反正那瓶子也不大。时间长了,那压缩饼干我也吃不下,就天天蘸着酱吃,别说又咸又辣还真不错。有战友瞧见了就也来刮上点,一来二去,没几天一瓶酱就没了。”

    “你们部队人不会都刮过那酱吧!”田兰有些着急,那酱做好了之后她尝过,说实话和她真实水平相距很大。

    “差不多吧,反正找我要酱人不少。”战场上发生都是要命事,吃饭要点酱这种小事,张家栋也没放心上,要不是走时候有人提起,他都不记得了。

    “不行,待会儿我回趟店里,多拿几个瓶子,再拿些作料,我要好好熬一锅酱。”田兰可不愿意让丈夫战友,以为她手艺就是那瓶酱水平,她要好好表现表现。

    田兰从店里拿了些辣椒、芝麻、生姜、蒜瓣之类,用自家酱加上好多猪肉末,熬了老大一锅酱。

    第二天一大早,小两口拿上一大堆东西,揣着钱匣子里所有钱,拦了辆顺风车去县城。因为带东西实太多,拎着它们满县城跑得实不方便,他们先去了润叶教书学校。润叶自从过完年来县里,就没有时间回家,她二叔升官去了市里,家也搬走了,她一个人县里有些孤苦伶仃。看见田兰他们来,非常高兴,要不是她有课,都想和田兰一起去街上逛逛。

    把东西放进润叶宿舍,田兰和张家栋先去了银行,毕竟揣着那么大笔钱街上闲逛,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打开张家栋军挎包,拿出婆婆用布里三层外三层包了好几遍钱,一层层掀开后,把钱捧给办事员。

    办事员接了钱,用眼睛把田兰和张家栋上下扫描了好几遍。可能是因为张家栋穿着军装,银行办事员虽然惊讶但也没说什么,很麻利把钱存了。热乎乎鲜出炉存折拿到手,田兰无比庆幸是和张家栋一起来存钱,这年头能一次性存几千块钱人并不多,要是她一个年轻姑娘独自来存钱,人家还不知道该怎么审问她呢。

    田兰把存折放好,和张家栋一起去了照相馆。照相馆和银行一条街上,用不了几步路就到,照田兰观察,县城商业区和他们公社老街格局差不多,就是房子整齐点,都是砖瓦盖得罢了。

    县城只有一家国营照相馆,照相馆里只有两块幕布,一块是十几年前就有金光照耀下□,还有一块是出,带着白塔颐和园□。不知道是不是张家栋穿军装缘故,拍照片老师傅让他们选□那块幕布,田兰看着幕布就想到红卫兵手拿红语录、跨步向前样子,控制不住笑了出来。

    张家栋以为田兰喜欢,就对老师傅说:“师傅,我们就要这块了,麻烦您拍好点。”

    田兰和张家栋坐凳子上拍了他们第一张合照。田兰觉得那块幕布也挺有时代气息,想再拍一张,“哥,咱们难得有机会拍一次照,把另外一块布也拍了吧。”

    张家栋想想也是,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多拍一张多留个念想。两人按着照相师傅指导,幕布前站好,又拍了一张。

    这年头照片都是有底片,要冲洗,不能现拍现取。因为张家栋要赶着回部队,田兰交了加急费,又说了一箩筐好话,和照相馆人商量好吃过午饭来取。

    从照相馆出来,两个人肩并肩县城大街小巷转悠,无论前世今生,原西县城对田兰来说都是陌生。张家栋这里读了三年高中,那会正是闹□时候,学校也不正经上课,没事时候他就喜欢县城四处走。现故地重游,他一处处给田兰指点:这是县革委会家属院,他假装尿急要借厕所,骗过看门老大爷,里面逛过;那是县图书馆,他经常那借书,然后躲到某段塌掉老城墙里看······

    逛了好久,等到两个人肚子都开始叫起来,张家栋领着田兰去国营食堂吃饭。吃食堂除了钱还是要票,田兰身上只有钱,好张家栋带了全国粮票。一顿饭花了不少钱,不过味道确实不错,分量也足,田兰请服务员拿了塑料袋,把没有吃完打包,准备带到小学给润叶。润叶回家抱怨过,学校食堂菜,不是白水煮土豆就是白水煮大白菜,连点油花都没有。

    吃过饭,两人去照相馆取了照片,又去润叶那拿包裹。拿好东西,田兰要送他,张家栋不愿意,说:“你这是第一次来县里,不认识路,润叶去上课了也不,把我送到汽车站你怎么回来,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这等润叶吧。天天家里忙,难得出来一次,这住一晚,和润叶好好聊聊,明天再回去。”

    田兰拗不过张家栋,只能小学门口目送他离去。

    因为有老师临时有事,润叶替人代课,下午上了四堂课,脚疼嗓子哑。等她一步一挪回到宿舍,透过门缝好像闻到自己屋里有肉香味,她还以为是太累了,出现幻觉。等她开了门,瞧见田兰正她冬天取暖小煤炉上煮东西。

    “兰子,柱子哥没走吗?你怎么还这?”润叶惊讶问。

    “他走了,晚班车走。咱们好久没见了,我想留下跟你聊聊。”田兰用筷子翻动着炉子上小铝锅。

    “你咋进我屋?”润叶看锅里有肉片子,伸手拈了一块放进嘴里“哎呀,真好吃,好久没吃肉了。”

    “什么我怎么进来,早上不是你告诉我,钥匙花盆底下嘛。”瞧见润叶又要来拈肉,田兰一筷子打到她手上“饭前要洗手,不知道啊,还是老师呢。去,先洗手去。”

    “遵命,田螺姑娘。”润叶俏皮立正敬礼。

    美美地吃了一顿,润叶捧着肚子坐凳子上,幸福地叹息:“自从过完年来学校,这是我吃得满意一顿啦!”

    “学校饭要真这么难吃,你以前日子都是怎么过?”

    “以前不是有我二叔家嘛,现他们搬走了,我又没地做饭,只能吃食堂,你瞧我都瘦了。”润叶把脸伸到田兰面前。

    田兰把润叶脸左左右右仔细看看,“是瘦了不少,你娘瞧见要舍不得了,有空就多回回家,家里肉管你够。”

    “有空我早就回家了,现这不是忙嘛,哎,这一个亲人都没有,我都想调回咱们公社教书了。”

    “别说这么惨兮兮,你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田兰拿出一瓶辣酱,她想着润叶一个人县里,吃饭不方便,给张家栋熬酱时候多做了一瓶。

    “哎呀,你熬辣酱!”润叶抱着瓶子“这下我又可以蘸馒头、拌面条了。兰子,你真是我田螺姑娘啊!”

    田兰润叶这住了一夜,两个闺蜜笑闹着,说了一夜私房话。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会写到润叶归宿,读过《平凡世界》亲们,你们想看润叶和少安一起还是和向前一起?评价里给我留言吧!

    感谢陌上、s、77jj、淡淡丄、12114129、贝贝利亚地雷。

    要开学了,各种聚会、请吃饭,近好忙,请大家多多见谅!

    昨天双先欠着,乖乖一定会补得,鞠躬······

    D*^_^*</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