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48吃饭

48吃饭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现是起步阶段,醋厂事无巨细都是田兰打理,田兰从办公室抽屉里拿出账本递给张家栋,自己去给他倒了一杯水。

    张家栋不是会计,账本上那条条框框里东西他看不懂,不过总计那一栏他还明白是什么意思,看到那上面数字,他惊讶道:“这么多钱,兰子咱家这都是万元户啦!”

    “万元户”是个鲜词汇,笼统来说就是家里有一万块以上存款,这甚至是许多拿工资城里人,一辈子都难以企及数字,怎能让张家栋不惊讶。

    不过接下来几天醋厂见闻倒是让张家栋觉得,家里这钱挣得还真是不容易。虽然花钱雇了些村民,可这一道道工序还得他娘和他媳妇亲自把关,原材料购买、成品醋销售都是田兰一个人,有时候一些远路客商半夜来拉货,田兰也要半夜起来去醋厂。

    张家栋有些心疼她们,说:“我现津贴也不少,你们家别那么辛苦,日子够过就行。”

    “这不光是钱事,这是份事业,是祖传家业,咱家当年山西······”人生事业、祖传手艺,这都是刚开厂时候田兰说给婆婆听,如今婆婆把这些话又都说给了张家栋听。

    既然母亲和妻子都想把醋厂开大开好,张家栋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家辛苦人是她们不是他。

    他们这孩子生下来登记户口是需要给钱,小孩子要户口又没什么用,很多农村人为了省几个钱,都是拖到孩子要读书,实挨不下去才登记。因此,小海老家并没有户口,这倒是给他们省了不少事。

    张家栋老同学、原来公社文书曹根生已经升任公社副主任,给他打了个招呼,他帮助下小海户口和领养证明很就办了下来。

    虽然家里很忙,可是田兰想着,既然小海名义上是她儿子了,她怎么着也该给孩子买点东西,以示庆祝。柱子娘觉得田兰一天到晚忙,也没空歇歇,趁着现张家栋家,干脆让他们一家三口去县城逛逛,县里东西怎么说都比公社强。

    照例是公路边拦了一辆顺风车,三个人没费多少事就到了县里。田兰提议下,他们先去国营照相馆拍了一张家庭照,看到那熟悉□背景,田兰和张家栋相视一笑。

    拍完照,财大气粗田兰去华侨商场给小海买了一身据说是外国货好看行头,又供销社扯了好些布料。田兰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小海满大街转悠,水果糖、花生糖、大精果、蜜枣买了好多,看着两个人那么乐,张家栋只能笑嘻嘻认命,心甘情愿当起搬运工。

    逛到上次许向前卖煎饼那块,田兰左右张望好久都没有看到他,张家栋看田兰样子觉得奇怪,就问:“你这是找什么呢?掉东西啦!”

    “没掉东西,我找人呢。你不是托过一个叫许向前战友给咱家送过东西嘛,我腊月里和润叶来办年货时候,这一带见他摆过煎饼摊,今天怎么没有了。”田兰知道许向前打算靠卖煎饼来谋生,而做生意忌讳就是挪动地方,所以今天没看到许向前她觉得很奇怪。

    “可能是腊月里放假,随便摆摆,现上班去了吧。”张家栋知道许向前家有关系,他本人又是伤残军人,地方上肯定安排了不错工作。

    “不可能,许向前把工作都辞了,准备靠卖煎饼过日子,为了把煎饼里酱做好吃,正月里还专门到咱家来问我学过熬酱呢!”田兰斩钉截铁说。

    “怎么会这样?”张家栋不解。

    田兰把许向前那番不想一辈子当个看大门废人话给张家栋说了,听后张家栋谈了口气:“他那么好前途就这么没了,不甘心呐!”

    人就是这么不经念叨,张家栋和田兰还没走几步,就迎面撞上拎着菜许向前。

    许向前看到他们先是一愣,而后很反应过来,笑嘻嘻走上前拍着张家栋肩膀说:“哎呀,你这是回来探亲吧,跟嫂子来城里买东西?都这个点了,还没吃饭吧?我家就前头,走走走,到我家,我给你们做饭吃。”

    许向前不容反驳拽着张家栋就走,田兰拉着小海后头跟着。许向前一家住商业局分配给他父亲房子里,父母都是都很忙,平时中午单位食堂吃,家里就他一个人。

    “连长,嫂子,你们先坐,我去弄几个菜来。”把他们领进家门安顿好,许向前准备去厨房里做饭。

    “这好久不见,你们兄弟之间好好聊聊,饭我去做。”田兰从沙发上站起身,撸着袖子对许向前说“你给我指指你家油盐哪就行。”

    “来者是客,咋能让客人做饭呢!”许向前不肯。

    “什么客人不客人,让你嫂子做去吧,她手艺比你强,你不是还专门跑到我们家让她教过你嘛。我难得回来探次亲,咱们坐下好好聊聊。”张家栋拦住许向前。

    许向前想了想,点头道:“行,咱们就好好聊聊,家里还有瓶好酒,待会咱俩开了。”

    看到小海一直安安静静坐张家栋身边,许向前拿了些糖果给他,顺嘴问了句:“这孩子是哪个亲戚家?”

    许向前知道张家栋夫妻还没有孩子,他送东西去张家时候见过猫蛋狗蛋,知道眼前这个孩子不是张家栋姐姐,所以问了一句。

    “这是顾连长儿子,顾晓海。小海,叫叔叔好。”张家栋摸着小海头说。

    小海抬起头,含着糖嘴里模糊冒出声:“叔叔好。”

    “哎,你好。”许向前应了小海,而后看向张家栋“顾连长孩子怎么会跟着连长你这?”

    “小海,去厨房找阿姨,看看饭好了没有。”张家栋给小海拿了几颗糖,打发他去厨房找田兰。

    孩子走了之后,张家栋才把顾家事说给许向前听。

    田兰是开过饭店人,没多久香喷喷饭菜就上桌了,小海要帮着端,田兰怕他不小心把碗打了,像个老母鸡一样身后护着,许向前看到说:“嫂子是个好人,小海能跟着你们过,也算是他造化。”

    许向前把家里那瓶他爹珍藏好酒开了,和张家栋一人一个玻璃杯边喝边聊。

    “听你嫂子说,你开了一个煎饼铺子,我们刚才还那边找来着,怎么现不开了。”两个人碰了杯酒,张家栋关心问。毕竟按田兰说法,许向前是铁了心要靠卖煎饼过日子。

    “嗨,这事说来话长。”许向前抿了口酒,拍着那条断腿说“因为这个,回来之后地方上给了个伤残军人待遇,家里又托了些关系,把我弄进机关看大门。一天到晚混吃等死,我不乐意,就自己出来摆了个摊。一开始生意不好,多亏了嫂子点拨,后头生意就好做了,来我敬嫂子一杯,谢谢嫂子。”

    许向前端起酒杯敬田兰,田兰也喝口饮料意思了一下。

    许向前接着说:“还别说这做生意就是比拿工资挣得多,我这一个月挣得比我爹妈加起来都多,可你挣钱了就有人眼红,跑去把我给告了。说我什么手续都没有,把我关进了派出所,我家老头子废了半天劲才把我弄出来,本来他们就不同意,觉得我出去摆摊是给他们丢人,这下直接就放话了,要是再出去把我另一条腿也给打折了。”

    许向前很是苦闷,又喝了一大口,田兰和张家栋也没有办法,只能边上劝着。

    自从煎饼摊子不开了,许向前就变得消沉,天天闷家里,不是抽烟就是喝酒,从小一起长大那些朋友也不去走动。向前妈很担心儿子,怕他一个人家又不吃饭,下班后匆忙从医院打了些饭菜回来,没想到回来却看见儿子和几个陌生人坐桌边吃饭喝酒。

    “妈,你怎么回来了,医院里近不是忙嘛。”许向前问道。

    “妈怕你一个人家又胡乱对付,从食堂打了些饭菜回来,这是来朋友啦。”向前妈对笑着田兰他们打招呼。

    “这是我以前兵连连长,是咱们县跃进公社人,近回来探亲,这是他妻子和孩子。”许向前向他妈妈介绍张家栋一家。

    田兰和张家栋都起身交了声:“阿姨好。”田兰还教小海叫奶奶。

    向前妈很高兴有人能来看许向前,“你们好,你们好,坐,我出去再买几个菜回来。”

    向前妈放下铝饭盒就准备往外走,被田兰拉住,“阿姨,桌上都有这么多菜呢,够吃,都这个点了,阿姨也坐下来吃吧。”

    “妈,别忙乎了,这会儿外头也买不到菜,连长和嫂子都是自己人,不乎这些,你也坐下吃吧。”许向前对他妈说。

    向前妈拗不过众人,只得拿了碗筷坐下一起吃。

    作者有话要说:乖乖小时候就是“黑户”,直到读书才有户口。

    近点击量好低啊,是乖乖写不好,还是大家准备养肥,还是都去看盗版了?

    *d^_^b*</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