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50挖人

50挖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家里待了十几天,这是张家栋当兵以来休长一个假,可是再长假期也终有要结束日子,一家人依旧像以前那样,姐姐家门口公路边送他,当张家栋坐上远去班车,大家也像以往一样挥手道别、恋恋不舍。

    起初小海和大家一样,可是汽车开动瞬间,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撒腿就跟着汽车跑,幸亏姐夫反应,及时追上并把他牢牢抱怀里。小海姐夫怀里扭动着,边哭边冲远去汽车叫“爸爸”,泪水和着来往车辆带起黄土,把他小脸弄得脏兮兮,煞是可怜。

    虽然张家栋回部队了,家里人都很舍不得,可日子总是要过。送走他,大家就又各自去忙各自事,田兰和婆婆也带着小海去了醋厂。

    田兰把醋厂事好好安排了一下,专门抽了个周末时间去了趟县城,她是来挖许向前父母墙角。当田兰拎着土产,站到商业局家属大院时候,许向前父亲正买好午饭菜回来,看到田兰他家门前探头探脑,大声问到:“同志,你找谁?”

    田兰被那大嗓门吓了一跳,转过身见是一个和许向前有五六分像中年人,估计这就是许向前父亲,忙放下东西,面带微笑说:“叔,你好。我叫田兰,是跃进公社,我丈夫和许向前是战友,我们前两天还这吃过饭,我今天来是找向前有点事。”

    儿子战友带着老婆、孩子来家里做客,这件事他知道,向前妈告诉过他,何况向前那小子为了招待战友还把他珍藏一瓶好酒给喝了。

    确定了田兰身份,许局长拿出钥匙打开家门,让田兰客厅坐下。

    “向前,向前,起床了,有人找你。”许局长坐许向前床前,拍着儿子叫他起来。

    “我现废人一个,有谁能来找我,别烦,让我继续睡会儿。”许向前翻了个身,裹着被子滚到了床另一边。

    人家还外面等着呢,许局长只能继续不厌其烦叫儿子起床,向前耳朵边像是飞来了几百只苍蝇,“嗡嗡”吵得他睡不着,只能不耐烦起来。

    田兰客厅等了好久,才看到许向前睡眼惺忪从房里出来。许向前到了客厅,看到来人是田兰,突然间清醒了,问:“嫂子,你怎么来了?连长呢,也一块来了?”

    “我来看看你,找你有点事。你们连长探亲假结束,已经回部队了。”田兰答道。

    “咋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能帮上你什么?”许向前不知怎么,第一个想到就是小海。

    “家里都好好,没什么事。”田兰看着许向前四处乱翘头发“你这刚起来,还是先去洗漱一下,吃个早饭吧。”

    顺着田兰眼神,许向前知道自己头发又翘起来了,不好意思摸着头发说:“这头发长长了就是不好,改天我还是去剃个板寸得了,嫂子你先坐会儿,我马上就好。”

    许向前速度真很,不到两分钟就清清爽爽出来了。坐到田兰旁边沙发上,说:“嫂子,你这一大早就来县里,是不是家里出事了。”许向前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别多想,真不是家里出事了。”田兰怕许向前误会,连忙摆手,而后叹了口气“哎,说实话吧,我是为了那个醋厂事来找你。咱们也接触过几次,我觉得你是个很有商业头脑人,现醋厂越做越大,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们连长觉得你不错,就让我来试试,看能不能请你回去帮忙。”

    为了能说服许向前,田兰毫不犹豫把张家栋大牌子扛出来了。

    “嫂子,我听说了,你那醋厂虽说规模不大,可生意很好,把咱们县里醋厂都差不多比下去了。我一个只卖过几天煎饼人,也没什么本事,去了估计也帮不上你什么忙。”许向前推辞到。

    “话可不能这么说,买卖不分大小,能赚钱就是本事。嫂子我当初不就是个卖油条嘛!”田兰觉得许向前精神状态不太好,不想让他这么妄自菲薄下去。

    “这工作也是件大事,你要不要也问问你爹妈,听听他们意见再决定跟不跟嫂子走。”从上次来吃饭向前妈表现,和这次许局长态度来看,他们对向前这么意志消沉很是无奈,可也没有别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田兰认为如果能让他们相信,许向前跟她走就算不能取得事业上成功也至少能有个好心境,他们一定会答应。

    许局长觉得儿子长大了,有自己交际圈子,作为父母也不应该过多干涉,因此叫醒了许向前他就进了书房,把客厅留给田兰他们谈事情。许向前听了田兰话,走到书房叫他父亲出来。田兰把刚才那番话又对着许局长讲了一遍。

    “跃进公社那个醋厂是你?那些手续不都是张有堂儿子办吗?我还以为是他家呢。”许局长大小也是一个商业局长,原西县就这么大,差不多事他都知道。

    “我们和有堂叔是亲家,我大姑姐就是他家儿媳妇,我丈夫长期部队,家里一些门外事都是姐夫帮着干。姐夫现开着砖厂,自己也忙,我就寻思着该自己找一个帮手,省得老是麻烦人,这不就想到了向前,所以上门来请他了。”张有堂家姓张,他们家也姓张,为了省事醋厂就叫“张氏醋厂”,商标就用“老张家”,没想到然让人误以为那是张有堂家醋厂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许局长沉吟着,不再说话。

    田兰并非一定要让许向前去醋厂给她帮忙,她还可以去找其他人。再说,有些事不是说一回两回就能成。她和许向前父子又谈了会儿别话,留下了那些土特产就要走。父子俩留她吃饭,田兰觉得家里女主人不,她一个女人家和两个大男人家吃饭不太合适,就借口厂里事忙,还是走了。

    田兰到来给许家这潭暂时平静湖水,投下了一块石子,荡起层层涟漪。田兰走后许向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肯定不能一辈子家靠父母养,他又不是个闲住能坐机关人,目前看来跟着田兰去开厂还真是个不错选择。

    许向前决定去醋厂同时,他父亲也书房边踱步边思考。家里人都不知道,向前这次摆摊被人告发,关到派出所里,其实是受他连累。县里有一个副县长到年纪要退二线了,上头有风声他是几个有力竞争者之一,儿子这事就是政治对手用来打击他手段。如今有个机会可以把儿子摘出这个风暴圈,他倒是有些心动,虽然跃进公社是乡下,可儿子只是去那避避风头,等他当上副县长再把儿子弄上来就行。再说那是张有堂地盘,谁要是敢那生事就是不给地委张有军面子,儿子那应该安全。

    许局长权衡好了利弊,等许向前来向他说明自己准备去跃进公社时候,他很爽就答应了。因为知道儿子不会乡下多待,向前妈也没有哭天抹泪,麻利把行李给整理好了。

    当许向前背着行李出现田兰面前时候,她吓了一跳,“哎呀,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就是要来也至少等我往你家跑两次啊!”

    “嫂子这是打算三顾茅庐吗?我可不是诸葛亮当不起那样请,所以我自己打着背包就来了,嫂子收留不。”乡间泥土芬芳让许向前心情很好开起来玩笑。

    许向前能来田兰自然高兴,可还没高兴完就开始发愁了,因为没料到许向前这么就会来,田兰并没有给他安排好住地方,家里就两个女人一个娃娃,也不能让他住家里。不过厂里转了一圈,许向前倒是自己把住宿问题给解决了,他田兰让出来那间小办公室里搭了一张行军床。

    “你怎么能睡这呢,嫂子一定想办法给你安排个住地方。”田兰很是不过意说。

    “嗨,这有啥呢,打仗时候能有个山洞睡就不错了,这好好房子还有床,够了。”许向前一副很知足样子“嫂子别张罗了,你要是为这事忙活,那就是赶我走。”

    许向前坚持下,田兰也没有办法,只能帮他安顿好了,然后领着他去大灶上吃顿饭,再熟悉熟悉厂里事情。

    许向前就这样开始了住办公室、吃大灶,白天工作、晚上思考日子。实践证明田兰眼光果然没有错,许向前没来几天就向田兰提出,醋厂销售定位有问题。虽说农村人口很多,市场很大,可同时农村人普遍比城里人穷,厨房都是油和盐,也就过年过节包饺子能用上醋。城里人条件好一些,平时偶尔也能做顿糖醋排骨、糖醋鱼。许向前建议应该大力发掘城里市场,这事田兰也想过,可城里不比乡下,能把醋批发出去,让小贩推着车叫卖,城里都得是玻璃瓶封好瓶装醋。田兰试过去玻璃厂买瓶子,可现社会主流还是计划经济,人家国营厂子压根不理田兰这个小老百姓。

    许向前不知走通了什么路子,不仅把玻璃瓶买了回来,还弄回来一套封瓶子旧机器,这可把田兰高兴坏了,好好做了一顿犒劳他。谁知人家还没吃就把糖醋排骨用铝饭盒装了一半,说是润叶喜欢,留着给她。

    田兰突然间明白过来,难怪润叶近总是往醋厂这边跑,感情是这两个人处上对象了,听到这个大八卦,田兰像闻着腥猫一般笑了,准备悄悄告诉姐姐去,让他们别再为润叶婚事着急了,人家都已经给自己找好了,只是还瞒着她们这些傻子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中秋双,乖乖哈皮去鸟~~~

    *d^_^b*</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