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51恋爱

51恋爱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润叶初中毕业就离家读书,后来又县里当了老师,和家里人相处时间并不多。受过教育她和嫂子、母亲这些农村妇女之间好似有一条天然鸿沟,原本还能和哥哥或者田兰说得上话,可这两个人都开上厂了,每天忙得不见人影。润叶回到公社,虽然生活条件比县里强,但是心里总觉得缺点什么。

    许向前是突然间出现润叶面前,那天润叶像往常一样陪着猫蛋狗蛋窑里写作业,院子里响起了田兰声音。前阵子张家栋家,田兰要陪着,近张家栋走了,田兰又开始忙醋厂事,润叶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过她了。听到她声音,润叶放下书,开门就要往外走。

    许向前对于父母那么爽答应他到跃进公社来,很是诧异。不过好动他真是过腻了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日子,没有多想就迫不及待背上行李,到了田兰醋厂。

    田兰想着,既然准备让许向前负责外面事情,就应该把他介绍给姐夫,也好让姐夫给他传授点为人处事经验。于是许向前到来第二天,不是熟悉醋厂生产情况,而是被田兰领着到砖厂拜访张润生。

    如果说田兰醋厂还处作坊式小打小闹阶段,姐夫砖厂可就真是个像模像样大厂子了。十多年经济停滞之后,率先发展起来就是建筑业,不少人农闲时候出去揽工,有些脑袋活络都拉起队伍当上了包工头。

    张有堂算是附近早拉起队伍包工头,看着原来跟他后头揽工人都一个个成了包工头,心里也有点痒痒,不过厂子里事实是多,他每天忙得倒头就睡,润生主要负责外面跑,儿媳妇一个妇道人家担不起大事就厂里算算账、管管钱。

    田兰运气比较好,今天张润生也厂子里,大家看到许向前出现,感到有些奇怪,田兰解释说:“我们家里那个醋厂规模虽然小,可也是一大摊子事,我和娘两个人实忙不过来,而且一些外头事情女人家也不太好弄。前阵子柱子哥回来,我们去了趟城里,正好碰上向前,就请他到醋厂来帮忙。”

    田兰说比较含糊,大家都以为许向前是张家栋请回来。砖厂小办公室待了一会儿,姐夫看看手表,说:“这一天到晚忙不完事情,今天向前来,咱干脆别厂里耗着了,回家聊吧。兰子,你去叫你姐,让她去大灶上拿点菜和肉,咱早点回去吃饭。”

    田兰依言,和姐姐收拾了东西。一群人回到家,润叶娘正好院子里,看到他们,“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我饭还没做呢,哎呀,兰子也来啦。”

    “娃娃们都下学回来了吧,告诉他们舅妈今天来给他们做好吃。”田兰晃着手上菜,边说边往厨房走。

    润叶开门时候,田兰已经进了厨房。许向前前两次来都是饭店,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张有堂家,不免好奇四处打量,就这样他和润叶视线空中交汇,两人先都是一愣,而后不约而同冲对方笑笑。

    润生正准备引许向前去中窑,看到妹妹开了门,对她说:“狗蛋他舅舅请许战友到醋厂帮忙,兰子今天带他来到咱家走动走动,娘她们都去厨房了,你也去搭把手吧。”

    润叶冲许向前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径直去了厨房。

    那一天大家都很高兴,男人们喝了不少酒。

    许向前一个人住醋厂办公室,饭都是大灶上吃,醋厂大灶是给干活工人吃,一天只管中午一顿,剩下两顿许向前都是自己对付。田兰因为家里没个男人,怕无聊村妇们闲言碎语,也不敢让许向前频繁到家里来吃饭,只是每次做了好吃就会给他带上一碗,这也只是杯水车薪。

    许向前预想到乡下放电影之类娱乐少,来时候带了不少书,田兰偶然间和润叶说过。一个周末,润叶家睡了一天,实是无聊,想着许向前有不少书,也不管天黑了,就那么跑到醋厂找他借书,正好碰上许向前吃晚饭。

    许向前晚饭就是一碗开水、两个馒头和一罐田兰做辣椒酱,看到他晚饭润叶就想起二叔一家走后,自己县城过得日子,一股同病相怜之感油然而生。

    “你就一个人吃这个?兰子怎么没让你到她家吃饭呢?”润叶看来田兰是一个体贴人,她怎么会让丈夫请来帮忙战友,吃这冷锅冷灶东西。

    “嫂子家里就两个女人带着孩子,我老是晚上去吃饭不太合适。”许向前解释。

    润叶默然。

    “对了,天都黑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许向前看润叶不说话,开口问到。

    “哦,是这,我听兰子说你带了不少书来,我家没事干,想来借两本书读读。”许向前一问,润叶才想起她此行目。

    许向前办公室搭了张行军床住着,空间比较小,带来书都被他用纸盒子装着放床下。听润叶是来借书,他从床下拖出了箱子。他拖箱子时候润叶注意力,被床上四四方方“豆腐块”吸引。

    “都已经不当兵了,你还把被子叠成这样啊。”

    看了一眼床,许向前笑笑,“习惯了,改不过来,一叠被子就是这样。对了,书都这,你看看你要哪样?”

    许向前晚上没事时候就喜欢看书,这些书被他拿出放进,一点灰尘也没有。润叶挑了一本普希金诗,一本契诃夫小说集。两个人坐下聊了一会儿,润叶喝了一杯麦乳精冲水,许向前吃完晚饭。

    天已经黑了,许向前拿着手电把润叶一路送到家门口。

    书很就看完了,润叶去给向前还书,顺便从家里带了些饭菜给他,向前推辞,润叶就说:“租小人书还得给钱呢,我可不好意思老是白看你书,你就当这是我给你租书钱。”

    说完也不等许向前回话,润叶自顾自拖箱子找书。许向前只得默认,无奈笑笑,坐下吃起润叶带来饭。

    这样借书、送饭,两人交流越来越多,他们经常一起聊天,天文地理无所不谈,恋爱种子就那么悄悄萌芽。

    田兰敏锐发现了润叶和向前恋爱蛛丝马迹,她没有直接告诉姐姐和润叶娘,而是以闺蜜姿态抱怨润叶,“还说是好姐妹呢,有了男人就把我给忘了,说,你们什么时候开始?”

    润叶含羞带怯把什么都向田兰交代了,田兰张着嘴说不出话。好嘛,张家这兄妹俩找对象用都是同一招“要想抓住一个人心,先得抓住一个人胃”,姐夫小时候给姐姐偷吃,润叶现也给许向前偷吃。

    闻着腥猫不止田兰一只,润叶娘也觉得女儿近有些不对,晚上总是抢着洗锅刷碗。润叶娘留了个心眼,某天晚上发现润叶洗好碗人就不见了之后,悄悄回窑把自己担心告诉老伴。

    老两口站院子里等了半天,把送润叶回来许向前逮了个正着,张有堂虽然生气润叶行为不检点,可毕竟是亲生女儿,他不想嚷嚷大家都知道,毁了润叶名声。

    张有堂语气低沉说:“到屋里来,我有事要问你们。”

    说完也不理会愣住两个年轻人,自己先回了窑。许向前反应过来,给了润叶一个“你安心,有我呢”微笑,也跟后面进去了。润叶娘落后面,恨铁不成钢一边拍打润叶一边数落她。张润生两口子听到院子里声音,也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一家人中窑里集中,张有堂瞧着润叶和许向前样子,知道两个人是你情我愿,别话也不多说,只问许向前打算什么时候娶润叶过门。

    许向前很乖觉说:“我们一切听长辈话,我抽个时间回趟家,给我父母说这事,让他们来提亲。”

    张有堂见许向前愿意负责,也就不这件事上纠结,又说了几句话就让他走了。倒是许向前走后,润叶娘和她嫂子把润叶好好审问了一番,两个人什么时候开始、怎么开始、到哪一步了,一样样问仔仔细细,弄得一向心宽润叶都有些不好意思。

    许向前第二天就向田兰请了假,回县城向父母禀告。

    许向前父母看来,儿子去乡下本来就是权宜之计,如今许局长升官事几乎已经板上钉钉,他们正商量着什么时候让儿子回来。没想到这么短时间,许向前竟然就给他们找了个儿媳妇回来,夫妻俩惊讶不知所措。

    半晌,许局长才说:“这事容我和你妈再商量商量,你有一阵子没回来了,先去歇着吧。”

    向前妈觉得润叶是农村人,怕她卫生习惯、行事作风什么不好。许局长则是想到润叶应该是农村户口,这要是将来生了孩子,孩子也得是农村户口,他们夫妻好不容易进城,怎么能让孙子再变成农村人呢!

    夫妻俩都先入为主对润叶感到不满意,可碍于这件事是儿子理亏,被人家家长逮个正着,对方又是多少有点实力人家,只能商量着先去看看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赶进度,故事情节会交代比较,离男女主大会师不远了。l*_*l</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