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53病逝

53病逝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田兰带着婆婆去了县医院,向前妈帮助下,没费多少事就瞧上了老专家。俗话说:“少木匠,老医生”木匠越年轻打出来家具越潮,医生越老经验越丰富瞧过疑难杂症也越多。老百姓瞧病都愿意找老医生。

    老专家给柱子娘做了一些检查,又问了一些问题,脸色有些不好,看着医生表情原本不愿来瞧病柱子娘也心生惧意,颤颤巍巍问:“大夫,我这咳嗽都是老毛病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不会是肺痨吧?”

    老辈人眼里,肺结核是能和咳嗽联结起来严重病,得了这病就躺家里等死吧。

    穿着白大褂,带着回民一样白帽子医生安抚似对柱子娘笑道:“不要害怕,没事,应该不是肺结核,具体咱先住院做个详细检查再说。”

    都住院了,这还没事?柱子娘加害怕,无助看着田兰,田兰安慰她:“娘,咱来都来了,住院做个检查也好,求个心安,咱都听大夫。”

    向前妈和医生寒暄一阵,带着她们去办了住院手续。来之前田兰就做好了准备,醋厂事都给许向前交代好了,小海也托付给了姐姐,换洗衣服什么她都带了,脸盆、毛巾去供销社买就行。

    可以说田兰已经做好了县医院住上一两个月,彻底帮婆婆把病治好准备。可是事与愿违,住院第三天,所有繁复化验结果都出来了,医生单独召见了田兰:“化验结果已经出来,初步怀疑是癌症,肺癌。”

    听说婆婆可能得了癌症,田兰吓得都不知如何是好。

    医生继续说:“我们这里条件毕竟有限,听说你们家经济条件不错,我建议是赶带着到大医院去好好检查检查。”

    田兰感到手脚酸软,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只是当她蹲墙角独自伤心时,自己当初被宣判为宫颈癌情景像放电影一样,一一眼前浮现,二十一世纪有些病还治不好,何况现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

    向前妈听到消息赶过来,远远就看到田兰抱着膝盖坐墙根下,走上前摇了摇她,“田兰,田兰,你清醒清醒。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既然得了病,咱就好好治疗,治下去就有希望。”

    作为医生向前妈知道肺癌治愈率几乎为零,可看到田兰这幅模样,她有些不忍心,只能用苍白无用话语来安慰她。

    治下去就有希望。向前妈话点醒了田兰,当初放弃治疗是自己决定,但现生病是婆婆,婆婆还依靠着她,她不能先心里就给婆婆判了死刑,哪怕是人事、知天命,她也应该带她去好好治治。

    田兰一咕噜爬起来,拉着向前妈手急切说:“阿姨,你帮帮忙,我们现就办出院手续,我带我娘去省城、去大医院瞧病啊!”

    “好,好,我帮你办,你先别着急。”向前妈拉着田兰走廊椅子上坐下,安抚好她情绪后继续说“省城离家这么远,去治病又是件大事,你一个人肯定不行,还是回家跟润叶哥哥、嫂子商量商量,让他们陪着你去吧。我这边再帮你想想办法,我们医院有调到省城医院工作同事,我给你联系联系。”

    田兰收拾好心情,按照向前妈建议,回去把婆婆情况向家里人说了。姐姐听后当场就哭了出来,姐夫还能保持理智,冷静说:“这还有什么可说,人命要紧。爹,家里事你先顾着点。兰子,咱赶准备把人往省城送吧。”

    姐夫助听器就是省城配,他直觉般认为县里治不了病,省里就能治。

    有了向前妈介绍熟人再加上手里有钱,田兰和姐夫很带着婆婆省人民医院安顿下来。姐夫又去找了黄原驻省城办事处李主任,请李主任引荐了几个专家,专门为柱子娘做了会诊。会诊结果,柱子娘确实得了肺癌,而且情况不容乐观。

    姐姐也从家里赶了过来,帮着田兰医院伺候病人。柱子娘省城医院住了有一个多月,某天清晨醒来,外面下起了大雪,透过病房窗户玻璃,看着纷纷扬扬雪花,柱子娘幽幽说:“下雪啦,要过年喽!”

    田兰也看了看窗外,附和着:“是啊,下雪了,这雪还不小呢。瑞雪兆丰年,明年收成一定好,醋也酿好。”

    “明年收成我怕是看不见了。”柱子娘略显哀伤说,转过脸看着田兰“兰子,娘得了什么病自己明白,你们就别瞒着了,我知道自己时候不多,这怕是我过后一个年了。咱们回家吧,高高兴兴地过了这个年,能死家里炕上比这活熬强啊!”

    婆婆话把姐姐眼泪又说了下来,田兰心口也一阵抽痛。婆婆说没错,像她这样癌症晚期病人医院就是熬日子,随着治疗进一步进行,痛苦也是越来越大。经过再三权衡商议,他们赶元旦前,带上医院配好药,带着柱子娘回了家。

    可能是心情比较舒畅,回到家柱子娘身体反而比医院时好,每天坐温暖炕上带着小海翻弄家里一些旧物件。这一段时间田兰和柱子娘都不,小海一直和猫蛋狗蛋一起住张有堂家。田兰和婆婆回来后,小海也回家了,病了柱子娘让他想到了亲身奶奶,他怕这个奶奶也离开自己,每天都陪着柱子娘,深怕自己出门玩一会儿,奶奶就又不见了。

    婆婆精神不错,好时候也会让田兰陪着去醋厂转转,过年了,事情比较多,田兰也抽空去厂里转转。许向前果然是一把好手,田兰不这段日子,醋厂情况不仅没有变坏反而越来越好,婆媳俩商量着过年时候一定要给许向前包个大红包。

    这个年张家栋依旧不家,连电话也没有打,从他上封信只言片语中,家里人猜测他又是出任务、上战场了,为了怕他担心,婆婆不让把自己生病事告诉他。

    经过商量张有堂一家也到这边来过年,带着些许冲喜意味,这个年过很热闹,除夕夜还放了大价钱买来烟火,惹得满村人都往这里看。市面上有得卖零嘴都被田兰买了回来,猫蛋狗蛋和小海,每天兜子里揣着各种好吃外面疯玩,引得别人家孩子流口水,田兰家也成了村里孩子愿意来拜年人家。

    柱子娘好像把全身力气都过年时候消耗光了,过完年人就躺倒炕上。

    柱子娘觉得自己真不行了,就和田兰商量,让她带自己去照相馆拍张遗像。农村很多人一上了年纪就早早把遗像拍好,柱子娘因为还不到六十又一向没病没痛,照片就没有拍。生病之后,大家觉得拍遗像不吉利,也没有张罗这件事。

    婆婆提出拍照片之后,田兰仔细想了想,决定花大价钱请人回来给婆婆拍。冬日融融阳光下,照相师傅带着家伙事儿到了田兰家,先白色大幕布前给柱子娘拍了作为遗像那张照片。而后又应田兰要求,拍了许多柱子娘日常生活照片。这年头能把人请到家里来拍照片可是一件不得了事,张有堂一家也过来了,所有人照相师傅指挥下,各自站定,拍了一张大大全家福。小海坐婆婆腿上,田兰站身后,三个人又拍了一张小小全家福。

    拍照那天,柱子娘异常高兴,脸上终日挂着笑容。

    当村里草木开始发芽,柱子娘走到了她生命头,她躺炕上,大家一个一个进去跟她说话,田兰是后一个进去,“你是个好孩子,娘没什么可交代你,以后你和柱子好好过日子,早点生个一男半女就行,娘天上保佑你们。”

    像是耗后一滴油灯,说完这话,柱子娘就闭上眼睛再也没有醒来。

    外面众人听到窑里传出田兰恸哭,都冲了进来,姐姐扑到炕上哭叫着喊娘。柱子娘丧事是早有准备,她灵魂刚刚离开躯体,张有堂就打发姐夫去找村里人来帮忙,东西都是现成,很众人忙乎下,这座小小院落变成了白色海洋,一片素白。

    想着婆婆一生凄苦,田兰和姐姐决定给她大办葬礼,并且按照喜丧来办,全村人都成了他们待客对象。张有堂精通乡俗,他统筹下,田兰不惜工本,一切都按照高乡俗标准来办。惹得村里老人们都说,柱子娘命好,虽说儿子没能赶回来,可她养了一个好女儿娶了一个孝顺儿媳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剧情发展,柱子娘被我写死了。写着写着,想起了我去世外公,那个用他拐杖教会我走路人,就是自己坐着手摇车去照相馆拍了自己遗像。

    生命中有些人、有些事,因为时光久远,已经模糊了影子,可是静下心来,却发现记忆依然是那么深刻。

    因为想起了一些事,心情有些沉重,这一章也写得沉重,不好意思,影响大家心情了。

    *d^_^b*</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