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57炖汤

57炖汤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吃过饭田兰叫来韩军陪着张家栋,自己出去买了煤油炉和砂锅还有其他一些做饭家伙事儿,买回来之后求了食堂师傅,把东西都放了食堂。

    张家栋吃了一口晚饭,“怎么还是食堂?”

    “今天晚了,食材都不鲜,不过菜市场哪我已经知道了,明天我起大早买菜去,今天这顿你先对付着,啊!”田兰向哄孩子一样哄着张家栋。

    韩军旁边捂着嘴偷笑,原来连长嫂子面前是这样,跟个孩子一样。

    医院里没什么事做,除了吃就是睡,田兰早早就躺上了床,张家栋听见屋里没有声音,知道田兰上床了,轻声问:“兰子,你睡了吗?”

    “没呢,没事做就先躺上来了。哥有啥事,是想上厕所吗?”张家栋除了眼睛身上其他地方都没有大碍,平时也不用田兰帮着翻身,就是上厕所得让人搀着,毕竟看不见嘛!

    “不是,我是想问问你今天出去,给家里打电话了吗?娘现咋样了?”

    “给家里报信了,不过我没打电话,发电报。哥想娘了?”其实田兰没发电报,打电话,毕竟电话说起来比较清楚,不过她怕张家栋再问娘事,就撒了个谎。

    “哦,发电报啊。我没事,就是近老是想起小时候事,老是梦到娘,所以随口问问。”张家栋觉得是不是因为整天躺床上没事干,所以大脑开始像放电影一样,回忆过去事。

    “我来时候都安排好了,家里有姐,厂子里有向前,你就放心吧。你现主要任务就是把身体养好,等你好了,咱请探亲假回家看娘。”婆婆死得时候张家栋没能回去奔丧,照现这情况,七七怕是也回不去了,无论如何总得让他回去婆婆坟前上柱香啊。

    “对,到时候咱回家看看,说不定都不用请假,我万一真成独眼龙,怕是得直接退伍了。”张家栋虽然说“独眼龙”来自我调侃,可语气里悲伤是掩不住,他好年华和回忆都部队,要离开还真是舍不得。

    “呸呸呸,坏不灵好灵。说什么呢,现不是医院里治着呢嘛,你眼睛肯定能好。”田兰急急对地上吐了几口唾沫。

    听田兰说话声音就能猜出她动作,张家栋被逗乐了,语带笑意,“说着玩,瞧你这个样子。”

    “哪有拿这种事说着玩,不吉利,以后不许提了。”田兰心里倒是希望张家栋能退伍回家,家里有吃有喝,总比现两个人分居两地好。

    田兰今天买锅回来,看见傍晚不少病人都花园里散步,有还坐着轮椅,她就随口问了一下护士,知道医院里免费给病人提供轮椅,她岔开话题:“哥,我今天回来时候看见不少人院子里散步,你觉得身体吃得消吗?想不想也出去转转?”

    “我这身体当然没问题,天天躺床上没病也闷出病来了,我重你弄不动,明天让韩军来扶我出去走走。”张家栋天生好动,休假回家都得每天绕着村里跑上一圈,床上躺了这么多天,还真是有些受不了。

    “你好歹也是大病初愈,医生说了,你失血过多,现身体虚着呢,咱还是先坐着轮椅转转。我都问过护士了,医院可以提供轮椅。明天查房时候我再问问医生,看你能不能出去。”田兰可不敢让张家栋下床走动,万一摔着了怎么办。

    第二天查房时候,医生说张家栋可以出去转转,多呼吸呼吸鲜空气和适量运动对身体恢复是有好处。

    田兰赶着去菜场买菜,早上就没陪张家栋出去转。上辈子南方生活了多年,田兰煲汤手艺可是一绝,汤汤水水是适合生病人补身子,看着菜市场里各种熟悉食材,忍不住想大展身手,她决定了,以后每天都给张家栋煲汤喝。

    医生说张家栋失血过多,当归乌鸡汤补血虚好,田兰就买了只乌鸡,市场里花点钱剥皮洗净,拿了回去,路上又药店买了当归、黄芪。

    回到医院,借了食堂地方,先把鸡皮剥了,鸡油还有些心肝五脏都放旁边。把鸡切块,当归、黄芪用纱布包了和鸡一块放锅里炖。

    食堂大师傅也旁边洗菜、切菜准备做饭,看见被田兰放一边鸡油、鸡杂就问:“这些可是好东西,你怎么不把它一块放锅里炖了,这皮怎么还给剥了。”

    “我们家那位病还没好,身子弱,喝点汤汤水水就行,太油腻不能吃。”田兰解释道,想着以后还得多多麻烦食堂人,她又说“我这炒不了菜、做不了饭,这些东西要了也没用,师傅要是不嫌弃就拿去吧。”

    有便宜谁不占,食堂师傅很高兴把东西倒进了小碗,“那就谢谢你了,中午正好用洋葱炒个鸡杂。这炖汤要好长时间呢,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帮你看着火,回头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你再来。”

    田兰谢过食堂师傅,回病房把张家栋换衣服给洗了。

    中午喝着当归乌鸡汤,张家栋说:“这汤不错,虽然也清淡,可就是比食堂做好喝,鸡肉煮也正好,不老。”

    “我说狗蛋怎么那么好吃呢,原来根子出你这,老话说外甥像舅,真是一点没错。”田兰笑话张家栋。

    “能吃是福啊,廉颇老矣,还尚能饭否呢!”张家栋继续贫嘴,自从田兰来了,他心情明显变好。

    “瞧你们连长,还给我吊上书袋子了。”田兰回头对韩军说“都不是外人,别客气,你自己舀肉吃。”

    汤炖好了,田兰是连锅一起端回来,韩军拿了碗,走到锅前,拿勺子舀汤喝:“肉还是留给连长补身子吧,我吃点鸡心、鸡肝就行。哎,嫂子,这锅里怎么除了肉什么都没有啊,鸡肉还是没皮。”

    “你们连长现要吃清淡,鸡皮太油,我给扯下来了,那些内脏什么也不是好东西,给食堂大师傅了,他说中午正好做个洋葱炒鸡杂。”田兰解释道。

    “我今天去挺早啊,打饭时候怎么没看到洋葱炒鸡杂啊?”田兰要拿汤锅,手不够使,中午饭还是韩军打。

    “你傻啊,一只鸡就那么点鸡杂,炒出来哪够卖。再怎么说那也是荤腥,食堂人不会做了自己吃啊,炊事班偶尔还会自己做点肉菜改善改善呢。”张家栋忍不住教训起了韩军。

    “好了好了,喊什么喊,自己拿着鸡腿啃。”南方天气热早,张家栋下半边脸没事,护士已经把纱布给拆了。

    田兰把碗放床头柜上,走到锅边,“我来给你舀,一共两只腿,你和你们连长一人一只。”

    “不,不,我喝点汤就行,鸡腿还是嫂子你吃吧。”韩军赶摇手。

    “跟嫂子客气什么,你也开过刀,也得补补,光靠医院里病号饭能顶什么用。”田兰冲韩军眨眨眼“你们连长还恢复期,不能一下子给他吃太多,咱俩把剩下肉分了,免得他惦记。”

    “韩军你就吃吧,你嫂子手艺不错,回部队可就又是大锅饭了,趁现赶享受。”张家栋发话了“兰子,吃完了,拿个毛巾给我擦擦手。”

    吃过饭,韩军坚决要求下,锅碗都被他端去洗了。

    听到关门声,知道韩军出去了,张家栋正给他擦手田兰:“好啊,你个坏蛋,我兵面前编排我,等出院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田兰听懂了他话里隐喻,得瑟说:“那也得等你好了以后再说,现医院里,你敢啊!”

    “别激我,把我惹急了,你看我敢不敢。”张家栋搂着田兰肩,轻轻说“兰子,有你真好。”

    两个人搂着,享受饭后难得静谧时光,连护士进来换药、量体温都没看见,倒是把年轻小护士闹了个大红脸,没有办法,只能假装咳嗽提醒他们。张家栋脸上还裹着纱布,看不太出来,田兰也一脸正经,倒显得脸红护士好像做错事。

    量过体温,田兰问护士:“护士姑娘,我听说医院里提供轮椅,我想下午推着他医院里转转,你知道哪借轮椅吗?”

    “轮椅一楼拐角那间屋子,里头有人值班,借时候填张单子就行,还也是那。”护士热心说。

    这时候医院都是五六层楼高,也没有电梯,韩军和田兰一人一边扶着张家栋,慢慢下到一楼。借好轮椅,田兰推着张家栋小花园里转了起来,南方春天来得早,院子里早就是一派生机盎然,田兰边走便给张家栋描述身边景致,哪里有花,哪里是树,哪边是长廊。

    韩军看见有人长廊里下象棋,很识趣跟田兰说他要去看人下棋,让她走时候来叫他。

    “这韩军是哪来,挺有眼力劲。”田兰轻声说。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带兵。”

    “你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吧!”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斗嘴。

    作者有话要说:迟来致谢

    谢谢长腿叔叔、爱上风沙、欢精灵地雷@@##$l&&~*_*~&&l$##@@</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