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58没事

58没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不知道是不是医院日子太无聊,田兰发现张家栋越来越喜欢和她斗嘴了,这样也好,她对张家栋了解深了。

    如今是1982年春天,她是1979年秋天嫁给张家栋,结婚两年半,他们相处时间不足一个月,名符其实熟悉陌生人,这段日子相处才使他们真正互相了解。

    张家栋当兵多年,骨子里大男子主义还是有点大男子主义,好他读得书多,知道要尊重女性,田兰话只要有道理,他还是听得进去。他骨子里又还有点小孩脾气,从吃饭就能看出来。

    自从买了煤油炉和锅,田兰每天不重样给他炖汤喝,刚开始两天还好,喝久了他又开始嫌天天喝汤没意思。田兰没办法,借了食堂锅炒菜给他吃,好她现和食堂人混熟,买肉时候会带一小块肉回来送给大师傅,炖了汤也给大师傅端上一碗,食堂是大师傅地盘,她如今这倒是混得如鱼得水。

    可是没想到,做了炒菜没两天张家栋又开始撅嘴了,“别拿这些小肉丝来糊弄我,我要吃硬菜,我要吃肉,吃红烧肉。”

    田兰今天赶早买梅条肉,特意回来给他汆汤,“红烧肉太油了,吃多了不好。今天汤不错,你多喝点。”

    梅条肉汆汤很鲜,张家栋咕咚咕咚喝了两大碗,还吃了好多肉,末了抹抹嘴还是说:“给我做顿红烧肉吧,从上次回家探亲到现,我都多久没吃过了。再说你手艺好,做肉一点都不油,就给我做一顿嘛。”

    这都撒上娇了,再加上那右半边脸正常,左半边脸纱布造型,田兰看着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只得无奈答应:“好,我明天给你做,不过你要保证不能多吃,不然我就让韩军把肉都吃了。”

    旁边韩军继续埋头吃饭,量减少自己存感,心里却再说:我个嫂子啊,天天好吃好喝,我很感谢你,可你也不能让我蹚浑水啊,跟连长抢肉吃,我不是老寿星喝砒霜--嫌命长嘛!

    看了眼韩军,张家栋爽答应:“好,行。”心里却想:你能给,那小子可没胆子吃。

    张家栋右眼是好,纱布已经拆了,午饭后睡了一觉,照例去小花园转转。现他不坐轮椅了,也不用人搀扶,都是自己走着去,有时候碰上下棋、打扑克也会旁边看上两眼。

    如今张家栋脸上只剩左眼一块纱布,纱布下方露出一条疤痕,刚刚拆开右眼纱布照镜子时候,他吓了一跳,鲜红疤痕分外惹眼,并且照着疤痕走势,他被纱布覆盖左眼部分应该也有疤痕。这几天皮肤与空气接触,鲜红疤痕已经渐渐变成了肉色,不再那么刺眼。

    其实他知道近,尤其是今天他有些任性,好像变着法难为田兰一样。其实他也不想这样,只是医生已经通知了,明天下午给他左眼拆纱布,他到底会不会成独眼龙就看这一下子了,他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又不想让田兰看出来跟着担心,只能出此下策。

    第二天午饭吃得很早,美美一顿红烧肉之后,张家栋小睡了一会儿,两点多去见医生,准备拆纱布。所有人都很紧张,带着末日审判心情。

    医生手很暖很轻,慢慢揭开了蒙他左眼纱布,房间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等着他紧闭双眼睁开。

    医生说了一声:“好了。”

    张家栋慢慢睁开双眼,突然光亮让左眼有些不适,他眨了眨眼睛,好像不相信,又用手捂住右眼,仔细看了看。医生他面前竖起两根手指,问:“这是几?”

    “二。”张家栋老老实实回答。

    “嗯,好,看来左眼没什么大问题,具体待会儿再做个详细检查看看。”医生边收拾东西边说。

    “哎呀,太好了,连长你没事。”韩军先叫了起来。

    “兰子,我没事。”张家栋抬头看田兰,从医生过来起,他们手就紧紧握着。

    “嗯,你没事。”田兰也看着张家栋,视线正好落他脸上疤痕上。

    医生又给张家栋做了进一步详细检查,确认他眼睛并无大碍,后又做了些,多多休息不要用眼过度指示,就放他们回了病房。

    回去路上,张家栋透过走廊橱窗玻璃,隐约看见了自己脸上那条完整疤痕。连长没事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跟嫂子说,韩军没有跟着他们,半路就回了自己病房。

    回到房间,张家栋自己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镜子,照了起来。果然他脸上有一条长长疤痕,从眼角一直延伸到颧骨以下,足有五厘米长。因为纱布覆盖,疤痕上下呈两种颜色,上面是鲜红肉色,下面则比较接近他肤色。颜色差异让疤痕显得很怪异。

    田兰看张家栋只是照镜子,半天不说话,怕他难过,试图缓解气氛:“哥,这疤一长你显得有男人味了。”

    “是吗?我也觉得,这就是挂脸上军功章啊!”张家栋语气轻松开起玩笑“就是这上下颜色不对,有点奇怪。”

    “颜色这事,皮肤与空气多接触接触,过两天就好了。你这种上过战场战斗英雄,现招小姑娘了,你可不许顶着这个军功章出去沾花惹草。”田兰也开起玩笑。

    “我这样招小姑娘吗?难怪近我觉得好多护士看我眼神都不对,原来是她们都看上我啦。”

    “我还没人老珠黄呢,你就要找年轻漂亮了?好啊,我现就出去说,你脸上这疤不是打仗打,是沾花惹草回家被我挠。有这么彪悍老婆,看谁还敢惦记你。”田兰假装张牙舞爪,其实张家栋脸上疤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挠出来。

    “兰子,说正经,这疤可要跟着我一辈子,我自己是看不见,无所谓。你可是要看一辈子,万一你睡我身边半夜醒过来看见可怎么办,会吓着你。”张家栋放下镜子,正色道。

    “那我睡你右边不就行了。”田兰走到张家栋身边,伸手抚上他脸上那条疤“哥,你别担心,我真不怕,原本已经做好了你眼睛看不见思想准备。现你眼睛没事,只是留了条疤,老天爷已经是厚待我们了,咱知足。”

    “嗯,咱知足。”两个人相拥而笑。

    虽然眼睛没事了,可是为了保险起见,医院还是要求张家栋留院观察几天。留医院这几天,战友们不知从哪得到消息,知道他没事了,纷纷过来看望。一时间病房里车水马龙,水果罐头、麦乳精堆满了墙角。

    送走了又一波人,田兰抱怨道:“你这些战友们都是怎么回事,前两天一个人影没有,这两天呼呼啦啦一窝蜂来。”

    “收礼你还不乐意啦。”张家栋笑话墙角整理东西田兰“前阵子不知道我好不好,他们怕给添麻烦,现知道我没事了,这才过来。而且韩军也回去了,八成是他给大家说了什么,所以这帮人才一窝蜂来。”

    田兰正奇怪,韩军能说什么把人引过来话,解答他疑惑人就来了。

    团长、政委加上廖长安三个人赶着饭点过来了,政委例行公事代表组织问候张家栋,政委说完团长就开口了:“啧啧,小韩回去果然没说错,你小子这是到医院养膘来了,瞧这吃得白胖白胖。”

    “是啊,家栋,韩军说了嫂子不仅人长得漂亮,做饭手艺可是一流,这不到饭点了,让嫂子给我们整点好呗。”廖长安也旁边叫嚷。

    “我就说怎么韩军一回去,来看我人就一阵一阵,敢情都是来看我媳妇。他们来看人可都还拎着东西,你怎么空着手就来了。”张家栋斜睨着廖长安。

    “天地良心,我可不是来看你,团长、政委来看你,我是当司机,纯粹就是来混饭。”廖长安和张家栋是搭档,说起话来比较没有顾忌。

    田兰给三个人倒了茶,任由张家栋和廖长安打嘴仗,和团长、政委打了声招呼,就到食堂准备饭菜去了。食堂窗口已经开始卖饭了,田兰来不及再去买菜,只能跟大师傅商量,给了点钱,用了食堂里菜。

    田兰手脚麻利,有荤有素四菜一汤很上桌,病房太小就摆了食堂里,田兰回去喊大家来吃。

    团长和政委其实是来军区开会,廖长安蹭了他们顺风车,因为下午要开会,吃完饭他们就准备走,走之前张家栋突然说:“团长,出院之后我想请个探亲假回家看看,我娘死得时候我没呢回去见后一面,现怎么着也该回去给她拔拔坟头上草。”

    “这事我知道,假我批了。你也不用回部队,出院了就直接回家,省得来回折腾,申请让长安给你大了就行。”连长拍着张家栋肩膀说。

    听着他们谈话,田兰脑子“嗡”响了一声,她可是什么也没说啊,他怎么会知道娘已经去世了?什么时候知道?谁告诉他?

    作者有话要说:韩军就是个眼力劲很好,但是嘴上没把门家伙@@##$l&&~*_*~&&l$##@@</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