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59回乡

59回乡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田兰以为既知道婆婆去世消息,这段时间又张家栋身边人只有她,告密者是谁,她百思不得其解。

    廖长安他们走后,田兰和张家栋相跟着回病房,从食堂到住院部要路过小花园。小花园里,走前面张家栋突然停了下来,田兰边走边想心事,冷不防撞上了他。

    “你是不是想,我怎么会知道娘已经去世了?是谁告诉我?”张家栋问。

    田兰点头。

    张家栋拉着她去长廊上坐下,慢慢说:“我那阵子老是做梦梦见娘,问你娘怎么样,你不是支支吾吾就是转移话题,我就知道娘怕是出了什么事。有一天趁你早上去菜市场,悄悄地叫了韩军,让他去打听,看是不是家里出事了。谁知道他支支吾吾,被我逼问不过才说,是娘去世了。”

    “我发给你电报不是廖指导员手里吗?他怎么会知道?”田兰很疑惑,廖长安不像是那种会到处传话人,而且他和张家栋关系不错,应该不会拿这件事来让张家栋分神。

    “你给我发了电报,让我回家奔丧,电报是长安签收。我当时正医院里抢救,人还没清醒,长安和几个战友门口守着我,韩军那会也。我脱离危险后长安回了部队,走匆忙不小心把电报纸给落下了,正好被韩军捡到,他看了电报,所以知道这件事。”张家栋解释道。

    “哥,你不高兴了吧。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那会儿你整天为眼睛而担心,我怕告诉你加重你心理负担。你没事以后我打算找个机会告诉你,可又每天来那么多人,我一直没找到机会。”田兰很抱歉说。

    “没有,我没不高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只是恨自己娘生病时候没能照顾她床头,你替我了孝,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跟我说说吧,娘后那段日子是怎么过。”两个失去母亲人,坐医院长廊上,回忆他们母亲。

    留院观察了几天,确信张家栋没有大问题,他们收拾了行李准备回家。本来准备给家里人买点南方稀罕物,可看看墙角堆着营养品,想想算了,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吧。这都是这个时代上好补品。水果罐头那些不方便携带,田兰干脆打包和煤油炉一起送给了食堂大师傅,算是感谢他这段时间照应,乐得大师傅见牙不见眼。土特产也被田兰送给了史院长,人家是张家栋主治大夫,对他确实很关心、照顾,现他们出院了,送点东西聊表谢意也是可以。

    两个人拎着大大小小行李上了火车,火车票是早就托人买好,两张卧铺,还都是下铺,他们一路睡回了黄原。姐夫收到了田兰出发前拍电报,找了辆面包车黄原火车站等着他们。

    “姐夫,这车不错,你买?”面包车平稳行驶回家公路上,张家栋和姐夫聊起了天。

    “不是,这不为了接你们嘛,特意找人借。”姐夫一直秉持闷声发大财原则,至今还骑着当年结婚买那辆旧自行车。

    姐姐曾说过,“润生啊,你现整天外头跑,老是骑自行车搭大货车也不方便,不如买个摩托算了,村里那些包工都骑上摩托了,咱家又不是买不起。”

    没等润生回答,张有堂就说:“咱们现就是装成一只鳖,也能把跃进公社地皮踩得嘎嘣响,咱犯不着跟那帮人一样有钱就得瑟,埋头挣钱就行。没瞧见那些有钱烧家伙,都摔断几条胳膊腿了嘛!”

    “姐夫经常外面跑,有个车也方便,其实你可以买一辆摩托。”田兰插话。

    “有车是方便,可现有点钱了,什么人都买车,喝得醉醺醺路上开车,这阵子咱们县都不知道出过多少条人命了。”姐夫又把张有堂话告诉给田兰他们听。

    “老人家说话是有道理。”张家栋感慨。

    田兰知道张家栋可能是想到婆婆了,伸手摇摇他胳膊,张家栋拍拍田兰手,“没事,你别担心,我就是有点想娘。”

    提到已经去世柱子娘,车里气氛凝重起来,大家不再说话,一路看着窗外风景。

    田兰他们到家时候已经是下午茶时间,姐姐和润叶娘都已经开始忙乎晚饭了。车一路开到家门口,张家栋和田兰拎着东西先进了门,姐夫后头和司机说着话。

    润叶窑里带着孩子们看书,听见汽车声先跑出来看,“哎呀,兰子,你们回来啦。大家出来,他们回来了。”

    家里人都听到了润叶欢叫声,争先恐后出来看。润叶娘速度,不过她没有和田兰打招呼,而是拿起手上菜拍了一下润叶,“死女子,跟你说过多少回了,现怀着孩子呢,别还像作姑娘时候那样,咋咋呼呼、大呼小叫,小心伤着孩子。”

    “润叶,你怀孕啦!”这回惊喜尖叫人换成了田兰“你怎么不拍电报告诉我呢,我也好给孩子带点礼物回来。”

    “是啊,怀孕了,不过还没满三个月呢,娘说孩子小气,没满三个月不让说,所以没拍电报告诉你。”润叶满脸幸福羞涩“我孩子生出来还早呢,倒是你儿子天天眼巴巴等着你回来,给他带东西了没。”

    “带了,哪能没带啊。”田兰俯□和小海说“小海,妈妈回来了,把爸爸也带回来了。”

    田兰给小海指了指张家栋,小海好久没有见过他,记忆已经有些模糊,再加上张家栋眼角到颧骨那条疤痕,小海有些害怕,身子往后缩。

    张家栋摸了摸脸,“小孩子忘性大,过两天他怕是就能想起我是谁了。”

    “这天早晚凉,你们从南边来穿得又单薄,别外头冻着了,还是先进屋聊吧。”张有堂发话,缓解了凝固气氛。

    姐姐和润叶娘帮着他们把东西拎进了中窑,又上了茶水,让他们先坐着聊,田兰准备去厨房帮忙,被姐姐拦住了:“你一个人南边照顾柱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好容易回来了怎么还能让你干活。你歇着吧,要是他们男人聊天你不愿意听,就去润叶那屋里。”

    正说着,姐夫进来了,三个男人开始聊天。田兰想想,还是听姐姐话去了润叶屋里。猫蛋狗蛋正写作业,小海也趴旁边像模像样写着什么。

    看见田兰进来,润叶招呼道:“兰子过来坐。”

    田兰润叶旁边坐下,说:“结婚半年就怀上了,向前高兴坏了吧。”

    “他啊,就知道傻乐。”润叶甜蜜抱怨。

    田兰正准备开口笑话润叶,小海拿着本子过来了,“妈妈,妈妈,你看,我会写自己名字了,我还会写你和爸爸名字。”

    润叶解释说:“你走了之后小海就摆这边,汀芷和狗蛋都要上学,我娘和嫂子一个忙砖厂,一个忙做饭,白天也没人陪他玩,我干脆就带他去学校了,坐一年级小孩子堆里,学着玩。没想到他倒是把自己名字给学会了,前两天还缠着我,让我教他写你和柱子哥名字。”

    田兰一边听润叶解释,一面拿过小海手里本子。满页都是顾晓海、田兰、张家栋往复循环,字迹歪歪扭扭,还有好多橡皮擦过痕迹,但是看得出来每一笔小海写得都很认真。

    田兰眼睛有些湿润,她把小海搂怀里,“小孩乖,想妈妈了吧,妈妈回来了,再也不丢下小海了。”

    “妈妈也乖,说话算话,小海还没画到一百条杠,妈妈就回来了。”小海学着田兰样子,拍拍她背,然后抬头说“妈妈说带爸爸回来,可是爸爸怎么长得不像照片上爸爸了。”

    上次张家栋探亲假结束就回了部队,那个时候小海刚来,只认张家栋,他走之后小海天天哭闹,田兰就拿张家栋照片哄他:“这是爸爸,爸爸是英勇解放军战士,他去保卫祖国了。”

    于是小海记忆里爸爸就成了照片里那个人,今天瞧见爸爸和照片里不一样,他就不敢认了。田兰只能再次开导小海,这就是你爸爸,他为了保卫祖国受伤了,所以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可他依然是小海爸爸。

    小海似懂非懂点头,倒是猫蛋年纪比较大,记事情多,“小海,那就是我舅舅,你爸爸,就是他把你带回来,我记得。待会你拿照片去比比,跟照片上长得一样,就是脸上多了一条这么长疤而已。”

    张汀芷一边说一边用手自己脸上比划。

    作者有话要说:写得很顺,一下子出来三章,大家有木有觉得很幸福!

    没有存稿情况下,我还写多少就发多少,真心觉得自己是个好作者,你们说呢?

    我已经摆好浴缸了,姑娘们,让花花来猛烈些吧!

    *d^_^b*</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