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66过年

66过年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张家栋是腊月二十九回家,第二天便是三十。以前柱子娘活着时候,都是三十下午先家里祭了祖宗,然后去张有堂家吃团年饭,吃完饭再带上除夕夜饺子趁着月色回家。

    柱子娘去世了,原本田兰是要带着小海去张有堂家过年,可是张家栋归来打破了这一安排。上了年纪人特别看重祭祀之类老乡俗,昨天分发完礼物张有堂就说:“本来想着兰子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过年太冷清,就让她们到我们这里来搭个伙。不过现既然柱子回来了,你们三口人再小也是个齐整家,今年就自己回去过吧,明天天亮以后我让润生把年货给你们送点过去。毕竟是亲家走第一年,你们也好好准备准备,祭奠一下。兰子去年也料理过过年事,差不多东西都知道,要真是有不懂就骑上自行车过来问一声,也不远。”

    张有堂话说到了不少人心坎里,当晚姐姐田兰和张家栋走后就把肉菜米面收拾好了,三十早上又催着姐夫送过来。

    姐夫骑着车把上、后座上挂满了各种年货自行车天刚亮就过来了,跟张家栋两个人把东西一样样拎进窑里,临走时候还特别嘱咐:“那个小盆子里是家里现熬好浆糊,趁着还黏糊赶紧把春联啥都贴上。”

    虽然田兰早早就把家里打扫好了,可猛然间要开火做年夜饭,事情还是不少。做饭帮不上忙,其他倒是还行,张家栋早上连步也不跑了,带着小海用姐夫送来浆糊,把田兰提前买好对联、福字、窗花都给贴上了,父子俩跑跑跳跳、嘻嘻闹闹,给平时冷清小院倒是添了不少人气。

    “福倒了,福倒了。”看到张家栋把福字倒过来贴,已经开始读书认字小海大喊。

    “不是福倒了,是福到了,过年福字倒过来贴是让福气到家里来意思。”张家栋给小海普及民俗知识,贴对联时候还让小海读出来,遇到不认识字顺便就给教了。

    这会儿春联制作都还比较简单,就是红纸上用毛笔写一些“春回大地,福满人间”之类话,红纸质量也一般,很容易掉色,要是碰上雨雪多年份,经常正月没过完红纸就褪成粉红色了。张家栋和小海贴完对联,手指头都被染成了红色,还笑嘻嘻过来要帮田兰做饭,这脏兮兮手做出来饭谁敢吃啊,被田兰连喊带说推出去洗手。就是洗干净回来了,也是被分配个烧火拉风箱活。

    像大部分人家一样三十中午这顿饭吃得很简单,因为晚上要守岁,吃过饭一家三口睡了会儿午觉,直到金乌西坠才起床。

    很多准备工作早上就做好了,起床后田兰只要把该热热了,该炒炒了就行。晚饭是摆柱子娘生前住那孔窑里,带着一种全家一起陪她过年意思。正式开饭前先由张家栋带着小海拜了柱子娘遗像和祖宗牌位,那些牌位都是柱子爹还有柱子娘娘家人,前些年闹破四旧,每年只有过年时候柱子娘才会把这些牌位拿出来拜拜,拜完了又赶放回箱子里。

    张家栋是成长于红旗下革命战士,让他给母亲遗像放祭品、磕头下拜,他没有二话。可对着那些木牌牌,他心里就有点不得劲,田兰告诉他自从她来了张家,每年过年都会看婆婆拜这些牌位,拜时候还总是念念有词,说这是替他拜,让祖宗们保佑他外面平平安安。张家栋听后,带着一种延续传统仪式感领着小海拜了祖宗。

    去年过年因为知道婆婆将不久于人事,三十祭祀格外用心,当时柱子娘还对田兰说:“你们年轻人不懂这些,兰子你好好看着我和润叶娘是怎么准备,等明年这个时候你也照样子给我准备。”

    看着照片上含笑婆婆,田兰想到了她话,眼泪不自觉就下来了。大过年不兴哭,她有速抹去脸上泪水,对张家栋说:“哥,祖宗吃过了,该咱们吃饭了。”

    “等一下。”张家栋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摆家里老柜上,对小海说“小海,中间这个是你亲生父亲,你给他磕个头吧。”

    孩子还小,刚才一连串磕头下拜已经搞得他晕头转向,老老实实跪下又站起来,然后说:“还要跪吗?我饿了,能不能先吃饭。”

    “行了,先跟你妈到炕上坐着去,爸马上就来。”张家栋替小海拍拍身上灰,自己却照片前又站了一会儿。

    这和他当初给周光辉家那张照片是同一张底片洗出来,照片上顾成海中间,周光辉左边,他右边,这是一个战地记者帮他们拍,战后给他寄来了一张,那张被他留给盼盼做了念想。领养小海后,他曾试图找出一张连长照片给小海,可是翻遍了连长遗物却一无所得,幸好近广州学习时候,偶然间碰上了那个战地记者。听了他讲述,战地记者回去翻箱倒柜,把照片底片找出来,冲印了几张连着底片一起送给了他。

    田兰摆好碗筷、倒好酒,看张家栋依然站那发呆,走过去轻轻地握住他手:“今天是除夕,辞旧迎,以前人和事放心底就行,小海还等着呢,咱们吃饭吧。”

    如果说中国人对1983年春节记忆深事是什么,那肯定是中央电视台那场春节联欢晚会了,它是我们过年看春晚习惯开端。当然1983年,电视机还是奢侈品,买得起人还很少,看惯了液晶大屏田兰对总是飘雪花十四寸小黑白没有兴趣,再加上也没那看电视工夫,所以即使买得起他们家也没有。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年都会有一场名家荟萃春节晚会,三个人吃着菜、喝着酒、听着广播也很热闹。

    张家栋喝是白酒,田兰和小海喝是橘子水,因为过年小海今天被特许可以敞开喝。张家栋用筷子蘸了点酒让小海尝尝,谁知道他一个扭头打死不愿意。原来同样招数姐夫狗蛋身上用过,还骗狗蛋说酒比橘子水还甜还好喝,狗蛋信以为真尝了一口,辣他地上直蹦,姐夫却坏心眼只顾笑,小海当时也,他把什么都看了眼里,他又不是狗蛋才不会上坏爸爸当呢!

    田兰像讲笑话一样把小海不尝原因说给张家栋听,引得他大笑不说,还来了一句:“外甥都像舅,我这么聪敏,狗蛋怎么那么笨,还是咱家小海机灵。”

    家里就两个大人一个孩子,除了听广播又没有别娱乐活动,为了三个人能一起守到十二点,田兰干脆吃过饭才一家三口一起包饺子。田兰调馅,张家栋力气大被分派揉面,小海抱着放零钱小铁盒子找他觉得比较漂亮硬币,三个人又一起坐炕上包饺子,没想到他们边玩边包竟然把家里木头大锅盖放满了三次,幸好天气冷,多余都被田兰拿到院子里冻上,准备过几天再吃。

    当外面开始零星响起鞭炮声,田兰把刚包好饺子下到了锅里,张家栋披上大衣裹着小海去院子里放炮仗,放完了正好回来吃饺子。因为是三个人包,煮好饺子各有不同,田兰包小巧秀气,一口一个刚刚好;张家栋包饺子个头又大皮又厚;少数几个像面疙瘩失败品是小海包,虽然不好看但下锅以后没散开就是值得表扬。

    小海以为越大饺子应该馅越多,先吃了一个大,小孩子嘴巴小,他咬了两口都没咬到馅,气呼呼看着大人。

    田兰也吃了一个大,不得不说,皮真厚,“哥,你这饺子皮怎么这么厚,你们部队都包这种饺子啊!”

    “对啊,都这样。饺子馅不抗饿,当兵都能吃,包大点皮厚点,即能吃饱还有省事。”张家栋也知道馅多饺子好吃,所以他挑那碗基本上都是田兰手艺。

    田兰和小海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把自己碗里厚皮饺子放到了张家栋碗里,两个人等着下一锅饺子,第二锅饺子全是田兰一个人包,因为那里头有加了“料”。田兰找了一个做过记号饺子给张家栋,剩下母子俩平分了,张家栋也不生气,笑呵呵把加“料”饺子吃了,硬币吐桌子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过饭,血液集中供应胃部,大脑缺氧,人容易犯困。反正吃过饭没多久,小海就困得睁不开眼睛了,田兰和张家栋也很困,凌晨时又会有一阵爆竹声,趁着现声音比较小,两个人碗都没洗就抓紧时间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时候过年家里春联、年画都是乖乖贴,每次都把手上弄得红红,要用肥皂狠狠搓,非常讨厌。

    谢谢肉鬆火箭炮,我这种不定还经常断小毛驴竟然也有人扔火箭弹,实太高兴~\/~啦啦啦!

    我要发福利╭╮

    ps:具体会有几大爆发不确定,反正不止一,到明天晚上12点为止,大家拭目以待!

    fighting!!!

    *d^_^b*</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