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72送虾

72送虾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杨倩雪是家里的公主,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这次要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随军,家里人不放心,干脆就让她刚刚退休的母亲陪着过来,一路上也能帮着看看孩子、有个照应。

    自从那天答应帮忙介绍木匠师傅,两个人的关系就渐渐近了,杨倩雪时不时地带着孩子到田兰家来串门。天翔正在学走路,胖嘟嘟的小圆球步履蹒跚,十分惹人喜爱。这会儿还没有学步车,都是给孩子穿得厚实一点,然后用一个宽宽的厚布条一头绑在孩子身上一头攥在大人手里,这么学走路。样子有点像城里的人遛家里的大型犬。

    这天杨倩雪又在外面遛她儿子,正好碰上从村里回来的田兰,“你又买菜去啦,今天都有什么新鲜的?”

    “阿敏的弟弟在渠道沟里弄了不少虾,我拿了一些回来,准备做个白灼虾。”田兰掀起菜篮子给她看。

    “虾可是个好东西,补钙的呀。正好老二长牙要补补,回头给我送一碗过来。”杨倩雪老实不客气的明着要。

    “行,回头给你送一碗。我可不白送啊,把你带来的那些笋干、梅干菜给我拿一点。”杨倩雪是江浙人,来的时候带了不少老家的特产,其中笋干和梅干菜是最受欢迎的。

    在田兰家吃过那顿接风宴之后,杨倩雪也准备了一顿饭,算是庆祝乔迁之喜。席间最受欢迎的就是梅干菜扣肉和笋干老鸭煲,家里的两个男人都是肉食动物,田兰想着笋干烧肉也挺好吃,就顺便向杨倩雪要点。

    “行啊,你来拿就是了。我东西多,这些吃的来的时候带的有些少,你要是喜欢我让家里再寄点过来。”杨倩雪很大方的说。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田兰发现杨倩雪虽然有点小姐脾气但总体来说还是个挺不错的人。她有一股子拗劲,喜欢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手。就拿做家具的事来说,她喜欢田兰家的布艺沙发,也想要一个一模一样的,可是做沙发的的蜡染布料是田兰偶然间在集市买的,是海南黎族的东西,这边并不多见。田兰劝她可以买一些比较相似的当地土布,她不愿意,非逼着田兰托阿明出海打鱼的时候绕道海南带一些回来。好在她人挺大方,除了买布的钱还给了阿明辛苦费。

    可能是因为从小家境好,再加上两家的老人都是退休干部,夫妻俩在家又都是比较受宠的孩子,家里三不五时的给他们一些补贴,杨倩雪长这么大手头从没缺过钱,她对人就比较大方。前段时间田兰陪着她东跑西颠、买这逛那,她过意不去,把自己带来的那些友谊、百雀羚的保养品都拿出来,非要田兰挑一个不可。

    张家栋忙着训练中午都是不回来的,家里只剩田兰和小海两个人吃饭,天气比较热,饭菜不怎么能放得住,田兰平时都是少做点,尽量一顿饭吃完。想到今天要给隔壁送菜,田兰干脆只做了两个菜,一碗白灼虾,一条糖醋鱼,饭做好了就招呼上赶暑假作业的小海,端着饭菜就去了隔壁。

    “天气热做好了的菜放不住,家里又只有我和小海两个人,一顿吃不完。所以我就把饭菜端过来,准备在你们家搭个伙了。”田兰把饭菜放到杨倩雪家的饭桌上。

    “我刚就跟你说了,今天没肉不要紧,田兰会送虾过来。你瞧瞧不紧有虾还有鱼呢!”杨倩雪对自己的母亲说,说完闻了闻那条鱼“嗯,闻着有醋味,是糖醋鱼吧,天气热吃点酸甜口的正好。”

    “你呀,你呀。”杨母无奈的笑着指了指女儿,然后对田兰说“田兰你们先坐,我再去做个鸡蛋汤来。”

    田兰看了看饭桌,有凉拌黄瓜、炒青菜、烧茄子,还真的都是素的,“我要是不给你送虾,你今天就让孩子吃这些?老大还不跟你闹啊!”

    郑天翊和小海一样都是肉食动物,顿顿要见肉,田兰很纳闷,是不是因为正在长身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喜欢吃肉,狗蛋当初也是。

    “你要是不送我就让老大去你家吃呗,反正你肯定会给小海做的。再说你不是还多带了一条鱼来自投罗网嘛!”高贵的公主耍起无赖,颇有一种违和感。

    鸡蛋用油炒一炒、倒水烧开、起锅放盐,鸡蛋汤就做好了。有荤有素、五菜一汤,这顿饭也算是丰盛了。虾很新鲜,三个大人一边给小的剥虾一边聊天。

    “田兰啊,我们家倩雪打小被我宠坏了,以后你们妯娌之间相处,你多担待点。”张家栋和郑明哲是搭档,私下里也是以兄弟相称,杨母为了拉近关系,也就顺嘴把田兰和杨倩雪说成了妯娌。

    “大妈放心,我们现在不就处得挺好,你瞧我也没人请就直接端着饭碗到你家来蹭饭了。”老人家这是不放心女儿,田兰给她宽了宽心“再说,我们就是万一打起来了,不还有您老人家拉架嘛。”

    “你们可千万别打,我走了可没人给你们拉架了,不然等阿敏嫁进来之后再打也行。”杨母知道田兰是在开玩笑。

    “怎么,大妈要回去了?”田兰一直以为杨母以后就跟着女儿女婿住在这了,当初还纳闷怎么老太太不跟着儿子,反倒跑到女儿这来了。

    “是准备回去了,我是看着小雪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上路不放心,这才跟过来照应一阵子。马上不是要开学了嘛,我们家边上就是学校,她哥哥们的孩子都在那读书,我得回去接送孙子,给孩子们做饭啊!”杨母倒是有心再照顾女儿一阵子,毕竟天翔正在学走路,正是离不得人的时候。可是那头也是一大家子人在等着,她要是继续在女儿这待着儿子不会说什么,儿媳妇可就不一定了。

    “大妈放心,我跟倩雪一定好好相处,你说是吧,弟妹?”从杨倩雪母亲的话语里,田兰明白了她的为难之处,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也是没办法的。

    部队里辈分都是跟着男人排的,张家栋职务比郑明哲高,阅历比他丰富,年纪也比他大,当之无愧的是大哥,田兰也顺其自然的是嫂子。可问题是田兰的年纪比杨倩雪小,让她叫一个比自己小的人为嫂子,杨倩雪很不适应。她知道田兰这个捣蛋鬼又在开玩笑,索性不理她,转而对母亲说:“你要是想她对我好点也简单,回去之后多给我寄点笋干、梅干菜、腌咸肉来,她刚才还跟我要来着。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真有什么事她还不得让着我啊!”

    “田兰好这口啊,行,回头我就给你们寄过来。”杨母答应的很爽快。

    “大妈可别听她的,我只要了笋干和梅干菜,肉是她自己想吃,非要拉上我做垫背。”田兰一直以为江浙人的口味是偏清淡的,没想到杨倩雪却是一个口味偏闲的,尤其喜欢吃腌渍的东西。

    “妈妈不要我要,奶奶你多寄点肉过来,蒸肉可好吃了,肉汤拌饭也好吃,我跟天翊都喜欢,天翔也喜欢。”小海指着旁边刚长出一排小乳牙的天翔说。

    “还有牛皮糖,我要桂花味的,带来的糖都被妈妈散给叔叔们了。”天翊最喜欢吃牛皮糖,可惜他们来时带的那点都被杨倩雪送给帮忙搬家的战士们了。

    “说什么不是你要的,小海也喜欢,我看到时候寄过来,你要不要。”杨倩雪笑话田兰,眉毛一挑一挑的,意思是:看,你儿子拖后腿了吧!

    田兰没有反驳,那天杨倩雪请客时,下面铺着一层百叶在米饭锅上蒸了一碗咸肉,光是咸肉什么也没加,但那味道确实是香。小海用肉汤拌饭,比平时整整多吃了一碗。

    “行,寄,只要你们爱吃,我都给你们寄。”杨母笑眯眯的摸着天翊的头“你们好好读书识字,到时候写信给外婆想要什么自己跟外婆说。”

    天翊喜欢吃糖,杨倩雪怕他张蛀牙,家里的糖都是限量供应,外婆在的时候他还能撒撒娇,时不时的从外婆这弄点,外婆回去了,他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妈,你就惯着他吧。”杨倩雪表示不满,刚才杨母提到读书倒是提醒了她,她转过来问田兰“你家小海比天翊还大一岁,应该上学了吧,在哪读的?眼看就要开学了,明哲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天翊的学校给安排好。”

    “过完暑假小海就读二年级了,就在镇上的小学读的。你放心,你们家郑明哲肯定已经安排好了,前两天还听柱子哥说指导员问他小海在哪上学、要办什么手续来着。”田兰很肯定的对杨倩雪说。

    话题就这么又转到了孩子读书的问题上,杨母还讲了杨倩雪兄妹小时候读书的趣事,女人就是这样聚在一起就有聊不完的话题,好好的一顿饭被她们吃成了茶话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