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76鸡蛋

76鸡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之买来的媳妇 !

    张家栋的电话是直接打到砖厂的,姐夫的生意越做越大,为了做生意方便,他想办法给砖厂接了条电话线。姐姐接到张家栋报喜的电话,高兴坏了,不断的嘱咐他要好好照顾田兰。这是他们的第一胎,身边又没有老人,姐姐怕他们因为没有经验让孩子有个闪失,不停地传授张家栋各种孕期注意事项。张家栋即将当爹的兴奋劲还没过,兴致高昂的听姐姐在电话那头絮叨,到后来干脆拿了纸笔把姐姐的话一条一条的记下来。姐弟俩聊了好久才挂电话。

    砖厂的电话就放在姐夫的办公桌上,看到电话打完了姐夫倒了一杯水给老婆,“说了这么长时间电话,我都替你口渴,先喝点水吧。”

    咕咚咕咚的下去半杯水,张桂香缓过劲来,对润生说:“不多说点要行哩,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好不容易盼来的金疙瘩,兰子年纪小不懂这些事,万一不小心孩子出了闪失可怎么办,娘临终前还念叨着孙子呢!”

    “你要是真不放心,干脆去南边看看他们。”张桂香有一种侠气情怀,不论是当年对失聪的润生还是后来独自打拼事业的田兰,只要是被划归自己势利范围的,她会想尽一切办法照顾。润生看她这么不放心,就随口提了一句去部队探亲的话。

    润生是随口一提,张桂香却把这话放在了心上,琢磨几天后还真的就准备收拾东西去看田兰一家。她从没有单独出过远门,润生放心不下,可是家里还有一摊子事,和朋友在省城合伙的建材城也快开业了,他实在是抽不出时间陪老婆去部队。好在许向前听说他们要去田兰那,自告奋勇的要求同行。临走前姐夫给张家栋打了电话,商量了接人的事。

    听说姐姐带了一大堆的家乡特产过来,张家栋高兴坏了,心想田兰这下说不定能吃顿好饭。最近最让张家栋头疼的问题不是战士们的训练,而是自家老婆的吃饭问题。田兰已经度过怀孕初期比较危险的前三个月,正常来说现在应该是比较平稳的时候,可不知道怎么的,张家栋回来没几天,原本好吃好睡偶尔晨吐的田兰突然娇气起来,一闻着饭味就犯恶心,吃什么吐什么。

    杨倩雪和阿好根据自己的经验帮着想了几个辙也不管用,倒是有一天张家栋因为不放心田兰,把训练交给何明,自己提前回来时,田兰跟他说想吃糖水蛋,就是婆婆以前经常做的那种。

    张家栋听她说想吃东西,高兴坏了,“行,你到桌子边坐着,等一小会儿就好。”

    毕竟是经常搞野外生存的,打火烧水,不到五分钟糖水蛋就新鲜出锅,拿小碗盛好,张家栋小心翼翼的把蛋捧到田兰面前,看着田兰吃了第一口,没吐,长出一口气。

    “咋了,想吐了?”吃第二口的时候,田兰皱了皱眉,张家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深怕她又吃不下去。

    “没,没什么。”这碗糖水蛋并不是田兰记忆中的那个味道,她有一些失望。可是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希冀望着自己的男人,不好吃的话她说不出口。

    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老婆身上的张家栋敏感地发现田兰并不喜欢他做的糖水蛋,他努力回忆母亲当年做的蛋是什么味道,回头又做了好几份,吃了五六个鸡蛋之后他挫败了,尝起来都差不多嘛。

    “爸爸,你煮糖水蛋啦!”小海刚放学回来,正是饥肠辘辘,闻着味儿就到了厨房门口。

    “你妈说想吃奶奶以前做过的糖水蛋了,我给她做了一碗,不过味道好像不对,我在这正试着呢。小海饿了没,爸爸也给你做一份,你帮着看看那里不对劲,好不好。”张家栋虽然会做饭,但手艺一般,也就是饿不死人的级别。他有心好好做,可自己做的东西自己尝着怎么都是好的,他只能抓小海这个壮丁来试吃了。

    张家栋新做的糖水蛋端上桌,小海先是动动小鼻子闻了闻,感觉还不错,这才动筷子。第一口还好,第二口就皱眉头了,表情和田兰一模一样,张家栋紧张地问:“怎么了,哪里不对?”

    “蛋煮的时间长了,跟带着壳的蛋一样里外全熟了,应该是糖心的,咬下去蛋黄都会流出来。”小海觉得爸爸真笨,连糖水蛋应该是糖心的都不知道。

    “嗯,这是一条。”张家栋记下了,无视小海嫌弃的小眼神,接着又说“你把这碗都吃了,看看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小海确实饿了,呼呼啦啦的吃完,抹抹嘴,继续点评:“你糖放多了,味道太甜,我和妈妈都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还有没有?”张家栋记下第二条。

    “还有就是水放少点,糖水蛋吃的是蛋,放那么多水干嘛。”水喝的有点多,小海打了一个咯,喷出一口鸡蛋味。

    家里的鸡蛋被张家栋祸害的差不多了,他跑到隔壁问杨倩雪借了几个鸡蛋,准备按小海说的试验一番,争取晚饭能让田兰吃上可口的。

    杨倩雪拿碗给张家栋装了几个鸡蛋,然后才奇怪的问:“这鸡蛋是阿敏娘家的,她昨天刚拿回来,我们三家一家分了十个,你们家这么快就吃完了?”

    “田兰想吃糖水蛋,我给她做了一碗,做的不好她不怎么爱吃,我就试着又做了几碗,这不等我摸出窍门了,家里的蛋也快没了,所以到你这来借几个。”张家栋无奈的说。

    “鸡蛋腥气,我怀孩子那会儿碰都不愿意碰,她怎么还会想吃呢,真是奇怪。”杨倩雪知道田兰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她突然想吃起鸡蛋来,这让杨倩雪觉得奇怪。

    “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不过只要她能吃的下去就行,反正鸡蛋不管怎么说也是有营养的好东西。”张家栋向杨倩雪道了谢,捧着碗回家。

    他不知道,因为他的这一举动郑明哲晚上回家被老婆数落了,“都是做人丈夫的,田兰妊娠反应吃不下东西,人家张家栋急得团团转。田兰一句想吃糖水蛋,他就亲自下厨,怕做的不好老婆吃不下去,人家反复的做了五六次自己觉得差不多了,才给老婆吃。我嫁给你这么多年,孩子都生两个了,你给我煮过一个蛋吗?我生老大那会儿反应比田兰还大,喝口开水都想吐,那时候你在哪?”

    郑明哲动了动嘴唇,心说:那会儿一大家子人都围着你转,喝不下水也就是一两天的事,丈母娘用橘子皮加糖煮了水之后不久好了嘛,再说当时一个在老家一个在部队,我就是想伺候也没那机会啊!

    郑明哲看他家天鹅公主越说越激动,大有要哭一场的架势,识相的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伏低做小的赔礼道歉,第二天一大早又起来给全家做了早饭,就这样还看了老婆好几天的脸色。

    回到家,张家栋按小海说的注意事项先做了一碗,尝尝感觉像那么回事,这才动手给田兰另做一份,怕她不够吃,一口气给放了三个蛋。

    田兰端着那碗张家栋花了一个下午才成功捯饬出来的糖水蛋,眼泪都快下来了,虽然对她现在的胃口来说有点多,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把它们都吃完了,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

    张家栋看着她,心里比自己吃的都开心,从此每天给田兰做糖水蛋就成了他雷打不动的使命。再好的东西吃多了都会腻,田兰已经不想吃糖水蛋了,可是想到每天在厨房里欢快的吹着口哨给他做糖水蛋的张家栋,还有每次见她全部吃光后他带笑的眼睛,田兰就逼着自己咬牙吃下去。说来也奇怪,别的东西田兰是吃什么吐什么,可张家栋给做的糖水蛋,虽然吃的都腻味了,可吃完后她就是没有想吐的感觉。

    “哥,吃你做的糖水蛋我都不会想吐,一定是咱们孩子知道这是爸爸给做的,所以才这么给面子的。”虽然孩子还很小,连胎动都没有,但田兰觉得孩子是能够感受到他们对他的爱的。

    “是吗?既然孩子这么有灵性,咱们要不要给他起个名字,天天叫他的名字,跟他玩,你说好不好?”张家栋也觉得这个小小的生命很神奇,想要更加亲近他。

    “好啊,他这么喜欢糖水蛋,叫他糖糖好不好?”糖是甜的,田兰觉得糖糖是一个寓意甜美的好名字。

    “这名字听着像个女孩的,咱儿子不能叫这名字,得叫一个好听的、响亮的、有男子气的。”张家栋否定了田兰的提议“咱先不着急,我这两天好好想想,一定给孩子取个好名字。”

    张家栋下意识的认为田兰肚子里应该是个儿子,虽然有重男轻女的嫌疑,但田兰并不计较,甚至她心里也希望能是个男孩。毕竟张家栋是张家的独子,按照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张家需要一个男孩传宗接代,况且婆婆临终前还念叨着抱孙子,婆婆就像她的亲身母亲一样,她希望能够完成母亲的遗愿。

    接下来的几天张家栋的全副心思都扑到了给他没出生的“儿子”起乳名上,他把手头上能找到的字典都找出来,一有工夫就在办公室里翻字典,还向郑明哲打听他当初是怎么给天翊、天翔起名字的,郑明哲还在因为张家栋争当模范丈夫,自己受牵连被老婆埋怨的事情而生气。现在又被张家栋天天缠着,心情着实不太美好,回到家里就向老婆诉苦,杨倩雪又把这事说给了田兰听。

    “我们家老郑也不会起名字,平时在家我们都是直接叫老大、老二,或者叫孩子大名,就是这大名还是按着家里的辈分请长辈起的。”杨倩雪表示做父母的都一样,越是重视自己的孩子就越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才好。

    张家栋翻了好几天的字典,知道姐姐和向前来了,都没能给田兰肚子里的孩子起上名字。倒是许向前说起元元的时候给了他灵感,“元元还在肚子里那会儿,我和润叶也为了给孩子起名字而犯愁,后来实在想不出来,就干脆叫孩子宝宝。生孩子的时候跟同病房的人一聊,发现大部分人都管孩子叫宝宝。元元正好是元旦那天生的,这不正好就叫元元了,后来我妈他们医院的人还开玩笑,说这孩子要是性子急一点提前几个小时出来是不是就该叫末末了。”

    听了许向前的话,张家栋觉得随大流叫宝宝也不错,于是宝宝就成了大家对田兰肚子里小生命的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