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3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3章

    红烛依旧,整个新房内除了司月吃饭发出的细微声音,一片安静,在七分饱的时候,司月放下碗,从袖口里掏出一块干净的手绢,擦了擦嘴,回头看着杨天河,“现在可以说。”

    “天色已晚,还是早些休息吧。”杨天河却突然站起身来,大声地打断司月接下来所说的话。

    “休息?你跟我?”司月皱眉,和离之事几个字来不及出口,在她看来这和离自然是越快越好,可眼前这男人明显不愿谈及的表情,让她觉得事情或许没有那么容易。

    休息二字显然触碰到了她敏感的神经,在这样的环境下,让她不想歪都难,一脸防备地看着对方。

    杨天河一听司月这话,哪里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黝黑的脸一阵阵地发烫,然而,抬头,看见对方眼里浓浓的厌恶,浑身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又害怕心里的小心思被对方看穿,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慌乱地说道:“不,不,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让你早些休息,我先把这些东西收拾了。”

    话落,杨天河手忙脚乱地将桌上的碗筷收起,抱着再一次逃了出去。

    司月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她突然想到这里已经不是她熟悉的那个社会,女人的地位低下,三从四德是她们头上的紧箍咒,即使心里在不愿,也已经拜堂成亲,在没有和离之前,杨天河都是她的丈夫,以对方那雄壮的体魄,若真要硬来,她反抗也无用。

    一想到如今这男人竟然是她的天,司月的心一阵慌乱,她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个本事反抗这个社会的法则,可要她真正做到三从四德?实在是有些难度。

    在厨房里洗碗的杨天河也在思考,总共就几个碗差不多洗了小半个时辰,想着司月应该睡着了,才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你怎么还不睡?”声音微微有些惊讶。

    司月仍旧坐在刚才吃饭的长凳上,背脊挺得笔直,一脸漠然地看着杨天河。

    “你睡床上,我睡地上。”以为对方还在介意刚才的事情,杨天河开口说道。

    司月依旧不语,愣愣地盯着杨天河。

    “你放心,若是你不同意,我肯定不会碰你的。”杨天河红着脸接着开口,关上房门的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听了这话,司月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坐下,再一次抬眼看着杨天河,还是那一脸的木然,“你坐下,我有话要说。”

    杨天河没坐,依旧站在门后,低着头,“若是和离的事情,我不同意,”顿了顿,声音低了几度,“我知道我比不上五弟,这件事情也是我们家做得不对,只是,和离并不简单,先不说其他的,就你,刚成亲就和离,村子里的人会怎么想?你的名声不要了?”

    司月皱眉,这些事情她刚才也考虑过,她在村子里的名声本身就不好,有什么好在意的,只是,杨天河口中的其他的,才是令她顾忌的,能做出这般天衣无缝计划的杨家,会让她如愿的和离吗?再说,这个男人现在是内疚,谁知道逼急了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司月仔细地打量着杨天河,那目光仿佛想将对方看穿一般,许久,才开口,“你什么时候知道婚书上是你的名字?”既然这是个以夫为天的社会,如今趁着对方愧疚之时,先将其拿下,免得到时处处受制。

    “昨天,”杨天河说完,抬头,深怕司月会误会一般,“我本来是不同意的,可婚书上白字黑子写得明明白白,我若不去迎亲,便只有到你家退婚一条路。”

    “你去了?”看来这杨家不止坑外人,连自己人也不放过,这倒是令司月听惊讶的。

    “恩,”杨天河点头,纠结了半天才开口说道:“我看着你们家那样子,若再退婚,那就是雪上加霜,你下半辈子恐怕都会被耽搁的。”

    “这么听起来,你倒是既无辜又好心了?”这话说得可半点真心也没有。

    一听这话,杨天河满脸的尴尬,虽然事实确实是如此,可做出那般欺骗事情的是他的亲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司月虽然并不完全相信杨天河,却也明白对方说得有几分道理,低头,看着白乎乎细嫩的双手,明显是被父母宠出来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既然这身体被父母宝贝成这般,她也不能嫁了杨家妇就做牛做马,让这双手为他人忙碌。

    “认字吗?会写不?”

    杨天河点头,见司月低着头,忙说道:“会的。”

    司月抿嘴,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说实在的,如今的现状,她现在能利用的也就是杨天河的愧疚,“我现在可以不说和离之事,不过,你得答应我几件事情。”

    “成,”杨天河松了一口气,黝黑的脸咧出大大的笑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首先,我们虽然是夫妻,可怎么来的你我心里都清楚,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没有我的允许,我们不得行夫妻之实。”司月抬头,左手食指轻轻地在右手心划动,“你可同意?”

    “同意。”

    “其次,我的嫁妆以及以后我自己赚的银钱都属于我个人的,只有我才有资格支配,你包括你们杨家人不得以任何名义索要。”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当然,我也不占你们家便宜,每个月我可以交一定数量的生活费。”

    “生活费就不用了,我能养你的,你挣得就是你自己的。”杨天河慌忙摇头。

    司月并没有反驳,“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我知道我在村子里的名声不好,说我最多的就是好吃懒做,你看看我这双手,就知道不是做事的手,洗衣做饭我从小到大都没做过,更不用说田地里的农活,更是样样不会。”

    杨天河看着那双摇晃着的白胖胖的手,听着司月的话,点头赞同。

    “再有,自小爹娘便宠着我,除了外面偶尔传进来的闲言碎语,我从未受过气,”好吧,司月承认这男人的模样让她有了自己的坏心眼,最好杨天河听着受不了直接写下和离书,“一句话,我什么都不会做,你要负责说服杨家人什么事也不让我做,我心甘情愿的除外,另外,我不要求你和杨家人对我会像我父母那般好,可也不得随意打骂。”

    看着眼里带着得意神采的司月,杨天河想也没想地点头,“好。”

    “答应这三条,我就暂时不提和离之事,不过,若违背其中一条,你须得写下和离书。”司月觉得这个男人可能是个傻的,她那最后一条,哪里是娶进来一个媳妇,明明是迎来一个祖宗好不好?

    “行。”杨天河答应得很是干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看在司月眼里,越发觉得这个人脑子傻得不正常。

    “口说无凭,白纸黑字你写下契约,我们双方按了手印才算。”财产,人身安全,再加上最后一条,司月在心里略微有些无耻地想着,这般的生活还勉强能凑活一二。

    对于司月明显怀疑自己人品的事情杨天河完全不在意,整个人都乐呵呵地,“你等着,我去拿纸笔。”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而坐在床上像是打了胜仗的司月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杨天河也是满脸得意的笑容。

    其实,在厨房洗碗之时,杨天河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缓兵之计,他为司月考虑是真的,更想好好地跟她过日子。

    于是,他想,只要是真心对她好,她相信终有一天会打动她的,好吧,他自己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想着刚才司月的小模样,那粉嫩嫩的脸蛋,他都想伸手掐一把,恩,总有一天这个愿望会实现的,杨天河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在心里打气。

    一刻钟之后,杨天河将两份一模一样的契约写好,递给司月,“你看看,”随后想到什么,“要不我给你念念!”

    司月仔细地看了两份契约,发现没有问题,“我认字,你按手印吧。”

    “哦,”司月认字,杨天河倒是有些吃惊,不过,一看司月就不想多谈,也不再多问。

    宝贝般的拿着自己的那份,想着自己袖口里的东西,“你先出去。”

    “好,”知道她是想将东西藏起来,杨天河直接走了出去,顺道还将门关上。

    房间里多了一个上锁的红木箱子,司月拿出钥匙打开,将地契,房契以及新立的契约放进去,再拿出明天要换的衣服,才再一次锁上,要是随身放着。

    折腾了一夜,两人都累了,一个床上,一个地上,出奇地很快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