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18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18章

    “天杀的!”尖锐刺耳的怒吼响起,听到这声音,站在院子里的杨天河都能够想象周氏愤怒的脸以及暴跳如雷的模样,神色僵硬,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此时翻腾不已的心情。

    “她这是要将她那懒婆娘赖到我们家了,”周氏确实是一脸的愤恨,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陈氏竟然有如此险恶的心思,最主要的是,她心里明白,今后即使是再看不惯司月那懒婆娘,她们杨家也是甩不掉了。

    被这样的算计,杨双吉也有些不高兴,可就像他们欺负司忠不认字一般,如今这个闷亏只能他们自己咽下,看了一眼最得意的儿子,对之前骗婚之事的愧疚在此时消失无踪,甚至庆幸当初那样做了,否则,今天被赖上的就是老五了。

    “或许在司大叔提出婚事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杨双吉能够想到的,杨天赐又如何不明白,不过,他并没有多说,只这一句话,就让杨家的其他人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只是这件事情到底是陈氏一个人所想还是两口子合谋,已经无人知晓。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那懒婆娘,还想当秀才娘子,也不看看她那模样,肥得跟猪一样,一看就是个天煞孤星,短命的讨厌鬼,否则也不会没人要被扔到山上,如今倒好,祸害完了养父母,又赖上我们家,呸!”周氏只要一想到他们家被算计了,她宝贝儿子被觊觎了,心里就堵着一口气,叉着腰,大咧咧地骂了起来。

    “娘,”杨天河实在是听不下去,走进堂屋,黑着脸看着家里的人,一一扫过,苦笑再次爬上脸,强忍住心头的怒火,好声好气地说道:“你们想太多了,司月不会要你们的银子,岳母的后事也不用你们操心。”

    只是,对于他这话,所有人都嗤之以鼻,“还有娘,你还是留点口德吧,举头三尺有神明,岳母才刚刚去世,你就不怕。”杨天河努力压抑心头的不满,让语气变得平和。

    “老四。”不领情的杨天山显然不能明白他的心情,在他看来杨天河是越说越不像话,不由得高声阻止,“有你这么跟娘说话的吗?”

    “司家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像司月所说的那样我们心里都有数,当初若是司大叔没有恰巧经过,司家一家三口过得恐怕比我们家都还好,可我们家呢?你们摸摸你们的良心,没有司大叔的救命之恩,爹现在如何?我们家又会如何?还是大哥觉得你已经能当这个一家之主了?”杨天河可谓是苦口婆心,毕竟在这之前,他的家人虽然心里都有算计,可到底还是算得上良善之人,只是每每遇上稍微关于五弟前程的事情,就跟走火入魔了一般,他不想他们在这么的执迷不悟下去。

    杨天山一听这话愣住了,哪里不明白老四的话,他虽然是老大,可要震住下面的几个弟弟,比起爹来,终究还差一些。

    “好啊,老四,你是被那狐狸精迷糊了眼吧,”听了这话,周氏却是受不了了,几个大步冲到杨天河面前,气得是浑身发抖,一巴掌扇了过去,打的杨天河的脸一偏,“如今你心心眼眼都是那个懒婆娘了啊,敢诅咒你爹了,”边说还边狠命地用脚踢,“你个小兔崽子,还知不知道你是从老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你是姓杨的啊,这才几天,翻了天啊你!”

    看着面前撕扯叫骂的周氏,杨天河心里忍不住升起一股烦躁,所有的耐心苦心都被弄没有了,“我知道我是姓杨的,可我的良心还没有被狗吃了!我知道我还是个人,就应该做人该做的事!”对着周氏一通吼,见周氏打骂的动作停了下来,吃惊地瞪着自己,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爹,司月让我告诉你们,在岳母下葬之前不要踏进司家,这两天你们就应该知道司月并不好欺负,就算我求你们了,别去闹,免得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说完,也不看杨家人,转身大步离开。

    在杨天河走后,堂屋内的众人都没有说话,“爹,这是我们不能不管,该帮忙的我们还得帮忙,村子里的人都看着呢,我们一定不能落人口实。”杨天赐平静的声音响起。

    杨双吉没有立刻回话,他明白老五的意思,只是刚才老四那失望的眼神一直在面前晃,骗婚之事他不后悔,可死者为大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老大,一会你去一趟司家,送二十两银子过去。”

    “老头子!”二十两,这可不是小数目,不说周氏惊叫,就是其他三个女人脸色也跟着变了。

    “闭嘴。”杨双吉不悦地叫道,那不悦的眼神让周氏立马不敢吭声了,“等到下葬的那天,我们再去,至于老四还有小宝,你让他们在那边帮忙。”眼睛严肃地扫过屋里的女人,“看好自家的孩子,谁也不许过去捣乱,否则,逐出杨家。”

    一刻钟后,堂屋内只剩下杨双吉和杨天赐,“爹,为何?”

    “老五,名声是很重要,可再重要,也没有亲人重要。”杨双吉说着这话时很是语重心长,“司月再厉害或者再懒,也只是一个女人,我们家还能养不起吗?可老四不一样,他是我儿子,是你四哥,我们才是骨血相连的一家人,你要记住,这一家人,缺了哪一个都不行,你们兄弟五个,若离了心,这个家就容易散了。”

    杨天赐认真地听着,随后点头,“爹,我明白了,是我太着急了。”这话说完,父子两倒是相视一笑,神色间传达的意思只有他们才明白。

    夜晚,整个司家小院就只剩下杨天河一家三口,杨兴宝在里屋睡觉,司月揉了揉有些发肿的膝盖,看着漆黑的天空,“他们怎么说?”

    “不知道,”一听这话,杨天河就有些气苦,对于家人,他还真有些拿不准,“我只是将你的意思告诉了他们,刚才大哥拿了二十两银子过来,我擅自做主退了回去。”

    司月点头,看着杨天河一副纠结的模样,小声地说道:“有什么话就说?”

    “五弟说,岳母之所以上吊,是因为三不去。”杨天河说话的声音更小,甚至连夏日的虫鸣蛙声都比不上。

    皱眉,“三不去?是什么?”司月到底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脑子里关于小姑娘的记忆也是有选择性的,所以,当听到杨天河的解释后,她是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陈氏的一片慈母之心她是感动的,可却不能认同,以她对那小姑娘的了解,对嫁人都能彷徨失措到喝农药,她的小肩膀真的能承受陈氏以命换来的厚爱?就算换做是她,此时都很沉重,如若陈氏是她的亲生母亲,以她金刚石一般坚强的心都不可能安心地生活,更不说继续没心没肺快乐地过日子?这世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深吸一口气,仿佛想将堵住心里的石头吐出来一般,好吧,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她再想那些又有什么用?至于陈氏这份伟大的母爱给她带来的即使是枷锁,她心里也生不起半点的埋怨,毕竟不是每个母亲都能这般的无私。

    神色复杂地看着站在身边的男人,嘴巴有些发干,“你的意思是以后我们就被绑在一起了?”

    杨天河一愣,呡了呡嘴,点头,司月的心思在成亲当晚他就明白。

    哎,心中叹气,两世为人遇上的男人,竟然是个带着拖油瓶的二手货,而且还摆脱不掉,她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才,要跟一个什么都不怎么样的古人过一辈子,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抑郁。

    “你五弟可真厉害,我琢磨了半天的事情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倒是一下子就想出来了。”司月讽刺的意思十分明显,不过,在心里对杨天赐的防备又提高了一层,摆脱不了的结果就是,以后都要跟那样一家人生活,这么一想心里就更郁闷了。

    不行,男人是一辈子的事,看着这个一辈子都得打上她男人标签的男人,得给她时间去适应,去接受,她更需要好好想想。

    杨天河哪里不明白司月话里的怨气,除了赔笑,难道他还有来一句他家五弟从小脑子就聪明?他脑子又没病,“今晚我守夜吧,你去休息一下。”

    “不用,”这一次司月倒不是客气,“今夜是第一晚,我来,明晚再换你。”说完,也不管杨天河的反应,走进灵堂,安静地跪在一边,时不时往盆里添火纸。

    杨天河本想陪着司月的,又想着之后几天的事情一定不少,到了后半夜,便和杨兴宝挤在一张床上小睡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