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86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86章

    对于刚刚来京城的杨家人来说,司月的话还是起到一定作用的,不过,周氏即使不大吵大闹,也不会最软的,“哼,我知道你们来干什么,无非就是看着老五现在出息了,想要多走动走动呗。”

    听了这话,别说司月无语,就是杨天河看着他娘那得意的模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是两人的沉默反而让周氏甚至是杨家其他的人认为她说得对,“杨天河,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老五是老五,你已经被分出去,你别想着占老五的便宜,我是绝不会允许的。”

    杨天河黑着脸看着这一群人,沉默许久之后,才看着杨双吉,“爹,五弟呢?我有事情找他。”

    “杨天河,你没听见老娘刚才所说的话吗?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周氏突然蹿到杨天河面前,声音虽然不大,却嚣张得很,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外面,那意思是在明显不过。

    杨天河瞅着近在眼前的亲娘,侧头,看着杨天河,“爹,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胡说什么,”杨双吉笑着说道:“快些进来,老五又是出去了,一会就回来。”

    “老头子,”周氏瞪大眼睛看着杨双吉,却在他的厉眼之下消停,不过,还是狠狠地瞪了杨天河和司月好几眼,才往回走。

    跟着一大家子人,杨天河和司月总算进了他们现在所住的地方,难怪周氏能那么嚣张,这样三进青砖红瓦的院落,别说在安县,就是在京城,也是很不错的住处。

    大堂内,杨双吉往中间的主位上一座,烟杆挺得笔直,以往皱着的眉头松开,嘴角带着笑容,原本习惯性要拿烟杆的动作在手伸出的时候僵了一下,该为转动左手大拇指上翠绿的扳指,整个人精神矍铄,倒是让因为常年干体力活而有些显老的脸,不说年轻多少,却也符合正常的年龄。

    椅子还是按照在杨家村堂屋是那样的摆放,中间坐着杨双吉夫妇,他们的两边竖着摆放着一排椅子,只不过,座位有了细微的变化,杨天山的对面空着两个位置,显然是给杨天赐和他媳妇留下的,于是,除去孙子辈的,杨天河和司月下方就只有杨天丽一个姑娘。

    扫了一眼已经开始摆谱的杨家众人,司月掩去眼里的笑意,沉默地坐着。

    “老四,你找老五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见杨天河久久不说话,杨双吉心情很好的笑着问道。

    “爹,不着急,还是等五弟回来再说。”杨天河摇头,想着杨天赐做的事情,他真不知道爹晓得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哼,”周氏冷哼。

    半年未见,坐在一起的一家子人却好像陌生人一般,找不到话头,就这么沉默地坐着,小周氏倒是想要炫耀一番,却被杨天山给止住,想到王雪君那个大儒,她的心里还是很忌惮的。

    好在杨天赐回来得快,在屋内看见杨天河和司月也不觉得奇怪,笑着说道:“四哥,四嫂,你们来了。”说完这话,径直往杨天山对面的位置走去,笑着坐下,“中乡,上茶。”

    “是,公子。”中乡恭敬地说道。

    杨天河和司月都在打量这许久未见的杨天赐,依旧是带着温和的笑容,精神气也好,除去之前的风度翩翩,甚至属于书生的儒雅气息也浓厚了不少,再看着他的举手投足,也有着几分优雅从容。

    将杨天赐的变化看在眼里,司月的眼珠子更黑了几分。

    不一会,茶水端了上来,一水的青花瓷茶杯,带着淡淡的茶香,应该是不错的茶叶泡制出来的。

    刚刚还在摆谱的杨家人看着面前精致的茶杯,微微有些傻眼,倒是杨天赐饮茶那动作,仿佛练习过成百上千遍一般,优雅而又细致,像是雕刻出来的一般,分毫不差。

    在规矩礼仪方面,司月一家子都没有刻意的练习,只是,司月来到这个社会的时候,前世所学的礼仪在不知不觉中就影响着与她朝夕相处的杨天河和杨兴宝,后来又有西西的影响,进京城之后,诸葛清凌虽然真个人死气沉沉,可在举手投足间表现出来的气质足以彰显诸葛家的厚重历史,也会慢慢地影响着他们一家人。

    因此,杨天河这般刻意的行为,会产生自卑感的也就只有杨家的那些人而已,杨天河和司月是绝对不会受影响的。

    杨天赐呡了一口茶,放下之后,才笑着说道:“四哥,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看着杨天赐这幅模样,杨天河心里有说不出的失望,他现在才算是什么?还没有那些大人的实力,就已经将他们的装腔作势,虚伪模样学了个十足,他不信老五不知道他来做什么。

    “五弟妹呢?”杨天河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

    除了杨天赐之外的杨家人听杨天河这么问,脸色多少都是有些变化的,“兴耀身子有些不舒服,在后面看孩子。”杨天赐面不改色地笑着说道。

    “五弟,你给我的帖子上说,你要娶妻?”看着杨天赐的模样,杨天河决定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你娶妻,将五弟妹置于何地?”

    “四哥,”杨天赐已经笑看着杨天河,“这是我的家事。”

    “爹,你也任由五弟这般胡闹吗?”杨天河移动目光,看着杨双吉。

    “老四,这事你就不要管了。”杨双吉是知道这么做对不起五儿媳妇的,可为了儿子的前程,就像是上一次弃司月而王语嫣一样,什么都比不上老五的前程。

    杨天河愣了一下,随后说道:“那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工部侍郎的女儿是什么样一个姑娘?这等的好事会落到毫无根基的五弟身上,爹,难道你不觉得很不对劲吗?”

    听了这话,杨双吉皱眉,周岁却有些急了,在她的眼里,有一个朝廷大官做亲家,那是多风光的事情,面对她一向不喜的杨天河,她至少稍微一想便知道对方不安好心。

    一想到这里,周氏哪里还坐得住,她可不能让杨老四将这婚事搅黄了,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个子不大,速度却很快地冲到杨天河面前,指着他说道:“杨天河,你存的是什么心,为什么我儿子就不能娶那姑娘的,凭什么老五就不能摊上这样的好事,我看你就是嫉妒,见不到老五好。”

    对于周氏的话,杨天河和司月还没什么反应,杨天赐的笑容却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想着司月先如今的身份,心里是恼怒极力,眼角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杨天河还有笑眯眯的司月,他们这个时候肯定是在心里取笑他的,甚至他都能想象他们心里说的是什么样的话,难堪,尴尬齐齐涌了上来。

    “娘,”杨天赐不满地叫道。

    周氏一看杨双吉和杨天赐的脸色,狠狠地瞪了一眼杨天河,气冲冲地坐回原位。

    “老四,这婚事已经定下来了,你别管就是了。”杨双吉心里也是不满的,好好的心情,都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其实,在来之前,杨天河就有想过爹他们得态度,如今看来,他们还是一点也没变,不过,该说的他还是要说的,至于如何选择,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在这个家里,他一直就是最没有发言权的那一个,所以,也是最不可能改变家里人想法的那一个人。

    “爹,你先听我说。”杨天河说完这句,也不管他们想不想听,一股脑地将他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别说杨家人精彩纷呈的脸色,就是杨天赐的笑容也僵硬得不行。

    “老五,老四说的都是真的?”杨双吉皱眉,若新媳妇真是这样一个女人,娶进门来恐怕杨家的门风都会被败坏的,可若是悔婚,对方可是户部侍郎,会不会将老五的官职弄没了。

    杨天赐皱眉,对于苏雪莹,他是听说了一些,可绝对没有杨天河如今所说的这么详细,事已至此,他还能反对吗?再说,就他自己也不愿意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官职,想到这里,笑着说道:“爹,这事实谣言而已,当不得真的。”

    “真的?”杨双吉再一次问道,在老四和老五之间,他不用怎么想就选择相信老五。

    “自然是真的。”杨天赐点头。

    “老四,你果然没安好心。”周氏却将杨天河往歪里想,“你是想破坏这么亲事吧?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司月看着斗志昂扬的周氏,在心里扑哧一声笑得十分欢快,若杨天河真想破坏这门亲事,她周氏还能阻止得了,她能理解杨天河心里终究还是希望这些人好的,但她却不一样,还有什么比看着敌人自己作死来得愉快的。

    杨天河站起身来,脸上倒是没什么伤心的神色,“既然这是爹还有五弟的决定,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五弟,我先告诉你一声,成亲那一日,我们是不会来的,希望你能理解。”

    杨天赐还没说什么,杨双吉却是将眉头皱得死紧,如今老五有了出息,从老大到老三都不会再生出其他的心思,他想着一家人又可以想之前那样,劲往一处使,杨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可没想到最老实的老四,竟然会说出不参加兄弟婚宴的事情来。

    “老四,你这是连我们这些亲人都不要了吗?”杨双吉冷着脸问道。

    “爹,不是不要,而是不方便,再说,五弟这次的婚事我并不赞同,眼不见心不烦。”杨天河沉闷地开口说道。

    “四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杨天赐此时虽然是笑着的,给人的感觉却是凉飕飕的,慢悠悠地站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抛弃妻子,攀龙附凤?所以,你嫌弃我?”

    杨天河倒是没有反驳,看着像自己走来的杨天赐,“我也不想这么想你,可你确实是那么做的。”

    “四哥,”杨天赐走到杨天河面前,低头,眼帘,“你以为我想吗?我一个人来京城要出人头地谈何容易,”突然杨天河抬起头,脸上也没有了笑意,而是满脸的苦涩的,“不过,四哥,你若是不想我娶工部侍郎的之女,也不是不可以,你今天来这里,若是真的为我着想的话,那么,四哥,但凡你能帮我一把,这亲事我就能不结了,你会吗?”

    “帮?你让我怎么帮你?”杨天河听着杨天赐的话最开始还有些疑惑,可问出这话以后,他就明白过来,老五恐怕是知道他们现在住在哪里,想要诸葛府帮忙的,这怎么可能,震惊过后,“老五,你不要老想着投机取巧,那样。”

    “四哥,帮不帮你一句话。”杨天赐打算杨天河的话,“你不愿意。”

    “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杨天河笑着说道,他已经不是初来京城那个杨天河,错综复杂的关系,诸葛府的名声虽然响亮,可只要一想到府内的凄凉和那一排排的灵位,他就明白,这便是代价。

    而在杨天河看来,即使是没有司月这一层关系在,若是能为诸葛府做些什么,他都是心甘情愿的,对于那一个个战死沙场的英魂,他是打心眼里的尊敬的。

    但他能为诸葛府尽微薄之力,却绝对不允许自己占诸葛府的便宜,那用鲜血和生命浇灌出来的名声和背景,除了诸葛家的人能享受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包括他。

    “杨天赐,”杨天赐还想说什么的,司月的声音响起,“给你一个警告,那些大人物你别搀和进去,否则,到时候别说你自己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可能连累到这一屋子的人跟一起陪葬,这里是京城,可不是杨家村,小心点。”

    “你。”杨天赐看着司月,他当然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只是已经踏进来想出去哪有那么容易,再说,他也不甘心这么平凡一辈子。

    杨天河上前一步,挡在司月面前,也挡住了杨天赐的视线,“爹,娘,我们走了,老五,你好自为之。”说完这话,拉着司月,转身离开。

    两人离开后,大堂内安静了许久,“老五,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让老四帮你?他?”

    听到杨双吉的问话,杨天赐是真的不想说出口,可他明白,总不能一直这么瞒着家里人,便将司月的身份说了出来,至于杨西西,没有那人的同意,他可不敢乱说。

    这一次,不仅仅是周氏尖叫出声,其他的人哪一个不是一脸震惊,杨双吉回神过来的时候,心里是后悔极了的,若是早知道司月有这么尊贵的身份,他又如何会耍那样的把戏。

    杨天山,杨天海还有杨天江震惊过后,倒是能明白杨天赐的郁闷,一个秀才的女儿,一个侯府千金,不用对比,也知道哪一个更好,只可惜,他们做了错误的选择。

    杨天河一回到诸葛府,就埋头在他开辟的田地里面,一番劳作之后,郁闷的心情得到缓解,看着已经长出来绿油油的一片,心满意足地笑过之后,扛起锄头,去开辟另一块花园。

    “你做什么去?”阴毒突然从他身后飘到前面来,他最喜欢看到别人被他吓得变脸的样子,这一招在诸葛清凌和管家那里是没有用的,但杨天河一家子还是被吓了好长一段时间,于是,现在,对于突然飘到他面前陌生的丑陋面孔,杨天河已经见怪不怪了。

    “诸葛府还有好些地是空着的,我得去将它收拾出来,种上东西,不然多浪费啊。”杨天河边大步向前走,边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即使他走得再快,阴毒都能轻松地保持着一段距离面向着杨天河倒退着走。

    “还是种草药吗?我瞧着你已经种了不少了,太贪心可不成哦。”阴毒笑眯眯地说道,对于杨天河的话是不以为然,在诸葛府的花园内种草药,才浪费的好不好。

    杨天河摇头,笑着说道:“现在天气正好,我打算种些蔬菜,过些日子就能吃了。”

    这样更浪费了,阴毒没有将心里的话说出来,说实在的,普通人他见了不少,但像杨天河这样的,还真是第一次见,猛然知道自家媳妇从一个普通的农妇变成了诸葛家的大小姐,一瞬间,权势地位金钱都有了,看起来好像是天大的好事,但这样的诱惑是最容易让人迷失本性的了。

    这他这一家子人却完全是例外的,在诸葛清凌没有将诸葛家和诸葛静云的嫁妆交给司月之前,他们一家四口就没有花过诸葛家一两银子,等到司月接手以后,得,虽然是一家人,却弄出了两个账本。

    家里这么些人的吃穿开销,是一个账本,银子全都有司月和杨天河出,“外甥养舅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司月所说的话,杨天河父子三人在一边用力地点头。

    至于现在经过司月的手,日进斗金,生意好得不得了的诸葛家各个铺子所赚的银子是另一个账本,据说,那里的银子全都是用作发展诸葛家的,他曾经因为好奇,偷偷去瞧过,一笔一笔地写得非常清楚。

    想着事情,杨天河很快在一大片全是荒草的花园前停下,阴毒看着对方握着锄头,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就不由得想到,杨天河说要将种药的地租也划到诸葛家的账本里面时,慕容清零眼里的惊愕,以及后来的刀子眼。

    或者在外人看来,杨天河一家子人住在诸葛府,那就是攀上高枝,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用之不竭,但他却看得清楚,占便宜的绝对是诸葛清凌,想想司月没出现的时候,诸葛家是什么样子,再想想现在,虽然仇还没有报,可越来越有人性,时不时眼里就充满笑意就完全可以说明问题。

    想到这里,阴毒又不免想到熙熙,虽然熙熙贵为太子,可如果不是碰到这一家人,他能像现在这么开心吗?别说这么开心,就是命还在不在都是一个问题。

    看着蹲在花园里,动作熟练拔草的杨天河,他在想,这难道就是自己住在这里很是舒心的原因所在?

    “有问题吗?”诸葛清凌的书房内,一个大大的静字在他的手里落下最后一笔,随后诸葛清凌才放下毛笔,抬头问道,木然的脸,眼里却带着温和。

    司月点头,“为了以往万一,还是让人盯着杨天赐比较好。”

    “放心,我会安排人去的。”诸葛清凌点头。

    半个月后,杨天赐的婚礼,去工部侍郎家的人很多,到杨家院子的人就少得可怜,杨双吉微微皱眉之后就松开了,他明白万事开头难,要在京城立足哪有那么容易,儿子现在已经有官职在身,不着急,慢慢来。

    周氏等人却笑开了眼,那一抬抬的嫁妆,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然而,她们并没有开心多久,一个又一个的箱子被上了锁,放进了一个专门的房间,然后,苏雪莹的贴身嬷嬷将房间门一锁,无论周氏等人的目光有多热切,也不能将房间门看穿,想要凑近一些,两个高头大汉,腰间挎着刀的侍卫往门前一站,便没胆了。

    周氏等人心里有些遗憾,不过,她们却知道现在可不能闹,对方的爹可是老五的上司,若是这新媳妇回娘家一告状,影响到老五的前程,她们肯定会被自家男人弄死的。

    然而,她们收敛了性子脾气,并不代表对方就会领情,这不,婆媳四个外加杨天丽五人刚刚神情恹恹地准备各自回房,“滚出去!”一声响亮的娇呵,“碰”的一声,然后又一声“碰”。

    前者好像是东西落地的声音,而后者绝对是关门声,她们循着声音赶了过去,就看见杨天赐趴在地上,屁股上一个大大的脚印,还有紧闭的新房门。

    周氏速度很快的跑过去,“老五,你怎么样了?”

    听到周氏的声音,生平第一次受辱的杨天赐本来就郁闷的心是更添了几分难堪,忍住屁股上传来的疼痛,站起身来,努力扯出平和的笑容,拍了拍喜服上的灰尘,“娘,你们怎么在这里?”

    “听到动静,过来看看,老五,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氏小声地问道。

    杨天赐摇头,“无事,娘,你们早些去休息吧。”那样的事情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原本揭开盖头,看着新娘子比王语嫣好看不知道多少的面容,杨天赐心花怒放,本来有些忌惮流言的心再看到对方娇小却玲珑有致的身子时,放心了下来,果然传言不可信。

    然而,他哪里能够想到,明明较弱的新娘子,却在他的手要碰到对方的时候,突然站起身来,一脸鄙夷地让他滚出去。

    洞房花烛夜,这里是新房,杨天赐能往哪里滚,于是闻言细语地想要跟苏雪莹好好说话,但谁曾想,对方露出嘲讽的笑容,直接一脚就将他整个人都踢飞了出去。

    “娘,我们走吧。”见周氏还有问题,杨天丽忙走出来,拉了拉周氏的袖子。

    一行人就这么离开了,只是杨天赐呲牙地望着紧闭着的房门,想着房内凶悍的新媳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而他也没有想到,鸡飞狗跳不可安宁的日子也在此时拉开了序幕。

    “五十五岁生辰?”司月疑惑地看着诸葛清凌,“轩辕玉已经有五十五岁了?”想着几个月前见轩辕玉那一次,保养得真好,看起来跟四十出头的妇人并没有两样。

    “恩。”诸葛清凌点头。

    “舅舅,你去吗?”司月将帖子扔到一边,笑着问道。

    诸葛清凌摇头,“不去。”

    “可是,舅舅,”司月眨眼,“好戏就要开场了,你确定你不去?”

    “会有黑衣卫来禀报的,我想和爹娘他们一起分享。”

    一听诸葛清凌这么说,司月就不在面前,“那玉公主的生辰,我就带着小宝去。”

    “杨天河还有西西呢?”诸葛清凌一愣,开口问道。

    “他看家,那样的场合他适应不了,我也不想勉强他。”司月想了想说道,“西西,这些日子一直都在上学,都没有好好陪陪他儿子,正好趁此机会让那父子两人培养培养感情。”

    至于其他的理由,司月不说,诸葛清凌心里也是明白的。

    而杨天河呢,若是以前他一定会坚持跟着司月的,可现如今,知道他们三人都有黑衣卫保护,也就不勉强了,那样的场合,他是真的适应不了,至于杨西西,也明白他的太子身份不好参加这样的寿宴。

    六月初六,这个极好的日子便是轩辕玉的生辰,这一天,天气很是不错,微风吹拂,阳光也不太热,司月和杨兴宝都是一身孔雀蓝的衣服,一个长裙一个长袍,腰间都系着粉色的腰带,脚上司月是粉色的绣花鞋,而杨兴宝则是白色的靴子,司月的头发用粉色的梅花簪子固定发髻,而杨兴宝依旧是他的包包头。

    阴毒在一边看着十分无语,这一家子人有多热衷家庭装啊,他绝不承认他心里是在羡慕的,因为这样的一套诸葛清凌有,杨天河和熙熙也有,就他没有,这个司月真是一点眼色都没有,难不成非要等到他开口才能想到他吗?

    这一次为她们驾车的是老管家,母子两到的时候,长乐侯府门前已经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至于之前侯府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只会记在心里,又怎么会在这样的场合提起。

    在侯府门口负责招呼客人的管家一看见司月和杨兴宝,笑容满面地说道:“大小姐,表少爷,请。”

    司月和杨兴宝眨巴着同样大的一双眼睛,倒真有几分受宠若惊,在这样的场合,男客和女客虽然是分开的,不过,相隔并不远,要知道这个圈子的人,基本都是大家族,谁家没有一两个待嫁的姑娘或者将娶妻的公子,不仅仅是少男少女在克制着骚动的心保持着面上矜持同时还不忘小心翼翼地观察打量,为子女打算的父母也会留心,所以,也相当于变相的相亲,男女界限也没有平日里那么严苛,当然,也不能太过分,超过那条无形的界限。

    慕容霖身为这一期科考皇上亲点的榜眼郎,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风光无限,跟在慕容浩然身后,招呼着进来的客人,在看到司月母子两的时候,笑容未变,“爹,我过去一下。”

    “恩,”慕容浩然对于儿子还是很了解的,点头,其实道理他也懂,可却他却做不到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再说,对于这个从未相处过的女儿,他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样表情去面对。

    “大姐,”司月看着面前叫自己大姐的男子,笑着说道:“你是?”

    “慕容霖,”慕容霖笑容不变。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榜眼郎,”司月的大眼睛笑眯成弯月,既然对方已经开口,她也不矫情,“我可先说好,有你这么一个榜眼弟弟,以后在京城就更能逞威风了,慕容小弟,你得想清楚,这声大姐可不是那么好叫的,到时候再被我连累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慕容霖一愣,温和的笑容更真实了几分,果然自己的感觉没错,大姐是很好的人,“我想得很清楚,大姐。”后面的两个字,他虽然是笑着的,可叫得却极其认真。

    能在京城四少中占一席的慕容霖,靠得果然不是地位身份,带给人很舒服的感觉,笑眯眯地扯了扯身边的小宝,“小宝,叫人。”

    “舅舅好。”杨兴宝笑眯眯地叫道,那可爱乖巧的模样让慕容霖的手指有些发痒。

    “乖,”慕容霖说完,“我带着你们过去,大姐,小宝,改日在约你们出来。”

    “恩,”司月并没有拒绝。

    一行三人的组合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有人心里不满,也有人眼里闪过赞赏的目光,“你怎么来了?”不远处,招待女客的慕容芷兰看见司月,下意识地说道。

    “芷兰。”慕容霖责备地叫了一声慕容芷兰,随后歉意地看着司月。

    “无事,我不会跟不懂事的小妹妹计较的。”司月完全不在意地说道,“慕容小弟,你去忙你的吧。”

    慕容霖点头离开之后,司月笑看着许氏,赵氏还说刚才说话的慕容芷兰,见三人都不说话,已经引起许多人注视的目光,司月笑着说道:“慕容夫人,我是代表诸葛府来恭贺玉公主生辰的,不知,我现在可能进去了?”

    “请。”许氏也知道刚刚的行为失礼,可看着司月的脸,她不由自主地就会想到芷嫣大婚那一日发生的事情,也就想在众多的宾客面前给她点难堪,等回神过来的时候,心中一凛,自己怎可如此大意,没能给对方难堪不说,反而在气度上落了下乘。

    “芷兰,带杨夫人和杨公子进去。”回神过来的许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单单是整个称呼,就足以让众人想到司月夫家的身份,在这些高门大户的夫人小姐眼里,那可不就是污点吗?

    “多谢。”司月的笑容依旧没变,而杨兴宝,同样对四周带着恶意的眼神视而不见。

    走进客殿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坐在主位上的轩辕玉,一声喜庆的红装将她的高贵与大气凸显得淋漓尽致,头上的珠光宝气更增添了几分雍容华贵,果然是皇家的公主,如此的装扮,竟是一点俗气都不沾染。

    此时的客殿已经很是热闹,慕容芷嫣和她的小姐妹陪着轩辕玉说话,单单以轩辕玉脸上的笑容来看,她今天是极高兴的。

    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不知道,反正跟着慕容芷兰进来就立刻被抛开的司月母子两人,战了许久,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仿佛他们母子两是透明的一般,时间慢慢的过去,甚至坐在末座的几个女人都捂着嘴发出嗤嗤的笑声。

    这就算难堪吗?不,司月一点也不觉得,曾经,比这更难堪的她都经历过,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在进殿的第一时间,司月就打量了屋内的众人,在确认目标今天有出现的时候,心情越发的好了。

    垂目,这位传说中深得先皇宠爱的公主也不过如此。

    终于,小女儿般坐在轩辕玉身边的慕容芷嫣看见了司月,连忙站起身来,收起欢快的笑容,带着一脸的愧意,婀娜多姿又高贵优雅地向司月走了过去,“让妹妹久等了,实在是抱歉,刚才真的没有看见妹妹进来。”

    慕容芷嫣这话说得极其真诚,表情也很是到位,不过,即使是所有人都相信她不是故意的,她司月也不信。

    “侧妃娘娘如此,实在是让民妇惶恐,”有些仇她可以慢慢忍,可也有一些,她可以立刻就报的,比如现在,司月带着甜美的笑容,表情与她所说的话完全是两回事,切,虽然因为强大的背景,从妾室身为侧室,不过,在司月看来,侧室和妾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是小老婆。

    “不敢高攀侧妃娘娘,民妇的娘亲只生下民妇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