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95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95章

    在一波高过一波的流言中,司月和柳无岸两人非但没有半点收敛,反而越发地高调起来,似乎只要有心去寻找,就能够看见两人浓情蜜意在一起的场景。

    “司月,我让父亲去诸葛府提亲可好?”风景如画的鸳鸯湖岸上,杨柳依依,轻轻地荡漾着,柳无岸一双眼睛情深似海,两手牵起司月的手,无视那上面的手套,情意绵绵地说道。

    柳无岸身后的小厮惊呆了,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公子,这都已经快一个月了,他就这么眼看着两人原来越亲密素手无策,难不成这个他都看不上的有夫之妇会成为他们家夫人,猛地摇头,老爷肯定会被气死的。

    司月低眉,一副害羞的模样,许久之后,才轻轻地说出一个字,“好。”

    高调的两人根本就没有掩饰,于是乎,一个时辰之后,京城上上下下的人都像柳无岸身后的小厮一般,惊呆了!

    阴毒听了这个消息后,看了一眼诸葛清凌,发现他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郁闷地转身,蹲在杨天河留下的药田旁边,“哎,你真是个傻子,很快你就要常识第一次疼痛了,呵呵,看到没有,你为了她都拼了命,可她转身就找了个俊俏郎君。”

    “成亲?”轩辕弘听了这话,笑了一下,“朕记得司月和杨天河还没有和离吧?”

    “明日上朝,必要柳无岸失去他的官职。”这是轩辕熙的话。

    后宫里,柳贵妃摸着怀里雪白的小狗,一下接着一下,“带信给我哥哥,让他管管柳无岸,还有快些行动。”

    “什么!”长乐侯府,慕容芷兰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娘,我没听错吧,柳无岸准备让丞相去诸葛府提亲?”

    “恩,”许氏点头。

    “怎么会这样?”慕容芷兰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两手紧紧地抓着许雪菲的手腕,“娘,为什么,你看看我,我哪一点比不上司月?为什么他宁愿挑一个有夫之妇,也不愿意娶我?”

    被关着的这些日子,慕容芷兰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祖母和娘亲之前一直在说去丞相府探口风,可到现在都没有下落,说明什么,丞相府无意,柳无岸也看不上自己,后面这一点对于慕容芷兰来说无疑说巨大的打击。

    “没有的,”许雪菲看着泪流满面的女儿,一颗心跟着疼了起来,她想着曾经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娶别的女人时的心情,那种痛彻心扉恨不得死去的感觉怎么又落到她的女儿身上,对象还是诸葛静云的女儿。

    “芷兰,你很好的,那个粗鄙不要脸的农妇没有哪一点能比得上你。”许雪菲抱着慕容芷兰,红着眼睛,急切地安慰道。

    只是她的话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似乎一丁点的说服力都没有,“娘,”慕容芷兰抬起头,泪眼朦胧可怜兮兮地看着许雪菲,“我能不能不要嫁给其他人,我知道,爹和哥哥都打算将我嫁出去的,祖母恐怕很快就会挑好人选,娘,我求求你了,除了柳公子,我谁也不想嫁。”

    “好,芷兰,娘会给你想办法的,你别伤心了啊。”许雪菲笑着说道。

    “恩。”

    后花园内,慕容雨听到慕容霖的抱怨之后,几乎是肯定地说道:“杨天河离家出走,大姐和他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至于和柳无岸,”慕容霖的眼里有着担忧,“柳笑凡可不好惹,一个不好,丢了性命对大姐来说还是轻的。”

    “那怎么办?”对于柳笑凡,慕容霖一点都不觉得慕容雨是在危言耸听。

    慕容雨看着天空不知何时飘过来的乌云,明亮的眼睛也暗了不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谁也阻止不了的,只看大姐的造化吧。”

    这天晚上,阴毒对着司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饭后,管家继续说杨天河干了什么事情。

    “李姑娘?”阴毒问道:“这姑娘不会是对杨天河感兴趣吧?这一天都给杨天河送去多少水了?”说着这话时,阴毒的眼角看向司月,见她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完全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想要看对方难过的他不由得有些气磊。

    待到诸葛清凌和阴毒都离开后,“娘亲,你没事吧?”

    “没事。”司月摇头笑着说道。

    “那爹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杨兴宝想了想还是问道,已经有好久都没有看见爹和哥哥了,他真的挺想他们的。

    司月伸手,揉了揉小宝的脑袋,笑着说道:“放心,很快就会回来的。”

    丞相府书房内,当柳笑凡听到柳无岸要求自己去诸葛府提亲时,面色很平静,心里却时翻起了惊涛骇浪,“你是认真的?还是只是为了配合她找出下毒的幕后真凶?”

    “幕后真凶?”柳无岸冷笑,看着坐在他面前的柳无岸,眼里一片冰冷,“没想到人人畏惧的柳相大人,竟然也会有这么天真的一天,你是太小看我了呢,还是觉得诸葛府真的没落到连这么一点事情都查不到的地步?”

    “那你是什么意思?”对于柳无岸的态度,柳笑凡可以说是麻木了,要是哪一天对方不跟他唱反调,他倒好你有可能觉得这中间有阴谋,带着同样嘲讽的笑容,他即使是坐着,气势一点也不比站着的柳无岸差,“别告诉我你真的看上司月了那个有夫之妇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去提亲便是。”柳无岸的笑容没有一丝的变化。

    柳笑凡缓缓地站起身来,还不到四十岁的男人,俊朗的容貌,岁月沉淀下来的气势,魅力十足,“你确定?想好了再回答?”

    “这个不用柳相大人提亲,我若没想好,又怎么会来这里很你谈呢?你觉得我是那样一个人吗?”柳无岸在对方的打量之下无动于衷,依旧平稳地说道。

    “很好,柳无岸,我倒是不知道那位杨夫人是怎么得罪了你,你竟然选择用这样的方式逼我出手,”柳笑凡在乎的东西不多,但没一样柳无岸都清楚得很,脸面,他柳笑凡的脸面,丞相府的脸面便是其中之一,对于这一点,柳无岸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柳无岸看了一眼柳笑凡,眼睛闪了闪,却是没有否认柳笑凡的话,转身出了书房,走到院子里,随意找了个地方躺下,看着黑漆漆的天空,收起笑容,眼里一片黑暗。

    竟然没有否认,柳笑凡的脸上虽然依旧带着笑容,可却攥紧了拳头,似乎这样才可以压抑那可震惊的心,他竟然没否认,眼睛一眯,这是支持由他出手了,一个女人而已,他本不信柳无岸搞不定的,如今却用借他的手?

    是搞不定?柳笑凡可不信,他这个儿子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下不了手,想到这里,深邃的眼睛迸发出浓烈的杀意,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第二天早上,连续放晴的天气终于变了,阴云滚滚,大风吹起,朝堂上,众人看着坐在他们前方的太子,有人喜有人惧,这是自太后生辰后,轩辕熙以太子的身份,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而三位皇子,无论是哪一个,看着大摇大摆坐在他们前面专属于太子的那把椅子上,即使这样的场面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可时隔四年再次碰上,想着一会上朝,他坐在前面,他们站在后面,那种带着强烈不甘的心情还是会啃食着他们的心肺。

    轩辕弘也有些意外地看着出现在朝堂的轩辕熙,不过,更多的却是高兴。

    所有的大臣,特别是上次针对太子的那一碗面蹦跶得欢快的大人们,一个个都低下了脑袋,当然,即便是在皇上和太后的一系列手段之后,他们也并不觉得他们是有错的,只不过是想留着有用之躯为大齐为皇上做更多的事情,折在这一碗长寿面里,实在是没必要。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轩辕熙压根就没有提之前的事情,更没有让皇上给他安排职位公务,而是直接将炮火对准柳笑凡的儿子,柳无岸,虽然太子离开四年,许多的人都另寻出路,可到底还有那些一丁点的死忠份子,太子一开口,便丝毫不客气地炮轰柳无岸,很快,京城第一公子已经被他们变成靠着皮囊,勾引有夫妇之妇的无耻小人。

    轩辕弘笑眯眯地听着,虽然觉得熙熙上朝选择的第一个敌人是柳笑凡很不明智,可他却能理解,若是熙熙变得跟那三个不孝子一样的冷血无情,他都要怀疑这还是不是他的太子了。

    对于熙熙重情,轩辕弘心里高兴的同时又担心得不行,七岁以前,他想着熙熙还小又没有母妃,外家做依靠,养在身边的时候的,想着熙熙还小,再有,看着熙熙纯真雪亮的眼睛,软乎乎可爱的模样,越是相处就越是将他当成儿子般疼爱,而不是太子,母后也是那般,等到七岁的时候,被他们保护得很好得熙熙第一次下毒之后,他和母后才回神过来,熙熙是太子,这么天真只会害死他的。

    于是,后面便改变了教养的方式,只是,心性似乎已经养成,比起手段狠辣冷酷无情的三个兄弟,他就太柔和温顺了。

    轩辕弘再回想着熙熙失踪这些年的生活,心里的忧心更甚,杨天河和司月那般地宠着,会不会将他和母后狠下心肠所教导出来的成绩给消磨得一干二净,再加上熙熙没有之前的记忆,那要怎么办啊?

    日理万机的轩辕弘看着下面坐在椅子上的轩辕熙,更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