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102章

第102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102章

    听过卜运的话,朝堂上一片寂静,就是最初叫嚣的御史们都没有在说话,全都低着头,安静地等待着,其他的大臣亦是如此。

    轩辕璃,轩辕珞还有轩辕砷的目光在卜运的话落时,视线都不约而同地从轩辕熙身上扫过,随后恭敬地站着,沉默不语,心里却十分地期待接下来轩辕熙的作为,以轩辕熙的感情用事,他们相信,太子殿下一定不会放手不管,到时候他们绝对不会放弃狠狠地踩上继教的。

    在轩辕熙没有回到京城之前,轩辕璃对于自己最终能够坐上那把龙椅坚信不疑,信心满满,可就在他将要被立为太子的时候,轩辕熙又冒了出来,虽然当时确实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很快就放下心来,毕竟京城,朝堂可不是四年前轩辕熙在时的那般局势,然而,直到刚才父皇在这么多的大臣面前那般的偏袒轩辕熙,他才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在有能力竞争皇位的兄弟中,他是最占优势的,可若是父皇一心只支持轩辕熙的话,先不说名正言顺这个问题,若有父皇的全力支持,他真的有希望吗?

    在他刚刚口口声声叫嚣的证据如今已经摆在面前,若是他们再像刚才那般咄咄逼人的话,一旦皇上下不来台,他们是绝对不会有好日子的,他们从不怀疑轩辕弘是难得的明君,再有,他们相信,为了大齐,皇上会做出最睿智的选择,此时对于他们,等才是最好的选择。

    轩辕弘的表情看起来很是平静,除了眉头紧皱,分明的轮廓因为神经的紧绷而显得格外冷硬,至于心里的惊涛骇浪被压制着是一丝都没有表现出来,看着下面虽然是跪着的,背脊却挺得笔直的卜运,眯眼,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如若这人不是卜运,换做任何一个人,轩辕弘都会在第一时间命人将其拖出去砍了。

    只是,现在要如何?若司月真的是妖星的话,他身为皇帝,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将其处置了,可熙熙那里。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轩辕弘便这件事情的所有结果都想了一遍的,很快就明白,这件事情并不仅仅是针对司月的,更是对熙熙的,如今已经证实司月就是妖星,眼角看向熙熙,若他真的下命处置的话,他想,这个儿子可能就是真正的失去了。

    即使轩辕弘心里多么的难受,但身为一国之君的他并没有犹豫,从卜运的话一落下,他就明白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轩辕弘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说话时,笑容一直未变的轩辕熙侧头看着卜运,“所以呢?就算是你用杨夫人的生辰八字占卜出她四年前的五月就已经死去,那又如何?就凭这一点就能说她是妖星吗?”

    卜运一愣,看着轩辕熙,脸上带着春风般的笑容,澄清的双眼冰凉如水,却又明亮如镜,清晰地映照出自己脸上的错愕,对于他们这一种人来说,这样的人是最让他们喜爱的,一向生硬的表情不由得放软了一些,说话时的语气比起刚刚向轩辕弘禀报公式化的语气要好得太多,“回殿下的话,微臣并没有这么说。”

    “父皇,儿臣觉得还是应该放更多的精力在调查那些死动物身上,看看到底是谁在妖言惑众,”说到这里,视线从刚刚那一众说话的大臣身上扫过,笑着将其的名字记在心里。

    听了这话,那些人哪里还不明白轩辕熙的意思,包括龙椅上的轩辕弘都在乍舌,没想到太子殿下竟然还有着比御史们都还能狡辩的才能,只是,其他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如今事实都已经摆在他们面前来,若是原本心里还有疑虑的,此时的态度也坚起来。

    “太子殿下,既然卜大人已经算是四年前司月就已经死去,那么,现在的司月就不是原本的司月,或许真正的司月就是被她害死的,杀人夺魂,此等恶劣行径,不是妖星又是什么?”

    轩辕熙挑眉,“你也说是或许。”

    “太子殿下,就这是狡辩。”

    对于对方的无礼,轩辕熙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看着那人,“我并不觉得卜大人站不出来的结果和你们所说的事情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不过,”轩辕熙的眼神闪了闪,“既然你们认为这样便可以确定杨夫人是妖星,那么,卜大人,也替我算一算。”

    “太子,别胡闹!”轩辕熙的话才刚刚落下,轩辕弘就厉声制止。

    “父皇,儿臣并没有胡闹,”一向温和的轩辕熙对此却格外的坚持,至少在缘空大师没到之前,他决不能让父皇下旨,今日早朝之前,他就得到消息,城门一开,诸葛清凌已经派了黑衣卫去天齐寺,他想最迟今天关城门之前也一定能将缘空大师带回来的。

    “你,”轩辕弘还想再阻止的,只是看着轩辕熙,接下来的话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在这样庄重的朝堂,但他此时竟然还在想,若是面临危机的是他,熙熙会如何做?轩辕弘想不到,这样的想法在不久之后,就会变成现实。

    见轩辕弘不再阻止,轩辕熙命人拿来了他的生辰八字,给了卜运,“卜大人,就在这里算,之后直接告诉他们结果。”对于卜运算出来的结果,在场的人都不会怀疑,轩辕熙也不会。

    轩辕熙之所以坚持,是因为想到他之前的经历,他如今也算是躲过了师傅所说的死劫,因此,再听到卜运说四年前娘亲就该死了的时候,虽然有些诧异,却没有旁人那么震惊,因为算起来,他也可以说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所以,对于卜运算出来的结果心里也是有些底的。

    卜运沉默地接过,面部表情带着沉重和难过,原本算出下面的人送来八字时候的震动让他来不及多想,但到了现在,他却很明白,上天赋予他们卜氏一族的天赋如今却被有心人利用,需知,像他们这样的人,占卜能力越强,就越是需要心思纯净,摒除一切邪恶的想法,并且从小他们就知道,他们的能力是用来救人的,绝不能用来害人。

    “太子殿下。”已经被利用了一次,看着手上的八字,卜运有些不知道是否该继续下去。

    轩辕熙笑看着卜运,“我不知道其他的人为何会认为杨夫人是妖星,但我敢说,在这个朝堂上,没有人比我跟了解杨夫人,卜大人,杨夫人并没有害过任何人,手上一条人命也没有。”

    “太子殿下。”有人听见轩辕熙为司月辩解,立刻就像反驳的,被轩辕熙抬手制止了,“快点算吧。”这话是轩辕熙对卜运所说的。

    “好,”比起其他人复杂的眼神,卜运更相信让他觉得亲近的轩辕熙,深吸一口气,就在这大齐的朝堂上,认真地卜算起来,四周一片安静,许多人都不明白轩辕熙的要求是为了什么?但他们不会阻止,有些是真心为大齐好,想要除掉祸害大齐的妖星,也有些是想将轩辕熙拉下水。

    卜运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当结果出来的时候,他脸上的震惊并没有掩饰,看着结果许久,再抬头看着轩辕熙,“这,这。”

    果然如此么?对于卜运的表情,心里早已经有底的轩辕熙倒是不觉得奇怪。

    “如何?”倒是轩辕弘,几乎是“噌”的一下就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脸上的紧张显而易见,对此,轩辕璃兄弟三人的眼神只是微微一闪,随后就恢复了平静。

    “回皇上的话,太子殿下情况和杨夫人一样,若只是按照生辰八字来算的话,在四年前,天子殿下就应该已经死了。”卜运对于自己的卜算还是很有信心的,说完这话,眉头皱起,连续碰到两个这样的情况,这已经不能说是不正常,而是,纠结了好一会,突然心猛地一跳,逆天改命这四个字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只是他们家族虽然知道如何逆天改命,但这四个字写出来很容易,可要做到是何等的困难,从卜氏一族出现至今就没有一人满足这样的条件,然而,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能用这四个字来解释,或许他应该去一趟天齐寺。

    卜运的话说完,朝堂一片哗然,倒是轩辕弘松了一口气,安稳地坐回龙椅。

    轩辕璃的心头一跳,看向轩辕熙,他很清楚四年前关于太子的事情,毕竟事情就是他做的,原本以为是对方运气好,在他那样周密的计划下还能逃脱,感情他原本是该死的,可到底为什么没死?

    这一次,就是罪魁祸首柳笑凡都止不住心里的震惊,还有太子镇定得有些不对劲?

    等到这些人惊得差不多后,轩辕熙才笑着说道:“按照诸位大人的理解,我这个大齐太子是不是也是妖星?是不是也要请求父皇将我处置了?”

    “臣等不敢!”听到轩辕熙这么说,所有的大臣再一次跪倒在地,齐声说道。

    一直坐着的轩辕熙却在这个时候站起身来的,走到最前端,回头,看着跪成一片的大臣,“你们也说了,你们是不敢,可不代表你们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跪着的大臣没有抬头,也没有人应声,他们心里清楚,太子可不是司月,即便他们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也得好好地筹谋一番,再做打算,而不是现如今就莽莽撞撞的说出来的,稍有差池,那便是诛灭九族,粉身碎骨的事情。

    “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轩辕熙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虽然今天发生的事情在我眼里就是一出闹剧,只是,既然你们闹得这么卖力,那么我也不能不配合你们。”

    轩辕弘坐在龙椅上,看着背对着自己,面带笑容,从容地侃侃而谈的儿子,忽然发觉,或许熙熙离开的这段时间,并不是一点进步也没有。

    “你们以为杨夫人只是无关紧要的角色,呵呵,”说到这里,轻笑出声,谁都能听到他笑声里带着的嘲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关于妖星这件事情,即便你们现在放手,我也不会答应。”

    “太子殿下这是何意?”

    轩辕熙没有叫起,轩辕弘的沉默无疑就是支持,最初闹得厉害的御史壮着胆子问道。

    “何意,我不喜欢你们这样说话打官腔,也不相信你们不清楚,当初我的命是杨夫人所救,难不成你们以为我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轩辕熙终于将脸上的笑容收起,“你们说得唾沫腾飞,可到现在依旧无法证明杨夫人就是妖星,只一个劲地要求父皇将她处置了。”

    “那么,我现在反问你们,若是我能证明妖星不是杨夫人,你们当如何?”回到他舒适的座位上,对着跪在地上的大臣们说道。

    那些人一愣,随后边有人仰起头,看着轩辕熙,一脸的正义凛然完全不怕死的模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话虽然是这么说,可那双眼睛明明白白地写着太子殿下你仗势欺人。

    “呵呵,”轩辕熙被他那副模样逗笑了,原本还有些怀疑娘亲所说的处处有极品这句话,现在看来,却是真的了,谁让他在大齐的朝堂上都碰上了,“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心服口服。”这样的极品还是回到他该去的地方比较好。

    说完这话,轩辕熙起身,也跪在地上,“父皇,儿臣恳请父皇恩准,如若儿臣能证明杨夫人不是妖星,那么,便将今日在卜大人未到之前上奏处置杨夫人的官员以及他的家人没收其家产,全都贬为庶民。”

    轩辕熙这话说完,许多的人脸色都白了,太子的话说得太过坚决,让他们不由得就相信,太子一定有法子证明的。

    “准。”轩辕弘的这一个字出口,更让跪着的那些人有些支撑不住。

    “当然,未免让诸位达成认为我这个太子仗势欺人,若是我证明不了,或者你们有直接的证据说杨夫人就是妖星,也请父皇废除我的太子之位,将我贬为庶民。”轩辕熙的话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很快,他们就明白过来,太子殿下是以他的太子之位和他们做赌注。

    轩辕弘的心理也是有些震动的,他明白熙熙的用心,保护司月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恐怕也是不想让他这个皇帝为难,察觉到他想要清理朝堂的心思,私心里虽然不愿意,可只要他一天是皇帝,他永远都会选择做出最理智的决定。

    “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本以为皇上是不会答应这样的事情,他们却没想到皇上会这么快就同意,“记下太子刚才说所的那些人。”

    “是,皇上。”叶公公的眼里含着冷芒,这些人,如此的逼迫皇上和太子殿下,哼,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太子下了这么大的赌注,而与他对赌的另一方却是满心的死灰,因为他们清楚,输赢对于他们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赢了太子换人做,可皇上如今的身体还好得很,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禅位的,以皇上对太子的喜爱,会放过他们这些罪魁祸首吗?他们也不会天真的意味,他们背后的主子会为他们出头的。

    想到这里,虽然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可他们倒是希望赢的会是太子殿下,这样至少他们一大家子还能活着,即便是以庶民的方式。

    虽然在站队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狐死兔悲的感觉会来得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