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超级剑者 > 第一章 外来者,楚信…

第一章 外来者,楚信…

作者:李子枯萎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书发布,郑重求收藏和推荐票。

    ……

    悬剑中州,大禹王朝。

    楚家,朝叶城四大家族之一,掌握着全城运输,矿业,农牧等经济命脉,是朝叶城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府邸坐落在城中繁华地段,地形呈发射状往外延伸,囊括方圆数百里。府内修葺奢华,富丽堂皇,道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论及架构气场,绝不输于各省郡官府的任何一座厅堂。

    时则深冬,皑皑白雪,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让得朝叶城一片白蒙,整个楚府都笼罩在白莹之中。

    “这就是所谓的穿越么?可笑啊……”

    清晨,楚府庞大后院的一间偏隅小舍中,忽然传来这样一声戏谑的自嘲声。

    这间居舍,随处坑坑洼洼,潮湿泥泞,屋顶未用任何坚硬木板加固,只有寥寥几层茅草铺垫上去,大大小小的破洞,清晰可见。尤其是在此时酷寒的天气里,风一吹刮,茅草横飞,屋顶像揭成秃头的残蚀老人,风雨飘摇,叫人看着忍不住心悸。

    此刻,阴暗的房间内,一名面庞稚嫩的清秀少年,正躺在硬生生的木板床上,凝望着斑驳的屋顶,喃喃自语道:“网络小说我看得多了,对穿越也不怎么抵触。但是为啥那些小说主角穿的不是王公贵族,就是不愁吃穿、终日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而我却是一个被家族鄙视,被家人遗弃,甚至还称不上本家人的外姓人呢?”

    楚信前世,是个被父母遗弃,跟着捡破烂老奶奶长大的可怜孩子。因为脑子转得快,做事灵巧,即便老奶奶死后,也能勉强维持生计。这次在破烂堆里淘到一幅古怪卷轴,刚刚翻开,就有无数重叠幻象闪进脑海,神经一麻痹,整个人当场就昏迷过去,等他再次睁开眼来时,却已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

    或许是从小饱受人情冷暖,对任何事都不是有太多感知的缘故,即便遇见了此等匪夷所思之事,他也没如常人那般惊慌失措,反而经过短暂平复后,接受了现实,甚至在融合了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后,心中仅存的惶恐,则是被苦笑与无奈替代。

    此人也叫楚信,今年十五岁,是楚家一个称得上少爷的外姓子弟。既是少爷,又是外姓,说起来,有些自我矛盾。而事实上,是因为十五年前,一次意外,楚家三爷刚出生的小公子失踪,楚家动用所有资源寻找,直到九年前,凭借颈项一颗雕化五瓣梅花的胎记,相认楚信。

    回到楚家,上上下下,对他无微不至,只要是他的要求,都务必满足。不过直到楚信八岁,测试御龙剑气时,却发现楚信体内存在的并非御龙剑气,而是另外一种从未见过,甚至在古籍上都不可考的纯废材剑气,他的地位迅转即下。

    任何一个家族,都有其专属的剑气传承,只要是血缘近亲,一脉相承,那么体内必然存在相同剑气,最多是剑气的浓淡度不同罢了,而楚信这样的状况,很明显,他并非楚家人。

    本来家主想把他扫地出门的,但是三爷天性纯良,记得当日找寻到楚信时,是在一个四面透风的破庙里蜷缩着哆嗦,觉得他也是个苦命孩子,所以便执意将他留下。

    不仅如此,还帮他开发剑气,但不知为何,楚信体内的剑气始终平静如水,任凭楚家以各种方式,试图沟通其体内的特殊剑气,却未得所偿,从十岁到十五岁,整整五年,除去三爷强行灌输,勉强把楚信体内那古怪剑气提升到‘第三截’后期地步外,就再无进寸,甚至因为剑气阻碍的原因,连其他剑技,拳脚招法,都没有太大成就。

    就近的来说,楚信修炼了整整五年,是为剑技之中最为基础的一品技法‘落叶剑法’,也才刚刚修炼到第二式而已。

    既非楚家人,剑气又如此废材,可想而知,楚信在楚家,过着怎样的生活。但他毕竟是三爷认可的骨肉,在三爷庇护下,还算勉强过活。不过随着半年前,三年一度的‘百族大会’上,三爷与朝叶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柳家二爷柳无命比拼中,遭对方暗算,毒发身亡后,楚信在楚家的地位,即刻跌入谷底。

    楚家觉得三爷已死,这小崽子并非楚家人,而且也不知是怎的邪门,自从他进入家族后,楚家事事不顺,不仅在百族大会中失利,即便在其他商贸上,也是频频让其他三族蚕食,短短几年,楚家便已从当初的四族之首,落至尾端,所以楚家便将所有矛头直指楚信身上,将他发配到这后院一间破烂房屋内,苟且过活。

    “看来,不管是地球,还是这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始终都是不变法则啊。唉,也难怪,我本就不是楚家人,又是个习剑废材,如今唯一对自己心存呵护的父亲已死,肯定人人都看我不顺眼。看来想要在楚家抬头挺胸的活下去,不,应该是在这世界活下去,唯有壮大自身实力才行!”

    前世的楚信,没别的爱好,就爱看网络小说,对于那些玄幻小说里千篇一律的废材流模式,早就了然于胸,前世久经人事,深知若不想被人欺负,主宰命运,便要不断强大自身,他此刻心中对实力,充满了强烈的渴望。

    渐渐放下心绪,稳定心神,继续回忆起来。

    中州大地中,王朝众多,门阀宗派,如过江之鲫,层出不穷。在大禹王朝内,存在的大小宗派,就以万计。归纳整合,大禹王朝的习剑命脉,掌握在东南西北中五个地区的圣域五派手中,其次则是以四州十二族为爪牙牵制,即便是王朝,都要尽量拉拢,保持和平共处的局面,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侵犯。

    而楚信所在的家族,楚家,正是这十二族之一。

    楚家,历史悠久,底蕴丰厚,上下传承已逾千年,无论习剑招法,还是剑气凝练,都是可圈可点的大家族,尤其是在商贸方面的物质输出,更是发展到朝叶城周边十余城池,光是为楚家做工之人,也有数万万,是各大门派、家族眼馋的肥肉。

    不过楚家做事向来雷厉风行,做事狠辣,这是家族能够迅速崛起的倚仗,也是没人敢轻易打楚家算盘的根源。只是随着近年三爷的去世,还有各方势力的介入,楚家辉煌已不复往昔,为了延续千年命脉,楚家开始大肆聚敛钱财,扩大子弟修炼成本,并高价招收教习指导,还有对各种绝世秘籍的搜刮,以至于让曾经试图瓜分楚家的其他家族不敢轻举妄动,否则这十二族之列,楚家早就不在里面了。

    至于楚信,能被称呼少爷,其实也是占三爷的光,但如今三爷不在了,体内怪异的剑气,还有柔弱的体质,都造成了他在剑道方面的停滞,现在的他,与一个废物无异,不仅曾经追随三爷的叔伯对他失望透顶,更让由来就看他不顺眼的其他子弟更加仇视,似乎看他一眼,都嫌恶心。

    以前三爷在世,那帮家伙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折腾他,但现在楚信再次从拥有亲情变为一无所有,只能任人欺辱,叫喊叫骂。

    通过记忆得知,楚家大爷,也就是未来最有机会继承家主之位的楚正啸的两子一女,因为曾经三爷无论修炼天赋,还是为人处世,都颇具大家之风,是楚正啸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自然,其子女对三爷仇视颇多,连带着,楚信也是他们仇恨的对象,现在三爷去世,他们便经常找楚信的麻烦,语夹带刺的嘲讽还是轻巧的,若楚信敢反抗,还会大打出手,有好几次楚信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回到他那破旧的小黑屋,没人呵护,没人关怀。

    回往以前父亲在世,还有个可爱的小婢女玲儿跟随左右,没事说说话,谈谈心,但是自从父亲死去之后,不仅自己遭受欺负,就连小婢女他们都不放过,本来那楚正啸的次子楚征看上玲儿,想强行霸占,但玲儿虽身材娇小,却性情刚烈,宁死不从,结果遭到楚征百般毒打,如今关押在楚家大牢,不见天日,估计现在已经被折磨得人鬼不殊了。

    “混蛋!连个小丫鬟都不放过,简直猪狗不如!”

    想到这,楚信忍不住心生愤恨,握紧的拳头,不住颤抖。

    楚信向来生性豁达,嫉恶如仇,毕竟,如今他便是废物少爷,废物少爷就是他,二者就如手脚,同气连枝,相辅相成,同样的身躯,包含着同样的记忆与身世,这样的经历,若说他不发火,只怕就不是淡定,而是窝囊了。

    当然,他并非冲动之辈,知道自己现在卑微如蝼蚁,应当暂时隐忍,以待时机,所以竭力的按捺着激动情绪,继续翻转着脑海中残存的记忆…

    经过千百年的经验总结,楚家规定,子弟应在八岁骨骼发育健全,心潮待有拓展的俱佳机会,测试御龙剑气,根据浓淡程度,来具体调配修炼条件。

    一般情况下,楚家子弟八岁通过测试,经过两年身体调养,十岁之后,通过内息纳吐,还有外部蹲跳,负重奔跑,瀑布冲击,深海游泳等方式,开发剑气存储程度,以达到施展剑技与招法的初始标准。

    若能在两年内将肉身境的九截剑气提升到第四截,那么将会被家族视为种子弟子,加大培养成本,作为家族今后的中坚力量,而若想成为家族的核心弟子,便需要将剑气修炼到第五截之上。

    到时,除去能得到家族最优势的条件外,还能被保送到王朝五大宗门之一的‘碧剑宗’去深造,他日学有所成,必然是王朝栋梁,上马杀敌,下马治国,前途无可限量。

    此外,楚家还有个明文规定,若在两年内,无法将剑气提升到第二截,成为待发展子弟,将会被逐出家族,下放到分支产业,属于被家族放弃一类。

    好在当时有三爷帮助,加上楚信本身也够努力,倒是在两年内,勉强将剑气提升到第二截,随后再有各种珍贵灵药培育下,达到第三截,成为待发展与种子弟子之间的边缘人物,若不然,楚家哪还会将楚信留待家族,恐怕早就逐出门外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与家族其他有实力的弟子相比,差距甚远。

    其中最明显的,便就是楚正啸的次子楚生和二爷楚正峰长子楚青,他二人,在十三岁时,双双突破剑气四截。更牛叉的,就是楚正啸的长子楚谦,在十三岁时,便就直接突破到剑气第五截,乃是家族三代以来天赋最高的天才,如今是三代弟子中,唯一晋升家族核心弟子的人物,就在明年初,将会被保送碧剑宗深造。

    “如今寒冬时节,来年开春,便是一年一度的比拼大会。三代弟子中有数十人参与,我必需要在这些人中脱颖而出,否则将会被下放到家族分支去,到时便永无出头之日!”

    楚信心知自己此刻处境堪忧,时不待我,必需争分夺秒,抓紧一切时间努力修炼,当下二话不说,翻身下床,提剑便来到院落。

    因为他现在的处境,还有各种废材,导致他在家族备受冷落,因此平时也无人来他这阴寒小院,所以修炼起来,倒也轻松,没人打扰。

    根据废柴少爷的记忆,楚信得知,其修炼的剑技‘落叶剑法’共分十二招,四招为一段,每一段末尾都记载招式名字,第四招为‘山坠’,第八招为‘冰河止戈’,第十二招为‘针落风’。

    一招一式,看似分拆,却是相互并联,并且随着演绎加深,威能也是与日俱增。

    深吸纳吐,将气息压自丹田,不知为何,那原本沉寂在丹田,了无生机的怪异剑气,竟是活泼跳跃起来,随着意念操控,存储不多的剑气,快速沿着筋脉流畅的灌输在右臂,楚信眉目一动,扬剑一横,剑身轻颤中,第一招便扫空而去。

    虽从未经历,但毕竟融合了两个人的记忆,楚信按照以往修炼的套路,顺势展开,匪夷所思的是,本身曾经的废柴少爷舞剑中那蹩脚走姿与挥剑张弛,此刻竟在楚信手中游刃有余的施展出来,仿佛水到渠成一般一气呵成,没有遇见丝毫障碍。

    铛!

    在一招将近的顶端时刻,剑身一向,横插飘洒半空的白雪,凌厉一搅,便四散而开,全神贯注的楚信眉目一瞠,眼神涣散迷离,之前那些错综复杂的画面,纷至沓来,好像与体内的怪异剑气连为一体,无数穷崖高山自天际降落,抨击长河,飞溅流瀑浪花…

    好像意念被某种力量操控,但是手脚却并未停止,只是随着一种无妄心态继续演练,相比之前的束缚,更加恣意施展,步伐未停,剑未止。

    第一招,起!

    第二招,穿!

    第三招,刺!

    第四招…

    脑海空灵,意识陷入无妄之境,忘记时间,忘记空间,一心摆动臂膀,连舞作剑,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却在抽丝剥茧,将各种浑浊,纷繁,笨重的招法,演练精准,穿刺刚猛,时而曲臂如猿连环打出,时而直臂如线串联并起,几乎是在无形之中,便直抵第四式‘山坠’!

    当体内剑气以诡异的方式尽数汇集到剑尖的那一瞬,楚信紧握手中剑,只是轻轻一扬,便感觉凝练了无尽高山之力,好像能撬动星河,剑尖往前一送,便轻松雕破几块十余斤重量的碎石。

    呜!

    长剑举过,幽风并扫。

    顺势一收,睁眼,看见眼前一幕,楚信的眼眸,精光闪烁。

    “这便是我的杰作?”

    楚信喃喃自语,语气中,充满了震惊。

    他心知,若从未接触剑艺,纵使天资卓越,想要娴熟掌握,都需要靠时间积累与经验灌输,才有可能做到。如此做法,就如呱呱坠地的婴儿,想要走路,就得先学会爬,要是没学爬就学走路,只怕到时候得不偿失,吃亏的,终是自己。

    修炼,需要一个萝卜一个坑,慢慢来,并非一蹴而就。

    但是楚信现在的状况…

    “莫非随着我的灵魂介入,废柴变天才了?”

    想到这,楚信心中忍不住激动,但并未声张,而是竭力按捺,全神贯注,再次扬剑,更加酣畅淋漓的施展起来。

    第一式,起!…第四式,山坠!

    第五式,第六式…

    第七式,第八式…

    楚信将精力完全投入到修炼之中,无论挥剑,还是走姿,都尽量保持与之前同一姿势,一连将前面几招演练了十几次,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他慢慢发现手臂有些疲累,呼吸也有些急促的时候,功夫不负有心人,第八招‘冰河止戈’,终于在他脑海里,浮现出了得以演练的阵略图,而且剑气也在原有基础上,提升了一大截。

    睁开眼,横目斜视剑身,他发现,此刻在剑尖正冉冉升起一片白气,若隐若现中,层叠着无数冰块般的方形物质,伴随白气缭绕于半空,气中凝冰,涣散成河,止戈天地。

    当然,这还不算最让他惊讶的,其丹田之内原本稀薄的剑气,竟是在这不停演练过程中,增加了数倍不止,充满了蓬勃生机,有种蓄势待发的趋势,已从以前分散注入筋脉的方式,变成一股股仿佛凝成绳子般的牢固,稳扎在各处骨骼中,互为犄角。

    “这…”

    发现此类异状,让得楚信神情凝重,正兀自揣测,蓦然!‘啵’的一声,似是沸水炸开,所有剑气一哄而散,形成气旋,流连在丹田与心脏中间位置,高高徘徊,既不落下,也不上升。

    “脱离丹田,靠近心脏,这,这不是达到肉身境第四截的征兆么?貌似以前废柴少爷苦修好几年都未达到,可是此刻竟在我短短两三个时辰的演练中,便轻松达成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楚信顿时瞠目结舌,心脏噗通直跳,感觉就要这样直接跳出来了。

    这太夸张了吧?

    毕竟,常人想要从第三截突破第四截,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各种珍贵药材浸泡及长辈功力传输,才有可能达到,但是却未想到,没有经过任何人指导,更不需药材浸泡肉身,舒缓筋脉,便是在简短的几个时辰中轻松迈过,这说出去,估计会把所有人惊呆吧?

    “其中定有蹊跷,纵使我有妖孽天资,也不可能修炼得如此快速!”

    楚信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猜测中,忽然想到方才那演练过程中似曾相识的画面,还有体内剑气的异状。

    {飘天文学www.piaotian.net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